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令,无极魔门。

    王峰心中唏嘘不已,虽说那段曾经轰轰烈烈的正魔大战,抹杀了无数的英杰,也逝去了很多年。但那些历史中留下的人物,依旧给后世人留下无尽的想象空间。

    “一人独杀六大魔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王峰心中自语,有点感慨。若是将军令还活着,只怕现在早已独霸一方。

    可惜,他终究是烟花一瞬美丽,消逝的太早。

    战英,风无痕,现在是他们的时代,也许有一天会刻上王峰的名字。李慕婉凝视着王峰镇静的神色,这般想到。

    “十大仙道圣门各有人杰,但比之将军令,还是不够。哪怕现在的战英,风无痕也不行。”李慕婉认真的凝视着王峰的眼,如此说道。

    她说的很真诚,很自信,使人生不出任何反驳的情绪。

    王峰静静的笑,啃食手中的狼肉。刚欲说话,突然神色一变,他感觉自己的胸腔在猛烈沸腾,有一股如岩浆版的炙热冲撞身体的每个角落。

    “这……”王峰心神一动,“要突破了。”

    这太意外,王峰根本没有丝毫准备。然后他看着手中狼肉,大致明白过来。夜狼王毕竟是真尊境界的强者,血肉纯粹,气血充足,直接引爆他的身体。唯有突破,才能承受如此强大的肉身精华。

    “王兄,你这是?”李慕婉睫毛眨动,第一时间发现王峰的反常。

    “我要突破了。”王峰没有过多解释,他直接闭目,然后运转周身,进入宁神状态。

    李慕婉三人面面相觑,然后互交神色,识趣的离开原地退进草舍。只留下王峰独自在院子突破。对于修者而言,突破的时候需要安定的环境。一旦外界干扰过重,会引起反噬的效果。

    “他就这样盘坐在外面,不怕外敌偷袭吗?”李慕婉忧心忡忡道,她口中的外敌自然指的是前不久才刚刚退走的夜狼。

    “铿锵!”

    李慕婉这句话问的相当精准,可王峰显然已经提前预料到。寒光闪烁的无锋刀争鸣一声,横挡于胸前。蒙蒙如清辉流转的剑光,不断放大,如倒扣的大锅,将他罩在下面。

    “哚。”

    王峰张嘴一声轻啸,肉身轰鸣,形如万千浪潮迎风滚动,随后沸腾声越来越惊人。居然透过肉体传到外界。隐隐间还有锋芒之势在外放。

    “这家伙竟然才真帝中期,不是听说他一刀就秒了陆海天吗?若是我记得不错,那人是真尊境界吧?”李留山摸摸下巴,有点惊骇。按照外界传递的消息,绝对不会出错。

    既然如此,那岂不是说王峰一刀秒陆海天的时候,属于越级杀。

    越级挑战,斩敌手于刀下。

    “简直无法用正常思维理解这个家伙。”李留山强忍住心中的惊骇之意,实在无法想象这个家伙明明比自己还小,为何会如此惊才艳绝。

    “嗤嗤嗤。”

    王峰凝神半晌,自他的身体率先冲出来的是一道清辉,惶惶如神日,直接逼穿虚空,照亮夜光。这束清辉实在太惊艳,强烈的光感让方圆百丈都沧白一片,仿佛下了一场绵绵不绝的鹅毛大雪。

    “我现在留的灵石还有不少,试试能否连续突破。”王峰自语,然后拿出灵石以及一些适用的丹丸。自进入天宫听到战英,将军令这些传奇人物的事迹后。他不在安于循规蹈矩,而是选择跨境突破。

    按照他连续大战的极限战力,肉身承受能力早就进入真尊境界。

    “呼呼呼。”王峰闭目,放空神识,先是吞下数刻丹丸,填补内需,以防止稍后过于耗费精力让自己陷入沉眠。

    随后他动用了极品灵石,这等灵石在凡界非常难得,难得到了出现一块就能引起轩然大波。王峰准备这一次消耗掉。

    “砰。”

    五脏翻腾,六腑剧震,激烈响彻的轰鸣声犹如晨钟暮鼓在撞击。蓦地一根胸骨断裂,顶破肌肤,盈盈血迹沿着森白肉骨流出来,有点可怖,有点惊心。

    值此之际,草舍中三人紧密的观察外围王峰的动静。可惜王峰在完成一系列动作后,犹如雕塑般凝固,半天不见一点动作。

    “有人来了。”也不知过去多久,李留山出声道。

    按理说现在是入夜时分,大部分进入天宫的人都已经消息。奈何王峰这番突破动静实在太惊世骇俗,将这片照亮的犹如白昼。一时间各路高手沿着声动寻到此处。

    “嗖嗖嗖。”

    剑光,飞影,破空声接连而至。

    玄女门,浩气门,剑门,罗汉门等圣门真传弟子悉数出现。

    “嗯?”浩气门一位身材消瘦的男子惊咦一句,然后眸光觊觎的看向那柄清辉如神日的无锋刀,“竟然是极品宝器。”

    极品宝器一出,现场明显躁动不安,无数道眼神自各个方位锁定过来。

    “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竟然遇到了如此宝物。”这位名为李松的浩气门弟子微笑,一脸玩味,“既然被我碰到了,那边是我的机缘,这柄宝器我预订了,谁也别跟我抢。”

    “可是大师兄,那是。”李松身后一位年岁稍弱的弟子踟蹰不安道,“那是人家的东西。”

    李松在浩气门的身份并不低,隶属真传弟子中的首席大师兄,位高权重,实力雄厚。所有紧随其后的浩气门弟子,对他即使崇敬又是恐惧。

    自身后师弟说出这句话后,李松无趣道,“天宫是机缘之地,但凡进入,任何宝器就没有任何明确的归属。若是没实力保护自己的宝器,被中途抢夺走只能怪自己实力不济咯。”

    这句话说得冠冕堂皇,其实是现场大部分人的心理写照。

    十大仙道圣门至少来了一半,谁不觊觎这柄宝器?只是没有李松表现的那般激动,或者说野心十足。现在李松明确表态要抢,自然会出手。

    “道兄只怕忘记了解这柄剑的主人是谁了。”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李松皱眉,“谁?”

    李松同样是后期进入正魔战场,然后直入天宫,虽说知晓王峰一名,却并不了解无锋刀是他的宝器。所以这句话问的没有半点问题。

    “他叫王峰,神武门的弟子。”

    “嘶嘶,他就是王峰?”

    “那个在正魔战场大杀四方,连岳不凡,陆海天,任千秋都不敌的王峰?”

    现场引起一阵惊呼,然后惊疑不定的看向被清辉遮掩住的王峰,情绪多变,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可以明确的是,在听到王峰之名后,很多人识趣的做出退让。

    在王峰的手上抢无锋刀,等若找死,如果实力不够强大,招惹这么个人绝对没好果子吃。

    “王峰又如何?很了不起?”李松经历起初的震惊,心态随之安定下来,他不管王峰到底有多强,更不管这家伙有多可怖。

    但凡他看中的东西,便一定要想方设法的争夺过来。

    “道兄如果不怕死,大可去抢一抢。”有人暗中不怀好意的怂恿道,现在各大教门的人汇聚,暗中免不了彼此挤兑。现在有机会借他人之手让浩气门当出头鸟,当然不放弃。

    “有什么好怕的,难道神武门出来的弟子就这么强?”李松嗤笑,大手一挥,掌心出现一道赤红色的光,那是一柄秀剑,不过食指长,却杀光烈烈,一看就不是凡俗物品。

    “嗖。”

    掌心光芒夺目,铿锵一声飞空,而后打向王峰,速度很快,而且角度刁钻。这个时候王峰进入突破的关键时段,外界的动静很容易影响他巩固修为。

    “咔哧。”只是这一剑飞空,然后突然像是撞击到什么东西,爆发无数璀璨的火星。明显是有人出手阻拦下这一剑。

    “找死。”李松大怒,抬手扫视,顿时发现徐徐走来的李慕婉。出剑之人自然是李慕婉,身后还有李留山,张掖,三人同步走出,然后自然而然的挡在李松的对立面。

    “你什么意思?”李松看向容颜清丽的李慕婉,阴气沉沉的眸子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趁着别人突破偷袭,你还要脸不?”李留山言词毒辣,继续道,“既然你想抢无锋刀,怎么不等王峰突破结束,在光明正大的抢夺?现在出手算几个意思?”

    “我做事什么时候需要你这个瘪三说教了?”李松怒言一句,大概认出李留山的身份,“将军门那个破落圣门,也学会多管闲事了?”

    这句话很诛心,有着难以掩饰的嘲讽和轻蔑。

    李留山面色阵青阵白,极为愤怒。

    “砰。”

    突然间,场地一声炸响,轰鸣如天穹崩穿,随后王峰的身上爆发一股冲霄的金光,直入苍穹,显耀夺目。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接连闪烁,前后衔接。

    “我怎么感觉不对劲?他突破的方式好奇怪。”现场一位年轻的高手诧异,嘀咕道。事实上,不仅是他们,李松也愣住了。

    下一刻,一声惊呼让现场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他在连续突破,这是三个境界的连接释放。”

    “逆天了,他竟然要连续突破三大境界。”

    一句话,全场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