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王峰拿走地图后,并未有得到明确的消息证明,彩云仙府其实是彩云老人的大墓。现在若不是执墓人横空出现,这样的消息不知道又要被尘封多少年。

    现在彩云仙府已经初现端倪,偌大的石门就在面前,但因为执墓人的阻挡,这一群人竟然没有一个敢妄动。包括王峰在内。

    执墓人浑身沾染一股莫名的气息,似是活人又像死人。一时间难以分辨。但有一点王峰可以明确,执墓人在此的目的,便是拦住所有人。

    “先不要动,静观其变。”正在王峰神色变幻间,树老以微不可闻的声音提醒道。

    王峰焦急道,“执墓人拦在这里,我们所有人都进不去,但岳不凡却进去了。如果被他得到宝贝或者传承,努力这么久的付出就白费了。”

    这确实是实话,他千辛万苦自龙王山墓得到地图,如今终于寻到彩云仙府,眼睁睁的看着功亏于溃,任谁心里也不会痛快。

    树老道,“岳不凡没有彩云令,进去也得不到,你无需着急。”

    王峰本想继续说,但转念一想,树老从未欺骗过自己,既然他有把握说没意外,那就一定不会出现意外。现在还不如静观其变,看看动静。

    再者,王峰面对身高五丈的执墓人,第一次感受到遍体的紧张之意。自出道以来,王峰还是首次碰到这样的状况,一时间难以下定决心。

    “轰!”

    执墓人大手一挥,宽厚黝黑的手掌举起八丈大戟,将虚空撕裂出一道口子,其间根本不费力,似乎在做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他的用意当然是在警告现场的人,不许妄动。

    “树老,你能不能看出他的境界?”王峰问道。

    “不好说。”树老沉吟,“这是活死人,身已死,魂未灭。严格来说他只有一缕亡魂支撑肉躯,算不得真正的活人。但正是这样,他在不全力攻击的情况下,无法看出具体境界。”

    兴许是觉得自己说的太笼统,他还是大致给出范围,“保守估计在真圣巅峰,甚至还不止。”

    “难道是到达真神境界?”王峰跟着猜测。

    树老否认,“我说的不止可不仅仅到真神,也许他早就跨过了长生境界。”

    “长生境界。”王峰惊吸一口气,眸子泛出精锐的光,上下打量执墓人,心有戚戚。如果树老猜测的不错,这将是他第一次正面遇见长生强者。

    不过些许的沉默后,一道森冷的笑吸引在场众人的注意力,“你说不让进就不进?当自己是谁?”

    王峰看去,说话的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强者,一头红色披肩长发,迎着风翻腾。光看面相,很是普通,但一双眸子竟然呈现两种颜色,一蓝一紫,很是妖邪。

    “这人是谁?”王峰不认识此人,但本能的感觉到一股蓄积在那人体中即将爆发的超强战斗力。这股气势比之岳不凡不知要强多少倍。

    “是他。”

    “没想到他也来了。”

    虽然王峰不认识,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不认识,在稍稍沉默的数秒,便有人认出此人。一声惊咦过后,取而代之的是长久的沉默,甚至死寂。

    许久才有人小声嘀咕道,“这是浩气门的赵长林,这家伙很邪,最好不要招惹。”

    “嘶嘶,小霸王赵长林?!”果然,现场不少人退后,不敢正视这位拥有小霸王声名的男子。

    王峰眸子一闪,沉思数秒,忽而记起这个人。他曾经经由神武门的同门说过,作为十大仙道圣门最强四大圣门之一的浩气门,此些年威势不断增长,一时间要晋升为十大仙道圣门之首的趋势。

    也正是这番气势,让浩气门更受外界关注。

    据传多年前,浩气门曾经出现一位年轻强者,年纪轻轻惊艳才绝,修为晋升速度连门中老辈人物都自叹不如。

    此人正是赵长林。

    不过赵长林惊才艳绝,但嚣张跋扈,性格狠厉,连自己圣门的长老都难以管教。但毕竟是惊世奇才,门中长老也就睁一眼闭一只眼,甚至强力推选他为浩气门的圣子。

    “他确实有成为圣子的实力,可惜这家伙太邪了,竟然莫名屠杀了门中的一位圣子。如果不是浩气门惜才,早就废掉赵长林了。”现场有修士小声嘀咕,然后他顿了顿,继续道,“正是因为这件同门残杀的大事件,致使赵长林再也没资格竞选成为圣子。”

    随即话锋一转,“但谁也不可否认,他的实力不比任何仙道圣门的圣子差。而且以他多年前就能屠杀圣子的手段,只怕比一般圣子还强。”

    王峰凝神,他大致知道赵长林这个人,但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迹,一时间听得入神。细细品味,这人或许会成为自己未来的较量对手。

    “我还没屠过圣子,很期待啊。”王峰舔舔下巴,期许道。若是外人听到他这句话,保不准会吓死。圣子比真传弟子的地位还高,个中实力可相而知。

    如果脑子没坏掉,一般人可不敢找圣子的麻烦。

    ……

    “你是何人?”执墓人不管现场的变化,眸子闪现红光,沉声询问。

    “在下浩气门赵长林。”

    赵长林跨前数步,一蓝一紫的眸子闪闪烁烁,似乎非常兴奋。现场的人心神一震,这家伙莫不是要挑战执墓人?他到底有多强?

    “你要进仙府?”执墓人一如既往的冷漠语调。

    赵长林嘴角挂起一抹邪笑,“很想试一试。”

    “可以。”执墓人覆盖在军盔下的头轻微的点动,然后继续一句,“留下命,放你进。”

    “轰。”

    陡然间,一股狂猛到骇人心神沉闷杀气席卷全场,那感觉就像是千里拦截大坝瞬决堤。压迫的在场所有人神色都不自在,胸腔都隐隐作痛。

    “呵呵。”赵长林冷笑,同样外放气势,等蓄积全部力量,他祭出一根铁棍,外部粗犷通体黑漆。一棍落下,长空呼啸,竟然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扭曲,变形。

    “这家伙果然很强。”王峰皱眉,保守估计已经冲突真圣境界。

    但下一刻的变化,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找死。”执墓人大喝一声,居然没有动用三叉两刃戟,而是一拳就轰了出来。黝黑的拳头义无反顾的撞击在铁棍上,接着便是轰鸣的震动。

    “不好。”赵长林才出手就感到事情要遭,这一次自己实在托大,完全低估执墓人的战斗力。这也导致他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咔哧。”

    铁棍裂开,火星四溢,赵长林好不容易蓄积起来的战斗力,被执墓人一拳打散。不但铁棍一分为二,从执墓人拳心爆出的威力,直接震的他五脏出血,胸腔发闷。

    “噗。”赵长林张嘴喷出一口血迹,飞出去几十米,撞在一块小山包上,生死未知。

    “我、擦,这家伙好变态。一拳就打的赵长林生死不知。有这号人守墓,谁能进去?”

    “我看今天这道山门,一个人也别想进去。”

    这一幕足以让现场的人瞠目结舌,沉默好久才反应过来。再想想赵长林曾经屠杀圣子的战斗力,一拳就被打懵了,谁还敢不长眼的硬上?

    王峰也心骇不已,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霸道的强者。

    “小子,我猜的不错吧,这玩意一个人能打你们一片。”树老笑呵呵的发出声音,似乎对自己刚才的断言很心满意足。

    王峰翻白眼,“那彩云仙府不进去了?”

    “你有彩云令,怕什么?”树老道。

    “也对。”王峰点点头,“我现在拿出彩云令,一定可以进彩云仙府。”

    “额……”树老停顿一会,然后迟缓道,“我的意思是你一旦进入彩云仙府,肯定能比其他的人顺利。但前提是进去,换言之要进石门,还要先过执墓人一关。”

    “什么意思?”王峰不解。

    树老道,“执墓人只是负责守护大墓的使者,与彩云仙府其实是隔绝的,一个在内一个在外。他根本就不受制于彩云令。你的令牌只有进去才能发挥效果。”

    王峰无语,“你的意思是,我还是要打一场?”

    “正确。”树老笑着回复。

    王峰此刻真的很想骂、娘,饶来绕去,还是跑不掉执墓人一关。他咽咽口水,看看一脸傲气的执墓人,再看几十米外被一拳打的生死不知的赵长林,心里发憷。

    “我虽然也是天纵奇才,但敌手未免太强大了哦。”王峰龇牙摇头,仔细一盘算,还是觉得心里没底。他虽然杀伐果断,但并非鲁莽之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蠢而不是勇。

    “所以嘛,我让你等。”树老一副大局在握的口气,似乎早就有解决的对策。

    这样王峰心中一喜,忍不住问,“你的意思是?”

    “彩云仙府一出事,必将惊动八方,届时各路老辈人物也会出手。你只要安静等待,等老辈人物出手扫清障碍。”树老一言拨开云雾,让王峰瞬间明悟,正魔战场出现这么大的状况,只怕消息已经传递出去,十大仙道圣门肯定会派遣不少长老出战。

    “嗖嗖嗖。”

    果不其然,王峰刚回神,百米外一道道身影如铁甲洪流突进,破空声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