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宝器的出现瞬间引爆全场,无数道眸光湛湛,觊觎的盯向无锋刀。就连岳不凡也心有戚戚,不敢过于轻视。

    极品宝器本来就世间少有,甚至有些修士穷尽一生都难以遇到。此刻得见,怎能不激动,震惊?

    “咔哧。”

    沉默间,一声刺耳中带着冰冷气息的响动,惊骇全场。

    岳不凡背负的花纹盾牌,自中决裂,一条深深的痕迹,将这块举世难寻的宝器震开。这幅场景就像是,人体肉身被横空切中一刀,露出骇人的骸骨。

    “嘶嘶。”岳不凡再吸一口气,心跳猛然加速,面上的神色也变得非常不自然。王峰先前一刀居然过去这么久,还能给盾牌带来重创,实在意外。

    “你不过是我神武门的下等弟子,怎么会强到这般地步?”这不单单是岳不凡的疑惑,更是现场所有人的疑惑。

    虽说先前心理有准备大部分都知道王峰很强,但谁会知晓强到这个地步?

    一刀震退岳不凡,所向披靡。

    “呵呵。”相对于岳不凡的极度震惊,王峰自始至终都保持淡然的姿态,“你很惊讶?先前不是耀武扬威的要我跪到你面前吗?现在难道怕了,准备向我臣服?”

    “你。”岳不凡郁闷,刚才他确实高高在上,一副主宰苍生的仪态,甚至根本就没将王峰放在眼里。现下一交手,他不但没趁势斩杀王峰,反倒一败再败,简直自己打自己的脸。

    尤其是现场无数饶有意味的目光扫来,让岳不凡对王峰的仇恨又更浓烈一些。

    “如果不是这个狂妄的小贼,我何至于如此丢脸?”岳不凡心中想到,“这一战已经不死不休,不杀他,难以解我心头之恨。”

    “嗡。”岳不凡突然张嘴喷出一口血红色精血,涂抹在赤红色的盾牌上,而后盾牌颤动,外表缠绕一层层绚丽斑斓的花纹。花纹中央显化出九道天龙影子,显赫而令人心悸。

    这仅仅是一面沾染赤色痕迹的花纹,却给人绝世杀戮的征伐气息。

    “此乃天龙盾,乃我帝国重宝,你以为它如此不堪?”岳不凡阴笑一声,不断涂抹鲜血,让天龙盾的杀气越来越炙盛,惶惶然宛若一轮神日悬空,爆出稀世神光。

    天龙盾一出,世间难有宝器抗衡,这是岳不凡曾经给它的评价。

    “小子,这块盾牌真正的杀伐威力已经完全爆发出来,你要小心。”树老毕竟是活成精的老怪物,只需一眼便可洞悉天龙盾的玄妙之处,所以提醒王峰小心。

    王峰点头,然后沉默的举起无锋刀,杀伐之势犹如狂风怒卷,将他的衣袍都吹舞的猎猎作响。

    “嗷呜。”

    刀芒一闪,似天狼对月长啸,呜咽戚戚之声传递四面八方。

    围观众人心中惊骇,这一战已经超出他们的预知,两大宝器先后爆发出杀戮气息。令整座铁焰山都陷入一股微妙的气氛。

    “轰。”

    只是等不及众人反应过来,岳不凡已经杀出来。作为真尊后期的高手,他自身天赋和实力本就数一数二,更何况还有天龙盾的加持。

    其中更为关键的是,他数月前晋升真尊后期,如今气血正旺。可以说现在的状态正值最巅峰。

    “嗤嗤嗤。”

    赤红色的盾牌摇晃数次,却听一声凄厉到惨绝的怒吼,紧接一道散发血色鳞片的天龙虚影,摇头摆尾,冲撞长空。并撑开血盆大口,咬杀向王峰。

    “嘶嘶,虽然不是真正的天龙,但威力太霸道了。”

    “岳不凡果然不愧为真尊强者。”

    现场大部分人几乎同时认为,这一战将是正魔战场最惨烈最巅峰的一战。光是这股犹如潮水轰动的杀气,就足以惊掉一地下巴。

    “刀出。”

    王峰收敛气息,面色一沉,然后运转神魔九步,直接腾空数百丈。极致的速度第一时间让他避开岳不凡的攻击。

    随即他沉闷一声,“破山刀。”

    破山刀法,上品神通,一经砍出,绝对的惊天地泣鬼神。

    “噗嗤。”

    一刀对斩,巨大刀锋承载刀气,一路纵横,然后砍在天龙虚影上。惊闻一声哀嚎,天龙身体在长空中翻腾。

    紧接着,天龙的颅骨分裂,鳞片炸开,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无锋刀斩成两半。漫天的血迹如花一样,在天空中散发。

    “这,未免太狠了吧。”

    即使天龙属于虚影,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但几乎以假乱真的景象还是让现场的人惊骇不已。然而他们更惊骇的是王峰。

    这一刀,霸道无双,威力太大了。

    “吼。”又是一条天龙冲出,撞击王峰。

    “所谓天龙盾不过如此,今天我屠龙给你看看。”王峰身体在天空中摇摆,双手举刀,言语森冷而气势狂放。

    “锵锵锵。”

    无锋刀本来就重,现在又快速连斩三刀,让它在原本的基础上增加了无数倍的威力。

    “你当我帝国的重宝是烂大街的白菜?”岳不凡冷笑一声,大手挥舞,赤色妖光闪闪烁烁,不断增加威力。

    “斩。”

    王峰厉声呵斥一句,大刀自上而下,硬生生的斩杀一条天龙虚影,然后砍在盾牌上。这一声宛若山石炸开,成千上万的火星迸射出来,将天际映衬的发白,耀眼。

    “惊雷掌。”

    “啪、啪、啪、”

    王峰一刀砍中盾牌后,迅速打出惊雷掌,一连九响覆盖住岳不凡头顶的天空。狂躁暴动的掌力不断震击天龙盾。

    九次震动,竟然活生生的让岳不凡无法凝聚天龙虚影,一路被迫防御。

    “这家伙战斗经验太丰富了。”岳不凡咬牙,这一点他不得不承认,王峰自出道一路浴血奋进,踩着无数敌人的尸体强势崛起。他的战斗经验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

    “嗯?”岳不凡沉思数秒,突然神色大变,“你的境界。”

    “逆天了,王峰的境界在飙升,真尊前期,真尊中期。”一群人瞠目结舌,他们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王峰,嘴巴张大的都忘记合上。

    “还在飙升,这,真尊后期了。”

    这句话刚刚说完,就听见王峰身体爆出一声惊响,浑身气血沸腾,金光冲溅。王峰就像一个金人,散发出绝世光芒。

    “你不过真帝中期的境界,怎么会有真尊后期的战斗力?这怎么可能?”岳不凡被彻底吓到了,以至于说话的语气都在颤抖,显然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冲击。

    “呵呵。”王峰冷笑,“不可能吗?”

    “嗤、”

    无锋刀吞吐光雾,一柄灿灿的刀横空斩断天空虚影,然后重重砍在天龙盾上。岳不凡撤退不及时,只能承受。但他低估了这一刀的威力。

    巨大的反震力透过天龙盾,传递入双臂,一瞬间全身就酥麻,刺痛。

    “噗。”岳不凡张嘴咳出黑色血迹,身体宛若大海上孤零零的一叶轻舟,整个人都倒飞出去,非常的狼狈。

    “岳不凡打不过王峰。”

    “输定了,不知道王峰是不是真敢当着所有人的面,屠掉岳不凡。”

    十大仙道圣门铁打的规矩,各路年轻高手只能争锋较量,不准残杀。一旦谁逾越规矩,必将受到严厉的惩罚。即使二者之间有着血海生仇,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地步。

    “轰。”

    王峰在虚空中漫步,冷冷的扫视向狼狈不堪的岳不凡,讥笑道,“这就是你的实力?太弱了。”

    “你。”岳不凡咬牙切齿,他艰难的站起来,抚摸阵痛的胸腔,非常不甘心,“我还没败,我要再战。”

    “再战又如何?手下败将罢了。”王峰转身,不予理睬。

    毕竟他现在是以王峰的身份迎战岳不凡,众目睽睽之下不能真的杀掉岳不凡。所以他选择离开,去寻找彩云仙府。

    “我要再战,你敢走?”岳不凡看着王峰即将离开的身影,心中生出耻辱感,对方如此光明正大的藐视自己,简直不可忍。

    王峰转身,讥笑,“我要走,你留得住我?”

    仙道圣门的弟子心有戚戚,昔年风光无限的岳不凡狼狈到这般地步,现在还要自取其辱,只怕已经失去基本的理智。

    “砰。”果然在下一刻,岳不凡燃烧精血,强行提升境界。

    王峰眸子一立,他沉声呵斥道,“我留你一命,你还敢找死。”

    “轰。”

    王峰抬手就是一刀,重刀无锋却杀势炙盛,一片刀光下砍断铁焰山无数巨石。岳不凡也在这一刻爆发,打出最强招式。

    “铛。”

    突然间,铁焰山一阵激烈摇摆,让所有人为之一愣,包括王峰。

    很快的,诸人发现偌大的铁焰山开始决裂,尤其是中间部位整体凹陷下去。一方褐色的天宫若隐若现。

    “不好,铁焰山要塌了,大家快跑。”也不知谁惊呼一声,转身就跑。

    王峰也心悸,忍不住嘀咕,“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座山怎么好端端的自己裂开,难道有什么绝世山宝要重见天日?”王峰低头嘀咕一声,忽而眸光炸裂,射出精锐的光,“是彩云仙府。”

    “彩云仙府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