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什么?”

    欧阳逍遥反应迅捷,当下一掌对轰,震开林啸。

    “砰。”

    议事厅的数张椅子凌空炸裂,无数的烟尘被两人真元碾碎后的气浪带入半空,飘飘坠坠,微末可见。

    “咔哧。”

    坚固凝练的地板,突然开出两道裂隙,像是沟壑般呈现在诸人的面前。这裂隙触目惊心,宛若一道伤口砍在肌肤上,令人心骇。

    谁都知道,这是欧阳逍遥为防止林啸一掌轰杀王峰,强行接下林啸暴怒的一掌,然后就势将两人的真元气息引导到地下。不然这股气浪撞到任何人身上,当场就会被碾碎成残渣。

    “林啸,你过了。”欧阳逍遥大袖一挥,挡在王峰的面前。

    林啸双目染血,他低吼道,“让开。”

    “怎么,有我在你还想杀了他不成?”欧阳逍遥气势稳重,针锋相对道。

    “我儿惨死正魔战场,不论王峰有无罪过,鄙人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人。”林啸阴森森的出声道,“今日,人我是杀定了。”

    “呼呼。”

    议事厅气氛凝重,杀气飞卷。

    尤其是林啸身上爆发出如狼般的阴寒气息,指不定真的要痛下杀手。

    整个神武门都知道,林啸老年得子,对林狼天的宠爱可谓超出正常父子的关系。不但数十年如一日的悉心栽培,更顶着巨大的压力让林狼天上位,成为神武门的圣子。

    毕竟成为圣子,才有资格得到更高的资源,用以淬炼修为。

    这几年林狼天虽然备受诟病,实力远在余下的圣子之后,可修为毕竟在快速增长。也不枉费林啸一番培养。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仅是一趟正魔战场的历练,自己的儿子居然就死了。

    这教他如何忍受?

    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王峰到底有没有攻击执法堂的问题,而是林啸和王峰之间的激烈矛盾。王峰在正魔战场对林狼天的态度,成为林死咬他不放的原因。

    按照目前的走势,当初欧阳逍遥和林啸的对赌,也会付之东流,成为泡影。

    “林啸毕竟是执法堂的堂主,这些年为我神武门呕心沥血,功劳苦劳都是巨大的。”一位身穿红色道袍的长老眼神游离,似乎做了很大的决心,这才沉声道,“要不,就让林长老杀吧。哪怕只是让他消消火,心里也会舒服点。”

    “咔哧。”

    这句话如同惊天霹雳,让在座的几位长老神色微变。

    此言之意,等于是要神武门放弃王峰,仅仅是为平息林啸心中的怒火……

    用更准确的一句话来说,王峰必死。

    “嗤嗤嗤。”王峰深邃的眸子扫视向红袍长老,仅有一句话,“请问长老贵姓?”

    “老夫姓张名莫天。”张莫天淡淡回复,然后不解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杀你。”王峰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这一次他真实寒了心,神武门居然有老辈人物为了平息他人的怒火,让自己去丧命。

    这算什么公正?

    “放肆,你敢威胁老夫?”张莫天眸子闪现阴煞之气,怒沉沉道。

    “我放肆?”王峰惨笑,“我王峰没有行杀人之事,你居然为了平息林啸所谓的怒火,要我去死?你是不是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

    “知道什么叫公正公平?神武门难道有你这样的屠狗辈真是悲哀。”

    “你。”张莫天面色阵青阵白,又是怒火又是哑口无言,他刚才只是建议,没想到引起王峰这么大的反应。

    居然张嘴就要杀他。

    这简直不将自己这位长老放在眼里。

    “哼。”林啸渐渐收敛怒吼,倒是完全置身事外,一副淡然的模样。

    现在有张莫天的话开头,长老会陷入一片沉默。想必真的会考虑为平息自己的怒吼,杀掉王峰。

    这虽然显得很残忍,但某些老人物总要考虑神武门的内部安定。

    “无耻。”欧阳逍遥怒斥一句,眸色扫向一众长老,发现这些人都低下头,显然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

    “要不欧阳,你就放弃吧。”又一位长老出声劝慰道。

    王峰认得此人,先前出声劝慰欧阳逍遥冷静的也是他,名为牧寻,是一位面容很枯瘦的老人。

    “嗤嗤嗤。”

    王峰心中怒火滔天,在座十位太上长老,至少有七位出现同样的神情,隐隐在考虑斩杀王峰,平掉林啸的怨气。即使王峰并没有错,更没有杀林狼天。

    但这就是大人物的冷酷,残忍,之于王峰这样的小人物,死或不死,无关痛痒。

    “嗤嗤嗤。”

    王峰胸腔起伏,心中怒火滔天,一双眸子如黑夜中的鹰眼,散发幽冷的光芒。

    杀势,杀意,杀气,全部在王峰的身上浮卷。

    也正是因为满腔怒火,让他心神收敛,于无形中震开神武战体。一股淡金色的光环自行萦绕在他的全身,形成一层防御光罩。

    这完全是自主激活,不受王峰控制。

    “砰……”

    突然一声震动,宛若剑器出鞘,嗡鸣不绝。这一声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让原本紧密商议的各大长老齐齐看向王峰。

    然后便是死一般的沉寂。

    一双又一双深邃而苍老的眸子,透发精锐的光,落向王峰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嘶嘶。”

    宁寂如一潭死水的气氛,越发诡异。

    “怎么回事?”

    王峰诧异,居然是最后一个发现自己身上发现变化的人。

    “这是神武战体?”张莫天诧异的看向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的茅载,然后再看向林啸,欧阳逍遥,牧寻。

    几人的沉默,代表了他们的答复。

    “轰轰轰。”

    虚空巨震,层层萦绕旋转的淡金色光环,越发炙热,越发鲜艳,犹如域外仙光,自天穹无尽处折射下来。

    “我的气势。”王峰静心宁神,发现确实是自己先前太气愤,居然无形中触发神武战体,并在这一刻形成诡异的光罩。

    这光罩的颜色越来越炙盛,其中大半部分都成为黄金色。

    那是真正的黄金色,凡间最至高无上的色泽。

    “这是要突破的征兆?”欧阳逍遥明显也愣住了,他嘀咕一声,极为不可思议的伸手抚摸向黄金色的光罩,居然被一股外力猛然震开。

    “嘶嘶。”欧阳逍遥手臂发酥,虎口微酸。

    林啸原本杀气腾腾的眸子,被迷茫被震惊所替代。因为这一刻,他和在座的所有太上长老猜到了一件事实。

    “神武战体第五层境界。”张莫天蹭的站起,倒吸凉气。

    “这怎么可能,神武战体自开创直今数百年,除却第一代开山怪神武侯,谁有能力修炼到第五层?”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一声震惊中明显带着惊慌失色言语在议事厅响起。

    “哐当。”

    刹那间,王峰身上扩散的部分黄金色突然拆分,然后自行组合,密集而有序的覆盖向王峰的胸膛。

    那些细碎的黄金色速度很快,像是针线游走在王峰胸膛部位,并且震荡出铁器交击的声音,异常脆耳醒神。

    “战甲,这是战甲虚影。”

    “据传神武战体修炼到第五层,也就是圆满境界,会形成一层战甲虚影,到时候神武战体的终极防御力将会更上一层楼。除非是超越数个大境界的高手轰杀,不然无物可破。”

    欧阳逍遥惊呼一声,一张老脸居然剧烈颤抖起来。

    “原来这就是神武战体第五层。”王峰也是如堕梦境,绝对没想到会发生如此戏剧化的一幕。随即他身影摇摆,战甲虚影完全覆盖进肉体,如星海般涉入四肢百骸。

    “轰轰轰。”

    王峰十指微握,长吸一口气,眸子深处有黄金色的光泽在闪烁。

    “他成功融合了战甲虚影。”

    “逆天了,这小子居然真的将神武战体练到了第五层,距离巅峰境界仅差一步之遥。”

    神武战体是神武门最强功法,可历来因为难以修炼,几乎成为鸡肋。可任谁也会想不到,百年后的神武门,会有王峰这般妖孽般的奇才,修炼神武战体至第五层。

    “这小子简直就是旷古奇才。”欧阳逍遥双手紧握,最为兴奋。

    不过很快的,原本激动兴奋的场面冷静下来,毕竟他们先前在考虑是否放弃王峰,成全林啸。当下王峰展现如此惊为天人的造诣,让他们神色尴尬,不知如何定夺。

    “老夫早就说过这小子是百年来罕见的奇才,无奈一帮瞎眼的老家伙,居然想要杀了他。而杀他的理由更是荒唐至极。”欧阳逍遥略带深意的看向张莫天,“现在诸位是不是还认可先前的决策?”

    随后欧阳逍遥又看向林啸,“林堂主,你了?”

    林啸欲言又止,不知如何答复。

    须知,这个世界就是谁的拳头谁就是道理,现下王峰展现如此惊人的天赋,他若执意要动手,等若是折了神武门未来的一颗闪耀新星。

    “我再问诸位的话,怎么都不吭声了?”欧阳逍遥冷哼一声,气势逼人,一双锋利的眸子扫视各大太上长老。

    “欧阳,你消消气,消消气。“牧寻尴尬一笑,伸手示意欧阳逍遥坐下,然后一帮人神色顺变,眼神暧昧的看向王峰。

    “哼。”王峰眸光锋利如刀,无视牧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