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意外来的过于突然,纵使王峰也惊骇不已。

    须知,铁焰山至少千百丈,高耸入云,其顶峰更有终年不灭的烈焰燃烧,方圆百里都是灼热的温度。虽然山外并没有杀气外泄,亦或者绝世阵法启动,但如此挺拔的山峦,任谁也不会想到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崩塌。

    这番大面积的崩塌,铁焰山必将不复存在。

    “当年彩云老人盖世无双,是为绝顶人物,但即使这样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手笔吧?”王峰面色虽不变,可心中惊骇不已。

    以山为府,如此手笔堪称鬼斧神工。

    如果不是他跟岳不凡的交手,莫名震动仙府开启,只怕也不会发现。

    “不管了,先要寻得机会进入彩云仙府。毕竟是彩云老人的仙府,想来必有惊天重宝。”王峰眸中闪过一丝喜色。选择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段,等待进入。

    现在千丈高山呈现崩塌的趋势,滚滚山石犹如江河倾覆,所到之处烟尘滚滚,可谓是步步杀机。这个时候明显不是进去的最好时段,需要等待。

    “先前外围传递的消息果然没错,看来这里有宝贝是真的。”

    “机不可失,我等要是就这样离开,太亏了。”

    先前因为事情陡变,匆匆忙忙逃命的各路高手终于反应过来。开始有意的避开山石的冲击,选择最佳防御点,等待时机进入。

    王峰眸光一扫,心中自语,“看来今日免不了又要大战一场。”

    正魔战场向来有禁制,非真帝境界不可入驻,换言之此地汇拢的大片年轻强者,至少在真帝境界。一旦厮杀起来,场面只会越惨烈。

    随即,王峰视线落向不远处的岳不凡。

    正好岳不凡也回视过来,两人隔着不远处对峙,尤其是岳不凡双目血红,浓浓的杀意更是不加掩饰。

    “此人不能留,不然以后必成大患。”王峰心中下定决心,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屠掉岳不凡。

    一念之此,王峰浅笑,远远的对岳不凡做出一个杀无赦的手势。

    “呼呼呼。”

    随着山石崩塌的声音越来越小,这里的气氛反而随之紧张,沉闷的气息仿佛山雨欲来的平静风云。越是这样,越令人心悸。

    “嗤”

    刹那间,一抹霞光自铁焰山中部炸裂,那璀璨夺目的光,惶惶如一柄稀世神剑出鞘,竟刺穿长空,直入云霄。

    这仅是一束光,却起到了与日月争辉的作用,竟然连天边的云日都难以企及。

    太惊艳,太璀璨。

    而后又是一声如晨钟暮鼓般的震动,巨大的石山崩裂,一座悬浮在内部的天宫,于半空中沉沉浮浮。红顶褐瓦,雕龙画凤,颇为壮观。

    “竟然是一座天宫。”外围传来一片惊呼声,显然有人眼尖,已经猜出天宫的大概轮廓。这句话说完后,便是久久的沉默,想来都在做进入的准备。

    “轰。”

    又是一次惊天震动,几乎成为空壳的铁焰山再次崩塌。一座石门自内部缓缓浮现,不过刹那,层层雾霭般的白光逸散,那蒙蒙昧昧的光景,犹如一方仙境重见天日。

    “看来是彩云仙府无误了。”

    王峰沉息一口气,忍住心中激动,暗自蓄积力量。

    “一起动手,我们上。”

    “走”

    号令一出,八方强者汇拢,全部朝着彩云仙府冲击,速度非常之快,给人一股万马奔腾的势头。王峰夹在其中,也于第一时间动手。

    “嗖。”王峰脚踏玄妙步伐,不过眨眼间,就成为最前面的一人。不过这种一马当先的状况还没维持片刻,一股森冷的杀意自后背侵袭,惊得王峰神经紧绷。

    “我杀了你。”

    果不其然,岳不凡背负天龙盾,轰隆隆的砍杀向王峰。那气势以及攻伐力度,显然要一鼓作气解决掉王峰。

    王峰大怒,“你找死。”

    “王峰,今日不杀你,我岳不凡誓不为人。”岳不凡双目血红,阴沉沉道。

    “滚。”王峰一声怒吼,无锋刀跟着出现,一招落下,大开大合,隐然有神挡杀神佛挡诛佛的决心。

    “砰。”

    巨大的火球像一团岩浆般爆裂,无数的金属光屑自两人的中间位置无差别冲出,略带刀意的气浪硬生生的崩穿了附近的几位真帝强者的胸腔,险些战死。

    “逆天了,这把刀到底有多强,光是刀意就……”

    “王峰居然有这么强,不要靠近他,小心遭受牵连。”

    沿边的各路强者,谁也不敢靠近王峰,似乎这个人就是披着人皮的黑袍死神,一旦发狂发飙,谁也招架不住。

    “咔哧。”

    虚空又是一道刀光,天龙盾瞬间断裂,炸成七八块,自高空坠落。

    “嘶嘶。”这一次岳不凡是真的吓到了,而且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危险。他早就知道王峰很强,但没想到这家伙战斗力根本就没有发挥到极限。

    如今两刀就砍断了自己的天龙盾,于他而言再也没有防御的宝器。

    “嗤嗤嗤。”狂猛刀意带着成片巨石,撞击向岳不凡,打的他节节倒退。最后竟然最先冲击向彩云仙府,即使是被迫。

    “王峰,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早晚我要你生不如死。”惊闻岳不凡一声恶毒的诅咒,整个身子撞向山门。然后砰的消失在众人的面前,被一股白色雾霭卷进仙府。

    外围各路高手心悸的同时又是一阵放松,庆幸岳不凡在王峰如此惊天的砍杀下还没战死。不过这也给王峰往后暗地里抹杀掉岳不凡创造了借口。

    “算你命大。”王峰收起无锋刀,继续奔袭向山门。

    “嗯?”只是刚刚收缩百米距离后,王峰眉头跳动,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他几乎毫不犹豫,转身回撤。

    “嗖嗖嗖!”

    刹那间,山门后射出万千羽箭,羽箭黑光硕硕,箭尖则散发妖艳的殷虹色。一片箭雨,封锁所有人的去路。

    “这箭太快了,撤!”

    “啊,救我,不要……”

    一片片惊呼声响起,然后无数的血花被带到空中。这一幕发生的太快,结束的也迅捷无比,万千羽箭射杀至少百人。更有反应慢的年轻强者,被活生生的射杀成了刺猬。

    “砰。”

    王峰眼睁睁的看到附近一位年轻的精瘦男子,因为射中的箭太多,直接自身爆体,炸成成百上千的血块。坠落进下方的石屑后,根本就分不清哪块是石头,哪块是血肉。

    “太残暴了。”即使心志坚毅如王峰,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到,他沉息一口气,调整心态。

    这个时候树老道,“彩云仙府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布防下惊世大阵也不足为奇,死这点人不算什么。一个弄不好,进去后就是全军覆没。”

    “那我、”王峰神色一动,嘀咕道。

    树老咯咯笑,“你忘记自己有彩云令了?”

    “咦?”王峰心喜,刚才太紧张,倒是将这档子事情给忘记了。若不是树老提醒,后面免不了要耗费心神。

    “不过刚才岳不凡被我一刀砍进仙府,怎么没出事?”王峰疑惑问道。

    先前那一刀刚霸而狂野,不但砍翻岳不凡的天龙盾,更是将后者冲进彩云仙府。按照彩云仙府的大阵布置,他怎么不出事?

    树老沉默,“也许他身上有什么秘宝,正好弱化了攻击。而你是跟大部人马一起进驻,必然引动彩云仙府的大阵。”

    王峰点头,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

    他转换位置,然后寻找一处最容易的突破口,准备彩云仙府。

    “小心。”树老突然惊叫,猛地就是一柄三叉两刃戟刺下来。如果不是王峰反应快,当场就要被震杀。

    “嘶嘶。”王峰吸气,瞬间移动身躯,但即使如此一处血迹还是在右臂冲出。等他定睛一看,顿时瞪大眼睛,连呼吸都急促下来。

    “这是什么怪物?”王峰喉结蠕动,神色意外。

    却见五米外,一似人非人的身影站立,通体黑褐色,与山石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他身上喷涌出的白光,很难发现这竟然是活动的。

    而更令王峰惊诧的是,这道身影至少有五丈高,头戴军盔,胸缠战甲。以至于王峰第一眼看过去,竟然不敢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人。

    五丈高,实在太高了。

    至于那柄三叉两刃戟,居然高约八丈,比他本人还要高,就这样竖立在脚下。

    “擅闯仙府者,杀无赦。”高大身影震动三叉两仞戟,一声轻啸,犹似天神发怒,冲的四方的年轻强者像潮水般倒撤,根本就由不得自己动作。

    “哒哒哒。”王峰也倒退几步,明显感受到一股压迫感,致使心跳加速,五脏压抑。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成千上百道目光凝视这具高大身影,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妄动。对面的高大身影似乎有魔力,有一人当关万夫莫敌之势。

    许久,才有一个怯怯的声音壮着胆子询问,“你到底是谁?”

    “轰。”巨戟横于胸前,那人才发出沙哑的回复,“执墓人!”

    “执墓人?”王峰低头琢磨,沉思数秒,他神色微变,“执墓执墓,执掌大墓?难道这是看守大墓的武士?换言之彩云仙府其实是一座大墓?”

    这条消息太惊骇,王峰愣在原地,久久不见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