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被执法堂带走的消息,迅速在神武门热议,成为甚嚣尘上的谈资。各方势力也在暗中跟进事态发展,以获得第一手的消息。

    须知神武门毕竟是仙道十大圣门之一,旗下有正统身份的弟子就直接过万。他们虽然被化为为外门弟子,真传弟子,圣子等等,但无一例外的都属于神武门的管辖下。

    而因为门下弟子太多,神武门百年岁月累计,逐渐分化出多个位高权重的大堂会,由德高望重的长老人物统领。

    现如今最强大的几大堂会,无外乎执法堂,护院堂,藏经堂。

    执法堂负责执法,而护院堂负责守护整个神武门的安全,属于三大堂会实力最强的。至于藏经堂相对靠后,负责看守,保管神武门藏经库的功法,宝器。

    排除藏经堂,执法堂和护院堂属于双龙并进,向来进水不犯河水,甚至暗中时时有摩擦发生。

    护院堂综合实力最强,毕竟负责神武门的安全管制,自身地位非常之高。但后来因为执法堂的后来居上,倒是让护院堂的地位越来越尴尬。

    毕竟执法堂有神武门教主之下第一强者的林啸坐镇,这等高人管制执法堂,等于有了跟护院堂分庭抗礼的资格。

    也许是神武门弟子浩大,难免会出现敌对势力,也许是因为教主有意放任不管,护院堂和执法堂多年的纷争,在最后形成一种制衡。

    双方一边暗中发力竞争,一边明面上盯梢对手,一旦对手犯错,必将会第一时间弹劾,直接送往长老会定夺。

    长老会是比三大堂会更高一层的势力部门,不过组织成员负责,既有执法堂的长老,也有护院堂的长老。

    今天王峰被执法堂带走的消息一经发出,立即如星火燎原,整个神武门都热闹起来。首当其中动作起来的便是护院堂。

    护院堂以执法堂处事不公的名义,上议长老会,要问责执法堂。

    毕竟王峰不是普通人,神武门公认百年来最逆天的奇才,就这般被执法堂铐走,影响太大。一旦处事不公,必将引起更大的问题。

    晌午时分,执法堂,护院堂,藏经堂各大长老进入长老会议事厅,就王峰一事展开激烈的交锋。

    “啪……”

    “王峰毕竟是我神武门弟子,就这么被你执法堂莫名其妙的带走,执法堂做事什么时候如此随性了?”

    会议厅气氛沉闷,尤其是欧阳逍遥一巴掌拍碎太师椅,让整个场面更加沉重,各方长老齐齐的看向坐在另外一边的林啸。

    林啸作为执法堂的首席长老,门下弟子贸然带走王峰,他自然要出面解释。

    说实话这件事一开始他并没参与,直到王峰被羁押进大牢,他才获得准确消息。但本着事情已经做了,那就做绝再说的性格。林啸并未选择放人,而是顺水推舟,直接同意林远的手段。

    而且林远作为自己最杰出的弟子,明确表示只需给他三天时间,王峰便会乖乖认罪。所以林啸现在只要顶住压力,硬拖三天就行。

    却见欧阳逍遥发怒,林啸只是眉头稍稍抬了抬,语气淡淡道,“是他出手先攻击我执法堂的弟子,错在他,你找老夫什么意思?”

    “老夫的执法堂做事向来秉持公正,尽心尽责,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随性而为了?”

    欧阳逍遥是护法院的太上长老,同样是鼎立支持王峰的强势人物,他自然不会被林啸三言两语劝退,“林啸,我劝你现在放人,王峰一来无罪二来身份特殊,你这样做只是让事情越来越失控。”

    “身份不同?”林啸嘴角微挑,“怎么个身份不同?难道就因为身份特殊,犯了错就不该治罪了?”

    “到底你是执法堂的长老还是老夫才是?”

    “你我三月前已经对赌,届时只要王峰在真传大比中占据前三甲,一切程序才可以运转下去。至于你儿子战死的事情也会顺势彻查。但你现在玩这一手,到底什么意思?”欧阳逍遥怒气冲冲,像一只发怒的狮子,浑身充斥着杀意。

    提及林狼天之死,林啸面色阴沉,五指也无端握紧,全身有一股煞气在翻滚。

    他沉息一口气,全身的气息在缓慢收敛。

    其实在场的人都基本认定,林狼天并非王峰所杀,不然后者也不会再回神武门,这本身就是不符合逻辑的事情。但坏就坏在王峰对林狼天的无视以及现在看来无异于大罪的部分过节。

    那些画面保存的很完整,王峰对林狼天确实没有任何尊重的想法。这才是林啸追究王峰的真实原因,说白了就是为出一口气。

    现在事情僵持到护院堂和执法堂重新对立起来,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外。

    如果执法堂不在这个时候动手,一切等真传大比尘埃落定再说,也许事情就不会这般复杂。换句话说,林远用计抓中王峰,无形中算是为林啸出了一口恶气,可也就此打破执法堂和护院堂的平衡。

    欧阳逍遥和林啸的对峙,代表的就是护院堂和执法堂的对立。一旦事情处理不好,会引发一系列的矛盾。这也是让现场各方长老感到棘手的原因所在。

    可,林啸咬死王峰先动手攻击执法堂林远,使得事情始终找不到突破口。

    “老夫再重申一遍,是王峰先对执法堂动手的。”林啸语气淡漠,然后双目微闭,将现场的一帮老家伙当成空气。

    “我就是不解,王峰为何要无端向执法堂弟子出手?”

    长老会一位始终保持中立态度的老人发问道,他语气很随和,问的相对委婉,但质疑的成分还是占据大部分。

    此话一出,长老会一众老人物的目光又看向林啸。

    林啸睁开眼,云淡风轻的解释道,“这小子嚣张跋扈也不是一天两天,他在神武门什么性格什么作风,难道要老夫再阐述一遍?”

    林啸三言两语就将这位长老的问答糊弄过去,以至于现场气氛有陷入僵持。

    “因为什么原因动手,这件事要查清,不能仅凭你执法堂一家之言。”欧阳逍遥大袍一挥,给出这样的要求。

    奈何林远做事小心谨慎,在挑衅王峰的时候故意示弱,以至于现场很多弟子看到的确实是他先出手。这几乎成为一条铁证,彻底关闭了欧阳逍遥弹压林啸的渠道。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老夫可以走了?”林啸起身,准备离开。

    这一下子长老会的人都懵了,他们一堆人被叫来议事厅,本来就为商讨王峰的事情。现在问题刚刚推上台面,林啸就要退场。那这场会议岂不是要流产了?

    难道真要继续羁押王峰?

    可这毕竟是王峰啊,在正魔战场大杀四方,几乎一战成名的年轻后辈。

    王峰当日在正魔战场扬名立万的时候,很多长老从心里情感方面还是很亲近王峰,毕竟是神武门培养起来的后辈,这么为自己圣门长脸?谁不乐意。

    但这才回来就被送进大牢,是不是有点太过分?况且人尽皆知,林啸天儿子死在正魔战场,而王峰又与他有过节。

    谁敢说林啸没藏有私心?故意要整王峰?

    “这事还要再谈,你暂时走不了。”长老会首席大长老发话,示意林啸坐下。

    林啸无奈,只能落座。

    长老会首席大长老名为茅载,是本教教主的师傅,实力虽然现在不算最强,但在神武门的威望最高。他既然发话了,林啸天自然不好走。

    沉默代替了接下来的争论。

    许久,茅载敲敲桌面,轻语道,“让你的弟子林远过来。”

    林啸脸皮一动,有点意外,茅载这些年年事已高,几乎不管神武门的事情。虽说每逢大事都会到场,但从来不提任何意见,也不多言,十足的像个旁观者。

    林啸不清楚茅载为何今天要插手王峰的事情。

    按照王峰的地位,不至于让茅载关注啊。

    不过指令已经下发,林啸只能遵从。

    不多时,一脸诚惶诚恐的林远出现在议事厅。虽说他是执法堂的杰出弟子,但这样的大阵仗还是首次遇到,所以他态度很谦卑。

    “你确定是王峰先向你出手的?”茅载仅仅问了一句话,然后得到林远的答复后,看向林啸,“将王峰带上来。”

    “长老,王峰现在是戴罪之身,有什么资格过来?”林啸反驳道,“您要见他,不符合您的身份。”

    茅载微微闭目,双手缩回长袍,如此才淡淡道,“带上来。”

    三个字,态度坚决,不容置疑。

    一侧的林远心里咯噔一声,茅载的态度太令人捉摸不定。这样的大人物插手,事情根本就不会顺从自己的意志发展。

    一念至此,林远后背泛起层层冷汗,他一开始并未想到茅载会出面调查,这等大人物一旦发话,比教主还管用。

    莫说是林啸,就是教主来了,也不会擅自阻挠茅载的决策。毕竟茅载的地位太特殊了,而且威望属于神武门最高的大人物。

    他要调查,谁能阻拦?谁敢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