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曲园的话,王峰面带笑容地点了点头,看来这个曲园的品行的确不错,这样他就放心了,毕竟他可不想救下一个白眼狼。

    “唰!”

    王峰随即伸手一抓,那不远处摔在地上的十个血云楼杀手,顿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抓进了凉亭之中。

    在他们的身上,王峰迅速点了几下,将他们的一身修为都给禁锢了,让他们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

    做完这一切,王峰才看向曲园,问道:“这些血云楼的杀手为何要追杀你?”

    “我也不知道,我从小就呆在曲家,平常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阵法,根本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曲园摇了摇头,这一点,他自己到现在都想不通。

    王峰闻言皱起眉头,他看得出来曲园不像似在说谎,当即转头看向那十个面如死灰的血云楼杀手,冷声道:“你们为什么要追杀他?”

    “哼!”

    “哼!”

    ……

    十个血云楼的杀手尽皆冷哼,他们都接受过严格的训练,即便是面对死亡也不怕,怎么可能会告诉王峰。

    王峰不由得皱起眉头,对于杀手的那一套残酷训练,他也十分清楚,恐怕很难逼迫出这十个杀手说话。

    不过,王峰不准备就这么放弃,他心中沉吟了片刻,忽然眼睛一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这十个血云楼的杀手,露出满脸奇怪的笑容。

    那十个血云楼的杀手,看到王峰这古怪的笑容,都不由得一阵恶寒。

    “还站得起来吗?”王峰没有理会这十个血云楼的杀手,而是对着一旁的曲园问道。

    曲园点了点头,说道:“没事。”他虽然受了伤,但却不是很重,闻言连忙站了起来,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示意自己无碍。

    “既然没事,那就把这十个人带着,跟我来!”王峰说了一句,便飞出了凉亭。

    曲园虽然心中疑惑,但却没有多问,而是将面前这个十个血云楼的杀手给捆了起来,然后抓住,跟在王峰后面。

    大约飞了一个时辰左右,王峰看到了一片田野,眼睛顿时一亮,当即落了下去。

    曲园也跟着落了下去。

    这个世界的人类也会种植一些稻米,只不过他们没有什么农药,平常都是用粪便来施肥。

    这不,在这片田野旁边,便有很多粪坑。

    老远的,便有一股臭味扑面而来。

    王峰和曲园连忙用真元封住鼻孔,隔绝臭味,但是那十个血云楼的杀手却是惨了,他们被王峰封住了修为,却是无法动用真元,差点被臭晕过去。

    “神武王,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曲园看着面前的粪坑,不由得一阵恶心,忍不住转头看向王峰,问道。

    “做什么?”王峰冷冷一笑,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说罢,王峰伸手一招,那浑厚的真元便凝聚出一只手掌,抓住其中一个血云楼的杀手的双脚,将他的脑袋放在了粪坑的上面。

    顿时,这十个血云楼的杀手,脸色大变。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还是不说?”王峰看着被自己提着的血云楼杀手,冷笑道。

    一旁的曲园瞬间恍然大悟,他算是彻底明白王峰的审讯办法了,这实在是太……

    曲园都有些不敢看了。

    “哼!”那个被王峰提着的血云楼杀手,虽然脸色大变,但骨气却是赢得很,依然闭嘴不说。

    “找死!”王峰冷哼一声,抓着这个血云楼杀手的双脚,直接将他的上半身给侵入了粪坑之中。

    “呕……”一旁的曲园再也忍不住,转身吐了起来。

    旁边那九个血云楼的杀手,也都是闭上了眼睛,不敢观看。

    王峰自己也感觉到一阵恶心,不过他还是冷笑道:“这恐怕是你们血云楼第一个被粪坑淹死的杀手了,哈哈!”

    那九个血云楼的杀手闻言,不由得怒目而视,一个个满脸怨毒地瞪着王峰。

    “看到了他的下场了吗?”王峰随即弹指射出一道光芒,灭掉了粪坑中这个杀手的生机,满脸冷笑地看向那剩下的九个血云楼杀手。

    “要么告诉我想要知道的,要么和他一样,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死的那么轻松。”

    “对了,我听说一些乞丐喜欢男人,嘿嘿,要不,等下我也找些来让你们享受一下。”

    王峰阴冷的笑声,令得这九个血云楼的杀手一阵毛骨悚然,他们看向王峰的目光,像似看恶魔一样,满脸惊恐。

    “堂堂神武王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也不怕人笑话!”一个血云楼的杀手忍不住说道。

    “对付你们这样的杀手,就要用这种手段。”王峰微微一笑,开口就好,就怕你不开口。

    九个血云楼的杀手都是满脸悲愤,他们不怕死,但若是像这样被侵入粪坑淹死,那实在是太憋屈了,恐怕下辈子投胎转世,这身上的臭味都洗不干净。

    作为一个杀手,他们在训练的时候,也经受过很多折磨,那种折磨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但是像这样侵入粪坑,却不在他们的训练范围之内,毕竟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这样做。

    即便是杀手训练,那也是有限度的,否则的话,他们就不是杀手,而是活死人了。

    “看来你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王峰看到九个血云楼杀手沉默,不由得冷哼一声,再次抓起一个血云楼的杀手,放到一个粪坑的上面。

    “住手,我说,我说!”这个血云楼的杀手顿时被吓得惊恐道,他可不想被粪坑淹死。

    “你敢!”那为首的血云楼杀手不由得大怒道。

    “哼!”王峰冷哼一声,抓起这个为首的血云楼杀手,直接扔进了粪坑之中,让那恶心的粪便淹没了此人。

    而且,他没有杀死此人,让他在粪坑之中挣扎着。

    那种恶心的场景,吓得剩下的几个血云楼杀手脸色一阵煞白。

    一旁的曲园早就转身不敢看了。

    “快说,你们为什么要追杀曲园?”王峰不再理会那个在粪坑之中挣扎的血云楼杀手,而是看着面前这个已经被吓得脸色煞白的血云楼杀手喝道。

    这个血云楼的杀手看到大哥的惨况,哪里还敢隐瞒,连忙说道:“这是血王的命令,让我们杀掉曲园,得到曲家的财富。”

    “仅仅是为了曲家的财富?”王峰闻言满脸不相信,曲家的财富虽然丰厚,但还不被一位真王级别的强者如此看重,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是真的,我们收到的命令就是这样的。”这个血云楼的杀手还以为王峰不相信,连忙说道。

    王峰看他那慌张的表情,顿时知道这家伙不像似在说谎,只是血王这位真王级别的强者,没道理会为了曲家的财富,就亲自下命令。

    微微沉吟了片刻,王峰将这剩下的血云楼杀手给宰了,这几个杀手倒是没有什么死不瞑目,他们早就猜到王峰不会放过他们,他们也只是想死的干脆一点而已。

    随后,王峰与曲园一起,飞往附近的一座城池,在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曲园,你查查你们曲家的财富,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跟血云楼有关的。”客栈中,王峰沉思了很久,才对曲园说道。

    曲园连忙点头,说实话,他这些天一直都在逃亡,也没有机会检查曲家的财富,此时正好一起查看一下。

    曲家的财富非常庞大,各自杂物也非常多,还有许多阵法书籍,实在是太多了。

    曲园这一查看,便查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他才发出一声尖叫,满脸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神武王,我找到了。”

    曲园突然大吼道。

    王峰正在盘膝精修,突然听到曲园的大吼,不由得吓了一跳。

    “找到什么了?”王峰狠狠地瞪了曲园一眼,随即问道。

    “神武王,你看!”曲园连忙将手中的一本古书递给王峰。

    “这什么东西?”王峰一看这本书这么厚,就懒得翻看,直接询问曲园。

    曲园脸上带着一丝震惊,解释道:“这是我曲家一位老祖的手记,记载了他的一生。”

    “这跟血云楼有什么关系?”王峰疑惑道。

    “因为我们曲家的这位老祖就是血云楼的一位杀手,而且还成为了血云楼最顶尖的杀手之一。”曲园说道,他自己都有些不敢想象,自己曲家竟然有一位老祖是血云楼的杀手。

    “然后呢?这和血云楼杀手追杀你有什么联系?”王峰眼睛一亮,随即问道。

    “因为我们曲家这位老祖知道血云楼在铁血帝国的所有据点,甚至连血云楼的本部都知道,还有血云楼训练杀手的训练地,而他也把这些内容记载在了这本手记里面。”曲园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

    这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血云楼的杀手要追杀他了,一旦这本手记泄露出去,那对血云楼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

    要知道,铁血帝国的五大门派,可都有弟子被血云楼的杀手所杀,一旦被他们知道血云楼的本部,那肯定会灭掉血云楼。

    “哈哈哈,真是好东西啊!”王峰听完之后哈哈大笑,一双漆黑的眸子里,充满了复仇的火焰。

    有了这本手记,他终于可以狠狠地报复血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