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林远口中所谓的光明正大的挑战,也就是神武门随后召开的真传大比。

    林远作为林啸所在执法堂的行刑官,自然有资格参与战斗,以获取神武门更丰厚的资源培育。

    须知,真传弟子有别于内门弟子,不仅身份高贵,在资源和功法的选择上拥有更高的优势。

    然而这一次的真传大比,在林远看来已经失去原来的性质。现在她参加真传大比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王峰永远的踩在脚下。

    可惜,正如王峰所言,你双臂健全的时候都打不过我,现在失去一臂又有什么信心?

    林远脸色阴晴不定,眸子深处的阴煞之气更是骇然心神。

    “怎么?你还想动手?”王峰步伐移动,暗中转动神武战体。仅仅瞬间一股淡金色的战甲虚影在缓缓凝聚,随后爆发出惊人的气势。

    那气势形如海啸在轰鸣,连整个议事厅都在微微颤动,有无数的尘埃被卷起,形成漫天风沙,阻挡在林远的面前。

    议事厅各大太上长老默不出声,但时不时闪烁精芒的眼神,无不说明他们对神武战甲的重视。

    神武战体第五境界的出现,已经让他们本能性的无视王峰和林远的矛盾。

    甚至在心海深处,他们更该感谢林远的刺激,能够让王峰再度撑开神武战体的光环。供由他们细心研究。

    “够了,还不滚回执法堂,在这里丢人显眼。”林啸已经对王峰憎恶到极致,现在后者越是得到这帮老人物的重视,他心里越加不痛快。

    “弟子知错了。”林远浑身一震,自对峙中醒悟过来,随后仅随林啸的步伐,离开现场。

    王峰嘴角挂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面对众太上长老行礼,继而离开。

    “没想到我神武门居然出现如此天赋的旷世妖孽,假以时日十大仙道圣门谁能与我们抗衡?”牧寻抚摸发白的胡须,畅快大笑道。

    殊不知先前,他刚才对王峰有过一瞬间的放弃。

    “此事事关重大,还是要禀告教主为好,看能不能特例诏令王峰进入真传弟子一列,免除一切比武。”

    此话一出,余下的大部分太上长老都点头表示认可。毕竟这样的人才百年不得出现一位,需要好生培养。

    “不可。”欧阳逍遥打断众人的决议,他沉声道,“此子虽然惊才艳绝,天赋异禀,但老夫以为还是需要靠自己实力上位。我等这么做无异于拔苗助长,对他自身的成长并没有太大的好处。要知道古往今来,但凡实力高超的大人物,都是浴血奋杀,一路踏着敌人的尸骨成长。”

    此话确实在理,毕竟温室里难以出现美艳的花朵,唯有在阳光下才能开出完美的花朵。

    随即欧阳逍遥又提到了另外一件事,“老夫其实很想看那个人能够跟王峰打一场。”

    “那个人?”张莫天神色出现片刻的停滞,忽然惊呼道,“他回来了?”

    “嗯。”欧阳逍遥点头,不容置疑。

    “唐斩……”

    仅仅两个字让现场一众老辈人物都神色动容,显然这人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冲击,连看惯风雨的他们都难以镇静。

    “若是唐斩回来了,这一届的真传大比确实很有看头啊。只怕到时候要打的天崩地裂。”牧寻咂咂嘴,然后又疑惑道,“唐斩虽是我神武门的弟子,但从来不参加比武,这一次只怕也不会参加吧?不然以他的实力,在当年就能成为真传弟子。”

    “此话不对。”张莫天摇摇头,解释道,“唐斩之所以不参加那是因为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不屑于下场。现在有王峰这位后起之秀,他会不感兴趣?”

    “那倒是。”牧寻点头,再看欧阳逍遥一脸淡然,想必早就猜到以唐斩的性格,自会出手。

    “既然如此,那就等真传大比开始吧。”张莫天搓搓手,率先离席。

    继而议事厅人去楼空,回归原本的安宁。

    ……

    王峰自议事厅离开后,径直走向吴三帅等人居住的小院。

    沿途不断传来异样的目光,看到王峰就像是看见了鬼。

    “这家伙不是上午因为挑衅执法堂,被抓走了吗?怎么现在出来了?”

    “但凡进入执法堂的人,想要完好无损的出来几乎不可能。我说这家伙怎么气势比上午还要强?感觉他的身体里藏着一条太古苍龙似的。”

    “确实不一样啊,貌似更强了?到底怎么回事?”

    一道道诧异,不解的目光投射过来,仔仔细细的凝视王峰。

    “议事厅有消息传出来了,林远被斩掉了一臂。”突然间的一句话传来,堪称石破天惊,立马引起喧哗。

    “到底怎么回事?”一位面容枯瘦的年轻男子亟不可待的询问道。

    “听说是林远陷害王峰,被查实,然后被林大长老斩断一臂。”拥有第一手消息的人沉声道。

    “原来是执法堂在陷害王峰,我说以王峰的才智过人,岂会没事挑衅执法堂?”

    王峰和执法堂的事情到此算是水落石出,不过还没等众人回味过来,下面一句话直接让全场炸开了锅。

    以至于原本宁静的场地,像是突然下了一场暴雪,让这里的气温陡然下坠,冰冷刺骨,刀刀锥心。

    “你们知道吗?王峰将神武战体修炼到了第五境界……”

    “什么?”

    “第五境界?他凝聚出了传说中的神武战甲?这太变态了吧。”

    “……”

    神武门立即轰动起来,无数弟子奔走相告,一日之间王峰之名再度成为他们议论的热点。其名声威望几乎要与那些圣子级人物齐平。

    更令人心悸的是,王峰现在还不是真传弟子,一个平凡的神武门弟子在短短时间内成为如此狂霸的人物,足见他成长速度的快捷。

    正是由于这种强烈的反差,让王峰在外人的眼中更多了一层神秘感。

    “难道我神武门要出现一位堪比神武侯的大人物?毕竟神武战体自诞生至今的百年时间,唯有神武侯拥有此类惊人成就啊。”

    而此时成为焦点人物的王峰,却完全置身事外,似乎这件事本来就跟他没有关系。

    小院外,王峰站在一棵碧树下,神色安然。

    许久,眉宇间的安然化作一抹浓浓的煞气。

    “树老,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心里有怒。”王峰五指紧握,咔嚓作响。若不是今天自己恰巧冲开神武战体第五境界,只怕现在已经被处决了。

    那群太上长老在自己身体发生异变之前的态度,令王峰心中怒火腾腾。

    “大宗门向来无情,你若没有能力证明自己足够的价值,性命犹如蝼蚁可悲啊。”树老幽幽一叹,出声道。

    “这些道理我都懂,但心里就是不舒服。”王峰沉声道,“我王峰此一生只为自己而活,哪怕加入神武门也不过是为了未来的成长。如今他们做出如此令人心寒的事情,我又有什么理由继续呆在这里?”

    “哪怕他们已经开始着重培养我,但终究还是他们神武门一粒可悲的棋子。这不是我想要的强者之路。”王峰不愿成为任何圣门的附庸,他要走出自己的路,真正属于自己的大道之路。

    “你准备?”树老疑惑不解,就势一问。

    其实他已经看出王峰心迹的改变,可万万没想到他会如此果断绝交,以至于无法相信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神武门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地方。”王峰摇头微叹,然后一字一句道,“真传大比结束,只要东西到手,我就走。”

    “好男儿志在四方,我要去发展自己的势力。”王峰气势豪迈道,“回七十二魔域,壮大自己的队伍。”

    王峰另外一个身份便是王魔,只要他想回去,七十二魔域便是他往后的天下。

    而且那边是无极魔门的大本营,拥有的资源并不比十大仙道圣门少。况且还有七十二魔域这等蛮荒之地,可谓遍地是金。

    届时撤回七十二魔域,整合自己的势力,以备往后与十大仙道圣门分庭抗礼,抢夺资源,开门立派,流芳千古。

    “这么做,你的路将会越来越难走,甚至步步危机。”树老沉默半晌,这才轻声劝解道,“到时候你面对将不再是年轻一辈的强者,而是所有的竞争者。”

    王峰摇头,眸子气势依旧粗壮如虎,“但这样更能激发我成长。你也说过,真正的强者不是培养出来的,而是一战一战杀出来的。”

    “你有此番雄心,老夫很是安慰。”树老微微一笑,很是欣慰。

    两人自相识以来,他是王峰成长的见证者和参与者,现在见王峰做出这等雄心豪迈的决策。让他看到了王峰身上的某种光环。

    一种专属于王者的光环。

    “希望你能尽早进入三千大世界,那里才是你真正的人生战场。”树老心中低语一声,骐骥道。

    “只有到了那里,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做强者如云,天骄辈出。也只有那里,才会彻底唤醒你心中的战意和豪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