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留山和张掖迟疑一会,最终还是彼此点头,跟在李慕婉的后面。虽说王峰在正魔战场的声名犹如魔名,令人不自觉的感到恐惧。

    但纵观刚才发生的一幕,仿佛王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一念之此,两人放松下来。再说现在天色已晚,如果强行上路,只怕还会遇到脱单的夜狼。

    这等妖兽对于王峰而言算不得什么,但对于李慕婉三人实在乃大凶。草舍质朴,内饰简单,一簇亮光照亮整个屋宇,让这里自然而然的散发一股温馨的味道。

    “多谢王兄刚才出手相救。”李留山看向对面盘坐的王峰,感激道。这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不掺杂任何的情绪。若不是王峰刚才一拳贯杀狼王,他们的境地还不知道有多惨。

    王峰点点头,随手指指屋子,“你们随意。”

    然后他径直起身,似乎忘记什么事情,又走出屋舍,不多时手中多了一具尸首,正是狼王的。李慕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峰,一脸不解。

    王峰微笑,“肚子有点饿。”

    此话一出,三人顿悟,再看肥硕的狼王尸首,难得的大补之物。也难怪王峰会舍不得就此丢弃。这类进入真尊境的狼王,肉质疏松,肥美新鲜,一旦入口能补充人体大量的真元。

    “咔哧。”

    王峰并指如刀,一掌切开狼王坚韧的肚皮,然后流光四溢,仅瞬间就将整具狼王尸首扒皮,去毛,手法极为熟练。

    “我来帮你。”李慕婉轻笑一声,迅速捧来数十根枯木,开始在院子点火燃烧。李留山和张掖渐渐变得不再拘禁,都各自走过来帮忙。

    “呲呲呲。”

    王峰单掌破开狼王坚硬的后腿肉,四下分开,然后提出无锋刀,将它插入尸首,就着烈火炙烤。无锋刀荧光璀璨,闪耀点点星光。

    “这是……”李留山原本在安静的添火,视线无意的看向无锋刀,越看越震惊,嘴巴越撑越大,“这柄刀是?”

    “极品宝器?”李留山猛烈摇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峰笑,“你眼力不错,确实是极品宝器。”

    “额。”李留山彻底无语,心道这个家伙就是这样用极品宝器的?这可是无上宝器,放在外界会引起绝大部分人疯狂,此刻居然成为熏烤狼肉的工具。

    李慕婉也愣住了,第一次感觉王峰行事另类,完全不能用常理衡量,“王峰果然聪慧,居然能想到如此妙用。”

    “噗嗤。”李留山张嘴笑了,这句话怎么听着就那么好笑。

    王峰无奈的挠挠头,“实在找不到趁手的工具,就凑合用咯。”

    “咯咯。”李慕婉轻笑,继续道,“如果让外界的人知道你拿极品宝器烧肉,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将你骂死。”

    王峰抓抓头,不再多言,认真烤肉。

    “今天天宫开启,来了不少年轻的高手,只是除去我四人,余下的不知到底去了哪?”言归正传,这队人更关心的还是天宫的行程。

    王峰默默点头,然后他想起一事,说道,“我在天宫门外遇到一人,按照他的地位,能出现在天宫确实意外。”

    李慕婉好奇,“谁?”

    “战英。”

    “罗汉门的神子?”李留山神色一变,“这家伙可是神子,怎么跑这里来了?”

    “看来你们对他有些了解?”王峰兴趣来了,认真的看向李慕婉等人。

    李慕婉捋顺秀发,柔声道,“战英号称风无痕之下第一人,三年前就被选定为罗汉门下一任的教主。一旦他成功接手,将是十大仙道圣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主。”

    “不错。”李留山点头,接话道,“战英三岁修炼,五岁破境,而后境界提升势如破竹,进阶速度一度让人瞠目结舌。十三岁就外出历练,从来都是越级挑战。”

    “这人号称打遍同辈无敌手,从无败绩。”

    王峰没想到战英有如此风云往事,随即他问,“他跟风无痕交过手吗?”

    不过转念一想,这简直是废话,风无痕冲击长生境,举世皆知。按照风无痕的实力,战英再厉害,照样碾压。

    可万万没想到三人神色变幻不定,竟然没有他想的那么决然。

    “王兄,这两个人到底谁强谁弱还真不一定。”李留山低声道,“想必你不太了解战英,但我说一件事,你就明白了。”

    “何事?”王峰问。

    “战英曾经连堕三境。”李留山道。

    堕境?

    王峰诧异,堕境的意思是指在原有的境界位置,不求突破,而是下滑,从高境界坠落的低境界,呈反方向增长。

    不过出现堕境的原因,大部分处于无奈之举,很少有主动选择的。

    王峰曾经大致估算过,战英应该有真圣级别的修为,若是真的堕境过,他本来的境界岂不是冲跃到真神境?

    仔细一想,王峰神色微变。

    “他为何要堕境?”王峰不解的问道,战英此举让他非常疑惑,别人千辛万苦突破境,不知耗费多少心神。这人倒好,主动堕下境界,太不符合常理了。

    李慕婉思索片刻,轻声道,“根据外界的传言,当年风无痕仅用一日时间从真圣直接遁入真神,连破三境,创造了修炼界最快破境的速度。”

    “战英便是受了这个刺激,决定再走一次真圣境界,务必要创造新的记录。我在想,一旦他愿意突破,随时可以。”

    王峰哑口无言,这两个还真是猛人啊。

    一日连破三境,这太变态了。

    再一想,更猛的还是战英,竟然自毁境界,一路下跌,为的就是出一口气。这让他想起战英先前的一句话,我可不想输给他太多。

    “现在整个大陆都知道,战英和风无痕必有一战,至于在哪个境界打,还不一定。”李留山思索片刻,然后道,“不过以无风痕冲击长生境的事情,战英会很快追上来。目测在长生境开战的几率很大。”

    王峰摸摸下巴,“战英如今的修为地位实力,重点应该放在风无痕的身上,跑天宫来做什么?浪费时间吗?”

    李留山尝试性说道,“也许天宫有莫大传承,吸引了战英过来,须知先前连教主都来参战了。”

    教主联手制衡执墓人,随后神子空降天宫,让这片区域越来越复杂。而且更严重的是,有战英这样的变态级人物镇场。到时候真的出现什么宝贝,谁有资格跟他抢?

    “这家伙还真是让人头疼啊。”王峰抚摸额头,第一次感到沉重的压力。

    “算了,不聊这个变态了。”王峰摇头,将这件恼烦事抛诸脑后,然后他问向李慕婉,“你们来自哪个圣门?”

    “将军门。”李慕婉回答,眸子光彩有些黯淡。

    “将军门。”王峰沉思,十大仙道圣门虽然是大陆最强的十大势力,但各圣门势力其实层次不齐。将军门排名靠后,远没有神武门,剑门,罗汉门威风。

    兴许是看出王峰心中所想,李慕婉有点惋惜道,“我将军门当年也是辉煌一世,可惜跟无极魔门的一场大战,损失最为惨重。以至于后来发展跟不上,越来越落后。”

    “如果他没死,现在的将军门岂会沦落至此?”李留山有点愤愤不平的补充道,“要怪就怪剑门,罗汉门的无耻。”

    李慕婉反驳,“我倒是宁愿相信他只是失踪了,并没有战死。”

    “嗯?”王峰听出其他的味道,似乎十大仙道圣门并没有明面上的团结,甚至存在严重的分歧,归咎原因还是当年的正魔一战。

    还有那个人,指的是谁?

    王峰毕竟根基不深,对时下的大陆格局以及历史名人不太了解。现在跟李慕婉三人细聊,也能获得一些信息。所以他自始至终都在认真的听讲。

    “那个人是?”王峰询问。

    “我将军门百年难得一出的绝世神子,将军令。”李慕婉提及此人,目中流露出骄傲的神色,“将军令当年在正魔大战中,是十大仙道圣门的领袖之一,统领四路正义大军攻破了魔门的教址。”

    “当年无极魔门威风显赫的十大魔将,他一个人杀了排在最后的六个魔将。”李慕婉又补充道。

    王峰虽然没亲历当年的正魔一战,但那一战的惨烈给后人留下极为深刻的记忆。而十大魔将也是那个时代无极魔门最强的十大高手。只是没想到一位将军令,就杀了六个……

    “哎。”李留山突然叹息一句,“可惜再风光又有什么用?将军令最后还是没了。”

    “到底怎么回事?”王峰迫不及待问道。

    “当年正魔大战进入最激烈时,将军令带着剑门和罗汉门的一众高手追捕第一魔将。但第一魔将太强,连续伏杀三千里都没伤他分毫。”李慕婉回忆道,“然后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将军令和第一魔将都消失了。而剑门和罗汉门的高手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你在怀疑?”王峰话说到一半,又戛然而止。

    李慕婉倒是不在意,“不是我怀疑,是将军门一直怀疑,是剑门和罗汉门联手反叛了将军令。所以我门和剑门,罗汉门向来不和。”

    王峰了然,若是将军令真活着成长下来,将会影响十大仙道圣门的排名,也难怪当年会发生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