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铎的战刀在三叉两仞戟的猛烈撞击下,直接崩灭成无数碎片,坠落在附近四方。

    这一点让王峰非常欣喜,他走的是刀道流,最钟爱擅长的就是刀战。虽然无锋刀经由自身淬炼,已经成为时下战力最强的一柄兵器,但现在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岂有错失之理?

    况且多铎的战刀来历显赫,源自万年前的不朽材料锻炼,现在化整为零,回归最淳朴的状态。只要现在收集齐全,有树老在一旁调试,一定能够淬炼进自己的无锋刀。

    “这可是好材料啊。”王峰很是欣喜,看来还是这种杀戮气氛浓烈的战场,拥有大批量的机缘出现。

    “不要……”

    多铎最后一声彻底绝望的怒吼在云空盘旋,手中的战刀也断裂成碎片,失落落的刀柄无力的坠落。自此,再一位真圣强者,陨落。

    “长老……”

    同门的弟子仰天怒吼,悲愤异常,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尊敬的长老战死在自己面前,而且是被一击毙命,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几乎让他们心里崩溃。

    至于余下的仙道圣门,再也没有一战之心,一尊执墓人足以横扫全场,此刻再来一尊,两者联手可不是单纯的双倍战斗力飙升。这个节点,只怕各自仙道圣门的教主来了,也未免敢说全力一战。

    “小子,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另外一侧,原本全心寻找战刀残片的王峰听到树老的轻声发问。

    王峰神色一怔,急声道,“什么问题?”

    “执墓人的战斗力。”树老点出这句话。

    “战斗力?”王峰有点懵,摸不准树老这句话的意思,他沉思数秒给出自己的答复,“战斗力毋庸置疑的强,甚至远超各大圣门的教主。”

    “就是因为出乎预料的强,所以才有问题。”树老沉默一会,继续道,“按照你我得到的讯息,彩云老人生前的实力不过长生境罢了,这等实力在凡界足可横扫,但超越凡界后也就一般般罢了。”

    “可这样的修为境界,怎么可能有执墓人这么强的活死人守墓?”树老问。

    “咦?”王峰惊咦一声,仔细寻思,确实发现问题所在。他可是眼睁睁的看着真圣级别强者,一戟就被灭的干干净净。

    这一点完全可以看出,执墓人没有动用全部实力,一旦境界全开,上可斩神下可斩圣。

    “难道他们不是彩云老人的守墓人?”王峰嘀咕一声,又发觉说不通,“不是守墓人,拦着山门不让进做什么?”

    “境界太强了,根本不合理。”树老坚持己见,认为自己的猜测没有问题。其实有句话他没说,主要怕吓到王峰。以他的眼力,执墓人的境界绝对在长生境界之上。

    “我有两种猜测。”树老道,“你要不要听?”

    王峰摸摸下巴,“愿闻其详。”

    “其一,彩云老人留下的地图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大墓,事情很可能是这样的,彩云老人无意中寻得这方大墓,但因自身实力问题无法得到。可又不甘心这方大墓就此沉沦,埋没在历史的洪流中,特地记录下方位,取名彩云仙府,留给后人来争夺。”

    王峰点点头,这番猜测倒也在清理之中,他问,“那另外一种情况了?”

    “余下的则是,这是一处双子墓,除却彩云老人还有另外一层大墓,而执墓人守护的其实是未知的大墓。兴许是彩云老人知道执墓人的厉害,将自己的墓放在这里,绝对安全,可以避免被外人盗挖。”

    王峰反问,“执墓人那么强,他怎么将自己的墓放进去的?”

    “所以说,只有第一条原因合理。”树老快速的给出答复。

    王峰沉默下来,如果事情真的朝着这个方向发展,那这里的东西绝对尊贵的吓人。很快,他又想到另外一件事,“那岂不是说彩云令也没用了?”

    “大概是如此。”树老沉吟道。

    “草。”王峰无语,千辛万苦进入龙王山墓,竟然被摆了一道,先不说真假,光是这番费尽心机得到的是一块废令,任谁也心里不痛快。

    “你别急着失望。”树老安慰道,“彩云令也不是全无用处,也许进不了核心大墓,但外围肯定有效果。只要成功进入山门,总会有用的。不然彩云老人费这番心神留下线路图和密令,若都没用,这家伙是不是太无聊了?”

    “也是。”王峰琢磨一下,发觉也对,“可执墓人那么强,各方高手都难奈何,我怎么进去?”

    “这一点倒是老夫失策啊。”树老幽幽一叹,“原本估计,十大仙道圣门的长老联手,完全可以对付执墓人。虽不至于大获全胜,但棋逢对手肯定可以的。没想到又来了一具执墓人,双方战斗力已经不在一个档次了。”

    话题过于沉默,两人交流一阵,发现事情越来越复杂。

    “先不管了,集齐战刀残片再想其他的。”幸好王峰很乐观,沉默一阵岔开话题。战刀有他需要的稀世材料,自然要先解决。

    “嗖、”

    王峰脚踏玄妙步伐,在破败荒凉的山石中纵横,很快就寻找到二十块残片。第一眼看过去很普通,但若仔细凝视,会发现残片的内部有点点星辰般的流光在闪烁,很微弱但又持续不断。

    这些流光比毛孔还细小,却错落分布,只要用心就会发现。

    “难道是星辰石?”树老盯着战刀残片,嘀咕道。

    王峰不解,“什么是星辰石?”

    “一类域外飞石的变种,坚硬如铁并且百世不朽,是熔炼兵器的上等材料。而且这东西向来可遇不可求,用一块少一块,已经到了举世难寻的地步。”

    树老说完这句话,连他自己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先前已经很看重战刀的价值,当下一观察,还是低估了。如果不是战刀的自身品阶太低,绝对不可能被执墓人一击劈碎。

    “小子,收起战刀残片后,我会帮你提取出这些星辰石,逼入你的无锋刀。但你要记住一点,往后必须努力提升无锋刀的品阶。”树老沉声道,“只要你的无锋刀不断突破自有境界,往后有机会成为仙器。”

    “仙器?”王峰眉头一阵乱跳,呼吸都急促起来,“树老……”

    “有些事情不要问,我也不会说。”树老一句话直接打消王峰的杂念,“毕竟你现在修为太低,过早知道某些秘辛,对自身成长不好。等你往后达到那一步,你就一切明白了。”

    “好。”王峰干脆点头,果然没问。毕竟两人相处这么久,彼此都有默契,有些话言尽于此,无需赘言。

    “嗯?”王峰沿着破败的山脉寻找,很快收齐大部分战刀残片,在即将进入尾声的时候,他意外的碰到一队人。

    恰巧,最后五块战刀残片也落在他们手中。

    “剑门的真传弟子?”王峰瞧出对方的服饰,然后再看,发现就是先前追踪自己下来的数人。

    “王峰!”而对面这群人在看到王峰后,也是很激动。

    剑门弟子本意为王峰而来,但在追寻一段距离后,发现王峰在收集战刀残片,他们意外得到一块后,仔细感悟,发现残片的价值非同凡响。而后这群人改变初衷,由追踪王峰变成寻找残片。

    为首的剑门弟子叫赵飞,年约三十有五,相貌普通,他顺势看见王峰掌中的残片,顿时眸光烈烈,“圣门长老命我等带你的首级回去。不过你若知晓好歹,我可以饶你一命,只要你交出战刀残片。”

    “看来你也看出残片的价值了。”王峰讥笑道。

    “哼。”赵飞冷哼一声,“这不是你关心的事情,你关心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我已经给你一条生路,还不速速交出残片。”

    “难道要我亲自去取?”

    王峰并不以为意,“我如果不给了?”

    “那就是死。”赵飞看向身后十位清一色的同门,“你认为自己能打我们一群?我等可都是真帝以上的修为境界。”

    “倒是想试试。”王峰微笑,露出一嘴灿烂的白牙,“正好我也想要你手中的残片,事实上就差这最后五块了。”

    “嗯?”赵飞气极反笑,“我不准备抢你,你倒是打起我的主意了,可笑。”

    “是吗?”王峰冷哼一声,突然身影虚淡,几乎原地消失,然后赵飞刹那感觉面部刺痛,还未反应过来,一只苍劲有力的大手掐住自己的颈部,“你很强?强到可以在我面前张狂?”

    “你……”赵飞吓懵了,他还没出手就被对方神不知鬼不觉的擒住,“这家伙到底有多强?”

    “你的速度怎么可以如此快。”赵飞苦涩难言,发现自己太托大,小觑对手了。

    王峰无奈摇头,“这个时候,你更该考虑自己怎么死可以舒服点。”

    “你要杀我?”赵飞面色瞬白,“十大仙道圣门规矩,你不能杀我。”

    王峰再度摇头,像看傻子般盯着赵飞,微笑道,“其实我可以灭口。”

    “杀掉你们全部……”

    嘶嘶!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