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这句话完全是无心之语。

    神武门的确有十大圣子,而林狼天排名垫底,属于实力最弱的一位。这是明面上的事实,外界人都知道。

    然而有些内在的原因,唯有林狼天自己清楚。

    林狼天的是父亲是神武门执法堂的首席长老,位高权重,实力强健。年轻时,曾是神武门最惊才艳绝的年轻高手之一。少年成名,中年主掌一方,最后成为神武门执法堂的首席长老,拥有很高的权势。

    他是除神武门教主外,最强之人。

    而林狼天作为他的儿子,自出生就享用神武门的绝大部分资源。但相对于曾经风云一方的父亲,林狼天始终拍马不及,稍弱一点。

    五年前,神武门圣子大选,林狼天借助父亲的手段,取用不光彩的方式博取一方席位,成为十大圣子之一,但自身实力并不强,甚至很弱。

    但,只要成为圣子,就会得到神武门最高等级的功法,丹药以及数之不尽的优质资源。这样的诱惑力也促成了林氏父子铤而走险。

    换言之,林狼天这位所谓的圣子,其实是作弊选出的。

    此些年,神武门颇有怨言,奈何林狼天父亲作为教主之下最强高手,没人敢得罪他,只是私下议论几句。加上成为圣子后,无论是地位还是优势都非常明显,林狼天即使天赋有限,在大量资源的堆砌下,个人修为确实有所精进。

    久而久之,作为圣子的林狼天越来越嚣张跋扈,是十大圣子中最高调最霸道的。昔日但凡神武门的弟子遇见林狼天,都会礼让三人,还从未遇到王峰这样油盐不进的人。

    “你可知道我林狼天是谁?我是神武门的圣子,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林狼天气得面色阵青阵白,忍不住就要出手。

    可惜王峰非常棘手,第一不忌惮他的身份,第二这人在正魔战场的手段太狂霸,如果跟这么号愣头青斗起来,保不准会不会吃亏……

    “切。”王峰其实心里也疑惑,好歹也是圣子,竟然气血还没他充足,境界更是相差无几。这么号的人物也配当圣子,神武门到底怎么选出来这么号废物?

    如果王峰明白林狼天是凑数的圣子,或许就不会这么想了。

    “王峰,你还不赶快向本圣子道歉?”林狼天僵持一阵,开始以地位压人,喝令王峰道歉。

    王峰纳闷,明明是你先得罪我的?为何要向你道歉?

    “哧……”王峰缓缓的抬起右手,掌心淡金色光泽涣散,“道歉没有,要不打一架?也让我试试你这圣子到底有多强。”

    林狼天气得压根发疼,这愣头青……

    “我林狼天。”林狼天眉头倒竖,非常火大。

    然而,王峰理睬都不理睬他,步伐一转,直接离开了。

    “我、草,哪里来的愣头青,等回到神武门我要你好看。”林狼天五指紧握,在心里愤愤发誓道。

    林狼天和王峰两人终究没有将事情闹大,况且林狼天此人向来谨慎小心,在没有摸准对方命门时,绝对不会出手。

    另一边厢,王峰迅速登临神火边缘,与那些踟蹰不定,不断在外围活动的高手不同,王峰直接就进。

    “轰!”

    神武战体运转,灿灿金光从他的身体中爆开,狂猛炙热的金色光芒将他整个人渲染的如战神般,竟然冲击的神火两边退散,自动让开一条路。

    “这人是谁?竟然直接进去了?”

    “……”

    王峰的动作迅速引起一群人的围观,不过相较于他们,各路圣子更明白付诸行动,直接动身进到神火里面。

    天罡神火霸烈无常,号称顶级神火,那种狂躁到几乎要灭世的火焰温度,直接熏烤的附近的山脉都在一寸一寸如雪水般融化。

    如果不是王峰修炼神武战体,自身防御力竟然,只怕刚刚靠近就化为一滩水。

    “砰。”

    王峰体中真元暴动,不断增强防御,原本淡淡金光的身体陡然发亮,浓郁到要化不开的金色光辉让神火都失色了。

    “还是不够。”王峰自语一声,暗中蓄积太古魔体,一股股魔焰在神武战体的掩饰下爆发,补充王峰的身体所需。

    “咔哧。”

    只见他一脚落下,体中真元暴动,直接冲击的神火开道,像是自中间位置被横空斩了一刀,形成一条烈火大道,延伸向未知的远方。

    “嗤嗤嗤。”

    内部的温度太高,无数的火星四溅,一簇一簇前后迸发,像是夜空中飞速坠落的流星,闪闪烁烁,非常耀眼。

    也不知过去多久,王峰借助海量的真元力量前行,行经一段距离后,他愣在原地。

    “竟然有一堵墙。”王峰眉头紧蹙,一堵被神火包裹的墙体横档在面前,墙体本质并没有特殊之处,但恰好阻挡住了前进的道路。

    “没路了。”王峰嘀咕,实在弄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尝试下的伸手按在城墙上,陡然一股反震之力差点将他击飞,那堵墙上竟然飞出一条火龙,喷涂巨大的火球。

    “天罡神火可遇不可求,而且你现在看到的并不是神火真正的精纯的部分,还需要往里面走,直到进入核心位置为止。”树老小声的提醒道。

    王峰默默点头,表示了解。

    “宁川,你竟然要杀人灭口?”

    “噗……”

    突然,一簇血水在后方炸裂,才飞溅出来瞬间就被神火蒸干,一条人影迅速枯萎,老化,最后变成一堆烟灰,连骨头都烧透,仿佛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

    “又是这个宁川。”王峰心语,有点意外,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听到宁川这个名字。

    第一次是外围大战,现在更是直接出手杀人,而且真的被他杀了。这家伙到底是谁?如此肆无忌惮的杀人,难道就不怕十大仙道圣门追究吗?

    “嗖!”

    白衣人影迅速出现在王峰十丈外,宁川来了。

    “咦?一堵墙?”宁川嘀咕一声,抬手就是一掌,硬生生轰断了墙体,瞬间消失。

    “好狂暴的力量,竟然不怕反震之力。”因为隔的很远,王峰并没有第一时间看清宁川的面相,但对方蓬勃的气血之力,即使隔着十丈距离,依然能感受到。

    王峰眉头蹙起,这位叫做宁川的白衣人,是除却战英,第二个给他强烈压迫感的高手。

    片刻失神,王峰快速让自己镇静下来,然后沿着这堵墙细细打量,随后他发现墙体中间位置有一个小洞。不知为何,他总是感觉这个洞口的造型有点熟悉。

    “和彩云令的造型刚好吻合。”

    “彩云令。”

    树老和王峰同时出口,终于发现端倪。自从在龙王山墓得到彩云令,终于要拍上用场了。

    “嗖。”王峰快速拿出彩云令,插进洞口,惊闻轰鸣一声,城墙一分为二,像是两堵巨大的城门开启。咔吱轰鸣声不绝于耳。

    “砰砰砰!”

    密集而浩大的轰鸣声传来,却见一条悠长而古朴的石道出现,石道下方出现一处宫殿,金碧辉煌,造型美轮美奂。

    宫殿正中间,一条如龙形的冲天火焰,摆动妖娆的舞姿,喷出令人心悸的巨型火焰。

    “天罡神火的精纯部分。”王峰惊呼一声,抬脚就走,准备第一时间带走。毕竟是顶级神火,可遇不可求。

    然而刚迈出一步,便被树老喝止住,“别妄动。”

    “嗖嗖嗖!”

    外围一直伺机而动的年轻高手突然成批出现,跃过王峰,几乎都朝着天罡神火飞去。

    “神火是我的,谁敢抢?”

    “哼,一切凭实力说话,打一场再决定神火归属。”

    几个呼吸间,石道里面又爆发了几场大战,至少有二十人参战,一时间将里面打的天崩地裂,虚空颤动。

    须知这些年轻高手里面,掺杂有部分圣子,这些人物集体出手,可见爆发力何其惊人。

    “轰!”

    其中两人对轰一掌,当下就震裂一面墙石,石壁上裂隙如水流灌进干涸的到底,顿时创痕密布,强行贯穿进石道。

    “这群人真是为了宝物,不惜大打出手。”王峰浅笑,若说正魔战场上小打小闹,迫于仙道圣门规矩,只可竞争不可残杀。那么这里就是真正的杀戮场,没有正义没有道理,唯有屠杀。

    “噗。”一位年轻的精瘦男子猝不及防,被另外一位高手抓中天灵盖,一股巨力拉扯,顿时尸首分家,许久才有血迹倒飞出来。

    “我林狼天……”又一边,紫袍男子横空一掌被反震出去,身子倒滑几十丈,赫然便是神武门二流圣子林狼天。

    “我乃神武门圣子林狼天,你敢对我出手,找死吗?”林狼天怒目凶睁,仰天怒吼,满头狂发倒飞。

    王峰暂时还没入场,他站在石道外旁观,却见林狼天的狼狈模样,他无奈的摸摸下巴,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这愣头青真是给神武门丢脸,打不过还废话那么多。”

    “我怎么就跟这二货成为同门,草!”

    如果林狼天看到王峰一脸嘲讽的模样,不知道会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