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面色惊疑不定,等王峰再次确认,这三人明显的倒退数大步,神色警惕。尤其是李留山,额头开始渗出密集的汗珠。

    他怎么也想不到,随便转转,就遇到了这么个人。

    “王,王兄,你好。”李留山尽量让自己镇静下来,然后露出笑容,冲着王峰点头。只是这笑比哭还难看,非常明显。

    唯一的女子李慕婉也是神色紧张,白皙清丽的脸色,逐步沉冷,下意识的握紧掌心的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王峰不明所以,有点无语,“你们这是做什么?难不成我要吃了你们?”

    李留山浑身一震,额头的汗垂落至嘴角,他强行扯出一个自认为很完美的笑容,“王兄说笑了,怎么会勒。”

    张掖也在旁中解释,“王兄英武不凡,气场不俗,我等完全是被你的气势所折服。王兄刚才的确是想多了。”

    王峰摸摸鼻子,嘴角挂起一丝嘲讽的味道,“别装了,怕就怕,有什么好隐藏的。”

    这三人之所以听到王峰名字后,神色大变,还是恐惧他这个人。须知当下的正魔战场,威风最显赫最出类拔萃的便是王峰自己。

    先是一剑秒杀陆海天,再是任千秋,随后岳不凡,哪位不是年少有为的强者,然而都不是王峰的一合之将。当下的王峰已是年轻一代崛起的标榜人物。再加之其人杀伐果断,处事凌厉,让那些本来没见过王峰的人都有点害怕。

    李留山三人当然会恐惧。

    现下本王峰点破虚伪的面纱,李留山讪讪一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干愣在原地。

    王峰无趣的摇摇头,“你们自便。”然后他便干净利落的离开原地,返回草屋。

    “这就走了?”李留山愣在原地,非常不解,“不是说此人杀伐果断,嚣张跋扈吗?怎么对我们如此客气?”

    “哥哥,你想多了。”李慕婉皱皱鼻子,拉了拉李留山的长袍,“我们跟他又没仇,他没理由针对我们。”

    “我总感觉这个人不坏,很好相处。”

    “小孩子知道什么。”李留山爱怜的瞪了李慕婉一眼,回复道,“这家伙被外面传的沸沸扬扬,动起手来丝毫不手软,我看我们还是远远避开的好。免得一不小心招惹到他,把我们三个全咔嚓了。”

    张掖惊恐的点点头,“不错,赶紧离开吧,我怕……”

    李慕婉撅撅嘴,反驳道,“可我真的感觉他没那么坏啊。”

    “你怎么如此确定?”李留山见自己的妹妹如此坚持,有些不解道。

    李慕婉眨动水灵灵的眸子,嬉笑道,“第六感呗。”

    李留山无趣的摇摇头,但还是坚持自己的态度,避开王峰才是上上计。只是时下晚霞落幕,天色已经不早,而且这方秘境的黑夜,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变化。

    前后不过数息时间,天幕黑沉,一轮新月高挂长空。

    “天黑了。”李慕婉拉拉自己兄长的胳膊,“现在还要继续赶路吗?”

    “嗷呜”

    李留山刚准备回复,突然一声凄厉的长鸣划破云霄,震得方圆数丈都在激烈响动。这一切发生的过于突兀,以至于旁边毫无准备的张掖,差点跪伏下来。

    随即凄厉的嘶吼越来越悲戚,仿佛九幽之下的神魔出世,惊天动地。

    “怎么回事?”张掖警惕的巡视四周,突然浑身一震,一双眸子如死鱼般盯向某个方位,然后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沉寂。

    似乎这一刻,空气都凝固。

    李留山和李慕婉随着张掖的视线看过去,几乎同时惊呼,“狼,是夜狼。”

    幽绿色的眸光,根根倒竖的毛发,以及高达半人高的身躯,散发着令人惊恐的嗜血的味道。最惊骇的是,至少有上百双,显然来了一群夜狼。

    夜狼是狼类中最嗜血的群体动物,一般出动都是大批量的跟随。

    “天宫怎么会有夜狼的?”张掖满面惊恐,实在想不明白这些夜狼到底是怎么来的,面对这么多只夜狼,如何去抗争?

    须知夜狼最喜好热血,尤其是人类。

    “你也知道这里是天宫,出现任何东西都不足为奇。”李留山擦了擦掌心的剑,沉声道,“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这群狼。”

    因为正魔战场的禁制,李留山三人也达到了真帝境界,短时间尚有一战之力。

    “呼呼呼。”

    沉闷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对面出现一头高傲的独狼,非常高大,比所有的狼都高,都大。而且他的胸口有一簇银色毛发。

    李留山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这只狼的特殊之处,不禁神色微变,“这是狼王,它要发起冲锋号令了。”

    “吼”

    一声呼啸,卷起草皮中的尘沙,然后最前锋的五头夜狼撑开森白的獠牙,以极速冲刺下来。尚未靠近,一股刺鼻的腥风就吹了过来,令人作呕。

    “备战,备战。”李留山冲溅,一剑寒光出鞘,恍若一盏明亮的灯光,钉向前方的一只夜狼。身后的李慕婉和张掖也不敢耽搁,沉稳作战。

    “嗷呜”

    狼王再吼,第二批冲锋的狼群跟进,嗜血的味道越来越浓郁。

    李慕婉面色沉静如水,一柄剑上下舞动,勾勒出数道剑痕,凌空斩杀一头夜狼,带出热血无数,令现场的刺鼻腥味越加浓郁。

    这血腥的一幕,即使再镇静的她,也不免开始惊慌失措,因为参与群战的夜狼越来越多。如此一来,手腕力道不足,开始呈现疲软的趋势。外围的群狼形成夹击之势,收拢包围圈。

    “噗噗。”血水不断溅落,转眼间已经有五头夜狼俯首,血染一地。但这只是先手过招,真正的威胁,狼王还在俯瞰下方,尚未出动。

    “狼王的号令已经传递出去,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我们只能边战边退。”李留山喝令一声,示意两人先走,他殿后。

    但天宫浩大,蜿蜒曲折,哪里才是正途?

    “人类,你们该死。”狼王发出一声意念,抬首怒啸,滚滚血气翻腾,如雾霭般浓郁至极。随即一股强横而霸道的气息自狼王的身体中炸裂,袅袅升腾,犹如白雾。

    “真尊境。”李留山倒吸一口凉气,刚准备回撤,一转眼发现李慕婉被群狼包围,退无可退,“妹妹。”

    “嘶嘶。”李慕婉紧皱眉头,隐隐有些惊恐,“太多了,我杀不过来。”

    “别急,我来救你。”李留山跨出一步,猛然爆发真元,强行劈开一条道路,不断冲击。这一路又带起无数飞腾的热血,阴森而可怖。

    “哧。”一道凌厉森白的牙齿,瞬间洞穿李慕婉白皙的肌肤,手腕脱力,秀剑落地,所有的战斗力竟然在这一刻消失全无。

    李慕婉呼吸急促,神色苍茫,这一刻无异于等死。

    “吼。”狼王速度加快,冲杀下李留山,这个时候只要解决掉他,三人必死无疑。可奇怪的是,原本狂猛的速度突然迎空停滞,再也无法前进。

    狼王锋利的眸子扫动,焕散幽绿色的芒,仅仅一瞬,突然双目炸裂,因为它看到了一只拳头。散发淡淡金光的拳头。

    “砰。”

    这一拳势大力沉,犹如千斤顶,重重的轰在狼王的头颅。

    “咔哧。”淡淡金光如萤火在燃烧,瞬间而至的拳势由弱增强,随着炫目光芒的爆裂,直接打穿狼王的头颅。

    一拳贯入,前后透光。

    “嗷呜。”狼王不甘心的一声凄厉长吼,浑身毛发根根倒竖,一双眸子更是布满愤怒。它是至高无上的狼王,是拥有绝对王威的狼,竟然被活生生的打穿头骨。

    “吧嗒吧嗒。”血迹坠落,如雨倾诉,纵有万般不甘,终究难逃一死。

    “嘶嘶,一拳就灭掉了狼王,这手段太猛了。”张掖和李留山愣在原地,许久才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慕婉也是惊咦的抬头,然后看到一具高大的背影,通体淡金,犹如战神。

    “你太弱。”王峰凝视逐步成为死尸的狼王,无趣的摇摇头,似乎很瞧不起对方的实力。这个举动让在场的三人倍感无语,似乎王峰的这句话也顺带嘲笑了他们三个的修为孱弱。

    奈何这就是王峰最真实的战斗力。他确实有资格说这句话,毕竟一拳贯杀狼王,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得到。

    夜狼失去魁首,立马军心散失,哀嚎一阵后,四下逃开,再也没有继续厮杀的信心。

    “它们太吵,所以我杀了狼王。”王峰丢掉狼王的尸首,看向李慕婉清透的眸子,似是而非的解释。似乎这句话有意在撇开自己英雄救美的事实

    “噗嗤。”李慕婉噗嗤一笑,点点头,“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嗯。”王峰耸耸间,转身走向屋舍,直到临门他又丢下一句话,“草舍还有床位,实在没地方去的话,就进屋吧。”

    李留山,张掖愣在原地,举足无措。

    李慕婉神采烨烨,眸色兴奋。

    “哥哥,进吧。”许久,李慕婉嗔怒一句,先走一步,进入草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