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袭!”

    在谭辉的身体狠狠地砸进常家庄后,顿时四周传出一片惊呼声,在这寂静的黑暗之中,显得无比的响亮。

    很快,四面八方,一个个常家庄的侍卫,全都朝着谭辉所在的地方围杀而来。

    再加上王峰先前那响亮的吼声,早已经引起了常家庄内部高手们的注意,纷纷冲这里飞来。

    整个常家庄的阵法,都已经开启了。

    “给我去死!”

    谭辉此刻也站了起来,想要杀出外面。

    笑话,就算常奎受了伤,也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对付的,他还不想死在这里。

    可惜,周围的修仙者虽然很弱,但人数却非常多,而且还有源源不绝的侍卫赶来。

    再加上常家庄的阵法,所以一时间他也不可能杀出来。

    很快,常家庄的几个真皇高手就赶过来了,不过在发现谭辉那恐怖的实力之后,他们马上联系了常奎。

    “真皇圆满?”

    常奎此刻正在常家庄的密室之中闭关,他已经闭关很久了,再加上各种天材地宝的帮助,伤势已经好了快一半了。

    “区区真皇圆满也敢来杀我,这里是神武门的势力范围,难道是神武门的弟子?”常奎冷笑一声,走出密室,直接朝着谭辉那里飞去。

    谭辉现在正遭受到七名真皇级别的强者,还有数十名真王级别的强者围攻着,战斗动静之大,常奎瞬间就能够发现。

    “常家庄也不怎么样嘛,若非那常奎,估计谭辉一人就能灭掉常家庄。”黑暗之中,王峰收敛气息,小心地在一旁观战。

    实际上,此时动静非常大,就算他泄露出一丝气息,这些低级修仙者也不会发现。

    此时,谭辉已经吸引了常家庄的所有火力,这也让王峰看清楚了常家庄的所有实力。

    七名真皇,数十名真王,放在沧澜国也算不弱的一股大势力了,但是在王峰眼里,却是不值得一提。

    像现在,谭辉不就力压一众常家庄的高手嘛,要不是常家庄的一众高手利用阵法拖延住了谭辉,早就被谭辉给击杀了。

    好再常奎马上就赶过来了,那股真帝级别的气息横扫而来,顿时令得谭辉和王峰脸色大变。

    “这家伙的伤势居然已经恢复了这么多,恐怕张兴云根本不是对手。”王峰瞳孔微微一缩。

    张兴云说是可以堪比真帝初期,那也只是堪比而已,真是遇到真帝初期的强者,他必败无疑。

    而现在,常奎虽然没有恢复真帝中期的实力,但放在真帝初期之中,绝对是一个高手了。

    而且无极魔门那种残酷的地方,所培养出来的弟子,战斗经验非常丰富,就算王峰都只能甘拜下风。

    所以他才料定张兴云必败无疑。

    “不过这样也好,借助常奎之手斩杀张兴云,然后我再坐收渔翁之利。”王峰随即冷笑起来。

    本来他的想法是,如果常奎实力太弱,他就率先斩杀掉常奎,然后化身王魔,再杀掉张兴云。

    现在常奎既然有斩杀张兴云的实力,那就不必他出手了,毕竟王魔这个身份,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

    “小子,就是你要杀我?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门派的?”常奎高高站在空中,俯视着下面的谭辉,满脸不屑之色。

    他的确是受伤了,但是受伤的老虎也不是区区一只蚂蚁可以抗衡的,谭辉那堪比真皇圆满的实力,在他眼里根本不堪一击。

    伴随着常奎那真帝级别的威压释放出来,谭辉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心中充满了绝望。

    他知道,即便现在张兴云知道情况,他也死定了。

    而且,常奎居然还有真帝初期的实力,看来他恢复了不少伤势,张兴云未必是他的对手。

    谭辉心中非常焦急,他希望可以将消息传递出去,最起码让张兴云有了准备,否则到时候张兴云死了没事,但要是小皇子死了,那就糟了。

    谭辉从小就在南岳国皇室长大,他是孤儿,从小就被南岳国皇室灌输忠君爱国的思想,所以在他心中,小皇子的安危比他还要重要。

    “都是王峰,该死!”谭辉心中将王峰暗骂了一遍,他没想到王峰这么狡猾,竟然反过来利用了他。

    不过,这时候谭辉也没想过要暴露王峰,因为一旦让常奎知道王峰的存在,常奎肯定要派人搜山,到时候恐怕只有张兴云有实力逃出去,其他人最少要死一半,说不得其中就有小皇子。

    所以,他现在只能让常奎认为只有他一个人来刺杀。

    “王峰,你等着吧,小皇子不会放过你的,七皇子也会替我报仇雪恨的。”谭辉心中愤怒地想到,随即他冲天而起,看着对面的常奎,大喝道:“常奎,我没想到你竟然已经恢复了真帝级别的实力,这次是我倒霉,不过我们神武门弟子从来没有贪生怕死之辈,想要杀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说罢,谭辉直接燃烧了精血,朝着常奎杀去。

    “果然是神武门弟子,你这次刺杀我的任务是死亡级任务吧,哼,就你这点实力,也敢来刺杀我,不得不说,不是你脑子有问题,就是你胆气过人,但你既然来了,那就给我死吧。”

    常奎冷冷一笑。

    战斗没有丝毫意外发生,即便谭辉燃烧了精血,也不是常奎的对手,被常奎轻松地斩杀了。

    王峰在看到常奎出现之后,就立刻退回去了。

    常奎斩杀了谭辉之后,凌厉的目光扫了常家庄外的丛林一眼,冷声喝道:“给我搜山,死亡级的任务,我不相信就他一个人来执行,肯定还有其他人。神武门?哼,我倒要看看神武门来了谁,要是杀掉神武门一个排名前十的外门弟子,那我也能够赚取不少贡献点了。”

    一众常家庄的侍卫,顿时浩浩荡荡,冲进了山林之中。

    谭辉不想让常奎搜索,但他却不知道无极魔门的弟子竞争有多么残酷,常奎的智慧可不是他可以比拟的。

    尤其常奎还是一个内门弟子,从无数外门弟子之中杀了出来,常奎的心智之高,绝非一般人。

    而且,常奎能够在沧澜国建立常家庄这么大的势力,还勾结了朝堂中的人,让大皇子都奈何不了他,其心智可想而知。

    “我的实力并不强,若是神武门内门弟子来杀我,恐怕直接光明正大地就杀光来了,根本不需要派遣一位外门弟子来刺探情况。”

    常奎站在高空中,看着黑暗的山林,心中暗暗想到。

    “既然派人来刺探情况,说明他们没有把握杀我,也就是说,这次任务的最强者,也只是神武门一个外门弟子,而敢执行这种死亡级任务的,恐怕只有神武门排名前十的外门弟子了。”

    “排名前十的外门弟子估计也只是堪比真帝初期,他是认为我伤势没有恢复多少,想要趁机来杀我,哼哼!”

    常奎只是通过一个谭辉,便已经将张兴云的情况猜的差不多了。

    他猜测神武门那边派来的外门弟子,最高也就堪比真帝初期,若是堪比真帝中期的话,根本不需要派人刺探情况,直接就可以杀来了,毕竟全盛时期的常奎,也就只是真帝中期而已。

    所以,常奎即便知道有人来杀他,也没有马上逃走,反而是信心十足。

    能够从无极魔门那种残酷的地方走出来的人,又岂会平凡,恐怕他唯一没有料到的便是王峰了。

    此时

    王峰已经回到山洞,他衣衫不整,头发散乱,身上的气息也非常混乱,一身狼狈,如同经历过一场大战。

    “王师兄!”

    “王师兄!”

    看到如此狼狈的王峰,吴三帅、马栏山等人惊呼一声,连忙迎了上去。

    反观张兴云等人,却是瞳孔一缩,满脸不敢置信。

    那南岳国的小皇子更是沉不住气,直接冲上去喝问道:“王峰,你怎么回来了?谭辉人呢?是不是你杀了谭辉?”

    此话一出,吴三帅等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们不是白痴,通过小皇子这句话,便已经猜出了大概了。

    王峰抬起头,锐利的眼神盯着南岳国的小皇子,冷声道:“我王峰为什么不能回来?谭师兄实力比我强,又和我是同门,我如何杀他?”

    “你……”南岳国的小皇子顿时被噎的说不出来话了。

    对于这种白痴,王峰算是无语了,这是神武门,要是这家伙在无极魔门,早就死翘翘了。

    “王师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兴云此时也从惊疑之中恢复过来,沉声问道。

    老实说,他不相信王峰有实力杀了谭辉。

    王峰闻言脸上露出悲伤之色,叹道:“谭师兄被常奎给杀了,我和谭师兄一起进入常家庄刺探情况,却不小心泄露了踪迹,然后就被常家庄的人发现了。为了给我创造逃命的机会,谭师兄拖住敌人……都怪我,要是我实力强一些,谭师兄也不会死了,都是我对不起谭师兄。”

    张兴云、南岳国的小皇子等人闻言,都是一脸目瞪口呆,然后就像似吃了苍蝇一样,感觉非常恶心。

    他们可是非常清楚,谭辉这次最主要的任务便是杀掉王峰,现在听王峰这么一说,反而是谭辉救了王峰,什么时候他们感情这么好了?

    当然,几人也不是白痴,知道王峰肯定说谎了,但是他们没有任何证据,也奈何不了王峰。

    这个哑巴亏,他们吃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