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狼天的意外死亡,不但彻底打乱王峰接下来的计划,甚至对他自身产生一定的威胁。

    林狼天的父亲本名林啸,位居执法堂首席长老,属于历年来神武门最年轻的首席长老,是神武门教主之下的第二大高手。

    而且此人处事霸道,性格蛮狠,而且相当护犊子。

    现在林狼天死了,林啸肯定早就发狂了,现下王峰成为第一嫌疑人,接下来的日子必然不好过。

    “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啊。”王峰自语,心道这遇到的都是什么事,你说你一个二流圣子本身实力就差,跑到正魔战场去干嘛?现在玩脱了,死了也就算了,还留下这么一堆烂事。

    林啸的护短在神武门可是人尽皆知,后面有好戏看了。

    “当初林狼天战死后,林啸扬言要将你收押到执法堂,要仔细的盘查。不过因为你三月未归,很多人以为你也战死了。所以执法堂那边安稳了一段时日。”吴三帅继续道,“但现在你回来了,执法堂肯定又要重新运作起来。”

    “人不是我杀的,怕什么?”王峰心知事已至此,只要咬紧牙关撇开自己的嫌疑,一切都不算事。何况他虽然很林狼天有过矛盾,可人真不是他杀的。

    “教主那边什么态度?”王峰问道。

    “尚在研究中。”吴三帅回忆当时的事情,解释道,“林啸截获那些画面后,第一时间就准备对你下发协查令,一旦你出现踪迹,神武门所有的弟子都可以先斩后奏,将你缉拿再说。”

    “不过后来事情出现一些转机,有太上长老跟林啸杠起来了,强行拦阻事态的极速饿坏。这位太上长老以个人名誉保你无罪,这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也致使教主犹豫不决,始终不对你问责。”

    “太上长老?”王峰蹙眉,他很意外这个节点还有人出面保他,而且是一位太上长老,“是谁?”

    “欧阳逍遥长老。”吴三帅道。

    “原来是他啊。”王峰摸摸鼻子,神色稍缓,这位老人跟自己在正魔战场确实有过短暂交流,还特意提醒等大战落幕,去私下会见他。

    “欧阳长老要保我,肯定要有说得过的理由,不然的话教主是不会犹豫不决的。”王峰才思敏捷,一下子就想到其中的关键点。

    “王师兄不愧为王师兄。”吴三帅的嬉笑一声,轻声道,“欧阳长老说你是神武门百年来罕见的奇才,如果在事情没撤查清楚之前就贸然锁定嫌疑,对整个神武门而言极为不利,甚至会将你推到对立面。”

    “然后?”王峰问。

    吴三帅回,“然后欧阳长老为证实你确有不世出的天赋,向林啸对赌,只要你在接下来的真传大比中成为前三甲,一切审问程序从轻追查。”

    “换言之,只要你在真传大比中展现惊天的战绩,将会得到更多长老的支持。”

    “不过因为事情商定下来后,你并未及时赶回,以至于计划流产。我看现在,这计划会自动延续下去。”

    王峰了然,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

    只要到时候自己一战扬名,神武门的大部分长老肯定要考虑自己的未来发展潜力。这将是和执法堂对薄公堂的筹码。到时候即使林啸一肚子怨气难消,也难以拿自己出气,更不好使用极端手段审问自己。

    再说,这里面始终有一个事实穿插整个事件的发展,那便是王峰并未杀林狼天。

    “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王峰握紧拳头,笑逐颜开。

    “王师兄,你不担忧吗?”吴三帅疑惑,王峰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态度,实在是不该。难道他就那么有信心在真传大比中博取满堂喝彩?

    “无所谓。”王峰耸耸肩,以他现今的修为,莫说真传大比前三甲,只要他愿意榜首位置都不再话下。

    吴三帅撅撅嘴,表示无语。

    不过认识这么久,王峰的性格大致了解,有如此表现也不算他意外。倒是沉默间,让他想起另外一件事,“对了王师兄,还有一个人的事情对你很不利。”

    “谁?”

    “岳不凡。”

    “这家伙还没死?”王峰龇牙,当初在正魔战场被自己打的半死不活,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又回来神武门。

    若不是迫于大庭广众之下不好下杀手,早就宰了这嚣张跋扈的所谓皇子。

    “不但没死,反而实力大增。”吴三帅苦笑,“这家伙也不知道得了什么机缘,实力直线飙升,半个月前进入真尊巅峰,现下又在冲击真圣初期。”

    “而且这家伙始终坚信你没死,他还说会在神武门真传大比的擂台上,将你狠狠的踩在脚下。”吴三帅说到这里有点愤愤不平。

    “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啊。”王峰摇头,岳不凡即使进入真圣境界又如何?须知他现在虽然真尊圆满,可战斗力能轰杀真圣圆满。

    除非岳不凡能短时间进入真圣圆满,不然必败无疑。

    “听说王师兄在正魔战场将他打的半死?”吴三帅显然也听到这些传闻,现在直接追问王峰,很是感兴趣。

    王峰不怀好意的笑笑,“他太嚣张,顺手揍了一顿。”

    “渍渍,这家伙在神武门嚣张惯了,这一顿揍的痛快啊,可惜我没看到。”吴三帅心生向往,渍渍长叹。

    “过段时间你就看到了。”王峰笑道。

    吴三帅眸光一闪,有点惊喜,“有王师兄这句话,那我就等真传大比岳不凡被踩。”

    “你会看到的。”王峰眸色镇定,全身气息爆发,光芒璀璨。

    “这是?”吴三帅面色一变,猛然惊呼道,“真尊圆满,你居然突破的这么快。”

    当日王峰离开的时候才真帝中期,这一番回归,居然跻身真尊圆满,而且进入下一关卡的临界点。突破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而且更惊为天人的是,王峰一贯擅长越级屠杀,真尊圆满的修为至少能对付真圣圆满。

    一念至此,吴三帅摸摸额头的冷汗,为岳不凡感到默哀,“这狂徒要倒霉咯。”

    ……

    王峰平安回到神武门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般,迅速在神武门引起轰动,无论是位居高位的长老还是门下实力不俗的弟子,都对接下来的事情产生浓厚的兴趣。

    按照林啸的秉性,即使明知林狼天的死跟王峰无关,但看到那些画面,必然也会找他麻烦。

    须知,那画面可是全程记载了王峰漠不关心圣子安危,甚至神色淡然,恨不得圣子下一刻就战死当场。这番态度对待一门圣子,简直是亵渎。

    林啸当时就是抓住这条,要制罪王峰。

    如果不是后来欧阳逍遥强行阻拦,王峰只怕一进神武门就被擒拿了。

    第二天,王峰在神武门多番关注下会见了几位朋友,李万山,马栏山。似乎根本就不将即将登临的爆发雨放在眼里,而林狼天死去多月的事情更是没让他有半点愧疚之心。

    并且执法堂的诡异沉默,更是让神武门的气氛变得莫名紧张。

    似乎总是有一股腥风血雨在暗中酝酿,越是宁静的前戏,越会发生顶天大事。这几乎是所有人一致的感觉。

    “王峰这小子太淡定了,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

    神武门议论纷纷,各方意见交流,都在摸索王峰暗地里打的算盘。可惜终究一无所获。倒是第三天,欧阳逍遥的一句传令,让事件又喧哗起来。

    此时,王峰站在小院,看着负责请他去见欧阳逍遥的童子,并未多言,直接跟上。

    欧阳逍遥是神武门的太上长老,有自己的别院。别院浩大,小桥流水一应俱全,风景相当别致。一席淡蓝色长袍的欧阳逍遥,落座于凉亭,神色安然,双目微闭。等王峰进来后,他才睁开眼,伸手示意王峰落座。

    “多谢欧阳长老。”王峰点头道谢,坐在欧阳逍遥的对面。

    欧阳逍遥看王峰淡定的态度,颇感欣慰的笑了,然后道,“林狼天的事情清楚了?”

    “是的。”

    “那我再问你一句,林狼天是不是你杀的?”欧阳逍遥问道。

    王峰摇头,态度坚决,“不是。”

    “嗯。”欧阳逍遥嗯了一声,“你可以回去了。”

    “啥?”王峰愣住,这才刚坐下就让自己回去,这欧阳逍遥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长老不准备多问一些别的?”

    “我只需知道你没杀林狼天即可,其他无所谓。”欧阳逍遥微笑,随即补充一句,“我相信你的话。”

    王峰长吸一口气,欧阳逍遥的性格还真另类,不过后面一句话让他很心欢,“多谢长老信任。至于真传大比一战,我会用实际成绩回报长老的信任和支持。”

    “嗯。”欧阳逍遥点点头,“我跟林啸的对赌是你能进前三,现在看你神色气态,也许排名更靠前。”

    王峰露出一嘴灿烂的笑容,“晚辈觉得拿首榜首名才对得起欧阳长老的厚爱。”

    “不错。”欧阳长老摆摆手,笑道,“那老夫就等你拿下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