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所在的山峰,一片寂静。

    当白雪松赶到此地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大长老的身影。

    “这……”

    白雪松愣住了,他不是白痴,大长老和门主平常都在神武山,今天却突然消失不见,这也太巧合了吧。

    很显然,大长老和门主选择了王峰,而放弃了他们父子。

    “不……不会的,我是副门主,王峰即便再强,早晚也要离开总门,门主怎么会放弃我!”

    白雪松不甘地大吼道。

    然而,一切无声。

    ……

    执法大殿。

    白岩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但却久久没看到自己父亲到来,反而是王峰,已经出现在执法大殿的不远处了。

    “怎么会这样?”白岩满脸焦急和绝望。

    此时此刻,害怕、惊恐、后悔,全都涌上他的心头。

    白岩现在非常后悔,早知道王峰会有这样的成就,他当年宁愿放弃穆青天,也不愿意得罪王峰。

    而且,如果早知道王峰的恐怖天赋,他当年就收下王峰做弟子了,那么今天,就不会有这样的下场了。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白岩,你以为你躲在里面就没事了吗?”一道冰冷的声音,宛如一盆冷水,从白岩头顶浇下。

    瞬间,白岩感到浑身冰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远处的天空中,王峰背负着双手,眼中充满了冷意,缓缓踏空而下,出现在执法大殿面前。

    王峰的灵识早已经锁定执法大殿内的白岩,甚至将他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看到白岩惊恐、绝望的神情,王峰心中非常痛快,心道:你这个老家伙,也有今天啊!

    “白岩,还不出来吗?”王峰再度喝道,那洪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神武山。

    白岩脸色大变,终于坐不住了,他咬了咬牙,站了起来,走出殿外。

    看到白岩终于出来了,王峰嘴角扯起一抹冷笑,讥讽道:“怎么?不藏头缩尾啦?”

    白岩闻言老脸一红,随即怒喝道:“王峰,你来此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王峰冷笑道。

    “王峰,老夫的确与你有些过节,但这里是神武山,你想对执法长老出手,准备背叛神武门吗?”白岩怒道。

    “王某是否背叛神武门,可不是由你说的算。”王峰嘲讽道,他如同高高在上的仙人,就这么俯视着白岩,仿佛是在看一个小丑。

    那种藐视与不屑,让白岩感到愤怒不已,因为当年,他就是这么对待王峰的。

    那时候,王峰在他的眼里,就是一只蚂蚁而已,若不是忌惮郝大飞,他当时就直接灭了王峰了。

    “早知如此,当初就该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小子!”白岩咬了咬牙,心中那个悔恨啊,满脸不甘。

    “是不是后悔当年没有杀了我?”王峰仿佛看透了白岩的心思,嘲讽道。

    白岩又羞又恼,怒道:“王峰,你到底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王峰陡然大喝一声,那股庞大的威压,顿时从他身上爆发而出,朝着面前的白岩压迫而来。

    “轰!”

    周围的大地,顿时一阵颤抖,仿佛凹陷了下去。

    整个山峰都是摇晃了一下。

    “你……”白岩又惊又怒,因为在这股恐怖的威压之下,他仿佛背着一座大山似的,整个人都被压弯了腰,就要跪下来了。

    白岩这才明白,当年他利用威压压迫王峰,现在王峰要报仇了。

    不过,白岩好歹是执法长老,让他在众人面前向王峰下跪,这是他死了不能容许的事情。

    “王峰,你以为光靠威压就能压迫老夫跪下吗?做梦吧!”白岩大吼,眼睛一片血红,显然是在拼命了。

    “螳臂当车!”王峰见状,不屑地冷笑一声,身上的威压再度增强,如同十座大山,一起镇压在了白岩的身上。

    “轰!”

    白岩的双腿终于站不直,被压得跪在了地上,他的眼中充满了羞愤和不甘,还有满脸的惊恐。

    周围的观望者,一片哗然,广阔威压都能压得白岩跪下,王峰的实力是达到了何等地步?

    “王峰,老夫与你不死不休,啊!”白岩怒吼,满脸怨毒地瞪着王峰。

    “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王峰闻言冷笑道。

    白岩瞳孔一缩,不可置信道:“你敢杀我?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敢在神武门杀神武门长老,你把神武门的门规至于何地?你想要背叛神武门吗?”

    “当年你买通矿山弟子想要杀我灭口,最后还买通散修,在半路上截杀我,按照门规,我杀你天经地义。”王峰冷笑道。

    “你说谎,你有证据证明你说的一切吗?你这是诬陷,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你眼里还有没有门规王法啦?”白岩怒吼道,反正他是不会承认这一切,毕竟没有证据,他也不怕王峰。

    “王法?”王峰闻言,随即大笑起来。

    “哈哈哈!”王峰的笑声越来越大。

    “你笑什么!”白岩怒道。

    王峰眼神一凝,冰冷的目光,落在白岩身上,冷笑道:“你是要王法吗?我现在就告诉你,在神武山,我就是王法。”

    “你……”白岩顿时被噎的说不出来话,满脸愤然。

    当年,他也是这么跟王峰说的,现在都被王峰还回来了。

    他知道,这是王峰对他的报复。

    “王峰,我父亲毕竟是副门主,你虽然是真传弟子,但也比不上副门主地位高。”白岩大声喝道,他现在也只能拿自己父亲来应付王峰了。

    可惜王峰根本没把白雪松放在眼里,他冷冷盯着白岩,讥讽道:“副门主又如何?今天谁来了,都救不了你。”

    说罢,抬起手掌,朝着白岩压去。

    “轰!”一股恐怖的真元,在王峰的手掌之中凝聚,那恐怖的威压,瞬间席卷八方,令得周围的人感到一阵窒息,当即纷纷后退开来。

    “王峰,你不能这么做!”白岩终于惊恐了。

    “住手!”不远处,一道强大的身影急速赶来,正是白雪松。

    “父亲,救我!”白岩看到自己父亲,不由得露出焦急的神色。

    “王峰,你给我住手!”白雪松怒吼道。

    “迟了!”王峰冷哼一声,那凝聚出恐怖力量的手掌,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真元掌山,朝着白岩当头镇压而下。

    “啊!”白岩大吼,施展神通,鼓起全身的力量,朝着掌山迎击而去。

    然而,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了,那座掌山继续镇压而下,将白岩整个人都压成了碎片。

    轰隆隆……大地都是一阵颤抖,整个山峰都在摇晃。

    地面上甚至出现了裂缝。

    要知道,这里可是神武门的总门,四周都有阵法守护,居然被造成了这么大的毁坏力,可见王峰刚才那一击的恐怖。

    “王!峰!”不远处,传来了白雪松愤怒的大吼声。

    众人不由得看向那地面,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在那恐怖的一击之下,白岩整个人都被压成了碎肉,鲜血染红了地面。

    就连不远处的执法大殿,都被震塌了。

    唰!

    白雪松如同一道闪电,终于出现在王峰面前,不过当他看到地上的一堆碎肉时,两只眼睛顿时通红一片。

    “王!峰!”白雪松两只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瞪着王峰,满脸杀气。

    这一刻,一股恐怖的真君级别的气息,从白雪松身上爆发而出,席卷了整个周围的空间,令得脚下的山峰都在震动不安。

    “快,快退开!”周围有长老们大喝道。

    众多弟子纷纷退后。

    真君级别的强者战斗,那波及的范围非常大,没有达到真君境界,估计会被直接秒杀。

    片刻之间,场中只剩下王峰与白雪松两个人。

    面对白雪松的怒气与杀气,王峰眼神平淡,满脸不屑之色。

    这白雪松能够成为神武门的副门主,的确有些实力,恐怕不比那几个异国天才差多少,毕竟这老家伙成为真君很多年了。

    不过,尽管如此,王峰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因为现在的王峰,足以与真王级别的强者一战,更何况是区区一个真君。

    “王峰,你敢杀我儿!”白雪松死死瞪着王峰,眼中一片赤红,他就白岩这一个儿子,平常当宝贝供着,今天却死在了他面前。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怎么?你想与我交手?”王峰满脸不屑地说道。

    他这是故意激白雪松,只要白雪松主动出手,他就有了杀死白雪松的借口,到时候以他的实力,门主和大长老也不好说什么。

    事实上,王峰想的不错,现在的白雪松,正是怒火攻心的时候,早已经忘记了王峰的实力,他的心中早已经被杀气充满了。

    “杀我儿,你就陪葬吧!”白雪松大吼一声,竟然直接燃烧了精血,施展神通,朝着王峰轰杀而来。

    这完全是要拼命啊!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王峰冷冷一笑,有种阴谋得逞的感觉,他挥动双拳,恐怖的真元一起爆发,宛如一团炽烈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天空,将白雪松整个人都包裹住了。

    “轰!”

    当那股恐怖的力量发泄出去之后,似涛涛江河一般,浩浩荡荡,震天撼地。

    “噗嗤!”白雪松闷哼一声,整个人瞬间毫无抵挡之力,被轰飞出去,鲜血狂喷,染红了天空。

    他的神通种子被震碎,全身经脉也被震断,连五脏内府都被震碎了,两只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