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山门后,白雾中,怒啸震荡,伴随而至的还有兵器出鞘之声。一时间各路汇聚的年轻高手全部被堵在附近,谁也不敢先进去。

    “呼……”此起彼伏的呼啸声越来越凝重,焦躁不安的气氛越演越烈。

    “不管了,执墓人被教主和长老等人联手制衡,我们现在不进去,一旦执墓人返回,机会再也没有了。”毕竟是年轻人,处事很急躁,很多年轻人在盘望一阵后,开始动身进入。

    “嗖嗖嗖。”

    无数条身影如游动的鱼,穿过层层雾霭般的白光,片刻消失。而后这边不断有人进入,原本聚集的场地开始松散,人影已经进去大半。

    “应该没有问题,我们也进去吧。”树老提醒一句,示意王峰进入。

    “嗖。”

    神魔九步移动,王峰瞬间消失,破碎不堪的山门再也无法抵挡外来者的侵入。在最后一块巨石的塌方下,山门彻底报废。

    “呼呼呼。”刚刚进入,一股舒泰的感觉让王峰全身放松,仿佛毛孔都瞬间外放,开始吸收海量的能量,填补内需。

    “这股气息好神圣。”王峰很压抑,原来以为彩云仙府危机重重,动辄就会有人丧命,不想里面会有如此令人祥和的感觉。

    他长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缓下来,以求最大化的感受这里的气氛。

    “不知道前面有什么。”王峰抬头看向远方,心生期盼,不过由于层层雾霭笼罩,根本无法看清。而先前鱼贯而入的年轻高手,各自消失。

    王峰在行进一段距离,才偶然遇到三五人。足见彩云仙府的浩大,数百高手冲入,竟然消失的干干净净。

    “我先前明明听见有兵器出鞘的声音,怎么会寻不到。”王峰对兵器情有独钟,一进来后就用心查探四周的动态,可惜走了大半路程,什么也没看见,难免失望。

    随着步伐的跟进,这里的湿度越来越重,仿佛空气都带着露珠,滴落下的水珠溅入脚下的石道,瞬间融入缝隙。

    王峰脚下是一条古老沧桑,略显斑驳的石道,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石道缝隙中,偶然有迎风飞舞的青草,散发生的气息。

    “如果老夫猜测的没错,这是一方秘境。”树老低声道。

    “秘境?”王峰对这个词很陌生,“什么意思?”

    “应该是大人物死后开辟出的世界,你看这里小桥流水,山峦花丛,古木清风一应俱全,完全就是一处独立的世界。”树老继续道,“有些绝世人物功参造化,借由无上功法开辟出的世界,于外面真实的世界相似度非常高,几乎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以假乱真?”王峰明悟,吐口而出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不是真实的世界?”

    “嗯。”树老点点头,“老夫现在越来越相信自己先前的猜测,这根本就不是彩云老人这个级别的高手能打造出来的。”

    王峰虽然未曾见过彩云老人,可大致也认为,彩云老人没那个实力。

    “前面有一条石阶。”王峰意外,发现路的尽头有一条石阶,一路向上,仿佛要登上青天之外。并且这里的能见度逐步清晰,能一眼看到很远的地方。

    “无耻,这些人简直无耻,登天阶人人可上,为何要拦截我等?”

    “确实,有些圣门的作风越来越出格,等此战落幕,我一定要上报教主。届时各大圣门联名弹劾此等无耻举措。”

    王峰眸子闪动,发现石阶外延出现大批量的身影,都是先前一起进来的年轻高手。隐隐还听到登天阶这个陌生的名词,他猜测是这处石阶的名称。

    沿边的年轻高手却见王峰出现,先是四下逃开,又有个别欲言又止,眸色捉摸不定的看向步步高升的登天阶。

    “发生了何事?”王峰觉得事情不对劲,出声询问。

    其中一人神色慌慌张张,似乎在琢磨要不要说。王峰最烦这种扭扭捏捏的人,懒得等他们的答复,直接登阶。

    王峰才堪堪走上几步,后面的年轻高手便议论开了。

    “王峰上去了,这家伙可不是好惹的主。等会说不定能杀杀那些人的威风。”

    “不错,王峰向来杀伐果然,上面的人敢拦他,肯定要爆发冲突,我们也跟上去。”

    兴许是王峰的出现给了他们信心,这些人交流两句,直接跟上他的步伐,紧随其后,不过都保持一定的距离。

    “原来是有人拦道。”王峰走到一步,就发现端倪,他嘴角挂起一抹嘲讽的笑,大致弄清事情缘由。

    原来是罗汉门和剑门的弟子联手封锁登天阶,但凡不是本门的弟子,一律不准登入。这两大圣门都是很强,一旦联手,其次排名稍后的圣门自然不敢招惹。只能躲在下面发牢骚,没有一个人敢硬闯。

    “这条登天阶已经被封锁,请下去。”不等王峰靠近,一位罗汉门的真传弟子连下数步台阶,提前阻拦王峰上路。

    “是吗?”王峰冷笑一声,淡淡询问,“请问为什么不准上?”

    这位名为李河的真传弟子高傲道,“我罗汉门和剑门考虑前面凶险,不忍看友门弟子涉险,所以封锁了台阶。这个理由如何?”

    这自然是托词,什么狗屁的考虑友门弟子安危,本意就是将他们封锁在外面,不准外人沾惹机缘。

    王峰摇摇头,脚步不减。

    “站住,我都说了这条石阶已经被封锁了,你还敢上?”李河瞧见王峰不理睬他,神色微怒,语气抬高道。

    李河是新进来的真传弟子,在这之前根本就没见到王峰在正魔战场大杀四方的场景,如果他知道此人是谁,不知还敢不敢继续阻拦。

    “奉劝你自觉退让,别逼我动手。”王峰抬首道。

    “你?”李河迟疑一阵,失声而笑,他罗汉门和剑门强强联手,现在还有人敢招惹,更关键的是单枪匹马的进入,简直是好笑,“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赶紧滚下去。”

    “嗯?”王峰缓慢抬头,锋利的眸子盯向李河,而后一声咆哮,声震八方,“滚。”

    “噗。”李河面色煞白,一股狂暴的真元力量撞击胸腔,他张嘴就咳血,当场跪在王峰的面前。知道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眼中的愣头青到底有多强。

    李河瞳孔中隐现的畏惧,害怕,迫使他全身颤抖,后背都湿了一大块。

    “什么人敢闯登天阶?找死吗?”上方的剑门和罗汉门的弟子反应过来,一大群人瞬间簇拥,齐齐的围堵向王峰。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登天阶已经封锁,谁让你擅自闯入的?”一声呵斥如雷贯耳,可惜起初很足,后面就慢慢减弱下来。

    “是你,王峰!”剑门一位真传弟子,陆子艺脱口而出,颇为惊讶。

    而他原本是走在最前方,现在认出王峰后,下意识的后退,反倒夹杂在这群人的中间位置,可见对王峰的忌惮。

    “王峰?就是那位在正魔战场所向披靡,大杀四方的神武门弟子?”罗汉门的一人询问道。在得到明确的答复后,这里发生短暂的沉默。

    “哒哒哒。”

    王峰可没时间陪这些人玩,他步伐不停,一路向山。

    “站住,谁让你上来的。”陆子艺鼓足勇气,质问道。

    “嗯?”王峰抬头,眼中杀气不减。

    陆子艺忍住心中惊恐的情绪,沉声道,“登天阶已经被封锁,我剑门和罗汉门考虑前面危险重重,不忍友门弟子涉险,禁制一切人等误入,你不要破坏规矩。”

    “规矩?”王峰笑,“谁定的规矩?”

    “这。”陆子艺迟疑瞬息,继续道,“这是我剑门和罗汉门商量后做出的计划,而且这么做本意为友门的安全。”

    这句话说得冠冕堂皇,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问题。王峰自然也知道。这两大圣门分明不想外人沾染机缘,从而将一切潜在对手封锁在外围。

    王峰摇头,态度坚决“让开吧。”

    “你什么意思?”陆子艺发怒,“我等代表十大仙道圣门定下的规矩,你要破坏?就不怕引发众怒吗?”

    “你代表十大仙道圣门?”王峰怒极反笑,“谁给你的资格代表的?”

    “我。”陆子艺愣住,求救般的看向罗汉门的弟子。

    其中一人明白,点头示意后走向王峰,刚准备呵斥,突然感到一阵心悸,移动的步伐硬生生的停滞在半空。

    “都给我滚。”王峰仅仅吐出四字,震得登天阶都在颤动,陆子艺更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颤动。

    “你们什么打算,自己心里有数,如果再招惹我,我不介意一个个除掉。”王峰冷冷的道出这句话,气势狂猛,态度坚决。

    沉默!

    “你,你放肆,我们代表的是十大仙道圣门的意志。”陆子艺强忍心中的恐惧,咬牙切齿道。

    “啪。”王峰摇头,甩手一巴掌扇过去,“你再说一句我听听?”

    这一巴掌扇的简单粗暴,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不敢有丝毫的动态。

    这家伙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