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长老并没有强留王峰,只是又给了他一块流光石,而后两人再言语一阵,后者便离开现场。

    这场交谈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隐秘,但就如今风头明显不对劲的神武门而言,无意间释放出某种特殊的信号。

    尤其是真传大比将近,欧阳逍遥和王峰的密探,很快就传到执法堂那边。

    以至于王峰才刚走出去,执法堂的一位弟子就领命而来。其人王峰并不认识,可他穿着执法堂的道袍,受谁指令一眼便知。

    “大长老要见你一面,跟我走。”这位本名林远的执法堂弟子面无表情的说道。而他口中的大长老自然便是林啸。

    只是不等王峰回话,林远抬手就祭出一条千金锁,铐向王峰。千金锁是羁押犯人的刑具,神武门但凡有弟子犯下罪责,都会被带上锁铐,再羁押到执法堂受审。

    但王峰现在没有罪责,包括整个神武门以及教主在内都没给他定罪,执法堂贸然要羁押他,这算什么?

    王峰眉头挑起,语气森冷道,“我不是罪人,执法堂这么做不符合程序吧?”

    “嗯?”林远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只是看向王峰的目光有些幸灾乐祸,那感觉就像是看到等待已久的鱼儿终于要上钩了。

    随即林远怒斥一声,盛气凌人道,“我奉命带你去执法堂,你这是要违抗我的命令?”

    “你?”王峰讥笑,“你算个什么东西,再者我本身就没有罪,你有什么资格抓我?”

    “你要抗旨?”林远压制心中的怒火,声音低沉到极致,仿佛下一刻就要全线爆发。

    王峰摇头,按照神武门教主以及众长老对自己的态度,远没有到定罪的地步,而作为神武门最公正的执法堂,当然也没有擅自抓人的资格。

    现下林远这般作为,明显不符合规矩。

    “我再问你一句,跟不跟我走?”林远问道。

    “你试试?”王峰嘴角挂起一抹嘲讽的笑,神态淡然。

    而此时周围的神武门弟子也悉数汇拢过来,可因为执法堂在神武门的深远震慑力,大部分弟子不敢过于靠近,只是远远旁观。两人究竟在交流什么,外人并不得知。

    林远深吸一口气,随后淡然道,“你要逼我动手?”

    “呵呵。”王峰冷笑,不以为意。

    “轰……”

    林远突然并指如刀,掌心有荧光闪烁,形如烈焰般扑腾一掌打向王峰的胸口。这一掌明显被他收敛了绝大部分气势,只有其意没有其形。

    所以围观的神武门仅看到林远身子动了一下,并未发现林远动真格。

    “哧。”王峰眉头挑立,瞬间出手,他对轰一掌反击向林远。然而,下一刻林远突然撤掌,连退数大步,远远隔开一段距离。

    “坏了。”

    王峰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明白自己中计了。尤其是回忆刚才林远态度莫名的眼神,一下子就猜出了大概。

    果不其然,林远稳定身形后,提出一枚漆黑色的令牌,呵声道,“王峰,你无视本圣门规矩,突然攻击执法堂弟子,本执法堂现在要拘捕你。你可知罪?”

    令牌漆黑如墨,寒光闪烁。

    “执法令,这是执法堂的执法令,可以破格提审嫌疑人,拥有逾越一切规则的权限。执法令在神武门的地位,可是相当于凡人王朝的尚方宝剑啊。”

    “王峰刚才攻击执法堂林远,这下子事情闹大了,他怎么在这节骨眼犯如此不该的错误。若是攻击坐实,执法堂一定会在这件事上做文章的。”

    外围喧哗声渐起,各种议论如浪潮波动,嘈杂纷纷。

    “草。”王峰深吸一口气,知道自己猜的没有错,林远就是要暗中挑衅自己的怒火,一旦他动手。执法堂可以用别的理由羁押他。

    现在终于落入了别人的圈套。

    “王峰,你还有什么话说?”林远高高举起执法令,与此同时着急执法堂成员,不过一息间,多达五十位执法堂成员靠近,将他围困在中间位置。

    “有意思?”王峰冷漠的扫向林远,面落嘲讽,“什么时候执法堂也喜欢玩一些下三滥的招式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远摇头否认,他自始至终都只需要一个目的,现在目的达成,关于细节自然不会承认。

    “大庭广众之下攻击执法堂弟子,我有权利让你走一趟执法堂。”林远暗笑一声,伸手示意身后的随从,“拿下他。”

    “带入执法堂候审。”

    语音落定,几十位执法堂弟子蜂拥而上,气势霸道,随时后准备出手。

    王峰五指抓紧,按照他以往的性格,直接就会动手剔除这些人。但此刻时局不同,若是动手,只怕事情越闹越那,到时候欧阳长老都难以保全他。

    “见见林啸也无妨。”王峰低吸一口气,放弃挣扎。

    “铐住,带走。”林远喝令,随后千金铐套住王峰,并且声明为防止他负隅顽抗,又加防两套。

    须知千金铐是一种特殊材料打造的手铐,其重量非常沉,普通人铐上一部就非常吃力。更何况现在王峰之间就被铐了三套。

    说执法堂不针对王峰,这话鬼都不信。

    “让开,执法堂办事,都给我散开。”林远一马当先,带王峰朝执法堂走去。

    外围旁观的神武门弟子立即如潮水退散,根本不敢拦截执法堂的人。

    “王峰这下子惨了,执法堂正愁找不到理由抓他,没想到他居然自己送上门,打了执法堂的人,这是找死吗?”

    按照执法堂一贯的审问手段,指不定要受到什么非人待遇。在场的弟子幽幽一叹,为王峰的处境担忧。

    但奇怪的是,自王峰和执法堂起纠纷开始,都没有德高望重的老辈人物出面,各神武门旗下大人物管辖的区域,都诡异的保持沉默。

    任由王峰被执法堂以极其荒诞的理由带走。

    这到底玩的是哪一出?

    “为何我总感觉事情不对劲?”有些弟子道出自己的疑惑,可惜无人回应,大人物的多方博弈,根本就不是他们能非议的。

    执法堂位居神武门主楼的西侧,坐立于一座山峦腹地。远远望去,高楼红瓦,青山碧树,风景唯美。可惜因为执法堂的存在,让这处本是人间盛景的地方,极少有弟子涉足。

    相对而言,这里倒是很冷清。除却执法堂的内务人员,少有执法堂之外的弟子出现。

    “师兄,罪人王峰怎么处置?”

    一入执法堂大门,林远身后的一位弟子看向他,恭声询问。

    “先下大牢,择日候审。”林远毫不犹豫道。

    王峰眉头一挑,“貌似我没犯什么错吧?就这么直接下放大牢,你们执法堂就是这么做事的?”

    “到了我的地盘你还有意见?”林远眸子深处隐现煞气,食指在王峰的脸颊上勾动,“你现在更该关心的是自己的小命。”

    “难不成你还想杀我?”王峰反问。

    “杀你倒是不敢。”林远摇头,“不过让你吃点苦头还是可以的。”

    “哦?”王峰哦了一声,然后淡淡道,“看来你早有计划。”

    “大长老近日因丧子之痛,神色颓废,作为弟子的我自然要想办法为他排忧。正好你回来了,正好我又有执法令,玩点计谋先整整你还是手到擒来的。”林远在执法堂地盘上,已经没有先前的沉稳含蓄,说出来的话直接表述出自己的狠辣阴狠。

    “原来你是瞒着林啸做的,我倒是林啸一个堂堂执法堂的长老怎么如此糊涂。”王峰摇摇头,随即自嘲道,“不过现在我被你抓来了,他知道后也不会说什么,甚至会放任你对我用刑。”

    “你还真是林啸一手带出来的好弟子啊。”

    “真聪明。”林远赞赏王峰,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你就不怕事情做过了,会引火烧身?”王峰反问林远,神色宁静如一潭水,古井无波。

    “执法堂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你有罪就有罪。”林远摇头,看向王峰,“跟我斗,你还是太嫩了……”

    不得不说,若不是先前林远的故意挑衅,然后故意示弱,王峰不可能落入林远圈套。但现在就说林远算死了王峰,为时尚早。

    “只要大长老顶住压力三天,我就会有足够的时间让你服服帖帖,认认真真的认罪。”林远继续道,“杀林狼天,攻击同门,无视执法堂威严,数罪并罚,你说自己会得到什么处置?”

    “你高兴的太早了。”王峰摇头,直接闭嘴。

    林远故作痛惜的看着神色淡然的王峰,语气幽幽道,“我既然能弄你进来,就有能力让你服罪。所谓的真传大比,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承认你很强,也很有潜力,但并不代表你能熬过我执法堂这一关。”

    王峰眸子闪现锋利的芒,他冷冷的盯着林远,语气也是森冷,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杀气顶在林远的胸口,“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我王峰向来有仇必报,你会死的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