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门奇才,曾经风光到不可一世,现今却在众目睽睽之下,生不如死。

    “神武门多少年没出一个绝世妖孽了。若是不出意外,王峰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一群人感慨不已,既是嫉妒又是羡慕。

    剑门,神武门是十大仙道圣门中最强的宗门之一,二者向来对立。不过因为一些原因,这些年神武门威名稍弱,渐渐不及剑门。

    而今王峰横空出世,必将压得剑门喘不口气。

    “王峰,你今日辱我,我剑门是不会放过你的。”陆海天心中苦涩,这简直是耻辱,王峰竟然要他当场下跪。

    然王峰神色一冷,淡淡道,“圣门争锋,胜者为王,你输了就要接受一切惩罚。”

    “再说,先前是你挑衅我,然后怂恿各路高手围攻王某,你觉得我会放过你?”

    王峰眸光湛湛,杀气凌冽,让这一片场域的各路高手心头猛跳,随即人群退散,自觉退出。这股杀气太骇人,几乎统治全场。

    如果先前还有人存在侥幸心理,试图以群战的计策围攻王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人有这份心思。

    “他的气势太强了,速退……”

    不多时,人群一退再退,至少距离王峰数百米,才感觉心头舒畅,没有强烈的压迫感。

    “你跪还是不跪?”王峰不理睬周边的动静,一掌盖向陆海天的头颅,冷声呵斥。

    “放肆,你敢侮辱我剑门的弟子,你们神武门的弟子就是这般不讲理?”便在这时,一条人影快速飞遁,张嘴就是呵斥王峰嚣张跋扈,惨无人道。

    王峰眸子扫过,发现此人竟是任千秋,同为剑门的真传弟子之一。

    “王峰,你目无法纪,仗势凌人,当我剑门好欺负?”任千秋身背一柄大剑,悬浮在不远处,冷声道。

    王峰讥笑,“我仗势凌人?你们剑门觊觎我的宝物,强迫我奉上?难道我不可以反击?”

    稍稍暂停,王峰继续质问,“是你不讲道理还是我不讲道理?”

    任千秋老脸一红,无法找出合理的借口,竟然愣在原地。如果任千秋知道眼前的王峰就是当初战败自己的王魔,他肯定不敢放肆。

    “你要怎样?”任千秋心里没底,不知道王峰的具体态度,只能这般询问。

    “下跪磕头再道歉。”王峰道。

    “嗯?”任千秋沉吸一口气,面有怒色,今天陆海天如果真的跪了。这不单单是陆海天的耻辱,更是他们整个剑门的耻辱。

    他绝对不能接受。

    “那就是没得谈了?!”任千秋抚摸大剑,杀气外散。

    王峰再笑,“你要战我?”

    “你不敢?”任千秋反问。

    “是你不配。”

    任千秋怒了,“你太张狂了。”

    “嗤嗤嗤。”

    一剑横空,光寒数丈,森冷杀意如潮水滚动,漫天长空浮现一股近似实质化的剑气。任千秋自知以陆海天的修为都落败,王峰绝对不好对付。

    所以一出手他就祭出最强剑招。

    “米粒之光也敢和皓月争辉?”王峰身形飘转,神武战体启动,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辉缠绕右臂。然而他一拳轰出,如惊雷在原地炸裂。

    “轰。”

    一拳对一剑,山崩地裂。

    “这一拳太狂霸了,神武战体竟然被他演练到了这个地步。”外围无数观战者忍不住惊呼,即使相隔数百米,也能感受到一股超强的真元气息在爆发。

    “这……”任千秋瞳孔猛然一缩,然后神色瞬变,苍白如雪,只是还没来得急出声,他的剑就被王峰一拳砸成粉碎。

    “怎么会如此强,噗”任千秋感觉有一堵墙硬生生的砸在胸膛上,五脏都快错位,忍不住吐出浓浓的黑色血迹。

    “又是一拳秒杀对手,跟陆海天败得一样。”

    “……”

    王峰一拳打碎任千秋的攻击,猛喝一声,“滚过来。”

    “哧。”他大手一挥,五指如鹰爪,拦空截住任千秋,卷到自己的面前,“我说了你不行,你就不行。”

    “你。”任千秋想要继续反抗,无奈王峰战斗力太强,根本就不是他能挑衅的。

    此刻的任千秋很郁闷,先前被无极魔门的王魔战败,现在又被王峰一拳解决,简直可耻。如果他知道王魔和王峰是同一人,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轰。”王峰一巴掌盖向任千秋的头颅,后者四肢发软,当场就跪了下来。随即再度一掌,陆海天也顺其自然的跪伏在脚下。

    “剑门?真传弟子?不过如此。”王峰摇头,一脚踹飞一个,“滚,以后见到我王某人最好饶道走,不然见一次跪一次。”

    任千秋和陆海天气得全身颤抖,但此战已败,说再多就是自取其辱。

    沉默良久,王峰冷漠的眸子扫视向外围,他淡淡道,“我王峰出自神武门,此次来正魔战场只有一个目的,扬名天下。谁不服气,尽管来战我,王某一一接下。”

    说完此话,王峰脚步轻点,原地消失。

    “嘶嘶,这才是强者的气场,看来神武门王峰崛起势不可挡了。”

    “这么猛的家伙,谁敢去挑战?只怕躲避都来不及。”

    十大仙道圣门的弟子讪讪言语,颇为心悸。当下的王峰势不可挡,只怕唯有那些圣子,神子来了,才能压盖他一头。

    ……

    “现在玄水之精得手,你准备着手寻找余下的元精。”沿途,树老向王峰发出声音。五行元精一旦凑齐,可以升级五行世界,而在五行世界的笼罩下,可以将五行神通的威力提升至极品神通。

    届时,这将又是一门强大的底牌。

    现在的大陆,极品神通极少出现,一旦王峰融合成功,横扫各路敌指日可待。

    “知道。”王峰点头,表示了解。不过现在身居正魔战场,王峰准备先搁置一下五行精元的寻找,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彩云老人当年遗留下的彩云仙府就在这一代。”

    说到这里,王峰拿出龙王山墓得到的地图,按照地图上的标示,一路前往。

    正魔战场很大,当年无极魔门大战十大仙道圣门,可谓是战的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即使过去这么多年,不少地方依旧残破荒凉,甚至寸草不生。

    “轰。”

    一个月后,王峰途径一座千丈巨山,山体俊俏,恍然如一柄大剑横贯天山地下。山峰之上,竟然有烈焰腾空,燃烧苍宇。赤红色的烈焰摇摆,飘飘然如苍龙舞动,威势显赫。

    王峰蹙眉,按照地图上的标示,这座山是必经之地,而彩云仙府就在这一代附近。他沉默一会,道,“树老,这座山拔地千丈,火焰炙热,我们要上?”

    “向来机缘与风险并存,既然地图显示在这一代,应该不会错。”树老沉吟道。

    王峰不再啰嗦,着手登山。

    “轰。”

    王峰运转步伐,速度加快,如一柄箭直插山脉。若是有人看见,必然会惊呼,这速度简直是变态。而且随着路程的缩短,周边温度越来越炙热。

    但凡修为低下者,分分钟会被熏烤成水珠。

    “咦?这里有块石碑?”王峰低吟一声,忽然发现前方伫立一方石碑,上书三个大字,字体方劲铁画银钩,字为铁焰山。

    稍稍接近,王峰赫然发现这竟然是人指扣出来的。深度至少有三寸,如血槽凹陷在石碑上。

    他惊骇,“何方高人,竟然单凭指头就能刻出如此苍劲的大字。”

    “铁焰山?”王峰低语,“原来这座山叫铁焰山。”

    “小子,我怀疑这里有烈火之精。”树老这个时候出声道。

    王峰激动,“烈火之精?五行精元之一?”

    时下,他已经得到玄水之精,如果再得到烈火之精,那这一趟正魔战场之行简直是奇迹之旅。对他以后的强者之路,起到了难以想象的作用。

    “这座铁焰山占地千丈,烈火腾空,应该不会出错。”树老确认,然后道,“正魔战场毕竟疆域浩大,出现任何的宝物都不足为奇,就看你有没有资格得到。”

    王峰眸子闪现精光,“只要有,一切好办。”

    “先前有年轻强者发出消息,这座山有绝世山宝,速度进去。”

    “不错,已经探测清晰,大家不要耽搁,一起上。”

    一声又一声嘈杂的议论传入王峰的耳朵,他微微蹙眉,看来铁焰山已经被大部分强者捷足先登,准备联手挖掘山宝。只是不知他们发现的到底是什么?

    “岳不凡,你确定在山宝在这一代?”

    王峰原本准备错开大部分人流,独自上路。这时却意外听到一道声音,并且岳不凡的名字也让他心神一动。

    “岳不凡不是在闭关冲击真尊中期吗?怎么出现在这里?”王峰疑惑一句,有点不解。正当他准备离开之时,一道森冷的杀意瞬间锁定他。

    那道森冷的杀意犹如毒蛇缠绕在身上,蚀骨骇心。

    “王峰,你竟然在这里,给我拿命来。”

    “砰。”

    岳不凡咆哮一声,杀气如魔云翻卷,冲击云霄,让现场的部分高手神色一怔,然后被这莫大的杀气惊得倒吸凉气。

    “怎么回事?岳不凡和王峰不是同为神武门的弟子吗?怎么会敌对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