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三百六十九章 丹塔第十层
    冯阮杰心中有些惊慌,不过一想到此处是丹塔,他平静了一些,他冷笑道:“你想要威胁我?你可要知道,这里是丹塔,你将事情闹得这么大,其他长老恐怕都要出来了,等一下你还敢这么嚣张嘛?”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放了人质,然后束手就擒,这样可能你的罪行还会减轻一些。”

    卓文瞧着不知现在处境,依旧洋洋得意的冯阮杰,他心中已经认定这家伙就是个白痴。

    已经成了他的人质,居然还这般的得意,简直是不知死活。

    啪!

    想到这里,卓文懒得与这冯阮杰多说什么,直接一巴掌就是轰了过去,顿时间,冯阮杰的右脸颊立马红肿不堪,口中吐出的鲜血混着些许的碎牙。

    卓文这一手可没留情,几乎是使出了全部力量,冯阮杰虽然也是虚天强者,但被这么一巴掌狠狠地扇在脸上,竟是被扇的有些神志不清起来。

    “不说是吗?”

    卓文冷笑一声,右手不停,呼呼地打在冯阮杰脸上。

    不一会儿,冯阮杰的两边脸颊高高鼓起,脸上更是青肿不堪,犹如一个难看的猪头。

    “不……不要再打了,我说……我说!”

    冯阮杰尖声大叫,他再也不敢硬气了。

    虽然这巴掌仅仅只是皮肉伤,但其中卓文用了巧劲,每一巴掌都让得冯阮杰痛不欲生,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只想快点结束这痛苦吧。

    “都是因为我,是我冤枉了这位兄台,一切都是我……”

    在卓文的挟持下,冯阮杰将在第七层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说了出来。

    七长老则是听得脸色阴沉,他没想到此事一切都是因为他儿子而起的。

    “七长老,你在丹炉位高权重,秉公执法,我想你也不会以权谋私的吧?”卓文将冯阮杰随意丢在地上,目光却落在前方的七长老身上。

    此刻,七长老目光忌惮地看着眼前的白衣青年。

    这白衣青年看上去修为也就虚天七登,但其实力却很恐怖,特别是其手段果断狠辣,是个狠人。

    再加上他儿子冯阮杰也全部都招了,此事错确实是不在这白衣青年身上。

    “你打了我们丹塔的执法者,此事你要怎么算?难道就这么算了?”七长老冷冷地道。

    卓文淡笑道:“若不是你儿子的话,我也不会跟执法者闹矛盾,也不会被逼着动手,你觉得呢?”

    七长老眉头一蹙,虽说卓文这么说并没有错,但他却并不甘心。

    人家打了执法者,打了他儿子,更是对他不敬,七长老怎么甘心就这样放过卓文呢?

    “出了什么事情?”

    正当卓文和七长老在丹塔第一层僵持的时候,丹塔上面走下来两道身影。

    这两道身影年纪都不小,其中一名赫然是之前进入丹塔第八层的那名白袍老者,另一人身着灰袍,目光冷峻,表情庄严,身上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方才那句话正是这灰袍老者说出口的。

    “二长老,你终于是来了!”

    七长老看到灰袍老者的瞬间,立马迎了上去,仿佛看到救星一般。

    丹塔的大长老离世以后,丹塔的最高掌权人自然就落在了二长老头上。

    丹塔二长老并不是个简单人物,是个实力比大长老还要强大的存在,只不过因为他的炼药水平不及大长老,所以才屈居二长老之位。

    说实话,这二长老在丹塔的威望比大长老生前还要高大许多,丹塔其他长老都很敬畏这二长老。

    二长老淡淡看了七长老一眼,冷峻的目光蓦然落在了卓文身上,旋即便是四下打量着。

    卓文瞳孔一缩,这二长老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瞬间,他居然有种被其看透了的错觉。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自在。

    而且他还发现这二长老的修为应该也就半步虚天九登而已,但却给他一种被看透了的感觉,这实在太反常了。

    当初他面对狂砾或者是吕神殿的那名老者,都没有这种被看透的感觉,但遇上这二长老却偏偏有这种感觉,这让卓文产生了一种这二长老不简单的错觉。

    而且卓文肯定这绝对不是错觉,这二长老确实是不简单。

    七长老此刻已经在二长老身边悄悄说着什么,应该是关于之前他卓文所作所为。

    卓文目光平静,若是这二长老也偏袒这七长老的话,卓文也不会客气的,到时候他不惜使出海上生残日,也要给这丹塔一个深刻的教训。

    不过出乎卓文预料的是,二长老仅仅只是平淡地点点头,旋即指着卓文笑道:“你就是卓文吧?鹏老跟我提起过你,我有些事情要找你,随我一起去丹塔第十层吧!”

    二长老此话一出,顿时间,周围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甚至有人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下意识地掏了掏耳朵。

    丹塔第十层,是丹塔最高一层,也是最接近那丹塔上空丹火的地方,更是丹塔最重要之地。

    据说那丹塔第十层除了丹塔长老以外,丹塔执法者都进不去,更不用说是其他人了。

    但现在,二长老居然邀请一名名不经传的白衣青年去丹塔第十层,许多人都觉得二长老在开玩笑。

    “二长老,你不会是跟我们开玩笑吧?”七长老讪笑道。

    二长老却是认真地看着七长老,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嘛?”

    七长老脸色一僵,却是站在原地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二长老的话语。

    而那被卓文随意丢在地上,已经被打成猪头的冯阮杰,更是身形一颤。

    原本他在看到二长老下来,心中颇为欣喜,以为二长老要为他做主。

    但二长老现在所说的话语,却是让得他如堕冰窖,全身僵硬。

    丹塔第十层,就算是他这个七长老之子都没有资格进去,唯有他父亲才有一定资格进去。

    但现在二长老居然公然邀请一个外人进去丹塔第十层,而且这个外人还刚刚狠狠地扇了他巴掌,这让冯阮杰感到耻辱。

    但冯阮杰却无可奈何,现在丹塔是二长老说了算。

    既然是二长老提议,即使是他父亲也没资格提出反对意见。

    卓文抬头看了眼二长老身边的那白袍老者,见后者对他露出微笑,他知道这丹塔二长老应该就是白袍老者所要找来帮助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