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面色如霜,沉默不语。

    但越是这样越让人心悸,尤其是在他握紧无锋刀后,全场都感到一股比千年雪山还要冷冽的寒意。那种等若死亡的感觉,让李松在内的所有弟子心胆俱震。

    “轰。”沉默间,王峰抖手一动,无锋刀锋芒开裂,凌空飞跃直上的刀芒瞬间将乾坤石砍裂。笼罩在他头顶上方的威压,如潮水般流逝。

    乾坤石虽然贵为一方宗宝,可面对极品宝器,依然难以抵抗。

    “嘶嘶。”李松眉头乱跳,面色煞白,尤其是看到乾坤石碎裂,全身都在冒汗。

    王峰眉头微扬,淡淡道,“你还有什么遗言?”

    “铛。”李松的心往下一沉,王峰这句话隐含的意思太明显了,这是要杀他灭口的节奏。回想刚才自己极力怂恿各大仙道圣门的人出手,心里就是一阵苦涩。

    明知王峰是个棘手的人物,偏偏还要凑上去招惹,现在终于尝到苦果了。所谓的大义,所谓的剪除隐患,不过都是借口。李松自始至终看重的只是无锋刀。

    “还有,你们的遗言。”王峰凌厉的眸子扫视四方,看向罗刹门,罗汉门的诸位弟子,态度犹如冰封,寒意刺骨。

    这些都是先前蠢蠢欲动,准备对王峰下手的年轻高手,现在被当事人问罪,神色很不自然。

    “王峰,你敢杀我们?”李松知晓继续沉默,唯有等死一条路。他试图挽救危机,试图拯救自己的性命。

    王峰冷笑,“你觉得了?”

    李松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一字一句沉声道,“十大仙道圣门的规矩,各门不得自相残杀,你敢下杀手,小心出去后吃不了兜着走。”

    李慕婉在远处反讽道,“这就是浩气门的弟子,骨子真硬啊。”

    李松面色阵青阵白,但一想保命重要,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他继续道,“我们都是各自圣门的未来,你杀我们,等于与天下人为敌,奉劝你三思而后行。”

    王峰摇头,他杀心已定,这些人必须死。光是李松先前那番话已经彻底激怒自己,何况王峰性格向来喜好杀伐果断。

    “你们先前要杀我的时候,就该想到现在的局面。”

    “轰。”

    无锋刀震动,巨大刀芒崩的小院地面裂开,一条巨大缝隙宛若虚空大裂斩,堪称触目惊心。

    “杀。”王峰厉啸,抬手出刀,杀气啸平原。

    “你。”李松爆怒出手,一掌并指如爪,挥扫向无锋刀,“你真的要杀我?”

    “铛。”

    刹那间,无锋刀与掌纹相交,然后一股气浪直接破掉李松的防御。后者还没反应过来,一缕芒斜斩,眨眼卸下他的右臂。

    “啊”

    巨大的冲击力将李松撞飞,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带出大片的血花。随着无数尘埃掀飞,李松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嘶嘶,李松可是浩气门真传弟子中的首席大师兄,竟然一刀就被砍翻了。”

    “……”

    一道又一道惊恐畏惧的目光经过王峰,落向惨败的李松,全身发颤。尤其是剑门的弟子,苦涩难言,已经做好了死战的决心。

    剑门和神武门向来不两立,刚才围杀王峰的时候又表现的最为积极。以王峰的性格,解决李松后轮到了便是他们。

    果然,王峰提了提刀,望向剑门弟子,“你们这些弟子中谁是大师兄?”

    兴师问罪!

    剑门弟子浑身一颤,随后看向旁侧红袍张扬,满头长发飞卷的剑门大师兄。此人相貌中正,面如刀削,一看就是仪表非凡的人物。

    可在场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看似强健的气势在退散,不如先前狂野。这是屈服,甚至是低头的征兆。剑门弟子一阵丧气,平日里敬重如神的大师兄,居然服软怕死了,对他们的心里打击太大。

    王峰淡笑,只问了一句话,“你的姓名?”

    “杨洲。”剑门这位大师兄道出两字后,准备继续言语,试图化解他们和王峰之间的矛盾。

    不想王峰伸手摆摆打断他的话,“不必解释,你也必须死。”

    “嘶嘶。”

    杨洲神色一滞,隐藏在红袍下的双手忍不住颤抖。

    “呼哧”无锋刀再度闪现巨大的刀芒,光华耀世,杀气倾泻。咆哮的破空声似乎要将天地都撕裂,都斩碎。

    “嗡!”

    杨洲凝神回撤,迅速祭出一柄重剑,笔直的刺向无锋刀巨大的刀锋。

    “哐当。”刀剑相击,无尽火星飞跃,犹如荒野中的鬼火,闪息间便是消失无痕,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刀的气势。”短暂的沉默,杨洲突然神色刹白,一口黑血喷溅,当场就跪了下来。滴落在大红色长袍上的殷虹血迹,让红袍更加妖艳。

    “又是一刀败了,根本就不是王峰的敌手。”

    “……”

    浩气门李松,剑门杨洲,都是各自圣门真传弟子中最强的存在,可面对王峰这位更年轻的敌手,居然连一刀都接不下。

    双方实力强大的反差,令全场沉默。

    “你的境界?”杨洲面色铁青,非常不甘心,他虽然知道王峰很强,但一刀就被砍下阵,这让他心里极为憋屈。

    毕竟是剑门的真传大弟子,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

    现下如此多人面前惨败,对他而言是一种侮辱,比死还难受。

    “我吗?”王峰晃晃手中的无锋刀,任何扭动脖子,噼里啪啦的声音再度响起,一簇又一簇金色的光柱透过身体的每个毛孔溢出来。

    金光夺目。

    王峰整个人都沐浴在金光中,如一尊金色战神。

    “轰。”一声巨震自王峰的肉躯炸响,轰鸣不绝,好在王峰快速收敛,没有让这些轰鸣继续扩大下去。

    但就是这个看似轻而易举的动作,让在场的人都不镇静了。

    这是突破的道骨轰鸣……

    “你,你。”杨洲艰难的抬起头,已然面色如灰,“你,你竟然还在突破。”

    “真尊圆满啊,还是太慢了。”王峰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兀自摇摇头,似乎不满意自己现在的状态。

    随后他全身金光收敛,到此阶段算是彻底的进入尾声。

    “这个家伙连续突破三个大境界,居然还不满足,他……”李慕婉忍不住翻白眼,倍感无语。且不说连续破境带来的危险,光是这股魄力,举世都难寻几个出来。

    修士突破,向来讲究水到渠成,只要达到临界点,顺势引导体中的真元,便能安稳的跨过门槛,进入下一境界。这是最保守也最把稳的方式,也被天下修士所推崇。

    而王峰选择的是强行突破,不但需要拉伸拓宽肉身的承受力度,还要防止冲击太快带来的反噬危险,当然还要外界的不良因素干扰。这些麻烦只要出现半点,就能瞬间致人于死敌。

    如此可见强行突破的危险,但王峰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连续走过了三个大境界,简直不可思议。称之为妖,都不为过。

    “妖孽,变态,不是人啊。”李留山也是如此点评道。

    “……”

    剑门,罗汉门,罗刹门,浩气门算是彻底将王峰得罪死,而且后者明确放话,会下杀手。但任谁也想不到,王峰会选择另外一种简单粗暴的手段。

    大杀四方,不留活口。

    “嗤嗤嗤。”

    无锋刀在全场闪耀,森森刀光如雪飘转,嗡嗡不绝,震耳欲聋。

    “哧。”刀口开阔,一击剔穿李松的胸骨,自前胸钉进后胸,直接穿透。而刀锋巨大的冲击力,更是将李松的五脏六腑全部震碎,各路骨骼化成粉。

    “在你想要杀我的时候,就该考虑过我是什么样的人。”王峰右手缓缓抬起,轻推向李松死不瞑目的面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轰。”李松的尸体自刀锋中脱落,绵绵无力的坠下,自此一代浩气门高手,正式战死。

    “哒哒哒。”

    血花四溅,染湿小院。

    一股充斥着杀戮气息的刀气,纵横无敌,难逢棋手。

    “砰。”再一刀,砍中杨洲的脖子,瞬间头颅飞跃,带出冲天血浪,染红天穹。随后是剑门弟子,再一再二再三的战死于王峰面前。

    有人猝不及防被拦腰斩断,有人誓死反抗被一劈两半,有人组团对抗,被王峰一刀砍碎防御,当场震死……

    “杀!”

    王峰双手举刀,弹腿飞跃,强大的冲击力震死至少十位圣门弟子。许久,王峰收起无锋刀,扫视一地尸骨的现场,神色冷漠。而对面,自始至终都站着三条人影。

    李慕婉,李留山,张掖三人一度瞠目结舌,盯着现场发呆,发傻。

    他们见过无数惨烈的大战,却从来没见过这般简单粗暴的杀戮,简直到了神挡杀神,佛挡诛佛的地步。

    “这家伙战斗力真是逆天,这也太狠了吧。”李留山讪讪道。

    “哼。”李慕婉回过神,轻哼一声,“这样才配得上强者的风范,毕竟是这群人自己找死,先招惹王峰的。”

    “走吧。”王峰挥手,示意三人跟上,“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吧。”

    三人相视一眼,快速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