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他竟然在里面晋升真灵境界?”

    “难道他不想出来了吗?”

    ……

    听着赵雨涵的话,周围的人都是一阵惊呼。

    就连神武门门主也是眼睛一眯,因为他听到赵雨涵说赵飞云和阴厉当时正在围攻王峰,如今赵飞云和阴厉死了,那王峰人呢?

    这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为何要这样做?一旦晋升真灵境界,除非自毁一颗神通种子,否则根本无法从里面出来。难道他在里面晋升真灵境界,只是为了除掉我们两大门派的弟子吗?这曲家似乎并没有与我们两大门派结过仇。”

    剑门门主不由得沉声说道,随即他凌厉的目光看向了朱武,带着一丝询问和威胁。

    朱武摇了摇头,说道:“我在很早的时候得到过曲家的赞助,似乎这个家族喜欢培养天才,很多铁血帝国的强者,都曾经受到过这个家族的帮助。”

    “这件事我也略有耳闻,据说这是一个传承上千年的隐世家族,底蕴浑厚。”罗刹门门主沉声道。

    剑门门主看向赵雨涵,问道:“雨涵,既然如此,你又是如何逃掉的?还有那个王峰,也死在了这个人手下吗?”

    “赵姑娘,你还是把当时的情形再仔细说一遍吧。”罗刹门门主在一旁说道。

    赵雨涵点了点头,随即将进入九曲仙谷后,遇到赵飞云,还有石杰、九先生等事情,一一说来,并没有隐瞒。

    “什么!我儿石杰也跟你们在一起!”石王闻言,顿时如同五雷轰顶,一张脸瞬间惨白。

    连赵飞云和阴厉都被九先生杀了,那么石杰这么久还没有出来,肯定也是凶多吉少了。

    “朱!武!”石王顿时怒火冲天地看向朱武。

    朱武苦笑道:“他的所作所为真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如果想要报仇,随便你处置。”

    “曲家吗?很好!”石王此刻如同暴怒的巨龙,浑身杀气席卷出去,让周围的大地都在震动。

    面对这样一尊暴怒之极的真王强者,其他几位真王都有些忌惮,他们可不想招惹这个暴怒中的石王,那样太划不来了。

    “这么说,你当时晕过去了,醒来后,发现他们都已经离开了。”剑门门主有些怀疑地看向赵雨涵。

    不远处的孙云眼睛一眯,他发现赵雨涵隐瞒了一些,比如说,王峰斩杀了石杰,但是赵雨涵并没有说,而是让石王自己误会了,把杀害石杰的凶手误认为了九先生。

    这是为何?

    孙云心中疑问。

    赵雨涵此时面对剑门门主质问的目光,依然无比镇定,他淡淡说道:“不错,当时我剑魄遭受到攻击,昏死了过去。等我醒来后,除了看到章麟和石杰的尸体外,都看不到其他人了。”

    “那我儿的尸体呢?”石王顿时盯着赵雨涵。

    赵雨涵摇了摇头,说道:“我当时非常害怕,我怕他们杀回来,所以就在那里把他们给埋了。”

    众人理解地点了点头,赵雨涵不是真灵境界的强者,没有小世界,的确不好带着两具尸体。

    “这么说来,那个九先生杀了所有人。”剑门门主沉声说道。

    罗刹门门主眼中充满了杀气,阴森道:“一个小小的曲家,竟然敢杀害我们两大门派的天才,看来他们是想要挑战我们两大门派的威严。”

    “曲家不必存在了。”剑门门主满脸杀气地说道。

    对于神武门,他们有所顾忌,但是对于曲家,他们却没有任何顾忌了。

    两大门主的一句话,便足以判定了曲家的生死。

    “两位前辈,我有话要说。”就在此时,不远处,站在白袍老者旁边的白袍青年开口说道。

    “住嘴!”白袍老者闻言脸色一变,不由得喝道。

    但是剑门门主却是冷哼一声,说道:“白兄,既然贤侄有话要说,为何你要阻止?”

    “老实说,我很好奇白兄的身份。”罗刹门门主盯着白袍老者,眸子里光芒闪烁,甚为骇人。

    白袍老者顿时摇了摇头,笑道:“老朽只是一介散修而已,我孙儿年轻不懂事,怕得罪了两位门主。”

    “童言无忌,本座又岂会和一个小孩子认真计较。”剑门门主淡淡说道。

    罗刹门门主也点了点头,随即看向白袍青年,问道:“贤侄,有什么话,你尽管说,你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

    白袍青年摇了摇头,说道:“赵姑娘说的那些事情,我并不知道,我只记得当时九先生找到我,让我替他给各位前辈传一些话。”

    “传话?他敢出来,我石王发誓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石王怒吼道。

    剑门门主冷冷瞪了他一眼,随即看向白袍青年,说道:“贤侄,你继续说,他让你传什么话?”

    白袍青年说道:“九先生说,他如果没有活着出来,那他可能就已经被王峰给杀了,他还说王峰杀了剑门和罗刹门的所有弟子,连石杰也是被王峰所杀。”

    “笑话!”

    他刚刚说完,便传来了神武门门主的冷笑。

    “王峰才神通二层的修为,就算再怎么样天才,也不可能杀掉一个真灵境界的强者。”神武门门主冷笑道。

    剑门门主和罗刹门门主也怀疑地看向白袍青年。

    白袍青年说道:“前辈说的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这只是他让我传的话,至于是真还是假,晚辈就不得而知了。”

    说完,他就回到白袍老者身边,不再多言。

    众人一阵沉默,心中都充满了疑问,这件事情太诡异了,完全没有丝毫头绪。

    良久,罗刹门门主才开口说道:“不管这两人谁是凶手,但是到现在却还没有出来,这又是为何?难道他们同归于尽了吗?”

    剑门门主眸光闪烁,他冷声道:“我们好像忽视了一点,那个九先生有地图,可以非常准确地知道九曲仙谷那座药园的所在位置,并且还能穿过那座海市蜃楼大阵,这代表着什么?”

    说到这里,剑门门主看向了朱武,问道:“朱兄,曲家的人,是不是很希望进入九曲仙谷?”

    朱武此时只想撇清和曲家的关系,连忙说道:“不错,他们的确很想进入九曲仙谷,据说他们以前也赞助过一些真王级别的强者修炼,可惜那些真王并没有帮助他们。我也是看他们可伶,再加上当初他们的确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才最终答应他们的。”

    剑门门主眼睛一眯,冷哼道:“一个传承千年的家族,想尽一切办法要送自己家族的子弟进入九曲仙谷,难道只是为了杀我们两大门派的几个内门弟子吗?”

    在场的几位真王都是活了一二百岁的强者,闻听此言,顿时猜到了什么。

    就连朱武也是眼睛一亮,他惊呼道:“我听说九曲散人好像就是千年前的人物,他被称作九曲散人,九曲……难道他是曲家的老祖宗。”

    “很有可能!”剑门门主说道,“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进入九曲仙谷,想必就是冲着九曲散人的传承而来的,因为他们家族没有诞生过真王级别的强者,只能赞助那些天才,希望这些天才可以晋升到真王境界,从而帮助他们曲家。”

    “千年的准备,这个曲家好大的耐心,如果不是为了九曲散人的传承,他们怎么可能会如此付出。”罗刹门门主冷哼道。

    不远处,孙云暗暗心惊,这些真王级别的存在,实在太妖孽了,不仅修为强大,连智慧也近乎妖了。

    不过想想他们都是活了一二百岁的老妖怪,孙云也就坦然了。

    “难怪此子敢在九曲仙谷里面晋升真灵境界,原来他是冲着九曲散人传承去的,只要得到传承,便能够控制这座九曲仙谷的绝世大阵,到时候想要出来,轻而易举。”仙云门的门主说道。

    浩气门的门主目光闪烁,似乎在沉吟什么。

    几位真王级别的强者,都露出了莫名的神色。

    孙云知道,这些强者都对九曲散人的传承很动心,此刻有人会得到九曲散人的传承,他们自然不会放过。

    那个九先生即便出来了,也是死路一条。

    “诸位,既然如此,那我们再继续坚持下,也没有必要了。”白袍老者说道。

    “白兄若是有事情,就请自便吧,我们也该收手了,里面不会有人再出来了。”剑门门主说道,他乐得看到白袍老者走,毕竟多一个真王级别的强者,到时候争夺传承,便多一个对手。

    孙云见状,顿时急了,因为他知道王峰肯定还活着,当即想也不想地便说道:“门主,不能停手,王师兄还活着。”

    “嗯?”

    此话一出,剑门门主、罗刹门门主,还有其他人,全都看向了孙云。

    那一道道凌厉的目光,让孙云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压迫感。

    神武门门主闻言眉头一挑,沉声道:“你说什么?”

    孙云知道此刻不能隐瞒了,只好硬着头皮说道:“门主,赵姑娘说的大部分都对,不过那个九先生他根本不是王师兄的对手,当初他是被王师兄击伤,才逃走了。”

    “什么!”

    众人闻言,顿时一片惊呼,都被惊呆了。

    那可是真灵境界的强者,就算天赋再差,也是一位真灵,怎么可能被王峰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