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天宫的突然离开,并没有在正魔战场引起多大的波动。相反,很多来不及进入天宫的年轻后辈,懊悔不已,对那些离去的年轻娇子充满羡慕。

    毕竟是机缘之地,一旦进入对未来的造化非同小可,后期归来肯定要技惊四座。

    当然正魔战场除却天宫的出现引起震动,执墓人和两位教主的大战更是爆发轩然大波。谁也不知道这两尊执墓人到底是哪个时代的人物,也不知道具体来历,但战斗力实在是……

    正魔战场有过半的场域被夷为平地,原本就残败荒凉的场域已经破无可破,而且很多地方出现可怖的塌方。这一战几乎要将正魔战场打平,战斗余波更是冲伤不少修士。

    两大教主连带几十位长老联手轰杀执墓人,最后不仅没捞到半点好处,光是仙道圣门的长老就死伤过半,战局实在太惨烈。

    以至于这一战结束后,外人谈及此事还是心有余悸。

    若不是两大教主有意控制战斗余波,正魔战场已经被掀平……

    “这两位执墓人本来就是活死人,而今的实力不及生前巅峰期的二分之一,竟然让仙道圣门的教主惨败,太惊骇了,只怕已经超越长生境……”

    “长生境已经称得上千古巨头,居然还要强!”

    某位仙道圣门的太上长老幽幽一叹,表达自己心目中的震惊心情。

    这句话出来后,引起多方势力的沉默。曾经不可一世的十大仙道圣门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而且这次大战也触发了很多后续影响,各大教主甚至在推测,十大仙道圣门之外还有无敌的存在。毕竟各大仙门搜遍上古秘籍,也弄不清楚这两具执墓人的来历。

    正魔战场的冲突也算告一段落,然而那些随着天宫遁入苍穹的各路修士,再度成为焦点。

    毕竟是执墓人守护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那里面意味着什么,若是得到某些不为人知的传承,不知能否诞生一两位无敌的存在。

    “哗哗哗。”

    王峰进入石门后,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条曲径的石道,石板古老沧桑,有些部分不但残破,还带有刀枪剑棍的痕迹,仿佛很多年前爆发过激烈大战,历史痕迹没有完全退化干净。

    看似古朴沧桑的石道,一眼望不到头,王峰沿着石道的方向前行,耗时足足三日,他才发现一条小桥,桥下有溪水,桥对面有人家。

    一座青草打造的茅舍,三个房间,不大,而且很破败。偶然路过的清风徐来,吹动檐头的碎草,飘飘数下,便无力的垂落在院墙内。

    “当初还以为天宫里面竟是富丽堂皇,造价不俗的建筑,没想到还有这么淳朴的草屋。”王峰眉头微挑,越加相信树老的猜测,天宫果然是一方小世界,出现任何东西都不足为奇。

    王峰沿着小桥走过,看着脚下潺潺流水,有点失神。清澈见底的溪流,一路向西,溪下竟然还有活鱼,吞吐气泡好不愉快。

    正是这些活鱼,让王峰愣了好久,实在想不到这是真的活物,并未虚幻。

    “秘境虽然有别于真实世界,但毕竟是大人物炼化出来的,容纳花鸟虫鱼生活也不算什么。”树老看出王峰的疑惑,笑呵呵的解释道。

    王峰摸鼻子,“我能走到这一步吗?”

    王峰的五行世界只能对实力有加成,其他的一知半解,换句话说正常状态下毫无半点用处。现在发现小世界还有如此妙用,他显得很是兴奋。

    “等你到了一定实力,自然能感悟其中的奥妙。”树老笑道。

    王峰对此不再纠结,现在一切都是设想,提升实力才是关键。当下他处于真帝中期,外界一系列的大战早就让他有所感悟,晋级突破指日可待。

    “咔哧。”推门入室,咔吱作响。

    这处茅舍不知废弃多少年,但奇异的是竟然没有半点灰尘。里屋非常干净,似乎主人才走没多久。尤其是正中间的一张桌子,偶尔散发整洁的亮光,不然尘埃。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简直干净的不正常。”王峰嘀咕,按照他的认知,既然久无人居住,肯定不会太干净。

    “算了,不想了。”

    王峰摇摇头,直接爬上床,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

    昏昏沉沉间,王峰全身放松,这段时间的大战,让他神经时时紧绷,已经忘记多久没有好好的安稳的睡上一觉。这才刚上床,他缓慢而有节奏的呼吸便传来。

    “嗖。”

    不知过去多久,突然一抹光华璀璨,照耀整座草舍。王峰的身体猛然一阵,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复苏。他微微开眼,竟然发现一道奇异的光点。

    “我怎么起不来。”王峰先是一愣,然后猛然惊骇,他发现自己动作受限,头有千斤重,努力几次竟然无法起身,唯有眼珠子在乱动。

    一念至此,他懊悔不已,明知道这里反常,还躺在这里睡觉,简直在作死。

    “难道我命不久矣?”王峰哀嚎,最后随着奇异光点的逐步明亮,他再度昏睡过去。睡梦中,他似乎做了一场梦……

    “哗哗哗。”

    草舍外,流水如琴音叮铃。

    “嗖。”

    七日后,王峰猛然窜起,身子如鲤鱼摆尾,一下子窜起,“我还没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峰不解的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还在草舍,而且整体布局与七天前一般无二,根本没有发生任何的移动。

    “我怎么会沉睡了这么久?“王峰抚摸额头的冷汗,深感不可思议。然后脑海中画面旋转,视线也随之移动。

    最后他想到一事,“奇异的光点。”

    王峰跳下床,沿着屋舍寻找,凭借直觉他知道肯定是屋舍的某个东西引发的。但一番寻找,甚至将屋子都翻了过来,还是一无所获。

    “难道我猜错了?”王峰无力的坐下来,有点不甘心。只是下一刻,他有愣住了,眼睛直直的盯住桌脚。

    这张桌子并不平整,有一只脚明显比其他的矮,兴许是屋舍的原主人想要稳定桌子,便用一块石头垫着,勉强才让整张桌子平整。

    而引起他注意的正是这块石头。

    “这……”王峰低头凝视半息,神色变得捉摸不定,甚至有点变幻莫测,起先很疑惑,随后震惊,然后尴尬,最后无语。

    “这竟然是一块极品灵石,就这样被莫名其妙成为垫脚石。”王峰痛心疾首,忍不住吐槽,“到底是哪个天杀的家伙,拿极品灵石垫脚,简直是浪费。”

    “额。”树老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确实该杀,极品灵石虽然算不得顶级石头,但在凡界也是不可多得的至宝,被哪来垫脚,确实可恶啊。”

    王峰收敛情绪,然后微笑道,“不管那么多,反正我继续破境,这块极品灵石对我有大用处。”

    极品灵石,向来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加上以前得到的,王峰等于有两枚灵石。二者叠加,对王峰的境界突破肯定有大用处。

    他甚至有个大胆的计划,试图连续破境。

    “你们看,那里有个草屋,我们过去看看。”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呼叫,声音很细,明显是女子。

    “有人来了。”王峰挑眉,迅速的收起极品灵石,转身步入门外。

    门外走来年轻的三人,两男一女。

    两男相貌普通,但穿着不凡,有一股特殊的气质,向来出自大户人家,这股气质明显是翩翩公子才拥有的。

    余下的一女,年方十八,容貌不俗,尤其是眉心一点红,艳美而不失单纯,衬托的整个人更加出彩。

    “咦,这里面还住着人?”双方视线交撞,对面一位精瘦男子惊呼出声,然后上下打量王峰,神色警惕。

    不过在确认王峰没有敌意后,神情放松下来。

    “这位道友,你是这间屋子的主人?”精瘦男子问出后,觉得很荒唐,天宫才出世多久,怎么可能有主人。他更觉得,王峰也是随行寻找机缘的年轻感受。

    果然王峰摇摇头,否认自己与草屋的关系。

    “我叫李留山。”精瘦男子自报家门,然后笑着指了指身边余下的男子,“他叫张烨。”

    李留山为人随行,能在赶路中认识几位道友,也不失为乐趣,所以很自来熟的为王峰介绍。

    王峰点点头,然后视线看向最后一位女子。

    李留山微笑,“这是我舍妹,李慕婉。”

    “李慕婉?”王峰咂咂嘴,笑道,“好名字。”

    “谢谢。”李慕婉撩起额角飘散的长发,客气道,“谢谢公子赞美,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我?”王峰指指自己,“我叫王峰?”

    “王峰?”李留山和张烨闻言神色大变,皆紧张的倒退数步,并将李慕婉挡在身后,两人几乎脱口而出,“你是那位出自神武门的王峰?”

    “正是。”王峰笑。

    “嘶嘶。”李留山倒吸凉气,怎么也想不到会遇到这么号人物,王峰之名在正魔战场太响亮,现在见到真人,难免紧张。

    “你,你真的是王峰。”张烨结结巴巴道。

    王峰,“……”

    “难道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