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嘶。”林狼天踉跄起身,站在远处倒吸一口凉气,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一度苍白到没有丝毫血色的地步。

    王峰此时表现出来的天赋以及战斗力,已经远远超过他的预估。

    无论是神武战体还是惊雷掌,都是神武门最难练习的霸道功法,数百年没有出现任何一位能够将这两门功法同时修炼,并且全部有所成就的境地。

    按照王峰现在的逆天程度,别说他日后成为神武门的真传弟子,就是顶替他的位置,成为神武门的圣子都有可能。

    “这家伙难道要成为我神武门的下一个盖世人杰神武侯?”林狼天神色一震,有点心有余悸,神武侯当年可是这片大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人杰之一,一身通天修为逆天,乃历史汪洋中千古流芳的大人物。

    林狼天怎么也不会想到,区区一个王峰竟然展现出了比拟神武侯年轻时候的才智和修为天赋。

    “他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林狼天作为神武门圣子,遇到王峰这类妖孽,其实心思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感慨于神武门终于出了一位妖孽人物,一方面又嫉妒王峰的惊才艳绝。

    毕竟同属年轻人物,看着王峰光彩照人,吸引八方高手关注,而他作为圣子被人选择无视,并且口口声声呵斥为废物。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他心情很不爽。

    尤其是再回忆王峰先前对他的态度以及源于表面的瞧不起,让他对王峰的仇恨值直线飙升。

    “即使你惊才艳绝,但得罪我林狼天,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林狼天的父亲作为执法堂首席长老,并且加上教主之下最强高手的身份,玩死一个小辈人物犹如探囊取物。

    “此战结束,我再找你算账。”林狼天嘀咕一声,识趣的退走,迅速离开天宫。

    今天这里爆发的战斗已经超出他的实力上限,即使宝物再诱人,继续呆下去真的会有性命之危。毕竟命只有一条,死了就什么都没了。这笔账林狼天还是算的清楚。

    “咳咳。”

    另一边,黑袍被王峰一掌贯穿右臂,整条手臂断裂,血水喷涌并露出森然的白骨。这一掌的打击力远远超出黑袍的肉体。

    他半跪在地上,张嘴咳血,染湿全身。

    “这就是你的实力?到底谁废物?”王峰傲人身姿挺立,站在远处双手附后,自然而然的散发一股强者风范。

    先前黑袍直接无视他的存在,更呵斥其为废物。

    现在被叫唤为废物的王峰一掌就轰的黑袍倒地不起,这简直是硬生生的打黑袍的脸。

    “我不甘心。”黑袍半跪在地上,全身颤抖,心里更是苦涩,为这一败感到耻辱。

    不过他始终认为是自己大意所为,绝非完全败在王峰的实力之下,所以他一字一句补充道,“我输的是自己太大意,而不是输给你。”

    “嘴硬。”王峰嘴角微扬,面无表情。

    时下四周出现数十人,有人悬浮于半空,有人站立于边缘,不过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在沉默注视王峰和黑袍。

    黑袍是谁,他们不知道。

    但,王峰一名,在近段时日的正魔战场堪称如雷贯耳。现下一战落定,终于见到真人,以及他不俗的战斗力。

    所以这些人的关注焦点,明显倾斜向王峰。

    “听说这人在正魔战场大杀四方,击败了无数成名已久的年轻高手。连各大仙道圣门的老辈人物,都开始关注起来。”

    “这家伙成长速度太快,只怕在打磨几年,能战圣子。”

    此话一出算是侧面佐证王峰的实力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可,但后面一句无心之语,顿时引起骇人杀意。

    须知,这一片区域,不单单有实力不俗的高手,还有极个别圣子参战。剔穿林狼天这种靠关系上位的二流圣子,其他圣子个个都是猛人。

    现在被一番比较自然心里不爽,即使王峰实力不俗,但身份地位毕竟差了一截。

    “王兄好利索的手段,这黑袍先前目中无人着实可恨,这一掌打的漂亮。”便在这时,一道慵懒中带着凌厉的口吻想起。

    此人一身白衣如雪,眸子清亮,眉宇开阔,显得极为英武不凡。不过嘴角挂起的淡淡笑容,又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狡黠味道。

    “是宁川。”围观的众人先是一愣,随即迅速如潮水退散开来,竟然没人愿意跟宁川为伍,似乎非常忌惮这个人。

    “宁川?!”

    王峰循声望去,仔细打量,说实话今日一战他已经听过数次宁川这个名字,现在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我名宁川。”宁川见王峰打量他,微微点头。

    王峰点头,算作友善回应。

    王峰虽然杀伐果断出手凌厉,但性格方面相对沉稳。既然宁川并没有表现出敌意,他自然也不会自大到处处针对。何况他对宁川并无恶感,相反在某些方面还对其人存在一定的好感。

    “王峰竟然敢跟宁川打交道,这胆子还真肥,他难道不知宁川是何方神圣吗?”却见两人友好交流,围观的人更是出现些微骚动,似乎很意外。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历,居然有这么大的威慑力?”王峰摸摸鼻子,有点莫名奇妙。不过他神识很好,大致听出一些细节。

    宁川原是罗刹门的圣子,后来叛出罗刹门,成为四海为家的流浪人。但毕竟是一代圣子,修为盖世,又没有了圣门的管束,杀人更是随心情。

    此些年战死宁川之手的强者不计其数,甚至有一战屠掉了圣子。

    “难怪敢杀人,还真是艺高人胆大啊。”王峰算是明白,先前为何宁川一进来就杀了竞争对手,丝毫不将仙道圣门的规矩放在眼里。

    “你们这么淡然的聊天,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吗?”黑袍强忍一口气,怒声咆哮道。

    “嗯?”王峰回神,眸子扫向黑袍,淡淡说道,“你现在还有资格叫嚣?哪来的滚哪去,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天宫。”

    一个滚,足以彰显王峰的霸气,以及对战争局面的掌控力。黑袍已经是败将,王峰实在无心过多关注。他此时让黑袍滚蛋,已经很仁慈,等若放对方一条命。

    不想黑袍完全不领情,“我要再战。”

    “你想死?”王峰语气逐渐冷淡,非常反感黑袍的态度,既然留你一命还要靠上来纠缠,实为可恨。

    “我刚才只是一时大意,被你占了便宜,现在你可没机会了。”黑袍愤愤的说道。

    王峰眉头一立,“我留你一命,你不珍惜,那我只能送你上路了。”

    “哧。”

    王峰举起无锋刀,寒光闪烁的刀锋杀气迫人,这一刻他是真的下定决心要斩杀此人。

    “战吧。”黑袍吞下一口血水,拿起青金长枪,轰的一声攻击向王峰。

    “轰。”

    王峰顺势一刀劈星斩月,霸道无双,砍得虚空俱裂,四周都是狂野的杀气,纵穿全场,令人不寒而栗。

    “极品宝器果然非同凡响,这杀伤力,简直霸道。”

    “也不知道这小子哪来的运气,竟然有一柄如此强的武器,若是我等得到,那可真是一份幸事啊。”

    极品宝器,向来难得,现在看见王峰的刀这般逆天,一群心怀不轨的人不无发出赞扬的言语,甚至个别人言辞露骨到想要争夺。

    毕竟是极品宝器,除了圣子级别的人物不为所动,对任何人都是强大的诱惑。

    “铛铛铛。”

    “锵锵锵。”

    肆意飞溅的金属光屑像尘埃般卷动,瞬间淹没两人战斗的场地,唯有两柄宝器撞击一处后发出的爆裂声。

    “嗖嗖嗖。”这一战打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最后战场中间已经没有人影,只有两道光团在旋转,追逐。

    “噗。”

    突然间,一尾刀光划破虚空,带出数股殷虹的血迹,飞冲向高空。

    “啊”紧接而至的是一声撕心裂肺,异常痛快的吼叫,只是这声音渐渐失去生机,不断微弱下去。

    “砰!”

    黑袍被一刀砍进天灵盖,刀锋顺势而行,沿着眉心,鼻翼,下颌一路破关斩将,如入无人之地。直至一刀分尸,将黑袍当场立劈。

    “嘶嘶,被分尸了。”

    “一刀就将人屠成了两半。”

    随着黑袍的尸首坠落下来,此起彼伏的倒吸凉气声接连响起。无数人眼带惊恐的看着王峰,一时间无法描述心中的震惊。

    黑袍本身实力并不俗,但这样的高手,竟然死的如此惨,一刀分尸当场毙命。这等于侧面衬托了王峰已经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以至于先前对王峰怀有不轨心思人,都识趣的低下头,不敢直视王峰。这么变态的人物,谁敢抢他的东西,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嗖。”王峰收起无锋刀,随意扫视众人一眼,看似无心的说了一句话,“我这人脾气不好,谁对我有不轨想法,我不介意统统砍翻。”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算是警告。

    死寂。

    偌大的天宫,数量壮观的年轻高手,绝大部分都沉默了下来。就连几位先前一直漠不关心的圣子,都饶有兴趣的思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