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正酣,突变发生,而且是内乱,一时间让所有参战的长老都心生不满,皆眼光灼灼的看向长青云。

    这些人当中欧阳逍遥最愤怒,他三步跨出,气势如龙虎,一双精湛的眸子盯得长青云浑身不自在。或许是因为心存不轨,长青云毕竟出现片刻的心虚。

    可毕竟是剑门的长老,一大把年纪早就活成精,他眸子闪烁数下,直接矢口否认,“老夫向来光明磊落,这小贼分明在诬陷老夫,你们也相信?”

    这句话一出,各大长老捉摸不定。

    现在他们已经联手,属于同一条绳上的蚂蚱,若是继续内乱下去,很影响接下来的动作。一时间无数的眼光又看向王峰。

    长青云冷笑,“这小贼先前本来就跟我有矛盾,现在找个机会诬陷老夫,自然在情理之中。”

    而后他又意有所指的补充一句,“毕竟是神武门的弟子,人品性格都有缺陷,喜欢颠倒黑白是刻在骨子里的。”

    这句话非常严重,不但骂了王峰更将神武门的所有人都得罪一遍。

    欧阳逍遥愤怒咆哮,“你什么意思?”

    “呵呵。”长青云冷笑一声,不予理会,但那股嚣张气焰很是跋扈。

    王峰也没想到堂堂一代长老会无耻到这个地步,他摇摇头,“好歹是剑门的长老,这么无耻,也不知是如何坐到长老这个位置上的。”

    “你说什么?”长青云一开始就想找机会灭掉王峰,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后辈指点,更为大怒,他随便找一个理由,“小贼,你目无尊长,嚣张跋扈,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老夫替你神武门清理门户,免得往后祸害同道中人。”

    “轰。”长青云一掌腾空扫动,目标直指王峰。

    “你想灭口。”欧阳逍遥抬手一震,迎空拦下长青云的攻击,怒吼道。他的气血太强盛,震得沿边的场域都在颤动。

    长青云眉头一跳,低估了欧阳逍遥对王峰的看重,他收回右掌,眸色阴鸷的盯着王峰以及欧阳逍遥。

    王峰并不畏惧长青云的恐吓,“你这无耻的老狗,再给我三个月,我必杀你。”

    “这……”

    “王峰这家伙太牛叉了,这样的话竟然都敢说出来,霸气啊。”

    莫说是附近的各路高手,连长青云都微微愣神,显然没想到一个后辈有如此胆魄放出这样的话。再回想王峰刚才一刀带给他的心悸感。

    长青云第一次面色凝重,不得不正视王峰。同样,他第一次如此急切的要斩杀一位后辈人物。

    “欧阳逍遥,这就是你们神武门教出来的弟子?知道什么叫尊重吗?”剑门另外一位长老出声质问道。

    “哼。”欧阳逍遥冷哼一声,不做理睬。

    王峰胆子很大,他又补充一句,“明明心存不轨还死不承认,这样的老狗有什么值得尊重的?”

    “那是你在污蔑长青云长老。”剑门长老反驳道。

    “我一个后辈人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会去招惹一位长老,这对我有什么好处?”王峰反问一句,这句话说得情真意切,合情合理。倒是让余下的圣门长老沉默下来。

    按照一般情况,王峰根本没必要去招惹大人物,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一时没克制住,提前动手了。

    尤其是结合长青云三番五次要猎杀王峰的动作,只怕这件事真的是长青云在使坏。

    “长青云,你心里有没有鬼,自己最清楚。现在是关键时刻,我不希望再发生意外,不然别怪我等不客气。”云飞月深深的看了长青云一眼,客气警告道。

    长青云心中咯噔一声,再看无数道饶有意味的目光,咬牙不语。如若这个时候他再有其他动作,极有可能要引起众怒,这可是非常严重的后果。

    “你最好给我小心点。”欧阳逍遥冷哼一声,言辞激烈道。

    王峰讥笑,他才不怕长青云,以他现有的境界,一旦全线爆发,长青云都可以一战,甚至有六成把握将长青云屠掉。不过现在有老辈人物镇场,王峰不需要强行出头,除非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毕竟彩云仙府即将开启,王峰需要保持巅峰战斗力,以应对后面即将发生的事情。

    这场意外终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更没有掀起争锋相对的局势。不过看现场的气氛,原本众志成城的联盟已经有动摇的苗头。

    “这小贼给我盯紧点,一旦有机会直接抹杀,后面的问题我来处理。”长青云冲着身边一位年轻的真传弟子,提醒道。

    那位弟子点头,“长老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王峰眸子一扫,暗中冷笑,他连长青云都不怕,这些所谓的真传弟子一旦招惹到他,等于找死。

    “轰轰轰、”

    激烈大战继续爆发,战刀,利剑等兵器层出不穷,其中不乏极品宝器。这些十大仙道圣门的底蕴果然大的吓人,光是这一战引出的极品宝器就足有数十种。

    一时间这里被光辉掩盖,浓郁的遮天蔽日,似乎要将这片天都封盖住。

    王峰非常在意多铎手中的战刀,重心也放在那边,他嘀咕一句,忽然发现事情不对劲。然后他精锐的眸子扫过去,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仿佛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嘶嘶,怎么会这样。”而现场同样出现倒吸凉气的声音,甚至有大部分强者直接遁走,根本就不敢在这里多呆上一刻。

    “今天这一战只怕来的圣门长老都要全军覆没。如果真的覆没,这对十大仙道圣门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

    “……”

    王峰沉息数口气,努力的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然后他异常凝重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执墓人和山门的连接点。那里光辉稀薄,蒙蒙昧昧,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但下一刻,所有人窒息。

    一条虚淡却异常高大的身影,抬着一柄八丈三叉两仞戟,缓慢而有节奏的踱步而来。每踏一步,地动山摇,气血呼啸。

    同样的身高,同样的军盔,同样的兵器,甚至连气息都一样。

    “第二具执墓人!”

    远在交战核心的云飞月倒吸数口凉气,晋升长老这么多年,心性早就坚韧如铁,可现在发生的状况远不是他能镇静下来的。

    “退,速度退。”

    云飞月惊呼一声,转身就逃,先前一具执墓人就让他们攻击的非常吃力,现在又来一尊,这还怎么打?

    可惜他虽然预感事情不妙,一切都来不及了……

    “轰、”

    第二尊加入战场的执墓人,仅仅一个挥动胳膊的姿势,绝世大戟直接爆发一股光芒,横空切入云飞月的肉躯。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一抹璀璨的光辉进入云飞月的身体。

    片刻宁寂。

    “噗”

    那一抹光辉切入云飞月的肉躯,瞬间滑落,带出一滴映红的血迹。随后云飞月的尸体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爆裂,活生生的一分为二,再四碎成无数块。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云长老死了。”

    “一位真圣巅峰的长老就这么被一戟击杀了。”

    许久才有人反应过来,这一幕太荒诞了,荒诞到很多人需要很长的时间才敢承认自己看到的情况。

    “这太恐怖了,执墓人的强大已经超出预料,而且现在有两具参战,根本就不是我们能招惹的。”也不知是哪位圣门的长老发话,一时间人群如潮水溃散,全部都在逃。

    “铛。”

    逃亡时,执墓人又盯上了一人,多铎。因为他是除云飞月外,最靠近核心区域也就是执墓人守护的地盘。

    “不,不要。”多铎瞳孔猛然收缩,绝望的嘶声怒吼。

    “锵锵锵。”

    多铎并没有束手就擒,在吼出那一声绝望的咆哮后,战刀迎空而战,迅速反攻向执墓人的绝世大戟,要将所有的攻击力打散。

    无数的火星覆盖场域,绚丽的光逼得很多人眼睛都睁不开。

    “咔哧。”一声刺耳的断裂声响起。

    王峰定睛一瞧,脱口而出,“竟然将战刀砍断了。”

    这太惊人了,战刀源自万年前的极品宝器,居然拦不住绝世大戟的一击,直接崩成无数片,坠落向四面八方。

    不过王峰很快反应过来,“树老,这柄战刀碎了,那里面的稀世材料?”

    “稀世材料只会化整为零,不会消失,而且这样的状况最适合提取出来。”树老开怀笑道,“你小子运气好,还不赶紧将战刀残片寻回来。”

    王峰心中一喜,直接转动部步伐,原地消失。

    “那小子离开了,我们跟上。”剑门那位负责盯梢的真传弟子眼神示意同门,随即数十位年轻高手全部原地消失,按照王峰的运行轨迹,追寻下去。

    “小子,有人跟下来了。”树老提醒王峰。

    王峰问,“实力有多强?”

    “都是一些年轻的修士,以你的实力不足为惧。”树老简单而准确的判定道。

    “原来是一群土鸡瓦狗,先由着他们追踪,等我忙完战刀的事情,再宰了他们。”王峰低语一声,速度加快,离开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