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你真要让我嫁到他们宁家去?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宁家的卑鄙。”等到宁老三离开,秦水瑶顿时气冲冲地怒吼道。

    “唉,爹怎么会希望你嫁到宁家去,刚才他们就是来退婚的,你要是晚一步回来,也就没有这个事情了。”秦家家主叹道。

    这也真是太巧了,秦水瑶刚好赶在这个时候回来,否则的话,这门亲事早就退了,而且还是他们宁家自己退的,跟他们秦家无关。

    但是现在,宁家改变主意了,他们秦家若是主动退婚,那就落人口实了。

    人家会说,以前你们秦家女儿那么丑,我们宁家都没有退婚。现在你们秦家女儿容貌恢复了,就马上退婚……这会对秦家名誉造成毁坏的。

    秦水瑶闻言,也是一阵后悔,不过她当时只顾着跟自己父亲报喜,那料到旁边那个老家伙就是宁家的人。

    “那这事情怎么办?”秦水瑶满脸期待地看向自己父亲。

    秦家家主沉吟道:“我们秦家和宁家是同盟关系,这婚事恐怕不好退掉,而且长老会的长老们也不会同意的。”

    “凭什么要牺牲我来成全你们秦家?我得病的时候,秦家又为我做了什么?还不是我一个人在外面四处寻找解药!”秦水瑶闻言顿时怒吼道。

    “别忘了,你也是秦家人。”秦家家主沉声道。

    “这样的秦家人,我不想做了。”秦水瑶怒道。

    “放肆!”秦家家主怒喝道。

    “哼!”秦水瑶满脸愤怒地瞪了秦家家主一眼,转身就跑出去了。

    “你……唉!”秦家家主脸上的怒容顿时消失了,他看向一旁沉默的王峰,不由得苦笑道:“让王贤侄看笑话了。”

    “秦伯父乃是一家之主,有些事情迫不得已,王某明白。”王峰淡淡说道。

    秦家家主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本以为王峰跟他女儿一起回来,心中肯定也是对他女儿有意思。

    但是现在看来,恐怕只是他的女儿单相思而已,这让他松了口气。

    毕竟,如果王峰也喜欢他的女儿,那么他再棒打鸳鸯,那就有些不地道了。

    “还是王贤侄看得明白,这次多亏你帮助小女治好伤势,旅途劳顿,贤侄先去客房休息吧,等晚上秦某再设宴给你接风。”秦家家主微微点头说道。

    “那王某就先告辞了!”王峰当即站了起来,拱手道。

    然后,秦家家主安排老管家,带着王峰,来到秦府的一间客房。

    还没等到王峰进入屋子,秦水瑶便从外面跑了进来。

    “王师兄!”秦水瑶抱着王峰的胳膊,小脸上还挂着泪痕,她哭着说道:“王师兄,你带我离开这里吧,我不想嫁到宁家去。”

    “这是你们秦家的事情,我毕竟只是一个外人,怎么好插手。你应该去求求你父亲,还有你母亲,让她给你父亲吹吹枕边风。”王峰闻言苦笑道。

    “我父亲眼里只有秦家,只要是为了秦家的利益,他可以牺牲所有人的利益,别说我一个女儿,就是他亲儿子也一样。”秦水瑶摇头哭道。

    “那我也无可奈何,别说我不带你离开,从我们进入秦府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暗地里监视我们了,想要无声无息的离开,根本不可能。”王峰叹道。

    “不会吧,王师兄,你实力那么强,连长生城城主都不是你的对手,我们秦家的一位老祖也只是真君境界而已。”秦水瑶不相信地说道。

    “别忘了你们秦家最擅长阵法,这秦府可是有无数阵法,就算是一位真王级别的强者来了,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儿就攻破这些阵法。”王峰苦笑道。

    秦水瑶顿时脸色一白,满脸绝望地靠在了墙壁上。

    看着秦水瑶的样子,王峰心中也有些难受,他又不是傻子,岂会不明白秦水瑶对他的心意。

    不过和对韩冰、张艳她们一眼,王峰对她并没有那种心思,所以只能装糊涂了。

    毕竟,王峰不是那种见一个就爱一个的人。

    当然,其实刚才王峰欺骗了秦水瑶,因为凭借王峰的本事,再加上树老的指点,想要带秦水瑶离开秦府是轻而易举。

    但是离开后呢?

    秦水瑶一个神通一层的修仙者,如果没有秦家的照顾,她一个小女孩,实力又不强,怎么可能在残酷的修仙界活下去?

    总不能时时刻刻都跟着王峰吧!

    相反,虽然宁家人有些不地道,但秦家的实力并不比宁家弱,秦水瑶又是秦家的家主的女儿,一旦嫁过去,肯定不会吃亏的,总比她在外面到处流浪,连生命安全都无法保证要强得多。

    恐怕秦家家主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王峰也不知道怎么安慰秦水瑶,只能保持沉默。

    “王师兄,我先回去了!”秦水瑶最终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呆滞地离去了,走在路上,都是一阵摇晃,显然是伤心到了极点。

    “唉!”王峰轻轻一叹。

    从秦水瑶的身上,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实力的重要,今天若是秦水瑶有他这样的实力,那么就不用在乎秦家与宁家了,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

    但是秦水瑶没有这个实力。

    几年前,王峰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不也是如同秦水瑶一样,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直到他实力变强了才行。

    “我还要继续变强!”王峰暗暗想到,越是融入修仙界,他就越发感受到实力的重要。

    没有实力,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

    长生境界之下皆是蝼蚁!

    这是树老长长说的一句话,此刻,王峰才真正明白了。

    别说长生境界之下,恐怕不成为仙人,便皆是这天地间的一只蝼蚁。

    “小子,你可是伤透了这丫头的心了。”树老突然笑着开口说道。

    王峰没有说话,只是在床上盘膝坐下,开始进入修炼之中。

    傍晚,秦家家主召开大宴,与自己的妻子,还有秦水瑶一起,替王峰接风洗尘。

    餐桌上,秦家家主也好奇地打听了王峰的身份,不过王峰只是说自己是一介散修,叫做王山。

    当然,这点谎话肯定瞒不过老谋深算的秦家家主,不过秦家家主也没有深究。

    吃完饭之后,王峰便回到自己的客房,在他的桌子上面,看到了一枚储物戒指,里面有三十万下品灵石。

    “这位秦家家主还是蛮大方的!”王峰不由得微微一笑。

    他知道这是秦家家主感谢他救治秦水瑶的报酬,虽然王峰没有想要这些报酬,但是人家既然已经送来了,他自然是懒得再还回去。

    收起灵石,王峰继续修炼。

    第二天,王峰和秦府老管家打了声招呼,便出去闲逛了。

    老管家特地派了一名神通一层的秦家子弟给王峰引路,毕竟王峰是第一次来帝都,什么都不熟悉,什么都不知道。

    本来秦水瑶说好要带着王峰游览帝都的,不过这丫头现在心情很不好,整天呆在屋子里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峰只好一个人出来了。

    “秦兄,这帝都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王峰笑着问道。

    在他旁边,那个来自秦家的青年,不由得摆手道:“王大哥,你还是叫我小五吧,这帝都好玩的地方有很多,像是易春楼、红粉堂,还有三千红尘殿……”

    “停停停,我说的不是这些地方。”看着秦五还准备滔滔不绝地说下去,王峰连忙摆手,脸色一片漆黑。

    这些都是妓院、春楼,他说的好玩,可不是指这些地方。

    秦五完全是会错意了。

    “说一些修仙者喜欢去的地方,像一些前辈人物留下的遗迹啊,什么的。”王峰说道。

    秦五想了想,顿时眼睛一亮,说道:“王大哥,去十王墓,你一定听过十王墓,既然来到了帝都,如果不去一趟十王墓,那就枉为修仙者。”

    “十王墓!”

    王峰也是眼睛一亮。

    他的确听说过十王墓。

    据说在四百二十年前,老太上皇大寿的时候,铁血帝国周围的十个帝国,竟然派来十位真王级别的强者来贺寿,其实只是他们联手震慑铁血帝国而已。

    当时,这十个异国的真王级别强者,便非常傲气,想要挑战铁血帝国的真王强者,看看哪个国家的修仙者更加厉害。

    因为真王级别的强者出手很难把握尺度,所以双方都签下了生死状。

    结果,铁血帝国派出了刚刚才游历回来的龙山王,这位铁血帝国历史上最强大的真王,一战一个,斩杀了这十位异国真王强者,威震天下。

    也是那一战,让龙山王的人气达到了巅峰,同时他也被老太上皇册封为铁血帝国第一个异姓王。

    而当初龙山王和十位异国真王强者战斗的地方,便被称为十王墓,给保存了下来,为了让后辈们瞻仰龙山王的风采。

    同时,这也是铁血帝国震慑周围帝国的辉煌战绩。

    正因为有龙山王的存在,所以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一个异国敢侵犯铁血帝国。

    直到龙山王陨落的消息传出去后,周围的异国才蠢蠢欲动,令得铁血帝国的边疆多了一些麻烦。

    不过好在铁血帝国现在的实力不弱,所以也不需要忌惮这些异国。

    “走,就去十王墓!”王峰对着一旁的秦五说道。

    王峰还记得自己有龙山王墓的钥匙,既然早晚要去打交道,还不如先在十王墓见识一下龙山王当年的绝世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