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约定的时间,半个月后,王峰离开练功房,直接飞往传送阵广场上,老远的便看到吴三帅他们早早就等在那里了。

    “你们来的这么早啊!”王峰笑着飞了过去。

    “王师兄!”

    “王师兄!”

    几人连忙行礼。

    李万山却是眼睛一眯,震惊地看着王峰:“真皇中期!”

    说罢,他脸上满脸不敢置信。

    “什么!王师兄,你晋升真皇中期了?”吴三帅、孔月等人闻言顿时一脸震撼。

    王峰也不隐瞒,笑着说道:“意外地得到一颗地煞丹,所以提升了一级。”

    至于怎么得到地煞丹的,他不准备说,吴三帅等人也不会询问。

    不过,听到王峰说是靠地煞丹晋升真皇中期的,包括李万山在内,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像似在看傻子一样,弄得王峰非常奇怪。

    “怎么啦?我有什么不对吗?”王峰摸了摸鼻子,问道。

    “笨蛋!”李万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王师兄,你太鲁莽了。”马栏山苦笑道。

    孔月也是摇了摇头。

    最后,还是吴三帅解释道:“王师兄,地煞丹不仅可以让你从真皇初期突破到真皇中期,更能够让你从真皇中期突破到真皇后期,乃至于从后期突破到巅峰。所以,你如果将这颗地煞丹留在后面使用,那价值才发挥到最大。”

    王峰恍然大悟,吴三帅说的不错,毕竟修仙者的修为都是越往后越难,到时候利用地煞丹突破,肯定比现在价值更高。

    不过,王峰也不在乎,因为他以后可以炼制地煞丹,根本不需要将其留在后面。

    反而是现在提升了实力,这次完成任务的机会就更大了,到时候不仅可以获得大笔的贡献点,说不定还能得到一颗地煞丹。

    所以,对于吴三帅的话语,王峰也只是淡然一笑,没有在乎。

    其他人见状,自然不会再多言,毕竟王峰已经使用完地煞丹,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怎么还不来?”

    从早上等到中午的时候,王峰终于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说好半个月后在此集合的,结果却是让他们等了大半天。

    “人家是外门排名前十的天才,自然架子很大。”马栏山一脸不爽地撇了撇嘴。

    “好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去混奖励的,等等也就罢了,只是希望任务的时候不要节外生枝。”孔月摇了摇头,眉宇之中闪过一丝忧愁。

    毕竟,这是一次死亡级任务,到时候,张兴云即便打不过对方,也能够逃跑,他们却是跟着遭殃了。

    不过,看在那么丰厚的奖励上面,他们也不得不参加,毕竟只有足够的贡献点,才能提升他们的修为,加快他们的修炼速度。

    “大家都担待一些吧,以前我也只听过张兴云的名号,却是没想到他是这种人,等这次任务之后,我们就不用理会这家伙了。”吴三帅满脸歉意地说道。

    “别这样,不管怎么说,你也帮我们争取了一次这么好的任务,有一千贡献点,到时候我们修炼也能加快了不少。”马栏山连忙说道。

    王峰也点头说道:“这和你无关。”

    几人从早上,足足等到了傍晚时分,才看到张兴云一行人非常悠闲地从远处飞来。

    这时候,即便是性格最好的吴三帅,都是一脸阴沉了。

    “大家都来的很早吗,呵呵!”南岳国的小皇子看着一脸阴沉的王峰几人笑眯眯说道,只是在看到王峰时,他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怨毒和杀意。

    当然,他的这点心思,自然逃不过王峰的双目。

    王峰冷哼一声,没有理会。

    “不错,你们都来齐了,这样也省的我去通知,大家出发吧。”张兴云扫了众人一眼,淡淡说道。

    “张师兄请!”吴三帅淡淡地说道。

    此时,吴三帅对待张兴云,已经没有以往的那种赔笑了,冷漠了很多。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们都是外门弟子,谁也不比谁的身份高。

    让他们等了一天的时间,这就太过分了。

    “哼!”张兴云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他们,直接朝着传送阵走去。

    几人随后在一阵炽烈的光芒之中,消失在了传送阵里面。

    下一刻,众人便抵达了沧澜国某处,张兴云一行人便在最近的一座城池,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毕竟已经傍晚了,不适合赶路,而且他们还需要商议一下任务的具体情况。

    客栈中,十一人坐在桌子上,边吃边聊。

    “这次的任务主要目标叫做常奎,他本是沧澜国人,后来加入了无极魔门,是一位真帝中期的内门弟子。”

    张兴云说着,看向众人,继续说道:“先前我已经跟你们说了,这个常奎在正魔战场受了严重的伤势,不过我们也不能小看,因为这常奎手下还有一帮人。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些无极魔门弟子为了掩盖身份,都会化身为一个普通势力的首领,所以谁也想不到他就是无极魔门的弟子。”

    “张师兄,你是说这个常奎还有一群手下?”吴三帅面色严肃地问道。

    “放心,他的手下没几个真皇级别的,大多是真王级别的,毕竟有真皇的级别,谁还愿意做他手下啊。”张兴云不在意地说道。

    但是王峰等人对视一眼,却是暗自警惕起来。

    “好了,你们的主要任务便是铲除他的这些手下,至于战利品都归你们自己。而我的主要任务便是对付常奎,希望你们到时候不要托我后腿,否则别怪我不念师门之情。”张兴云说罢,冷冷看了王峰一眼。

    王峰淡淡说道:“如果张师兄你对付不了常奎呢?”

    此话一出,屋子顿时一静,空气都似乎凝结起来了。

    “你算什么东西?敢质疑我哥哥的实力?”坐在张兴云旁边的那名女子猛地站了起来,满脸杀气地瞪着王峰。

    王峰却是满脸不在乎地说道:“对方毕竟是真帝中期的内门弟子,虽然受了伤,但那毕竟是我们的猜测,谁知道他现在恢复了多少。”

    “你……”那女子还要说什么,却是被张兴云拦住了。

    张兴云冷冷看了王峰一眼,说道:“胆小如鼠的人,可以随时离开,张某不会阻拦。到时候,张某若真的不敌常奎,最起码也能拖住他,你们自行逃命即可。”

    “说的好听!”

    王峰闻言冷笑,恐怕真到了那个时候,第一个逃命的便是张兴云了。

    看见气氛有些紧张,吴三帅连忙出来打诨,询问道:“张师兄,不知道你是否查清楚那常奎组建的势力信息?”

    “当然查到了。”张兴云闻言说道,“这魔头就是魔头,就算换了一个身份,也改不了的习惯。那常奎庆林山开山立寨,表面上建造了一个常家庄,但暗地里,却是干一些打家劫舍的勾当,专门替沧澜国的一些高层刺杀敌人,还有就是打劫一些散修,是沧澜国暗地里的一霸。”

    “张师兄,你说的可是常家庄的庄主常风?”马栏山闻言顿时惊呼道。

    张兴云瞥了马栏山一眼,点头道:“常风是他的化名,他的本名是常奎。”

    吴三帅看向马栏山,问道:“马师弟,你知道些什么?”

    “这常风,不,是常奎,他的常家庄非常厉害,干的那些事情也都和张师兄说的不错。不过,他在朝堂上有人,所以即便是大皇子也没办法对他出手。”马栏山说道。

    “之前没办法,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查清楚他是无极魔门的弟子,恐怕就算沧澜国大帝也没胆子庇佑他了。”吴三帅说道。

    “话是没错,不过这个常家庄人多势众,虽然他们的强者数量肯定比不上我们,但是那么多人一起冲上来,也是一个麻烦。”马栏山说道。

    吴三帅闻言皱起眉头,他们神武门弟子修炼的是肉身,属于近战强者,适合单对单,不适合群战。

    要是换成剑门的弟子,无数剑芒挥洒下去,足以秒杀成千上万的低级修仙者。

    但是神武门弟子却是做不到。

    “这个不用担心!”张兴云闻言,指着身边的一名陌生男子说道:“他叫谭辉,是我们南岳国皇宫的一名侍卫,当年跟随七皇子加入神武门,但他并不是修炼肉身的,而是一名灵修,到时候那些低级修仙者就交给他了,你们重点铲除那几个真皇级别的。”

    王峰眼睛一眯,他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陌生人,对方的修为比张兴云身旁的女子还高了一个级别,是真皇巅峰级别,仅次于张兴云。

    “原来谭师兄是七皇子的侍卫,难怪这么眼熟。”吴三帅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谭某见过诸位。”谭辉点了点头,显得非常和善,但是王峰还是感受到了他双眸之中的那一闪而逝的杀意。

    “七皇子的侍卫?哼,恐怕是这个小皇子请来杀我的吧。”王峰心中暗暗冷笑。

    若不是他实力大增,这次跟随张兴云去执行任务,那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好了,就谈到这里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前往庆林山,我计算过路程,一个礼拜就能赶到。”张兴云说罢,站了起来,带着一行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