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所在的位置虽然属于正魔战场最边缘的地带,并且加防一层设置,放置淬刀过程中有气息波动逸散出去。但有些修士因为境界实在太强大,总是能在蛛丝马迹中找到可疑的地点。

    “居然来了一尊真圣巅峰,足足比我高了一个大境界。”王峰眉头微微蹙起,感觉有点棘手。

    以他现在的修为,不过才真尊圆满,要想在没有任何底牌的情况下战胜真圣巅峰强者,压力可想而知。如果稍有不慎,这四十九天的守护算是前功尽弃。

    唯一让他心安的是,这柄刀在三天前接近淬炼尾声,这个时候只要王峰能坚持到刀器出世,这场风波就能平安度过。

    “嗖嗖嗖、”

    数百丈外,那道身影继续迫近,犹如一柄箭矢穿裂虚空,飞遁而来。

    这是一位非常苍老的老人,白发白须,神材消瘦,肌肤上的褶皱更是犹如失去水分的橘子皮。不过他的一双眼睛非常明亮,如暗夜中的星辰。

    “嗯?果然在这里。”白发老人发出一声惊咦,而后长袍挥扫减缓速度,随即凌空踏步,以滑行的方式落定于王峰五丈外的地方。

    两人安静对峙,并未出言。

    相对于白发老人的神色淡然,气势平稳,王峰则一副如临大敌,面色凝重。这数年的连绵战斗,已经让他有超强的感知能力,自这位老人出现后,他心里无端升起惊恐感。

    这是生命受到威胁的预兆。

    “你叫什么名字?出自何门?”白发老人观望王峰数秒,淡淡出声,他的声音苍老而沙哑,像是闷鼓在嗡鸣,给人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王峰目光闪动,强行镇静,“王峰,神武门弟子。”

    “原来是神武门的弟子,看你面相不似真传弟子,居然修为如此敦厚,想来神武门招收了一位可塑之才。不错不错。”白发老人抚摸胡须,“假以时日给你足够时间成长,必将成为一代雄才。”

    “请问前辈有什么事情?”王峰才懒得啰嗦,这白发老人看似慈祥,但眼角的余光始终落在半空中的刀上,时不时的还在闪现精光,他的目的可想而知。

    “老夫袁青惜才,看你有成为一代雄才的潜力,有意收你为徒。你要好生珍惜。”原名为袁青的白发老人微笑,然后不给王峰说话的机会,步伐移动径直走向刀器所在的方向,“但你作为老夫的弟子,见面礼总归是要有的。袁某看你不像富贵人家,勉为其难的收这柄刀作为见面礼吧。”

    随即他掌心隐散光芒,抓拢向半空中的刀器。

    “这老不死的还真是皮厚,竟然还玩起了这一套。”王峰腹诽,一掌打散袁某的行动,将他拦在了半路。

    袁青眸子闪现一抹煞气,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作为老夫的弟子,你首先学会的是尊师重道,难道还想以下犯上?竟然要对我动手?”

    “前辈,我可没答应成为你的弟子。”王峰回复道。

    袁青对这柄刀的觊觎已经显露,连借口都懒得回的圆润,直接一句见面礼就动手去拿,所谓拿不过是强抢。

    “怎么?你看不上老夫的修为?”袁青全身泛起一股圣洁的光华,将精气神提升到巅峰,意在震慑王峰,不过他嘴上还是言辞凿凿的说道,“老夫如此惜才,你却不愿意入老夫的门下,是看不起老夫吗?”

    “前辈,何须如此?”王峰苦笑,看来今天这一场硬仗是要打了。

    “老夫如此好言好语,你既然还不领情,你太没教养了。”袁青怒喝一声,威严道,“难道要老夫代你家大人管教你一番。”

    “草。”王峰怒斥,实在受不了袁青的假面人慈,直接揭穿他虚伪的面纱,“想抢东西直接说,有必要说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你一个老不死的要来抢晚辈的东西,有意思?”

    “呵呵。”袁青先是一愣,随即淡笑,“小辈,你还欠缺城府和沉稳呐,以你的性格即使这把即将成形的刀落到你手中,也是成为杀戮的武器。为避免你往后犯下大事,这把刀老夫带你保管了,等你到时候强大了,老夫再还你。”

    “呵呵。”王峰冷笑,面对这样皮厚的老不死,他实在无话可说。

    “怎么?你不愿意?”袁青讥笑一声,像是看待猎物般,看着王峰。

    王峰不语,只是平稳的前行,挡在袁青的面前,意思不言而喻。

    “我看你不过真尊圆满,难不成你要跟老夫打一场?”袁青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甚,最后忍不住大笑起来,“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么有趣的后辈。”

    “你也不过真圣巅峰,勉勉强强有一战之力吧。”王峰也笑,气势平稳。

    “嗖。”

    袁青眼底的煞气越来越浓烈,眉宇间浮现黑色的芒。

    “轰。”袁青突然动手,只见他五指并拢,锋利的指节神似苍鹰的裂爪,自虚空中扑腾下来,带着无尽煞气。

    “既然你找死,老夫只能忍痛割爱了。”

    现在双方已经彻底撕破脸,唯有一杀才能解决纷争。袁青的刹那出手,直接动用真圣境界的修为,一股股黑色的烈光,将王峰头顶的虚空遮掩住。

    “哒哒哒。”

    王峰运力,惊雷中轰然而至,十道绵绵不绝的惊响,如惊雷在虚空炸裂,劈碎无尽的黑光,最后一击直接洞穿所有黑色烈光。

    “神武门的惊雷掌?”袁青意外的嘀咕一声,随后惊诧道,“十响?你居然修炼到了十响,神武门究竟招手了怎样的一位弟子。”

    作为老辈人物,对于十大仙道圣门特别出名的招式,几乎烂熟于心。惊雷掌作为神武门成名绝技之一,他自然也了解。

    可此些年,惊雷掌最高也就被人练成九响,从未听闻有人练到了十响。

    “果然是一位旷世奇才,可惜还没来得急成长。”袁青惋惜的摇摇头,淡淡道,“即使惊雷掌威力很强,但你境界和我有太大的差距,依旧于事无补。”

    “实在不想扼杀天才啊……”

    “别在这里假惺惺的了。”王峰实在恶心袁青的托词,直接动手。他用神武战体提升战斗力,频繁动用惊雷掌。

    “唰。”

    袁青速度很快,瞬间避开王峰的攻击。

    “嗤嗤嗤。”王峰运转神魔九步,眨眼就追上袁青,又是一道惊雷掌,封盖青天,自上而下镇压下来,威势滔天,如滚滚云雷。

    袁青面色微变,“你的速度……”

    “孤煞掌。”

    袁青仅有的耐心已经被磨灭,他双手掐诀,结出无数道黑色雷电,劈出雷霆惊光,轰隆隆的杀了过来。黑色雷电气势宏大,如一片波澜壮阔的海,肆意撞击向惊雷掌。

    “轰轰轰。”

    两掌轰然撞击到一起,形成瞬间的停滞,像是两片云层交接到一处,随后自中间位置猛然爆开,一股股骇人的能量冲卷向四面八方,形成巨大的风浪。

    “嗤嗤嗤。”

    巨浪滔天,扫起方圆数十丈的飞沙走石,整个地面更是被斩沉数寸,整体塌陷下去。

    “好狂躁的能量,果然无愧为真圣强者。”王峰抵制不住狂躁之意轰动的冲撞,气息突然倾泻,瞬间就被冲飞几十丈的距离。

    “咳咳。”王峰面色狼狈,非常不堪,他虽然很强,但袁青毕竟是真圣巅峰的强者,短时间难以克服对方的攻击。

    “跟老夫斗,简直是找死。”袁青抚摸胡须,摇头可惜,“天才看过太多,但扼杀你这样的妖孽,老夫还真有点于心不忍。如果不是你刚才得罪我,老夫还真想收你为徒。”

    “嘶嘶。”王峰倒吸凉气,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准备再战。

    袁青眸子闪现煞气,“既然你找死,我送你上路。”

    “嗡。”

    突然间,一声嗡鸣,如寒刀出鞘,导致整个地面都在抖动。

    “嗯?”王峰猛然抬头,几乎同时听到树老的声音,“小子,提刀。”

    “成功了?!”王峰一喜,右手高扬,虚空突然开裂,一柄黄金色的长刀嗖的一声入手,勃然爆发的战意让虚空都在微微颤抖。

    “老不死的,我看今天是你送我上路,还是我送你上路。”王峰单手抚摸刀锋,心中战意沸腾,面色杀气更是越来越明显。

    “就凭借你?”袁青讥讽,嘴角有不加掩饰的神气,他骄纵道,“这柄刀确实不俗,保守估计境界该在真圣巅峰,最多与老夫齐平。老夫何惧?”

    “呵呵。”王峰冷笑,“你错了,这是长生刀。”

    “长生刀?”袁青表情明显呆滞片刻,有点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嗤嗤……”王峰微微抬手,刀锋仅仅散出一抹芒,就斩开了五十丈虚空,形成一道可怖的裂口,冒出白雾般气体。

    同时,一股莫名的气息在刀锋口旋绕,很淡可始终都在。

    “嘶嘶。”袁青眼皮子乱跳,突然步伐大乱,他瞳孔猛然炸开,“这,这是长生境界的战刀?这怎么可能。”

    这一刻,袁青感觉全身一片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