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郝大飞含有深意的目光,王峰心中顿时一凛,他知道自己这下必须要低头了。

    王峰前世纵横商场,哪里不知道郝大飞的意思,他心中虽然怒火滔天,但此刻还是强行压制了下来,低着头说道:“执法长老,弟子认错了,还请长老给弟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白岩眼睛一眯,他自然清楚王峰不会就此甘心,不过对方既然已经低头认错,而且还有郝大飞求情,如果他再强行惩罚王峰,那不仅会得罪了郝大飞,还会让人以为他以大欺小,以权谋私了。

    “好,既然你认错了,那我也不是没有容人之量,废掉修为就免了。不过你打伤同门,毕竟有错,有错就要罚,就罚你去矿山挖矿,什么时候踏入神通境界,什么时候再回来,你可有异议?”

    白岩冷冷地看着王峰,他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王峰,那岂不是给自己未来添麻烦?

    去矿山挖矿非常辛苦,而且那里妖兽横行,说不得就会死在矿山,基本上是没有弟子愿意去那里挖矿的。

    不过,王峰知道自己现在没有选择的机会,一旦他不同意,那就死路一条,连郝大飞也救不了他,当下他只能咬着牙,点了点头。

    “好了,既然如此,你也不用走心炼之桥了,反正等你从矿山回来,就会直接成为一名外门弟子了。”

    白岩冷冷说罢,转身踏空而起,带着众人前往心炼之桥。

    郝大飞拍了拍王峰的肩膀,满脸歉意道:“王峰,抱歉了,我也只能帮你到此,那白岩的父亲是总门三大副门主之一,连我也要忌惮三分。”

    “前辈言重了,今天若不是你出手相救,晚辈就死路一条了,如此大恩大德,晚辈一定不会忘怀。”王峰说罢,对着郝大飞行了一礼,救命之恩大于天,他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

    郝大飞抬手扶起王峰,随即提醒道:“此行去矿山,你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离开矿山,因为矿山周围有很多妖兽出没,你没有踏入神通境界,一旦离开矿山那就必死无疑。此外,你还要警惕那些去矿山挖矿的弟子,那些弟子都是犯了错,一个个骥骜不逊,千万被给他们给阴了。好好呆在矿山修炼,等到三五年后,你踏入了神通境界,自然可以回来。”

    听到矿山如此危险,王峰顿时心中一沉,他就知道那白岩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果然还是留了后手。

    不过有了郝大飞指点,王峰心中有些庆幸,连忙拜谢。

    “对了,前辈,他们三个是我的同门,我怕我走后有人会针对他们,希望前辈能够照料一番。”王峰指着林傲天三人说道。

    林傲天三人顿时感激流涕,王峰到这种时候竟然还在考虑他们。

    郝大飞看了林傲天三人一眼,笑着说道:“我刚好缺几个端茶倒水的杂役弟子,他们要是不嫌弃,就跟我一起修炼吧。”

    王峰闻言连忙拜谢。

    林傲天三人也跟着拜谢,郝大飞是神通三层的真传弟子,替他端茶倒水,那比做杂役弟子轻松多了。

    而且,有郝大飞做靠山,他们三人只要不惹事,在总门也没人敢欺负他们了。

    王峰这下彻底放心了,送别了林傲天等人,他便跟着一位神通一层的执法弟子离去了。

    “小子,不得不说,我还真是佩服你,竟然连执法长老也敢得罪,你这次自求多福吧。”

    这名执法弟子摇了摇头,看向王峰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他可是非常清楚执法长老的手段,一旦被他盯上的人,根本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更别说王峰这个连神通境界都没有踏入的蝼蚁了。

    王峰阴沉着脸,这次的事情,让他明白了总门的残酷法则。

    在这里,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王峰清楚地记得,白岩那嚣张的面孔:“我是执法长老,在你们面前,我就是王法!”

    我就是王法!

    王峰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心中怒火沸腾,漆黑的目光,冷如闪电,凌厉如同刀锋。

    “白岩,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走着瞧!”王峰咬着道。

    树老的声音随即响起:“小子,修仙界就是这么残酷,你以后甚至还会遇到比今天更憋屈的事情。你若想要避免这一切,那就努力修炼,提升实力。等到你实力强过他们的时候,你就是他们的王法,他们都要向你低头。”

    “我明白了!”王峰点了点头,双目炙热,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一样,心中充满了对强大力量的渴望。

    不久之后,这名执法弟子带着王峰降落道一个院子里。

    这个院子非常大,里面有两三百人,此时彼此聚在一起,不是喝酒,就是谈论,非常热闹。

    不过,王峰看这些人的样子都非常粗狂,一脸的骥骜不逊,那一双双眼神都充满了杀气,让人不寒而粟。

    “咦,这小子是哪里来的?”

    “不会吧,这小子也要跟我们去挖矿?”

    “喂喂喂,别搞笑好不好,就这个小子,还去挖矿?什么时候,我们神武门连挖矿的人都找不到了,要一个杂役弟子去?”

    ……

    当王峰到来的时候,院子里面的人都朝他看来,评头论足,笑声一片。

    王峰面色淡然,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闭目养神。

    那名执法弟子沉声喝道:“都安静点,三天后会有人来接你们,争取在矿山好好改造,早日回到神武门。”

    “切!”

    “改造个屁!”

    “老子死也死在矿山了。”

    “就是,老子才不想回到这鸟地方呢!”

    ……

    一群人不屑地说道。

    那名执法弟子顿时惊怒交加,但却也无可奈何,冷哼一声,就踏空而去了。

    王峰缓缓睁开眼睛,他现在算是明白这矿山是什么地方了,那里恐怕是神武门混蛋弟子们的集中地,肯定非常混乱,难怪没人愿意去。

    “白岩恐怕是想要借刀杀人,或者让我死在矿山妖兽的口中。”王峰目光阴沉,暗暗想到,他不是白痴,很快就猜到了白岩的计划。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这时,一个头发灰白的小老头走了过来,满脸皱纹,笑呵呵问道。

    王峰淡淡说道:“王峰。”

    “王峰,名字不错,可惜了。”小老头摇了摇头,随即笑道:“你叫我张老头就行了,不知道王小子你到底得罪了谁,竟然被逼到矿山挖矿去了。”

    “去矿山挖矿的人都是因为得罪了人吗?”王峰淡淡问道。

    张老头笑着摇头道:“那倒不是,不过你小子才这点修为,去矿山完全是送死,不是得罪了人,你怎么可能会愿意去。”

    王峰闻言没有再说话。

    张老头笑道:“你不说也没关系,待会儿我自然会知道。”

    果然,不久之后,有一名执法弟子降落而下,对院子里面的一个大汉附耳说了几句,然后指了指王峰,就飞走了。

    王峰顿时感受到一双杀气的目光看了过来,正是那个大汉。

    张老头面色微微一沉,满脸同情地看向王峰,说道:“没想到对方竟然出动了执法弟子来传话,看来你小子得罪了执法一脉的大人物,可惜了。”

    可不是嘛,王峰得罪的是执法长老,当然是执法一脉的大人物。

    “那群执法一脉的人,仗着执法长老白岩的庇护,一向是在神武门横着走,谁都不敢招惹,你小子也真是倒霉。”张老头叹道。

    王峰阴沉着脸,沉声道:“他是谁?”他指的是那个大汉,他觉得白岩恐怕就是利用此人来除掉他了。

    张老头闻言看了那个大汉一眼,阴森笑道:“他叫史大海,脾气非常暴躁,前不久和一个外门弟子切磋,硬生生扯断了对方的双臂,这才被罚到矿山挖矿去了。”

    王峰心中顿时一沉,深深地看了那个史大海一眼,对方也看向了他,那双凶狠的目光,顿时露出一抹狞笑。

    王峰深吸一口气,闭目养神。

    同时,他在心中沟通树老:“树老,看来我必须要尽快晋升神通境界,否则根本别想活着离开矿山。”

    “嘿嘿,你小子就放心吧,这次矿山之行,对你来说,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那个白岩根本不知道他这么做是在帮你。”树老笑眯眯道。

    “哦?”王峰顿时疑惑了。

    树老笑道:“你小子别忘了,那矿山可是灵石矿,只要在你挖矿的时候,放出世界树,到时候不就等于有无数灵石修炼了吗?”

    “可是这样不会被人发现吗?”王峰顿时有些心动,但还有些忐忑地问道。

    树老自信地说道:“怎么可能?就凭他们这些低级的修仙者,怎么可能发现得了世界树的奥妙,你小子就等着晋升神通境界吧。”

    王峰闻言顿时笑了:“白岩啊白岩,你恐怕没想到我会有世界树吧,这一次你可是大大地成全了我。”

    王峰此时非常高兴,本来他想要筹集十万灵石,晋升神通境界,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但是现在,有了矿山的无数灵石,那就省却了很多时间了。

    可以让他提前踏入神通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