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过去大半年了,这两个小子怎么还不出来?”

    “谁知道呢?不会是死在里面了吧?”

    “是不是发现我们在外面守着,所以才不敢出来?”

    ……

    九曲仙谷外的山林之中,一些修仙者议论纷纷。

    从高空中,放眼望去,山林之中,到处都是修真者的身影。有的人,甚至在这里面建造了小木屋,显然是在这里长住了。

    五大门派的门主,还有那些真王级别的强者,一个个都没有退走,反而是越来越多的强者赶往此地。

    作为修行了一两百年的老怪物,他们耐心很好,只要一天没有得到九曲散人的传承,他们一天就不会退走。

    “这小子竟然弄出这般风头,不过这样也好,有这么多强者在,他即便活着出来,也别想活着离开此地。”一座山峰上,白岩阴森森说道。

    在他旁边,是他的父亲白雪松,神武门的副门主。

    “别太大意了,这次门主和大长老都来了,显然是要保定了这小子。”白雪松沉声说道。

    “父亲您放心,我已经在血云楼发布了任务,请他们的杀手斩杀王峰,这次绝对会万无一失。”白岩连忙说道。

    白雪松赞赏地点了点头,说道:“很好,这些年来,你的确稳重多了。虽然有这么多人在此,王峰插翅难飞,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只要有了血云楼的杀手做底牌,那么这次王峰就必死无疑了。”

    “只是这九曲散人的传承……”白岩眼中浮现一丝炙热的光芒。

    白雪松摇了摇头,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贪婪会让人疯狂。”

    “可是父亲,您若是得到九曲散人的传承,那么肯定有机会晋升真王境界。”白岩急道。

    白雪松冷哼道:“五大门派的门主,再加上暗地里的真王级别强者,少说也有十几人。还有上百位真君级别的强者在这里,光凭我们,怎么可能得到传承。一旦擅自争夺传承,必然会遭受到围攻,连真王级别的强者,都有陨落的可能。”

    白岩闻言,顿时一身冷汗,他刚才的确是被心中的贪婪给迷昏了头。

    这个传承,的确不是他们有资格插手的。

    “咻!”

    不远处的山峰上,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天空中降临而下。

    周围的神武门真传弟子,皆是露出震惊之色。

    “是郝师兄!”

    “郝师兄前不久闭关冲击真君境界,看来他真的成功踏入真君境界了。”

    “不错,你们看,郝师兄现在的气质,和大师兄都非常相似,绝对是已经踏入了真君境界了。”

    ……

    一群神武门的真传弟子们议论纷纷。

    高空中,郝大飞踏空而下,朝着神武门门主和大长老所在的那座山峰飞去。

    “真没想到,王师弟竟然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果然不愧是妖孽级别的天才。”郝大飞看着漫山遍野的修仙者,暗暗一叹。

    他知道,这次王峰即便得到九曲散人的传承,从里面活着出来,也未必能够从这么多强者的围攻中逃出生天。

    ……

    九曲仙谷,墓道中,王峰依然在和九先生对持着。

    九先生至始至终,都没有敢接近王峰,依然在不远处看着王峰,等待着王峰慢慢死去。

    “你懦弱的表现,真是让人失望,我想九曲散人前辈若是还在世,一定会不认你这个废物子孙。”王峰沙哑的声音,在墓道中响起。

    他感觉自己已经快到达极限了,肉身都要崩溃了,他现在只是在靠着世界树,才勉强苟延残喘而已。

    他很想引动九先生接近他,然后施展必杀一击,可惜九先生非常胆小,自始至终都没有上当。

    “嘿嘿,你继续说吧,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慢慢来,我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九先生森然的笑声,让漆黑的墓道,平添几分阴森和恐怖。

    上一次,他被王峰的玄冥指彻底吓怕了,现在是打死他,也不敢接近王峰。

    至于王峰的讥讽,他并不在意,别说这里没人,就算有其他人,他也丝毫不在意。

    在他看来,只要等到王峰死去,得到传承之地的钥匙,他就能得到九曲散人的传承。

    到时候,他踏入真君境界,晋升真王境界,都不是问题。

    等到以后,他成为了真王,还有谁敢说他胆小?

    九先生不在意过程如何,他只在乎结果,很多年后,人们不可能再记得天才王峰,而只会知道他这个真王级别的强者。

    “王峰啊王峰,任凭你天赋盖世,实力惊人,最终还是要死在我的手中。”九先生冷笑道。

    “我就算死,也不会死在你手里,你还没资格杀死我。”王峰冷哼道。

    “那你就自杀吧,到时候我会将你的尸骨挫骨扬灰,然后将你的骨灰,埋在粪坑里面。对了,我会打听你的家族下落,送他们下去跟你团聚。”九先生阴森笑道,两只眼睛里面,充满了怨毒之色。

    王峰闻言,眼中顿时爆射出两道无匹的杀气,那森寒的目光,令得九先生情不自禁地退后了几步。

    “看什么看?有本事你出来杀我啊!”九先生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将死之人的眼神吓退,心中顿时一阵恼羞成怒,对着王峰怒喝道。

    王峰冷冷地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家人是他的逆鳞,九先生的挑衅,让他从心底爆发出了恐怖的杀气。

    “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你马上就要死了。”九先生冷笑道,一点也没有惧意,因为在他眼里,王峰已经一只脚踏入鬼门关了。

    “是吗?”王峰突然缓缓站了起来,那瘦弱的身躯,开始散发出一阵阵淡淡的光晕。

    “怎么可能,你竟然还有真元……”九先生满脸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随即又退后了几步,满脸警惕之色

    “玄冥……”王峰刚想施展玄冥指,然而还没有催动出神通种子,整个人便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倒在了地上。

    “咔嚓!”

    九先生甚至听到了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很显然,王峰已经虚弱到极致,根本没有力量再施展玄冥指了。

    九先生顿时大喜,不过他还是非常谨慎,大喝道:“王峰,你别耍花样了,你以为装死,就能引我过去吗?我告诉,你没这个机会,你想在临死前拉我垫背,你妄想!”

    然而,倒在地上的王峰,并没有回应九先生,似乎真的已经死去了。

    “不会是真的死了吧?”九先生皱起眉头,他等待了半天,看到王峰还是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了呼吸的声音,当即准备试探一下了。

    “不管你是不是装死,我先砍掉你的双腿和双手,看看你还能不能再施展神通,哼!”九先生说罢,取出一柄长刀,然后用真元包裹,隔空飞向铁牢之中,然后对着王峰的双腿用力劈下。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音,王峰的两条腿就被砍断了,那位数不多的鲜血,顿时流淌而出,染红了地面。

    “看来这小子是真的死了。”九先生看到王峰还是一动不动,心中顿时松了口气,随即控制着长刀,继续砍下王峰的双手。

    “哈哈,王峰,现在别说你已经死了,就算你还没有死,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了。”九先生顿时露出得意的笑声,响彻整个墓道。

    半年的对持,终究还是他赢了,九曲散人的传承,即将是他的了。

    九先生想到自己以后可能会成为真王级别的强者,顿时越发兴奋了,他朝着铁牢走去,一脸阴森的笑容:“王峰,我说过会将你挫骨扬灰的,绝对不会食言,你等着吧,嘿嘿!”

    看着被自己砍断双手和双脚的王峰,此时九先生再无一丝紧张和担忧,大摇大摆地走到铁牢前,看着倒在地上,失去气息的王峰,满脸得意的笑容。

    “王峰啊王峰,任凭你天赋再高,再妖孽,最后还不是死在了我手中,嘿嘿!”九先生蹲下来,伸出手,抓向王峰身边的那把断刀。

    然而,就在此时,断刀猛地爆发出炽烈的光芒。

    “什么!”九先生顿时一惊,想要后退,却已经迟了。

    那把断刀,像似一道闪电,瞬间从九先生的胸口洞穿而过,带起一片血雨,染红了整个墓道。

    太快了,再加上距离很近,九先生根本躲闪不及。

    而此时,倒在地上的王峰,却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双冰冷的目光,让九先生感到遍体生寒。

    “你……”九先生捂着胸口,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睁开眼睛的王峰。

    他想不通,为什么被他斩断双手和双脚的王峰,竟然还能发出如此可怕的一击。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但也伴随着大机遇。这就是你这个普通人,和我这个天才之间的差距。”

    王峰冰冷的声音响起。

    这时候,一根根绿幽幽的枝条,从王峰的伤口之中探出,将那断腿、断手,给重新连接起来,组成了完整的躯体。

    世界树的生命能量,在不断地修复着王峰的伤口。

    “我不甘心……”九先生眼中充满了不甘和怨毒,他只要再继续等待下去,就可以等王峰死去了。

    但是到最后一步,他还是没有耐下心来,导致功亏一篑了。

    “轰!”

    那把断刀,再次撕裂空气,轰碎了九先生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