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会秦水瑶,王峰在这附近转悠起来,可惜这里早已经被无数前人寻找过了,甚至还有人掘地三尺,但却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更别说王峰了。

    王峰还在小木屋的墙壁上,看到了许多的名字,或者是断句,这些也都是前人留下来的。

    像什么某某到此一游啊!

    甚至还有人刻下某某某,我爱你到永远,看得王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敢情彩云老人的故居,都被这些人当成留言板了,真是让人无语。

    那由木头堆砌的墙壁,早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字所占据,本来王峰还以为是彩云老人留下的线索,但没想到竟然是这些东西,真是气得他哭笑不得。

    继续在外面逛了一圈,依然毫无所获,王峰便进入小木屋内看看了。

    这里是彩云老人居住的地方,也许会有些收获。

    木屋内非常简单,看得出来,这个彩云老人也不是享受之辈,毕竟是长生境界的强者,早已经看透了物质的虚幻。

    他的这件木屋内,只有一张木床,还有一张桌子,和两个凳子,桌子上摆放着一个茶壶,还有两只竹杯。

    “两个凳子和两个杯子,难道彩云老人有客人到来?”王峰扫了一眼,心中顿时沉吟起来。

    毕竟彩云老人是长生境界的强者,在铁血帝国这个连真王级别都能称王称霸的小地方,恐怕还没有人有资格跟他坐在一起喝茶。

    那么为什么还要准备两个杯子呢?

    而且,王峰拿起杯子仔细看了下,便发现这两个杯子都被用过了。这显然说明彩云老人不是用来摆设的,而是在当年,真的有人跟他一起喝茶。

    “难道有长生境界的强者来看望彩云老人?”

    王峰心中不由得想到。

    作为长生境界的强者,难免会认识一些长生境界的朋友,这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不过,这位前辈显然低调的很,所以铁血帝国的修仙者并没有发现他。

    继续看向四周的墙壁,王峰再度无语,他没想到那些修仙者连屋子里面的墙壁都没有放过,都被刻满了字迹。

    甚至连彩云老人睡觉修炼的木床,都同样被刻满了字迹。

    这些修仙者简直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王峰怀着郁闷,仔细检查了一些留言板,看看有什么疏漏的地方,然后便离开了木屋。

    “毫无所获!”

    王峰不由得摇了摇头。

    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彩云老人留下宝物的传说,这里根本什么线索都没有,就算是地底,王峰也没有感应到什么特殊的气息。

    “终于大功告成了!”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秦水瑶高兴的欢呼声。

    王峰不由得看了过去,眼中顿时闪过一道亮光,发现就这么一会儿,这小丫头竟然已经布置了七座粗浅的阵法。虽然这些阵法只能针对神通一层的修仙者,但这布阵的速度,委实也太快了吧。

    而且,这小丫头区区一个神通一层的修仙者,又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低级阵法?

    “咦,这丫头在阵法上面的天赋不错。”王峰的脑海中,此时也传来了树老的惊讶声。

    王峰顿时暗暗震惊,要知道树老可是一位非常强大的长生境界强者,他老人家的眼光可是厉害的很,能够给秦水瑶一个不错的评价,那其实已经是非常赞赏了。

    “怎么样?看你找了这么久,有什么收获吗?”秦水瑶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嘻嘻笑道。

    “什么也没用,除了这些修仙者的留言,不知道当年为什么会传出彩云老人有留下宝物的消息?”王峰不由得说道。

    “这个传说其实是出自一副门联,可惜后来这副门联被人给偷走了,估计是一个彩云老人的崇拜者,给偷回去当传家宝保存了。”秦水瑶说道。

    “门联?”王峰闻言,忍不住看向了木屋,不过那副门联早已经被人偷走了,他自然看不到。

    “门联上面写着什么?”王峰随即看向秦水瑶问道。

    “彩云之上,夕阳之下。”秦水瑶说道。

    “这能够说明什么?”王峰不由得疑惑道。

    “还有一个横批呢,叫做有缘者得之。”秦水瑶连忙说道。

    “哦!”王峰闻言目光一闪,这么一来,倒也难怪会有那个传说了。

    有缘者得之,这句话,显然透露了这里有什么东西,这也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宝物。

    而这个宝物,便在彩云之上,夕阳之下。

    “夕阳之下,应该是说在日落的时候,才能发现这个宝物。只是这个彩云之上中的彩云,是指彩云山,还是彩云老人呢?”

    王峰心中沉吟道。

    不过他没有继续多想,因为这么多年以来,铁血帝国绝对不会缺少有智慧的人,他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找到这个宝物,可见其难度。

    王峰可不会自恋到自己随便想想就能猜出这个宝物的所在地。

    还是等太阳落山,出现夕阳的时候,再看看吧。

    当下,王峰和秦水瑶两个人躺在一旁的草地上,双臂垫头,看着那蓝蓝的天空。

    “王山,你说那条黑血蛇什么时候来找我啊?”过了一会儿,秦水瑶有些紧张地问道。

    这条线黑血蛇不仅关乎到她的伤势,还关乎到她的小命,她当然不敢大意。

    否则的话,也不会一来这里,便马上布置阵法防御起来。

    “黑血蛇以黑血为食,你体内的血液已经变成黑色了,我估计很早之前黑血蛇就应该去找你了。只是你那时候出现在人类较多的地方,有很多强大的人类修仙者,所以它才不敢出现。而现在,你独自一人来到了彩云山,这里人迹罕至,也许今晚它就会出现。”王峰说道。

    “你……你真的有把握对付它吗?”秦水瑶闻言,脸上的紧张之色更多了。

    王峰笑了笑,说道:“放心吧,黑血蛇也不是很厉害,我能够对付,毕竟我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秦水瑶闻言安心了一些,人就是这样,有了依靠,就会好很多。

    如果今天只是她一个人,恐怕此时已经如临大敌了,哪还能这么轻松地躺在这里。

    “对了,看你布置的阵法种类有很多,你应该是阵法世家的修仙者吧?”王峰想到树老对秦水瑶的评价,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我是帝都秦家的子弟,我父亲是秦家家主。”秦水瑶也没有隐瞒,缓缓说道。

    王峰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帝都秦家,这个家族在铁血帝国也有很大的名气,因为这是一个传承上千年的阵法世家,虽然没有出过九曲散人那样的阵法大师,但却出过一些真君级别的阵法师。

    就连一些大门派的护山大阵,都是请秦家人布置,像铁血帝国皇室一些宝地的阵法,也都由秦家人布置。

    再加上秦家每一代都会出现一位真君级别的强者,所以算得上是铁血帝国的大家族,与一些大门派相比都丝毫不差。

    难怪秦水瑶小小年纪,修为不高,却精通这么多低级阵法。

    原来她是秦家的千金。

    “真没看出来,你竟然是秦家的千金,对了,你父亲既然是秦家家主,怎么会放心让你一个人出来?难道他没有为你寻找解药吗?”王峰不由得说道。

    “我父亲一直都没有放弃我,只是他毕竟是一家之主,不可能把心思都放在我一个人身上……”秦水瑶说道。

    像秦家这种家族,为了保住地位,或者更上一层楼,都会进行一些政治联姻。

    秦水瑶早在幼年的时候,就被定下了娃娃亲,对方也是帝都的一个世家子弟,而且还是剑门的真传弟子。

    不过,自从她被黑血蛇咬了之后,对方就已经不再提起这门亲事了。

    秦家主虽然有些气愤,但也无奈,倒是秦水瑶不在意,反正她对那个陌生人没有什么感觉。

    只是这难免有些耻辱罢了。

    这一点,王峰深有体会,因为他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父亲没时间管我,家族的人也嘲笑我,所以我踏入神通境界后,就开始自己四处寻找解药了。”秦水瑶有些黯然地说道。

    王峰不由得有些同情这丫头,想必这丫头这些年肯定受到过不少嘲笑,吃过很多苦头。

    而且,这丫头到现在还嘻嘻哈哈,一副阳光的个性,可见其心性不错。

    “放心,等这次抓住黑血蛇之后,你喝了它的血,不仅伤势全部恢复,而且以后修炼起来也事半功倍,绝对会让那些曾经嘲笑过你的人大吃一惊的。”王峰笑着安慰道。

    “嗯!”秦水瑶握了握拳头,满脸坚定之色,随即她转头看向王峰,脸色一红,低声道:“谢谢你!”

    王峰却是没有回答,而是愣愣地看着天空中。

    “喂喂喂!”秦水瑶顿时不高兴了,黑着一张脸,但她随即也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此时,太阳已经落下山峰,那炽烈的光辉,染红了半边苍穹,散射出一道道晚霞,布满了整个天空。

    “好美丽的夕阳,难怪彩云老人当年会选择在这里住下。”秦水瑶不由得呢喃道。

    王峰却是身子一震,他猛然坐了起来,凌厉的目光,扫向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