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帝国的帝都,城墙非常高大厚实,如同一道天蛰,耸立在前方,雄伟而又壮观。

    帝都的城墙上,站立着一名名威武不凡,杀气冲天的士兵,他们每个人都手持长矛,眼神犀利如刀,寒光闪烁,一看就知道是百战之兵。

    除此之外,王峰在城门楼里面,还感应到了三股真君级别的强大气息。

    “不愧是帝都,比神武城、镇山城都要宏伟许多。”王峰暗暗想到。

    “王师兄,我们进去吧!”秦水瑶对帝都非常熟悉,一进入其中,便拉着王峰迫不及待地往家跑。

    王峰不由得满脸苦笑。

    一路上,不少人都好奇地看向王峰,他们倒不是认出来了王峰,而是王峰脸上戴的面具很戏剧化,令人暗暗发笑。

    对此,王峰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继续跟着秦水瑶大步行去。

    ……

    秦府!

    作为帝都的大家族,秦家的府邸自然非常气派,那朱红色的院墙,很是高大,周围都种满了大树,将整个秦府都笼罩在里面。

    在秦府的大门口,有八座石狮子,威武不凡。

    此外,还有四名真师级别的修仙者守卫着。

    “停车!”突然,从不远处的街道上,行来了一辆兽车,停在了秦府大门前。

    马车上,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名端着礼盒的下人。

    “麻烦通报一下,就说宁府三长老前来拜见秦家家主。”一个下人走上前去,对着秦府的守卫说道。

    其中一名侍卫扫了那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一眼,点了点头,转身就回秦府禀报了。

    不一会儿,秦府的管家便亲自出来迎接,领着宁家三长老等一行人进去了。

    秦府大厅。

    秦家家主早已经等候在此,看着跟随自己管家一起,鱼贯而入的宁家一行人,不由得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闪过一丝愤然。

    “见过秦家主!”宁家三长老看到秦家家主,连忙客气地抱了抱拳。

    秦家家主淡淡地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多礼了,宁老三,你带着这么一批人来我秦府,不知道是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你还不清楚吗?”宁老三闻言翻了翻白眼,暗自嘀咕。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毕竟秦家的势力并比他的宁家弱多少,而且,他们这次来是退婚的,本身就有些不地道,自然要低声下气一点。

    当下,宁老三暗暗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开口说道:“秦家主,前不久剑门传来消息,说我家少主得到奇遇,即将晋升真君境界,而他现在正在闭关的要紧关头,恐怕短时间内无法出关与令千金完成婚事……”

    “没关系,贤侄有此奇遇,秦某自然非常高兴。至于婚事,往后延期便可,毕竟修炼才是大事情。”秦家家主淡淡说道。

    宁老三闻言撇了撇嘴,冲进真君境界那需要这么长时间,这不是明摆着要退婚吗,这老家伙明明听出来了,还在装糊涂,真是可恶。

    不过,话虽如此,宁老三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道:“秦家主,我们两家世代交好,如今我们少主短时间内无法出关,这么拖着对令千金也不好……”

    “爹,我回来了!”

    “王师兄,你快跟我进来,嘻嘻!”

    “小姐,里面有客人。”

    “什么客人,难道还有本小姐大吗?”

    ……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秦水瑶拉着王峰,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路小跑而来的老管家。

    “瑶儿!”秦家家主眼睛顿时一亮,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只是,当秦家家主想到一旁的宁老三时,笑容便顿时凝固了,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他自然知道宁老三这次是来干什么的,甚至全帝都的人都知道,虽然他也知道秦水瑶对那位未婚夫没什么兴趣。不过,就这样被人家退婚,那先不说秦家的脸面扫地,秦水瑶以后也会被人嘲笑的。

    想到这里,秦家家主脸色阴沉不已,锐利的眼神,狠狠地瞪了宁老三一眼。

    宁老三低着头,有些尴尬,他也是无奈,他们家的少主天赋不凡,如今更是要踏入真君境界了,在宁府的地位仅次于家中那位老祖,自然不会娶一个丑八怪为妻,而且还是正妻。

    他们却不知的,此时的秦水瑶,早已经恢复了相貌。

    因为要给秦家家主一个惊喜,所以秦水瑶此时依然带着面纱,外人根本看不出来。

    不过,此刻终于到家了,秦水瑶再也按耐不住,拉下面纱,激动地跑到秦家家主面前,兴奋道:“爹,你看,我的脸恢复了,我的病治好了。”

    这么多年了,秦水瑶的病不止让她自己受尽了别人的嘲笑,就连她的父亲母亲也是一样,被人在暗地里嘲笑。

    尤其是宁家有意放出退婚的消息,更是让他们秦家脸面扫地,连她父亲这个家主,都差点坐不稳了。

    “瑶……瑶儿,你……你真的好了!”秦家家主一向非常稳重,但是当他看到面前自己女儿那洁白无瑕的面孔时,顿时激动的颤抖起来了。

    “爹,多亏了王师兄,是他替我治好了病。”秦水瑶高兴地说道。

    一旁的众人的都非常震惊,尤其是那位宁家三长老,眼中更是闪过一道精光和喜色。

    “王师兄?”秦家家主闻言不由得看向一旁的王峰,因为王峰带着花脸面具,看起来有些搞笑,所以他之前并没有什么在意,还以为只是秦水瑶的一个普通朋友而已。

    毕竟,这些年秦水瑶自己走南闯北,也认识了不少朋友。

    因为秦水瑶没有说出自己的家世,而且相貌丑陋,所以跟她认识的朋友,都是真心的,所以秦家家主也不介意自己女儿和这些人交往。

    此时,听到就是此人治好了自己的女儿,秦家家主顿时满脸感激地握住了王峰的手掌,连忙说道:“多谢王兄弟。”

    “爹,你说什么呢,王师兄也比我大不了多少,怎么能跟你称兄道弟!”一旁的秦水瑶闻言,顿时不乐意了,还狠狠地瞪了秦家家主一眼。

    要是让自己父亲和王师兄称兄道弟,那自己岂不是平白矮了一个辈分,以后还要管王峰叫叔叔?

    想到这里,秦水瑶就忍不住掐了一下秦家家主的手臂。

    秦家家主虽然不是年老成精,但毕竟是一家之主,心智自然不低,瞬间就发现了自己女儿看向王峰的眼神有些不同,

    他也是过来人,很快就猜到自己女儿恐怕是喜欢上这个青年了。

    也对,一个人不嫌弃自己女儿长得丑,还替她治好伤势,无论换成是谁都会心动的。

    不过,想到一旁的宁老三,秦家家主顿时脸色一变。

    “好,是爹孟浪了,王贤侄,你请坐,管家快去给王贤侄上茶。”秦家家主微微点了点头。

    “秦伯父客气了。”王峰笑了笑,在一旁坐下,不过他带着面具,别人也看不出他的面容。

    待得几人重新坐了下来,秦水瑶好奇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宁老三,不由得问道:“爹,这位老前辈是谁?”

    没等秦家家主开口,宁老三便先开口笑道:“秦小姐,老朽是宁府的三长老,当年你与我家少主定下娃娃亲的时候,老朽就在旁边呢。呵呵,没想到一转眼,秦小姐就已经长得这么大,也出落的这么漂亮,真是羡慕秦家家主有一个这么好的女儿啊!”

    秦家家主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只是心中冷笑不已,刚才还想退婚,现在看到自己女儿容貌恢复了,就想改变注意,把他们秦家子弟当什么了?

    一旁的秦水瑶,却是眉头紧皱,看向宁老三的目光中充满了敌意。

    这些年,就是因为宁家故意放出要退婚的消息,才让许多人嘲笑她,说她丑的没人要,这不知道对她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

    所以,秦水瑶对宁家的人都没有任何好感。

    “宁老三,刚才你说的话,秦某也听明白了。这些年,我女儿容貌丑陋,整个帝都都非常清楚,的确配不上你们家的少主,既然如此,这婚事便到此为止吧。”秦家家主此时开口说道。

    秦水瑶闻言眼中顿时露出了喜色。

    宁老三却是脸色一变,随即摇头道:“秦家家主误会了,这次带这么多礼物来此,便是特意奉家主之令来给秦家下聘礼的,至于外面的流言蜚语,我们宁家从来都不在乎,毕竟你我两家世代交好,我们宁家又怎么可能做出悔婚这种破坏你我两家关系的事情呢。”

    秦家家主闻言,都被气笑了,这翻脸翻的也太快了吧,之前还想退婚,现在看到她女儿恢复容貌,就想不退婚了。

    王峰一扫那地上的礼物,瞬间就明白了一切,因为这些礼物虽然珍贵,但根本不是聘礼。

    再结合秦水瑶以前的相貌,和一些流言蜚语,王峰就猜到这位宁家三长老先前是来干什么的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人,让他都有些反感。

    “哼,什么流言蜚语,还不是你们宁家故意传出来的消息。”秦水瑶不是白痴,对于宁家人的了解,她更在王峰之上,所以此时显得非常愤怒。

    “住嘴!”秦家家主闻言脸色一变,不由得喝道。

    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毕竟秦家家主还不想和宁家撕破脸皮,这对他们秦家的发展很不好。

    宁老三见状,眼睛一眯,站了起来,拱手道:“秦家主,聘礼已经放下了,待得我家少主出关,我会带他亲自来拜访,告辞!”

    说罢,没给秦家家主反应的机会,宁老三便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秦家家主看着宁老三的背影,眉头紧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