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嗤。”

    刀光如塞外寒雪飞扬,瞬间就遮蔽天穹,形成一股可怖的压制,似乎下一刻就要斩天裂地,将这里的一切都摧毁。

    “这怎么可能?”袁青满面胡须飞动,眸子中的惊骇之意已经布满整个眼眶。

    先前在百里外他就感知到一股莫名的波动,但几番探查,他本能的认为这仅是一柄比普通兵器更高一阶的刀。

    可是谁会想到,这刀居然达到了惊人的长生境。

    “你怎么会炼制出长生境的刀?”相对于这柄刀带来的骇人杀意,他更关注的是王峰,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尚未成长到大气候的年轻后辈,如何能塑造一柄超出自身境界太高的刀?

    王峰淡笑,“这就不是你关心的问题了,黄泉路上记得是我送你上去的。”

    “轰……”一刀裂斩虚空,芒光如浪潮如瀚海,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还自天穹降落下来,堪称惊天动地。

    袁青不断撤退,战斗力已经提升到极限,最后更是打出数道霸道攻伐,层层攻击向刀芒。

    “不。”袁青突然绝望的大吼一声,双手掐诀,形成一层护体罩门,试图截住这柄刀带来的惊人杀气。可一切都为时已晚。

    “噗。”

    一抹殷虹血迹在虚空炸裂,迎着滚动的芒光,四溢向九天十地,最后形成珍珠般的光点,落在虚空间。而袁青的肉身更是在瞬间被切割成无数的尘埃,与光同尘。

    “嘶嘶。”

    王峰一刀落定,迅速双手按刀,可这柄刀带来的狂霸战斗力在刹那间抽干自己的所有力量。以至于他满面苍白,额头更是渗出大片冷汗。

    “哐当。”

    坚持数秒,王峰终究难以抵抗身体快速匮乏,双腿一软,跪伏在地上。长刀就机顶住他的胸膛,这才没有就势载落下来。

    “呼呼。”他在努力调整身体,数个呼吸才感觉流失的力量在复原。

    “这刀太霸道了,我在开启神武战体和太古魔体的双重准备下,依旧难以驾驭它,这……”王峰盯着长刀自语,眼中既是兴奋又是遗憾。

    兴奋的是,这柄刀的战斗力超出自己的预估。

    遗憾则是因为他无法随心运用。

    “小子,这柄刀的意志霸道无双,你现在的境界还难以轻松驾驭。刚出使出的这一刀已经是你的极限,若是长时间动用,必将遭受反噬。”树老轻声道,“不过你不要气馁,等你境界提升上去,一切好办。”

    “以我现在的境界,确实只能使出一刀啊。”王峰幽幽一声,细心抚摸手中的刀。

    只要不在战斗的情况下,这柄刀就非常普通,外人根本感觉不到它的狂霸之处。唯有逼入一缕战意,方能激活它的战斗力。

    “给这柄刀取个名字吧。”树老笑呵呵的提醒道。

    王峰嘴角也是泛起一缕笑,他举起长刀细细观赏,随后语气豪迈道,“一刀出,可斩天裂地,举世无双。以后你就叫苍天战刀吧。”

    “苍天战刀?”树老也是仔细品味,“好一个苍天战刀。”

    “记住,苍天战刀是你最后也是最大的王牌,不到迫不得已,万万不可使用。”树老随后又好心的提醒道。

    王峰点头,表示了解。

    毕竟是一柄拥有长生境的战刀,一旦被外界知晓,全天下的人都会觊觎。届时,王峰极有可能成为天下人追杀的对象。于这一点,王峰非常明白。

    “长生境啊,多少人蒙昧以求的境界。”王峰仰天大笑,随后眸光收敛,望向百里外。

    “树老,我们现在回神武门。”

    按照王峰的推测,神武门不日内将要举行真传弟子大比,前十可进入真传一列。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博取十个席位中的其一,可谓唾手可得。

    一念至此,王峰运转神魔九步,离开正魔战场。

    ……

    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教主大战已经落下帷幕,各大圣门对此战持续一段关注的热度,后面渐渐冷淡下来。更何况当下已经过去三个月。

    “嗖嗖嗖。”

    王峰步伐稳定,飘渺的身影在长空下飞遁,如一柄绝世大剑穿云飞跃。

    “那人是谁?好快的速度?”

    “咦?怎么看那身影似乎很熟悉?”

    神武门外,原本一群修炼的弟子刚刚结束早晨的任务,这才刚刚休息,就遇到惊人一幕。于是越来越多的目光聚焦,注视天空中的身影。

    “天啊,是王峰,不是说他战死了吗?”

    “真的是王峰。”

    等到确定真的是王峰,这片场域明显暴躁起来,此起彼伏的惊呼声绵延不绝,怔怔的看过来。实在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怎么回事?一个个见到我怎么跟遇到鬼似的?”王峰嘀咕一声,飘飘落地,沿着石阶,一步一步走上来。

    他所到之处,人群消散。

    “王师兄,真的是你回来啦。哈哈,我就说你福大命大,不会轻易的战死。”

    人未至,声先来,吴三帅自远处跑过来,一声肥肉摇摇晃晃,王峰真怕这家伙一个脚步不稳,摔个狗啃屎。

    吴三帅的身后还有一条熟悉的身影,李万山。

    “我怎么感觉这里的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王峰和吴三帅碰头后,疑惑的询问道。

    吴三帅先是神色一怔,然后压低声线道,“当初正魔战场大乱,连教主级人物都出动了,事态严重失控。后来大战结束多方汇总,发现正派弟子死了不少人。”

    “正好你消失了三个多月,神武门的长老认定你已经死了。”

    王峰摸摸鼻子,他淬炼苍天战斗耗时四十九天,加上前前后后在正魔战场逗留的时间,确实有三个月了。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跟在吴三帅后面。

    吴三帅左顾右盼,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沉,生怕外人听见,“有些事情不好多说,我们先去小院。”

    小院是吴三帅等人入住的地方,人影稀少,环境空旷。

    “你知不知道这次正魔战场死了多少的正派弟子?”刚进小院,吴三帅就眉头紧皱的问道。

    王峰摇摇头,他向来不关心这个,自然不知道。

    吴三帅幽幽叹了一口气,随后道,“死了三百多正派弟子,其中真传弟子占到三分之一,几乎将这些年各大圣门培养出的天才扫杀了十分之一。”

    王峰沉默,他在正魔战场最核心的几个地带都出现过,也曾参与大战,更看过不少真传弟子死伤数人。光是宁川这位昔日的圣子就光明正大的杀了数位。

    只是他没想到死了这么多真传弟子。

    吴三帅等不及王峰出声,继续道,“更严重的是,这里面还葬送了一位圣子。”

    “圣子死了?”王峰眉头一跳,预感事情不对劲,圣子级人物在正魔战场几乎等于最强武力,怎么会这般轻而易举的战死?

    “你知道是谁吗?”吴三帅反问,而后压低声音爆出三个字,“林狼天。”

    “什么?”王峰惊呼一声,很是意外,“死的是他?”

    吴三帅点头,“是啊,林狼天可是执法堂首席长老的独生儿子,居然在正魔战场被屠掉了,现在的神武门弟子都唯唯诺诺,不敢议论一丝半缕关于林狼天战死的细节问题。”

    王峰抚摸下巴,林狼天战死确实出乎他的意外,这家伙虽然属于二流圣子,但毕竟身份在那里,身上更是有秘宝,谁胆子大到对他动手?

    须知林狼天所拥有的秘宝,可直接与自己的父亲联系,一旦遇到危险,这秘宝能第一时间传递会画面,按理说,为避免神武门的追杀,没人会脑抽到对林狼天下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记得林狼天身上应该有秘宝传递画面?难道查不出是谁做的?”王峰还是很疑惑,感觉事情不对劲。当初他和林狼天产生矛盾的时候,如果不是迫于这东西,早就屠掉了这嚣张之徒。

    吴三帅面色微沉,先是环顾四周,确认安全后,这才放心道,“据执法堂那边的消息透露,出手的人非常强大,直接一巴掌拍碎了林狼天的肉躯。至于那件秘宝瞬间失去作用,根本来不及反应。”

    “瞬间碾杀?”王峰眉头皱起,看来出手的是超级强者,能一巴掌让林狼天身上的秘宝都失去效果,足见身手之强悍。

    “执法堂那边什么态度?”王峰询问。

    吴三帅道,“现在在查,可以林狼天被抹杀的很彻底,连肉身都碎成尘埃,哪里能查出究竟是谁干得?”

    随即吴三帅惴惴不安道,“不过距离林狼天死前的两个小时前的画面被截获了。”

    “两个小时前?”王峰心里咯噔一声,心中惊呼事情麻烦了。那个时间点,刚好是林狼天被黑袍打的半死不活,而自己正在一边优哉游哉的看戏。

    “王师兄。”吴三帅没有细说,光看王峰的表情就明白,他不安道,“你准备怎么解释?”

    王峰抚摸额头,“只是一些画面罢了,当初我们究竟说了什么首席长老又不知道,他要兴师问罪也找不到我头上。毕竟人不是我杀的。”

    “但你是嫌疑人啊。”吴三帅心里发涩,很担忧王峰即将面对的拷问。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王峰摆手,不以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