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府之内,一片喜庆。

    大厅中,新任的秦家主秦怀远正满脸热情地招待着宁家的少主宁天生,还有宁家的三长老。

    “贤侄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秦怀远满脸笑容地看着宁天生,他这次能够成功上位,还要多亏了宁家。否则的话,凭借前任秦家主的威望,他是不可能成为新家主的。

    这个机会是宁家给他的。

    这一点,秦怀远非常清楚,而且宁家的人一向跟他交好,现在关系是更好了。

    “以后还要秦叔叔多多关照!”宁天生淡淡笑道。

    一旁的宁家三长老也笑着说道:“秦府有怀远兄执掌,想必会更上一层楼。”

    “哪里哪里!”秦怀远虽然谦虚,但是脸上的笑容更多了。

    就在这时,一个秦家子弟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一路上还撞倒了一位侍女,弄得鸡飞狗跳。

    “嗯?”

    宁天生和宁家三长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秦府的子弟也太不像话了吧。

    秦怀远见状,感到非常丢脸,毕竟他才刚继任家主没多久,这下面的人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当下,秦怀远冷喝道:“放肆,不知道有客人在此吗?”

    “启禀家主,有人闯入秦府了,我们都抵挡不住。”那名秦家子弟连忙说道。

    “什么!”秦怀远闻言顿时勃然大怒,一掌就轰碎了面前的桌子,怒喝:“敢闯我秦府,谁敢这么放肆?不想活了吗?”

    他实在太愤怒了,前任秦家主执掌秦家多年,也没什么事情。

    但是他才刚刚执掌秦府没多久,就有人闯入府邸,这要是传到老祖宗那里,恐怕他也没资格继续担任这个家主之位了。

    想到这里,秦怀远冰冷的眼神,狠狠地盯着那名秦家子弟:“那人是谁?”

    “这……我也不知道!”那名秦家子弟忐忑道。

    “哼,没用的东西!”秦怀远一脚将他踢飞,随即深吸一口气,对着宁天生和宁家三长老说道:“不好意思,让贤侄和宁兄见笑了,我去去就来,两位不如先在此喝上几杯。”

    “秦叔叔,以你我两家的关系,既然有人胆敢闯入秦府,小侄又岂能袖手旁观。”宁天生说罢,站了起来。

    一旁的宁家三长老也冷笑道:“这可不仅仅是秦府的事情,谁都知道今天是你我两家大喜的日子,竟然有人敢捣乱,这是明摆着与我们两家为敌吗?哼!”

    “那……好吧!”秦怀远犹豫了一下,便没有继续坚持。

    三人当即离开大厅,朝着秦府门口行去,但是在不远处的秦府广场上,他们就听到了一阵阵打斗的声音。

    当即直接对视一眼,朝者广场上飞去。

    “轰!”

    等他们出现在广场上时,几道身影迎面而来,狠狠地摔在地上,大口喷血,正是秦家的几个高手。

    秦怀远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难看了,阴沉的眼神,朝着对面看去。

    这一看之下,顿时有些疑惑,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眼前这个青年。

    虽然王峰的大名已经传遍了整个帝都,但是在场的三人,包括宁天生在内,这些天都在准备两家的婚事,却是没有去参加铁血大帝的百年登基大典。

    所以他们自然也就没有认出王峰来。

    “你是谁?为何擅闯我秦府,还敢打伤我秦府子弟。”秦怀远冷声喝道。

    “让你们秦家主来见我!”王峰皱眉说道,他本以为自己闹出这么大动静,秦家主早该出来了,没想到却只是来了三个不认识的人。

    哦,不,那个宁家的三长老,王峰还是记得的。

    不过,其中一个青年竟然是真君境界,倒是让他有些诧异,觉得小瞧了秦家。

    王峰说的自然就是宁天生了,他不认识宁天生,所以才把宁天生当成秦家人了。

    他更加不知道,眼前的秦怀远,就是秦家主。

    “秦某就是秦家之主,你到底是谁?秦某认识你吗?如果今天你不给个解释,就别想离开秦府了。”秦怀远冷冷说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肯定是上一任秦家主惹出来的麻烦,现在让他给擦屁股,这让他心情非常不爽。

    所以他看向王峰的眼神,充满了杀气。

    “你是秦家主?”王峰闻言一愣,随即眉头微微皱起,他感觉有些奇怪,怎么才过去半个月,这秦府就换主人了?

    一旁的宁家三长老一直盯着王峰,似乎看出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当即冷笑道:“老夫想起来了,你就是当日跟秦水瑶一起回来的那个青年,之前戴着面具,老夫一下子没有认出来。”

    宁天生闻言眉头一挑,他也听说了,当初有个人治好了秦水瑶,而且还跟秦水瑶一起回到秦府,却不想就是眼前之人。

    “原来是你,你来干什么?”秦怀远也知道王峰这个人,顿时皱眉道。

    在他看来,王峰应该不可能是上任秦家主的丑人,怎么莫名其妙地打上门来了?

    “你们秦家换主人了吗?不过这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要见秦水瑶。”王峰皱着眉头,随即冷冷说道。

    秦家的这个状况,让他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好好的一个秦家主,居然眨眼之间就退位了。

    恐怕秦家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王峰这次只是为秦水瑶而来,对于秦家的事情,他懒得理会。

    只是秦怀远不这么想,他听着王峰的话,不由得怒极反笑,冷哼道:“真是狂妄,你当我们秦府是什么地方?直接闯进来不说,还想见我们秦府的人?你以为你是谁?”

    “秦叔叔,时辰已经不早了,此人就让小侄替你收拾吧,省的耽误大事。”宁天生走了出来,满脸不屑地看着王峰。

    王峰此时显露出来的境界只是真灵境界,其实他也只是真灵境界而已,所以被宁天生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那就劳烦贤侄了,按照我们秦府的规矩,擅闯秦府者杀无赦,所以贤侄你不必手下留情。”秦怀远笑着说道,只是那笑容之中充满了杀气。

    王峰闻言眉头一挑,看向宁天生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

    “从你身上我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剑意,你应该是剑门的真传弟子吧?”王峰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说道。

    “看来你还有点眼光,知道我是剑门的真传弟子,既然如此,你还是自裁吧,否则等我出手,你就不可能死的那么舒服了。”宁天生高昂着头,俯视着王峰,满脸不屑。

    在他的眼里,一个小小的真灵,一剑就能秒杀。

    是以,他根本没把王峰放在眼里。

    王峰闻言冷笑道:“就算你们剑门的大师兄,也不敢跟我如此说话,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对于剑门的人,他没有任何好感,既然这个人要找死,他不介意先给剑门一个教训。

    “放肆,竟敢亵渎大师兄,今天无论是谁来了,也别想救你。”宁天生闻言,双眸寒光乍射,一道凌厉的剑芒,笔直射向王峰。

    “就这点本事?”王峰抬起手掌,整个手臂都变成了黑色,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身上爆发而出。

    “轰!”

    那黑色的手掌,直接捏碎了这道剑芒。

    不远处,秦怀远还有宁家的三长老,皆是满脸震惊之色。

    宁天生也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虽然刚才只是他随手一招,但也不是一个真灵可以抵挡的。

    毕竟真君和真灵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一个真君强者,可以秒杀一群真灵。

    “我小瞧你了,你竟然也是一位真君!”宁天生脸色阴沉地盯着王峰,目光中第一次露出了凝重之色。

    同样是真君境界,他才刚刚晋升真君没多久,所以他也没有把握战胜王峰。

    一旁的秦怀远和宁家三长老也是脸色一变,一位真灵,哪怕是十位,几十位真灵,他们也不怕。

    但是真君级别的强者,已经是他们两家最强大的战力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招!”王峰不是那种打不还手之人,他冷漠地看着宁天生,抬手射出一道黑色的指芒。

    是玄冥指,只是王峰没有展现五行世界,所以只是中品神通级别的玄冥指。

    但即便如此,那强大的威力,也不可小觑。

    那黑色的指芒,就像似一道黑色的长虹,划破虚空,笔直地射向宁天生。

    “中品神通!”宁天生脸色顿时大变,他的资源都被他用来冲击真君境界,所以他到现在根本没有学会一门中品神通。

    同级别当中,一旦神通差了一个层次,那么实力差距是非常大的。

    不过,这个时候,宁天生也没时间考虑这些,他只能施展出一门剑道下品神通,咬牙朝着玄冥指迎了上去。

    “轰!”

    宁天生的神通直接被玄冥指攻破。

    他的力量其实和王峰差不多,但可惜神通差了一层,那漆黑的指芒,还带有强大的力量,从宁天生的肩膀贯穿而过,带起一片猩红的血液。

    “噗!”宁天生倒飞出去,脸色惨白,眼睛死死盯着王峰。

    “天生!”

    “贤侄!”

    宁家三长老和秦怀远皆是惊呼一声,连忙扶起宁天生。

    “天生?”不远处的王峰闻言,目光一闪,心中隐隐猜出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