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老不死的,先前低声决策是否牺牲王峰平息林啸的怒火。

    现下王峰突然进入神武战体第五境界,成功融合战甲虚影,这群人的态度立马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态度反转的实在太快,快到让王峰心里很膈应。

    虽然他知道这个世界向来拳头为大,只有足够的实力才能换取一定的筹码,但他心里就是不舒服。

    他毕竟是神武门的弟子,凭借自己的实力成长,并且毫无过错。现下单单因为林啸的缘故,要杀自己。更为荒唐的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错。

    “先前确定是神武战体第五境界,战甲虚影的模样我等还是看的出来。没想到这无异于传说中的奇迹,有生之年还能够见到,此生无憾啊。”这是另外一位长老的称赞。

    对于王峰的喜爱之意跃然脸上,忽然忘记他先前也同意斩杀王峰,示好林啸。

    “这群老不死的真恶心。”王峰心里怒骂一句,面上不动声色。

    至于旁侧的林远则是神色变幻不定。他素来有卓远的目光,场面一瞬间的气氛转换,让林远有了一股危机感。

    果然王峰一个淡淡的眼神扫来,便让他如坠冰窖,全神森寒。

    两者同为年轻一代,但王峰现今表现出来的造诣,几乎成为神武门最惊艳的存在。按照现在的局势走向,神武门肯定要大力培养。

    假以时日,以神武门大量资源的倾斜及王峰自有的天赋,未来不可限量。

    换言之,王峰将会不断变强,而自己在神武门的地位会越来越尴尬。比照他在执法堂大牢对王峰的举动,一旦某日林啸的威望保不住自己的时候,便是王峰对准自己的屠杀斩下的时候。

    “嘶嘶。”

    短短瞬间,林远脑海不断运作不断权衡,以至于额头上的虚汗越积越多。因为无论怎么推算,未来的自己都会倒霉。

    “真不该招惹这家伙。”林远心里哀嚎,垂头丧气。

    可惜林远千算万算,唯一算不到的是,这一日来的比他想象中还快,快到他连议事厅的大门都跨不出去。

    长老会的商量已经接近尾声,最终的裁决将会落实。

    其实各大长老都心知肚明,王峰是神武门唯一一位将神武门战体炼至第五境界的旷古奇才,神武门会忍心扼杀?现在这群老怪物汇拢在一起,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不过是走走过场。

    这一点,林啸林远心知肚明,欧阳逍遥,牧寻,王峰都知道。

    不过唯一态度让人不解的便是茅载,这位神武门最德高望重的老人,在将王峰林远悉数诏令到议事厅后就陷入惯常的沉默。

    真正做到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地步。

    “关于林狼天战死一事,没有确凿的证据指向王峰,对于他的一切嫌疑都是妄加的。现在长老会一致认同王峰无罪,往后执法堂不准再针对王峰。”

    说话的是张莫天,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有深意的看向林啸,像是劝解又像是警告。

    林啸冷哼一声,挥袖落座。这样的结局他不接受也得接受,毕竟王峰展现出来的天赋过于惊天,何况与林狼天的死毫无关系。

    其实林啸自始至终都知道林狼的死跟王峰无关,之所以死咬他不放,不过是为出一口气。现在气没出,反倒又吃了一肚子闷气。

    沉默一阵,确定林啸无意继续追究,张莫天摆摆手,“既然事情已经解决,各位都散吧。”

    “慢着。”便在这时,王峰伸手打断了各位即将离席的长老,“我没杀人这件事算是彻底洗清了,那么我被无辜羁押进执法堂大牢,遭受数道刑法的事情就不管了?”

    “王峰,你不要逼人太甚。”林啸蹭的站起,怒火冲冲道。

    “我欺人太甚?”王峰讥笑,“你自始至终都知道林狼天不是我杀的,最后还是死咬我不放。甚至不惜颠倒黑白,指令门下行刑官算计我,这口气我吞不下。”

    “希望各长老给我伸张正义。”王峰请愿道。

    “怎么回事?”欧阳逍遥眸子一立,看向王峰。

    王峰沉声道,“我是被人陷害进大牢的,而陷害我的人林远就在这里。”

    林远大急,“王峰你说什么?我奉公执法,什么时候迫害你的?”

    “你故意挑衅我出手,然后故意输给我,难道不是陷害?”王峰嘴角挂起一抹嘲讽的笑,他看向林远,沉声道,“你以为这件事做了就没事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林远无愧为行刑官,紧要关头依旧死不承认,更是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我真想抽你啊。”王峰搓手,看到对方这模样,恨不得一巴掌抽烂对方的脸。

    “王峰,我执法堂不是你可有肆意挑衅的。”林啸起身,气势冲冲的看向王峰,义正言辞道,“今日一事到此为止,都散吧。”

    “难道执法堂就这样做事的?”王峰反问一句,然后看向高高在上的诸位太上长老,“弟子蒙受不白之冤,就这么算了?”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蒙冤了,那就拿出证据来。”林远这时候跳出来,沉声道。

    “你还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啊。”王峰冷笑一声,自怀中掏出一块表面光滑圆润的黑色石头,在他面前晃了晃。

    “流光石。”林远面色煞变,全身冷汗长流。

    王峰笑,“我看你这次还死不死。”

    流光石是欧阳逍遥给他的,当时就怕神武门有人针对他。只是没想到用的这么快,刚刚走出欧阳逍遥的小院,就碰上了林远等众。

    这块石头其实并没有多精贵之处,可偏偏能记录配有者身上发生的任何事情。

    换言之,林远和王峰当时的对话以及神情,动作,悉数被流光石吸收,转化成画面载入在石中。

    “嗖。”林远突然暴动,伸手抓向王峰手中的流光石,他心中懊恼,今日光着急抓王峰进大牢,怎么忘记搜身了。

    现下有流光石,等于是抓住了自己的罪证。

    “轰。”王峰看林远胆大包天到抢自己的东西,索性抬手一掌,盖向林远的胸膛。

    “嘶嘶。”

    一股巨大的真元贯穿林远的胸口,紧随而至的冲击力直接就震断他数根肋骨。

    “你,你居然到了真尊圆满境界。”林远惊骇诧异,实在无法想象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师弟,居然强到这个地步。

    一掌就震断自己的胸骨。要知道他可是真尊巅峰强者啊……

    “王峰,你敢伤我执法堂的人。”林啸大怒,探手抓向王峰。

    王峰撤步,避开林啸的攻击,然后高举流光石,“我建议诸位先看看流光石里面记载的画面,然后再动手。”

    “拿来。”欧阳逍遥伸手,一股吸力卷走流光石。随后他逼入一股真元,让石中画面显化出来。

    “你敢算计我。”

    “王峰啊王峰,跟我斗你还是太嫩,玩死你犹如探囊取物。”

    “执法堂就这么做事?这么陷害我你不怕追罚?”

    “到了执法堂就是到了我的地盘,我说你有罪就有罪。”

    这是王峰和林远的对话,字字清晰,连神情动作都被还原的栩栩如生,仿佛场景再现。

    “嚣张,狂妄。”欧阳逍遥一巴掌拍下,看向林远。

    林远面色煞白,踉踉跄跄的倒退数大步,求救般的看向林啸。这件事他虽然擅作主张,可毕竟得到林啸事后的默认。

    却见林远看向林啸,数道目光跟着转向林啸,等他解释。

    林啸气息收敛,毅然决然的摇头,“这件事我不清楚。属于行刑官擅自行事。”

    “大长老。”林远想要解释,猛然看到林啸如饿狼般的目光,突然心如死灰,知道自己这颗棋子被林啸抛弃。如果继续追问林啸,只怕自己会死。

    索性一咬牙,林远直接承认,“事情我一人所做,后果弟子承担。”

    “没想到我神武门出了你这个心性歹毒的后辈。”欧阳逍遥呵斥一声,施压林啸表态,“作为执法堂的首席长老,你不表决一下自己的态度?”

    “嗯。”林啸不痛不痒的哼了一声,随后看向林远,“既然有错在先,那就知道执法堂行事公正,你可知罪?”

    “弟子知罪。”林远低沉道。

    “嗖。”林啸左眼一动,一股杀气在虚空拉动,自动幻化成一柄锋利的剑,齐肩斩向林远的右臂。

    “噗嗤。”

    一抹鲜血绽放,当场断了林远一臂,以示惩罚。森白的血肉中可见白骨,足见这一击斩的格外毒辣,毫不留情。

    “诸位可满意?”林啸淡淡道。

    欧阳逍遥心里纵使不满,可林啸已经斩了林远一臂,也不好多说什么,仅默默点头。

    “既然如此,老夫先告辞。”林啸起身,直接离场。

    林远神色惨白的跟在后面,只是离开的时候不忘多看王峰一眼,杀气沸腾,怨毒至极。

    王峰讥笑,“你双手健全的时候都打不过我,现在没了一臂,难不成还能战我?”

    “总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的挑战你,然后将你踩在脚下。”林远道。

    “乐意奉陪。”王峰耸耸肩,很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