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灵宝?

    三尖两刃刀!

    二郎神的武器?

    王峰满脸震惊地看着张兴云手掌的那件灵宝,这灵宝的样子和他前世在电视上面看到的二郎神的武器一模一样,只是颜色略微不同而已。

    “这是一件威力极大的极品灵器,比你的斩龙刀还要强大。”树老此时开口说道。

    “一件极品灵宝可以让他的实力增强这么多?”王峰不可置信道,他的斩龙刀也是极品灵宝,但他并没有觉得能够增强他多少实力。

    “小子,斩龙刀遭受到很大的创伤,你连里面的意志到现在都没有修复,自然不可能发挥出它的强大威力。”树老说道。

    王峰算是明白了,敢情自己的斩龙刀,目前只是一个残次品。

    “天麟刃!”

    不远处,常奎擦掉嘴角的血液,一脸的阴沉。

    “天麟刃是岳不凡的极品灵宝,怎么会在你手里?”常奎阴沉地瞪着张兴云。

    岳不凡,也就是南岳国的七皇子,神武门内门排名前十的强大存在,他的名号比张兴云响亮多了。

    毕竟,张兴云也只是在神武门的范围内混而已,而岳不凡却是在正魔战场闯出了名气,甚至与一位无极魔门的真传弟子战斗而不败,从而威名远扬,各大仙道圣地,乃至无极魔门,都知道他。

    而这件天麟刃,便是岳不凡的灵宝,随着岳不凡征战正魔战场,也不知道杀了多少无极魔门的强者。

    “岳师兄前不久从正魔战场回来,所以我借了这把天麟刃,能够死在岳师兄的成名武器之下,那也是你的荣幸。”

    张兴云冷冷笑道,满脸得意之色。

    手持天麟刃的他,战力已经勉强达到真帝中期境界,足以击杀常奎了。

    隐藏在暗中的王峰闻言,顿时恍然大悟,他本来还奇怪为什么张兴云非要等待半个月后才出发,早一点出发,常奎的伤势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原来他是等岳不凡回来,借取这把天麟刃,这样一来,即便常奎恢复了实力,他也能黯然退去,完全立于不败之地。

    “果然不愧是外门排名前十的天才,还真是越来越小看了你。”王峰心中暗自警惕起来,看来今日很难击杀张兴云了,这些强者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算计的,人家时时刻刻保留着底牌。

    “我就说这几个家伙之前看到张兴云狼狈的样子,却依然面无惧色,反倒是满脸嘲讽地看着逃走的吴三帅等人,原来是早有准备啊。”

    王峰扫了不远处的南岳国小皇子一眼,这家伙恐怕早就知道张兴云借了他七哥的武器,甚至那岳不凡愿意将武器借给张兴云,就是看在他的面子上。

    “想要杀我?我无极魔门之人,从来没有贪生怕死的,哼,我死也要拉你垫背。”常奎怒吼一声,冲向张兴云。

    他知道自己现在逃不了,手下们也被那几个神武门的外门弟子给击杀了,只能拼死一战了。

    当下,常奎燃烧精血,将自己的实力,恢复到了全盛时期的六成左右。

    此时,他也有接近真帝中期的实力了,不过燃烧精血毕竟支撑不了多久,最后肯定是他败亡。

    “自寻死路!”张兴云冷笑一声,挥动着天麟刃,爆发出一阵炽烈的刀芒,竖直劈下,斩破苍穹。

    刀芒撕裂虚空,携带着一股恐怖的力道,四周虚空震颤,溅起一丝丝涟漪,爆发出一阵炽烈的金色神辉,让人看得炫目。

    那恐怖的绝世锋芒,令得常奎不敢硬接,只能依靠神通,一边远程攻击,一边极速后退,与张兴云拉开距离。

    谁都知道神武门是走炼体一脉的,肉身无比强大,近战同阶无敌,只有剑门的剑修可以与之抗衡。

    所以,其他门派的弟子,在与神武门的弟子战斗时,都是不敢与其近身的,除非是那种实力差距巨大的。

    “轰轰轰……”

    两人激战的地方,不断地发生爆炸,恐怖的能量四溢出去,根本无人敢接近。

    此时,常家庄残存的修仙者,早已经四散而逃了。

    张月、小皇子四人则留在不远处观战。

    “有了这把天麟刃,我恐怕也奈何不了张兴云,不过这次的任务,我是不会让他完成,哼!”

    隐藏在暗中的王峰,一边观战,一边心中计划着,一边等待时机。

    燃烧精血后的常奎,实力恢复了许多,此时他凭借着自己的战斗经验,倒是与张兴云战个不分胜负。

    但是明眼人都清楚,常奎的精血坚持不了多久。

    “希望这个常奎能够在临死前给张兴云一点厉害!”王峰暗暗想到,他知道无极魔门强者的厉害,这种魔道强者,绝对是那种死也不会让对手好过的人。

    果然,就在几分钟后,常奎抓住一个机会,硬生生承受着被张兴云砍掉一只胳膊,也生生将自己的攻击轰在张兴云身上。

    “啊!”

    “噗!”

    张兴云和常奎顿时倒飞出去,都受了重伤,只不过常奎伤的更加严重,本就精血不多的他,此时断掉一只胳膊,战斗力大减。

    张兴云承受了常奎的一击,但是身上有灵宝防御,伤势并不怎么严重。

    “这个常奎倒是好样的,可惜没有一件灵宝,否则就不会这么悲催了。”王峰眼睛一亮,知道好机会来了。

    他却是不知道,常奎早就把自己的灵宝换成天材地宝,用来修复伤势了,否则他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张兴云,你也不过如此,哈哈哈!”常奎一击得胜,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断臂,张狂地大笑着。

    相反,张兴云脸色阴沉,他没想到常奎这么狠,竟然拼着残废,也要伤他。

    “不行,这家伙完全是疯子,我不能再给他伤我的机会了。”张兴云心中暗暗想到,他觉得常奎燃烧了精血,早晚会死的,自己只需要拖住对方即可。

    只是他这么一想,却是气势弱了很多,让常奎喘了口气。

    王峰看得暗暗摇头,这个张兴云天赋是不错,可惜战斗经验比常奎差太多了,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多去正魔战场磨炼。

    沉思之间,王峰摘掉了脸上的玄铁面具,然后易容成王魔的样子,换了身无极魔门外门弟子的衣服,朝着张月四人那里潜去。

    他已经拟定了计划,就是击杀张月等人,从而让张兴云分心。

    他相信常奎的丰富战斗经验,绝对会抓住这个机会,就算不能重伤张兴云,也不会让张兴云好过。

    而且,这个南岳国的小皇子,可是要想杀掉他,他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反正他用的是王魔的身份,别人不会清楚。

    “常奎师兄,我来助你!”等接近张月四人的时候,王峰大吼一声,浑身魔气爆发,狂涌而出,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

    “什么人!”

    张月四人惊呼。

    “翻天印!”王峰冷哼一声,双手掐动印决,浑厚的灵力自体内爆发,形成一座巨大的山峰,朝着张月四人镇压而下。

    这一击,王峰虽然没有全力爆发,但也相当于真皇圆满的一击了。

    张月四人顿时感到一阵绝望。

    “什么!”不远处,正在与常奎战斗的张兴云见状,顿时大惊失色,无论是他妹妹,还是小皇子,都不能在此死去,否则他就惨了。

    “好!”常奎大喝一声,虽然他心中也很惊讶,但他经验丰富,瞬间抓住这个机会,再度伤到张兴云。

    “住手!”张兴云满脸焦急,一边抵挡常奎的进攻,一边想要冲向王峰,可惜常奎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轰!”

    在王峰的翻天印攻击之下,张月四人遭受到重创,全都喷血倒飞出去。

    那程飞和程云,因为要保护小皇子,挡在小皇子身前,直接被翻天印给轰死了。

    张月有着真皇后期的修为,实力却堪比真皇巅峰,虽然受了重伤,但却保住了小命。

    南岳国的小皇子直接吓呆了,要不是程飞和程云拼命保护,他刚才就死定了。

    “好样的,不知道,这位师弟是?”远处的常奎见状,不由得大笑道。

    “我是北山会的,这次奉北山狂会长之令出来办事,无意中看到师兄被神武门的弟子围攻。”王峰阴森笑道,连声音都改变了,一点破绽都没有。

    “北山会!”常奎心中一惊,不过随即露出喜色:“原来是北山会的师弟,不过师兄我已经精血无多,你杀了剩下的两个人后,就赶紧离开吧。”

    常奎看出王峰的实力不弱,但也救不了自己,不过王峰能够杀掉张月等人,却是让他死而无憾了。

    “好,这几个家伙就用来给常奎师兄陪葬,待我日后修为提升上来,再杀掉张兴云给师兄你报仇。”王峰也不反对,他要是反对的话,常奎估计就要怀疑他了,毕竟无极魔门的弟子之间可没那么好相处。

    “住手,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岳不凡师兄的亲弟弟,你要是杀了他,谁也救不了你。”张兴云看到王峰杀向小皇子和张月,顿时怒吼道。

    一个是他妹妹,一个是岳不凡的弟弟,无论谁死了,都不是他希望的。

    要是小皇子死了,岳不凡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哈哈,我只是无极魔门的外门弟子,你叫岳不凡来我们无极魔门杀我啊!”王峰大笑一声,一记烈焰掌轰下,将张月和小皇子化为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