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千百年岁月积淀下来的圣门,年轻一辈的高手还是有那么几个。”王峰看着唐斩离开的身影,长吸一口气,后背已经泛起丝丝冷汗。

    其实自唐斩出现,王峰早已做好打这一战的准备,所幸此战并未发生。毕竟唐斩的实力太强,又在这个关键点出现,出现这样的反应再正常不过。

    “居然真的没有打起来,不是听说唐斩是被圣门长老通知过来的吗?神武门出现王峰这号妖孽,他真没兴趣动手?”

    “大人物的心理活动,又岂是我等可以猜测?”

    神武门外的弟子如此说道,对于唐斩和王峰的和平相处非常失望,毕竟这个等级的强者应该要好好较量一场的。

    喧哗渐渐消失,四下靠拢的弟子也逐步离开现场。

    静谧而熟软的风,吹过王峰的发丝,让他恍然失神。

    “风无痕,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难道我真的无法超越你了?”王峰十指紧握,眸子中有一股勃然喷发的战意。

    人生之中,有这样的巅峰存在横挡于自己面前,前进的道路才更有动力,冲击力。

    小院一叙,王峰和唐斩各自回归各自的生活,一切相安无事。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狂风暴雨还在后面……

    真传大比即将开始,神武门各大年轻高手踊跃报名,以为自己博取一个更广阔的前程。而王峰也在数日前明确表示,他要参战。

    “这一战我肯定要打。”王峰沉声道。

    不同于李万山,吴三帅这些还在底层拼搏的年轻人,王峰早就在正魔战场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而神武门也明确表态,可以破格提送王峰进入真传弟子一列,甚至开出更高的圣门待遇。

    可令人意外的是,王峰不但果断拒绝,甚至态度坚决的表示自己要参战。这让李万山很惊讶,感觉王峰在多此一举。

    “你现在的身份地位以及实力,跑去参战真传弟子大比,还要不要给我们活路了?”吴三帅苦着脸说道。

    王峰笑而不语。

    其实自议事厅这件事爆发后,已经让他和神武门的关系出现裂隙,王峰现在不需要任何的特权。

    他的行事风格很简单,凭借自身实力得到想要的东西,随后退走神武门。

    “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李万山察言观色,总是感觉王峰淡淡的笑容下,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似乎正魔战场一役结束后,王峰自身开始发生细微的变化。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活动活动筋骨。”王峰笑,将这一战比喻成活动筋骨。这居然让身后的两人直翻白眼,心道有你这么打击人的吗?

    李万山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道,“不过这次真传大比倒是真的有几个强劲的对手,非常适合陪你打几场的。”

    “你不会是说赵三金吧?”吴三帅显然也对这次参赛选手有过研究,大致猜出李万山指的人是谁。

    赵三金是最近这段时间冒头的新人物,据说这位年轻人物不知得到什么机缘,居然一路破境,随后只身一人跑到正魔战场大战一场,全身而退。

    若不是这一次王峰风头太甚,压住神武门年轻一辈所有人的光环,这位叫赵三金的后起之秀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赵三金确实不错,可你不觉得岳不凡沉寂的太久了吗?”李万山反问道。

    “岳不凡?”吴三帅看了王峰一眼,这才想起自己将这个人忘记了。岳不凡这一次在正魔战场所谋甚大,已经闭关很长一段时间,至今还没消息。

    况且岳不凡在闭关前扬言,他日复出必找王峰一战。

    “这家伙很快就要出关了,而且岳不凡闭关的区域开始频频接触执法堂,看样子是冲着王兄来的。”李万山道。

    “林远……”王峰眉头微皱,既然岳不凡闭关期间接触执法堂,不用想都知道是林啸和林远在暗中怂恿。针对对象,只能是他。

    “看来你的敌人不少啊。”吴三帅嘀咕道,“林远和岳不凡肯定要参加真传大比,到时候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碰上你。按照你们之间的恩怨,定会厮杀一场啊。”

    “这两个麻烦的挡路石,是个不小的麻烦。”

    王峰一甩袖袍,“跳梁小丑罢了,既然不能和平共处,那就杀吧。”

    随即他飘然离去,唯留下一道光晕在虚空摇摆。

    李万山和吴三帅愣在原地,许久才反应过来王峰这句话的意思,心里又涌起一阵惊骇。

    “他不会是在开玩笑吧?”吴三帅战战兢兢,有点不敢相信。如果来日大战,王峰真的杀了这两人,只怕在神武门会引起暴动。这岂不是在自找不痛快?

    李万山心神摇摆,许久才反问吴三帅一句,“你觉得他像是在开玩笑吗?”

    ……

    时间流逝如水,距离神武门的真传大比仅剩下七日时间,各路年轻高手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应用于比武的格斗场已经搭建数十座,全部由巨型阵法控制,能吸收大战后爆开的真元力量,以防止交战过于激烈,伤害到外围的观战弟子和建筑物。

    毕竟这次参加真传大比的弟子,境界最低的都有真帝巅峰。

    这已经不是一般性质的选拔大赛,而是高端武力的碰撞,神武门自然要严格划定区域,全程掌控,不可出现任何意外。

    相对于其他选手,王峰自始至终都很淡定。

    这几日全身心的进入放松阶段,他在神武门后院的一座山岳中静坐,看天地风云,云卷云舒。颇有一股山野村夫的味道。

    “嗤嗤嗤……”

    王峰掌心迎着虚空扫动,散发淡淡黄金色光泽的五指将眼前的风景切割成五大区域,犹如水纹在流转。

    自从神武战体进入第五境界以来,王峰开始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越来越多的变化,其中最关键的便是肉体的变化。

    当初在修炼神武战体的时候,需要动用真元气息才能逼出一缕淡淡的黄色,其本质并没有达到惊艳的黄金色。而现在,他全身的光泽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随意的挥动掌心,就能逼出源自肉躯深处的黄金色泽。

    “看来神武战体确实在改变我的体质,不知道第六境界会有怎样的变化。”王峰心里嘀咕,充满期待。

    “铛铛铛。”

    突然间,一阵剧烈的震动响彻云霄,数十丈外一处山林直接炸裂,卷起巨大的烟尘,密布在周围。烟尘中还带有密集而刺耳的爆裂声,那是山石在半空中被一股巨力碾碎。

    “怎么回事?”王峰猛地窜起,然后眉头蹙起,视线也随之扫向十丈外,一脸疑惑。

    “应该是有人冲关成功了。”树老释惑道。

    “冲击境界?”王峰嘀咕一人,站在原地思考,随即用心感悟,发现这股气势虽然很足,但外强中干,比自己当日突破境界时产生的影响少了不止多少倍。

    “我知道是谁出来了。”王峰嘴角忽然挂起一抹淡淡的笑,悠悠然道出三个字,“岳不凡!”

    ……

    “岳不凡,是岳不凡出来了。”

    “岳不凡已经闭关数月,现在终于冲击成功,看气势境界大增啊。”

    几乎同时,神武门的弟子也得出想要的答案,朝着爆裂的烟尘处凝视去,眼神中既带着惊恐又带着艳羡。

    “这家伙会不会要找王峰麻烦?”有胆大心细的弟子小声的询问道。

    “王峰,我岳不凡进入出关,你作何感想?”果不其然,岳不凡在借助真元力量击散漫天烟尘后,直接放话整个神武门,让所有人都兴奋起来。

    “这家伙一点长进都没有啊。”王峰摇摇头,对于岳不凡的挑衅浑然不放在心上,但又觉得这般沉默,实在对不起这家伙的盛情。

    “轰轰轰。”

    王峰心神收敛,一股真元自胸腔撑开,瞬间转动神武战体,而后一座巨大的神武虚甲自身后出现。高达数十丈,犹如一双展天之翼,威霸无双。

    “你找我何事?”下一刻,王峰于十丈外发声,与岳不凡遥遥相望。

    “我要挑战你,你可敢……”岳不凡深邃的眸子划过一丝精芒,只是刚一句话说完,他的瞳孔猛然放大,极为诧异的看着王峰身后的神武虚甲,“这是什么?”

    因为闭关,岳不凡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而执法堂虽然跟他频繁接触,却没有透露关于王峰的任何动态。

    “呵呵。”王峰笑而不语,仅仅是平静的凝视岳不凡。

    岳不凡气势原本雄壮如果,却陡然间收敛,随后越来越弱,他已经看出王峰现在的状态很诡异。在没有彻底了解底细之前,他不决定出手。

    “岳皇子,你不是要挑战我吗?怎么现在不支声了,是哑巴还是聋了?听不见我的话?”孰料王峰得理不饶人,巨大身影一阵晃动,直接出现在岳不凡面前,出言质问。

    “我……”岳不凡支支吾吾,居然愣在了原地。

    一时间场面尴尬,气氛僵硬,让岳不凡这位身份不俗的皇子,直接丢脸丢到姥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