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了悟道石的用处,王峰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向张鸣威告别后,随即杀入强盗群中,一边斩杀强盗,一边暗暗关注白云飞和严万天的战斗。

    “这个悟道石我一定要得到,只有如此,我才能最快成为真传弟子,才能有机会在两年后打败赵雨涵。”王峰暗暗想到,眼中一片坚定。

    不远处,拳势如雷,掌势如惊涛骇浪,恐怖的力量席卷四方,令得强盗和士兵们无法接近。

    这白云飞和严万天竟然都是肉身五层巅峰境界的强者,一身力量强大无比,打得是难解难分,不分胜负。

    “以我的实力,如果现在对上他们其中任何一人,都打不过,看来只能等他们两败俱伤,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了。”

    王峰心中冷笑,他觉得白云飞这次一定会被气死,谁想到他这个才刚刚进入内门不久的菜鸟,竟然一下子就有了肉身五层的修为。

    而且王峰还修炼了惊涛十三斩,实力堪比肉身五层后期,这恐怕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白云飞,这次我还要多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嘿嘿。”王峰暗笑不已。

    他此时已经搞明白白云飞的目的了,白云飞是把他当成才刚入内门的菜鸟,觉得他一旦被强盗们缠住,肯定会慌神,说不定就会惨死在强盗们的乱刀之下。

    到时候,白云飞却被严万天牵制,无法救援王峰,那么王峰死也就白死了,白云飞也不会受到任何责备。

    这就是白云飞的目的。

    但是白云飞低估了王峰的实力,远远低估了。

    不过,谁能想到王峰会这么快晋升肉身五层,这简直是不可能事情。

    要知道,王峰半年前才刚刚觉醒武魂,而且还是废武魂,谁都不认为他能够这么快晋升肉身五层。

    可惜,奇迹永远在人们想不到的时候出现。

    “嗯?好厉害的这一拳,竟然把白云飞打伤了。”突然,王峰目光一凝,死死盯着不远处的战场。

    只见严万天一双铁拳,狠狠地轰击在白云飞的胸口,白云飞顿时脸色一变,猛地喷出一口血。

    “哈哈哈,白云飞,你就这点实力吗?太让我失望了,给我去死吧。”严万天看到自己一击得手,顿时哈哈大笑。

    王峰脸色变了变,要是白云飞这样战败,不光他得不到悟道石,甚至还会被强盗们反攻,到时候他即便逃走,这次任务也要失败了。

    就在王峰焦急之时——

    “严万天,你高兴的太早了,哼!”白云飞忽然诡异地一笑,他撕开胸口的衣服,拿出一件染血的胸甲,满脸得意之色。

    “你……”严万天看到那胸甲上的一丝血迹,再看了看自己有些发黑的拳头,顿时脸色大变,怒喝道:“白云飞,你……你太卑鄙了,竟敢用毒。”

    不错,白云飞的胸甲上面抹了毒,严万天虽然重创了白云飞,但自身也中了毒,这可真是两败俱伤了。

    王峰不禁瞳孔一缩,心中暗想:“这个白云飞也太阴毒了,看来以后得注意点,别着了他的道。”

    “严万天,你中的一刻散,只要一刻钟过后,你的真气便会耗尽,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白云飞哈哈大笑,朝着严万天攻杀而去。

    严万天一边抵挡,一边怒骂道:“好你个白云飞,没想到你一个神武门的弟子,竟然用这种阴毒卑鄙的手段,比我们罗刹门的弟子还要狠,你是不是罗刹门放在神武门的奸细?”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哼!”白云飞闻言冷哼一声,加大力度攻向严万天。

    如此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把王峰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关键时刻,白云飞竟然能够翻盘,不过这家伙还真是阴狠毒辣,以后和他打交道,得多留一份心思才行。

    就在王峰暗暗思量之间,不远处的严万天已经开始逃跑了,中了毒的他,自然清楚不能久战,所以逮到一个机会就立马转身而逃,白云飞则紧跟着追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了人群中。

    “这个悟道石我要定了。”王峰眼睛一眯,冷哼一身,连忙起身追了上去,紧紧吊在白云飞身后的不远处,既不会被白云飞发现,又不会跟丢白云飞。

    就这样,三人近乎一条直线,一路飞奔离开了此地,进入一片沙漠乱石林中。

    此地黄沙遍布,各种巨石林立,奇形怪状,斑驳多姿,甚为玄妙。王峰只是一愣神间,便发现失去了白云飞的身影,自己也被困在了这片奇怪的石林之中,不得出路。

    “怎么回事?”王峰有些惊慌失措,四处寻找出路,却发现很快又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始终走不出去。

    蓦然,王峰脸上出现一丝冷汗,他紧张道:“传言神通境界的强者,拥有奇门遁甲之术,此地莫非是某个神通前辈布置的迷宫阵法?”

    一想到此地有神通境界的强者,王峰顿时冷汗滴滴,这等强者放眼整个大汉王国也找不出几个对手,根本不是他现在可以抗衡的,压根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

    不过王峰很快就镇定下来了,他觉得此地不可能有神通境界的强者,否则对方早就发现他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此地是某位神通前辈留下的残阵,意外地被严万天发现,所以这家伙把这里当成了老巢。

    毕竟,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不知道正确路线的话,根本进退不得,最后被困死在里面。

    “嘿嘿,小子,你是白云飞的师弟吧?”突然,一个阴冷的声音在王峰的背后响起。

    王峰猛地回头,只见不远处的一块巨石后面,走出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可不正是严万天。

    “严万天!”王峰满脸惊讶之色,他没想到严万天竟然自己跑回来了,而且看样子,似乎想要对自己动手,这可是奇了。

    王峰可不觉得自己和严万天有什么深仇大恨,对方根本没必要冒着毒发身亡的危险回来找自己,这太令人奇怪了。

    “小子,你是白云飞的师弟,他能够带你出来历练,肯定和你关系最好,快点将那一刻散的解药交给我,否则……哼哼!”严万天冷声威胁道,一双冰冷的眸子,森然地盯着王峰。

    王峰闻言顿时恍然,敢情这家伙以为自己是和白云飞一伙的,想要寻求解药,可惜他和白云飞不仅不是一伙的,而且还是仇人。

    当然,王峰也知道这话要是说出来,严万天肯定不会相信的。想罢,他大吼一声,决定先发制人,一刀劈向严万天。

    “嗯?”严万天没想到王峰竟敢先对他出手,一下子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他不认为白云飞的师弟有多强,当下只是随意地一拳迎击而上。

    王峰见状眼睛一眯,眸子里闪过一丝喜色,他知道对方没有看出他的实力而有所大意,着正好给了他一个机会,当下全力施展惊涛十三斩。

    “轰!”

    王峰的长刀闪烁冰冷的寒光,如同大海中卷起的惊涛骇浪,朝着严万天狂猛劈去,那股凌厉的威势,顿时让严万天脸色一变。

    “这小子竟然达到了肉身五层?”严万天心中充满震惊。

    但此时,严万天想要改变招数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咬了咬牙,硬生生提起力量,轰击而去。

    “轰!”

    冰冷的长刀,与严万天的铁拳套撞在一起,爆发出一阵璀璨的火光,那惊人的力量,令得没有准备的严万天倒退十数步。

    “喝!”

    王峰一击占据上风,并没有任何骄傲,他知道这是因为对方大意了,所以立马趁胜追击,将惊涛十三斩的后续刀法一一施展出来。

    这门刀法如同大海中的浪涛,一刀连着一刀,一刀强过一刀,竟然杀的严万天节节败退。

    “好强的刀法,这小子真的是白云飞师弟?这种实力还用得着白云飞带出来历练?”严万天完全被打懵了,王峰的实力远远超过他的想象,若是全盛时期他根本不惧,但是先前与白云飞一战他已经消耗甚大,此刻又中了白云飞的一刻散,真气正在慢慢消失。

    此外,严万天之前大意,令得王峰占据上风,从而使得惊涛十三斩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这才让他落到了这种狼狈的地步。

    “第十三斩!”

    当王峰施展出惊涛十三斩最后一刀时,前面的十二刀都叠加到了一起,那股凌厉的刀势,让严万天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刚好这时候,严万天因为剧烈战斗,体内的一刻散加强发作,让他的真气一下子消失了大半。

    “糟糕!”察觉到体内的真气逸散,严万天脸色顿时惨白,他看着对面王峰劈来的最强一刀,顿时急忙高呼:“住手!”

    可惜,这种时候,王峰怎么可能住手?

    那凌厉的一刀,直接击中严万天的胸口,恐怖的力量,使得冰冷的长刀贯穿而入,带起一片血水,从他背后溢出。

    与此同时,严万天瞳孔一缩,猛地喷出一口血,猩红的血液,顿时扑面而来,喷的王峰满脸都是。

    不过,王峰不惊反喜,他哈哈笑道:“悟道石是我的了,白云飞,你做梦也想不到,这次的任务竟然便宜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