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门百年积淀下来,出现无数的德高望重之辈,但谁也无法跟茅载的身份地位相比较。

    虽说这些年因为年事太高,寿元将尽,修为也如江河日下,不复当年。可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谁也无法撼动。

    现在茅载出人意料的插手调查这件事,彻底打乱了林啸的预算。

    他始终不明白,茅载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仅是王峰惊才艳绝,让他生出怜惜之情?可茅载活了一大把年纪,见过无数的奇才,岂会为一个王峰改变自己的原则。

    须知,数十年前茅载就淡出神武门,不再过问神武门一切大小事宜,即使每次遇到重大决断,他也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甚至淡漠的旁观,何至于出现今天这样的状况?

    “大长老,我不明白一个小辈有什么资格让你出面?”林啸不解的看向茅载,希望能得出一份满意的答案,亦或者能截下茅载的希望。

    当然,他更期望的是,茅载仅是一时欣喜,遇到自己的追问能够改变初衷。毕竟,如果事情真拖到王峰进入议事厅那一刻,指不定要出什么幺蛾子。

    林啸迅速组织语言,继续道,“我神武门百年来天教辈出,王峰即使足够惊艳,可要让大长老您亲自求见,这怎么也不符合您的身份吧?”

    长老会一群老辈人物也是疑惑不解的看向眼神飘渺,似乎下一刻就会睡着的茅载。就连先前一直为王峰开脱的欧阳逍遥也是疑惑不已。

    “呵呵。”

    茅载沙哑的声音在大厅里回旋,既不多说什么,也没有保持沉默,微微一笑后神色继续漂移不定。

    林啸实在恼火,自己说了这么多,这老不死的竟然还是执意要将王峰带上来,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当然他也只敢在心里喝骂两句,面色继续保持原有的神情。

    至于另外一边的林远,脸色则是明显的出现异样,全无先前那般坚定。尤其是听到茅载要亲自召见王峰,更让他神色煞白。

    须知,他在将王峰压入大牢后,便在短短的时间里动用了几种酷刑。更关键的是,这是在王峰没有被定罪的情况下。这本就不符合规矩,一旦被追究,自己将要面临执法堂外各大老辈人物的追责。

    到时候只怕林啸都难保全他。

    “嘶嘶。”林远深吸一口气,额头渗出些微的冷汗,掌心也是黏黏的一片。

    作为林啸最得意的弟子,早在三年前就成为执法堂的提刑官,而提刑官这个职位,不仅仅是除却林啸执法堂堂主之下的第一人,在执法堂更有至高无上的权势。

    几乎到了一言能定人生死的地步。

    年纪轻轻的林远,能够在如此年纪成为提刑官,无论是胆识还是气魄,亦或者手段都有过人之处。多年的打磨和心性的越加沉稳,很少出现今天这般失态的情况。

    “哼。”欧阳逍遥自然看出林远气息紊乱,神色变幻无常的情况,他不言不语,仅是冷哼一声便让林远全身微怔,犹如晴天下遭受一个霹雳。

    时间在缓缓流逝,自议事厅到执法堂总舵的位置并不远,羁押一个人过来更不会耗费太多的时间。但王峰迟迟不出现,让现场原本就紧迫的气氛变得诡异莫测。

    “嗯?”茅载低语一声,意在发问林啸。

    林啸心思细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致一想也猜到是自己的弟子林远向王峰用刑了,不然何至于脱这么久的时间?

    “噗通。”

    突然间,林远双膝跪地,朝着最中间位置的茅载行礼,待磕完三个头后,这才不紧不慢请愿道,“弟子有话要请示大长老。”

    “说。”茅载食指点头,眼神微微开启。

    “王峰自恃实力高深,目中无人,擅自出手重伤执法堂提刑官。弟子在将其羁押入大牢后,便动用数道刑法,以让他清醒认识自己的错误,以免往后再犯同样的错误。”

    林远说到这里,气息已经逐渐平稳,只见他停顿一下,继续道,“弟子完全是为王峰考虑,只有扎根在身上的痛才能让他清醒认识自己犯下的大错。弟子以为,日后王峰师弟肯定会小心谨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放肆。”欧阳逍遥听得这句话,顿时大怒,“这件事到底谁对谁错还没追查清楚,你竟然就用刑,还言辞凿凿的说是为王峰着想?”

    林远神色坚韧,不卑不亢道,“弟子确实心怀大善,动用刑法皆因弟子想让王峰师弟迷途知返,回头是岸。”

    随即他补充一句,“弟子以为,毫无过错。”

    “啪。”欧阳逍遥怒火滔滔,一巴掌震得椅子都颤动,桌山的一杯热茶更是四分五裂。旁侧的几位长老也是心有余悸,心道你这反应是不是太大了?

    不过还是有老辈人物本着公平公正的角度,平静发问,“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了?”

    “何为过?”林啸这时候跳出来,淡淡道,“执法堂做事向来如此,既然有错,为何不能用刑?”

    “事情还没确定下来,你们就一而再再而三咬死王峰有错?到底是何居心?”欧阳逍遥怒声道,“林啸,你这理由太牵强。”

    “执法堂办事向来秉公执法,既然人被抓进去,难道还不能确定有错?”林啸针锋相对道。

    现下两人气势冲冲,仿佛下一刻就要交手,以至于现场的气氛除了凝重,更多了一缕杀气。

    而林远反手一击,直接公开承认自己对王峰用刑过,并且义正言辞的说明自己动刑的缘由。这一手无异于堵死了欧阳逍遥接下来的发难。

    不得不说,林远在经历最先几秒的彷徨后,迅速镇定下来,并让自己占据最有利的局面。

    “欧阳,你先消消火,等人带到了再说吧。”欧阳逍遥身边的一位老人物,出面打圆场,他拉拉前者宽大的袖袍,轻语道。

    “哼。”欧阳逍遥狠视林啸一眼,回入席位。

    林啸则眼观鼻鼻观口,默不作声。

    “起来。”茅载示意林远起身,继续沉默下来。

    约莫三刻后,王峰才在执法堂的羁押下,缓缓而来。此时的他不但神色苍白,手上的千金铐更在。王峰原先进入大牢完全是入了林远的圈套,如果反抗只会让事情越来越麻烦。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林远竟然会对自己动用数道刑法。

    先是铁钩洞穿琵琶骨,然后针挑十指。如果不是自己动用神武战体暗自抵消了锥心的痛楚,一套刑法下来,铁打的也吃不消。

    但即使如此,他身上也狼狈不堪。

    “王峰。”欧阳逍遥见早晨还精神气十足的王峰,转眼就变成现在的模样,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

    “欧阳长老。”王峰低语一句,然后目露凶光的看向林远,“你一则陷害我,再则用刑于我,迟早你会死的很惨。”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林远目不斜视的看向高高在上的茅载,对王峰的发问始终不承认。不仅如此,他还摆出一副被人冤枉的委屈模样。

    “我只是按照执法堂的规矩办事,王师弟如此冤枉我,弟子实在是心痛。”林远声音低沉,面露忧伤的看向茅载,“请大长老为我主持公道。”

    王峰气极反笑,“你这脸皮的厚度,也是无敌了。”

    他虽然早就见识过林远的厚脸皮,可现在才明白,这还远没到林远的极限。现在反而还会倒打一耙,数落自己的不是了。

    “王峰,各大长老在此,你给我放尊重点。难度在神武门,你只会目中无人吗?”林啸呵斥一声,大怒道。

    王峰慢慢回头,凝视向气势雄浑如虎的林啸,沉声道,“你就是林啸?”

    “嗯?”林啸对王峰直呼自己名讳很是愤怒,还不等追问,王峰就打断他的话。

    王峰双目泛出寒光,“我先重申一遍,你儿子不是我杀的。”

    “而你若想出一口恶气,那就自己去找出罪魁祸首,然后斩杀掉。而不是仅仅因为我跟你儿子有冲突,就将怨气撒在我的身上。”

    “放肆,你敢如此跟长老说话。”林远反插一句,喝骂道,“王峰,你还不认错。若是执迷不悟,我执法堂与你不死不休。”

    “草。”王峰性格向来如此,他鄙视的看了眼贼喊捉贼的林远,随后目光落向林啸,语气平淡道,“你那儿子实力不济,空有圣子之名没有圣子的实力,被人屠杀算他自己倒霉。”

    “我只是有一问不解,一个二流货色是如何甄选为圣子的,难道神武门的圣子都是走关系上位的吗?”

    这话太诛心,让现场的气氛都凝滞起来。

    任谁也不会想到,王峰会大胆的说出这番话,这简直是要将林啸得罪死。

    林啸丧子之痛还未消除,现下又被王峰火上浇油,顿时神色煞白,一股杀气膨胀,“小贼,你找死,我杀了你。”

    “轰轰轰……”

    一道土黄色的大掌,如一方磨盘镇下下来,巨大的煞气震得全场都在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