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你。”

    岳不凡也不知是当初在正魔战场被王峰打出了心里阴影,还是眼前的这幕神武战甲让他心神受到压制,反正整个人都傻掉了。

    数日前执法堂的人暗中接触他,表示要跟他联手对付王峰。

    岳不凡本来就跟王峰有积怨,突然碰到执法堂的人说要跟他合作。双方既然都有意要跟王峰过不去,自然一拍既合。

    只是那的并没有告诉他,王峰现在已经抢到了这个地步。

    许久岳不凡才在四周零碎的议论中得知,这是神武战甲虚影,而且更令他心悸的是,王峰竟然将神武战体修炼到了第五境界,成为数百年来,除却神武门初代开山怪神武侯之外的第二位修炼到这一境界的妖孽。

    “啊,执法堂的人误我。”岳不凡又是恼怒又是气愤,这闹得到底叫什么事?话是他放出来的,到底打还是不打?

    “我怎么感觉岳不凡的气势越来越弱,不会是被吓得吧?”

    “刚冲关,理应气血沸腾,气势雄浑,岳不凡咋看起来不像刚出关的人?”

    事情果然要悲剧,一群看热闹的弟子已经开始在质疑岳不凡的心理变化,尤其是现下岳不凡隐隐消散的气势,更让个别胆大的弟子笑出了声音。

    “到底打不打啊?最近神武门太平静了,好不容易等到岳不凡出关,这怎么一碰上王峰就像是被吓傻了?”

    “岳不凡好歹也是皇子,胆子不会这么小吧?”

    “……”

    岳不凡实在是有苦难言,心里早就将林远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如果提前得知王峰的境况,他也不会如此鲁莽行事。

    可惜事已至此,而且看王峰的神情,似乎并不准备就此作罢。

    难道真要打?

    “王峰,真传大比在即,你准,准备好了吗?”岳不凡左思右想,觉得还是按兵不动为好。现下贸然出手自己肯定要吃亏,即使打赢了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他现在只想控制事态,最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对啊。”王峰讥诮的扫视岳不凡一眼,故意问道,“你刚才不是准备要挑战我吗?刚好这几也闲得慌,要不我陪你练两手?”

    “你……”岳不凡快要气得吐血了,脸色阵青阵白,随后快速接过话茬,“你,你听错了。我只是让你提前准备准备,到时候本皇子要战你。”

    岳不凡明显委婉,内敛的话已经让现场的人觉察到事情基本走向,顿时大失所望。

    “还说是皇子,连战一场的勇气都没了?这是在正魔战场被打出后遗症了?”马栏山夹杂在人群中,故意阴测测的说道。

    这家伙向来不怕事大,而且本来就站在王峰这边,自然不喜欢岳不凡的作风。

    “是啊,岳大皇子天纵之资,号称人杰一位,咋滴还不出手?扭扭捏捏跟个娘们似的。”吴三帅冲马栏山抛了个媚眼,配合道。

    “岳皇子,来一个。”

    “岳皇子,来一个。”

    “……”

    岳不凡的脸色变的铁青,一下子变得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僵持在那里迟迟不肯动手。

    所幸王峰果敢决绝,大笑道,“既然众望所归,岳皇子我们就不要耽误了。”

    “岳皇子,我王峰要挑战你。”

    “轰。”

    王峰直接动手,封住岳不凡的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迅速将岳不凡拖入战斗。这一掌携带炙热的金光,灿灿如白日,自天穹镇压下来,仿佛要将下方的整个虚空都震碎。

    “你。”岳不凡倒退,瞬间移动身影,前脚离开原地,那里眨眼虚空被切开,一股劲风吹得四地寒光闪现,杀意如海。

    “王峰,你什么意思?”岳不凡大吼,“真传大比在即,本皇子要稍加准备一下,你这样动手是要做什么?”

    “真传大比到了,就不能同门切磋?”王峰明显在拿岳不凡开刷,既然这家伙自己找揍,他当然不介意先揍一顿。

    岳不凡哑口无言,只能硬着头皮上。

    “铛。”

    岳不凡张嘴一啸,一柄闪现寒光的长枪横空出现,爆发惊艳光芒。

    “天雷枪?”

    “这是他身后皇朝的镇国神器,怎么到了岳不凡手中?据传天雷枪代表皇权的象征,现在出现在他手中,说明下一任皇位的继承人已经认定。”

    天雷枪的出现让现场一阵喧哗,毕竟这柄枪太惊世骇俗了。

    当年天下分裂,岳氏皇朝尚未一统,岳不凡的祖上大能便是凭借这柄侵染无数敌人鲜血的战枪,生生杀出了一个皇朝。这柄枪在当年可谓是屠神之枪,据说能勾动天雷,牵引八方惊雷轰杀敌手。

    “岳不凡有此枪坐镇,未必没有一战之力,何况他才突破境界,看样子已经无限接近真圣境界。”

    双方实力出现倾斜,让一些原本就不怎么看好岳不凡的弟子,态度出现迟疑,开始期待岳不凡的实力展现。

    “王峰,这是你逼我的。”岳不凡横枪格挡于胸前,气势雄浑,一股如潮水扩散的杀戮气息在旋动。

    “我来试试这柄枪到底有多强。”王峰讥笑一声,徒手镇枪。他黄金色的大掌如同磨盘,轰隆隆的盖了下来。

    岳不凡大怒,“我朝镇国神器不是你可有亵渎的,找死。”

    “咔哧。”

    天雷枪扫动,枪前浮现一道道雷光,刹那放大,粗壮如山岳,腾空直撞冲击向王峰泛着黄金色的巨掌。

    “嗤嗤嗤。”

    王峰掌心拍落,硬生生的砸在黄金枪上,炸出成千上万道金属光屑,像是火山侧飞溅的火星,将天空都燃烧的噼啪作响。

    而且惊人的是,这柄枪出现一股炙热之意,仿佛要将王峰整个掌心洞穿。

    “怎么感觉有点怪?”王峰轻语,很是意外。

    按照天雷枪的构造,杀戮气息绝非一般,何况能勾动天雷,直接将杀伤力提升数个档次。但现在天雷确实出现了,可总是给人一股外强中干的味道在里面。

    “小子,这是仿制的枪。”树老出声提醒道。

    “仿制?”王峰蹙眉,随即大笑,“原来是假的,我还以为这家伙真带来了镇国神器。难怪有如此神器还畏畏缩缩,神态紧张。”

    “想来这仿制的武器也就吓唬吓唬一般的敌手。”

    王峰运转神魔九步,在虚空留下一道光点,随后黄金大掌反震,一手抓拢向天雷枪,暗中蓄力,直接动用真元力量施压,意在徒手碾碎这柄仿制神器。

    岳不凡怒火腾腾,王峰这种打法明显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等于是羞耻,他大喝一声,“你太托大了。”

    “杀。”

    岳不凡抽枪,瞬息抖出一阵枪花,阻挡在王峰的面前。

    王峰冷笑,惊雷掌十声而起,劈开枪花,震得岳不凡踉踉跄跄,差点被冲击出战斗圈。

    “这是什么?十响惊雷?”

    “王峰竟然将惊雷掌练到了十响境界?”

    相较于王峰的轻松淡然,下方的关注圈已经炸开了锅。等同于神武战体,惊雷掌也一直是神武门弟子热衷学习的功法,拥有极高的知名度。

    不过还是第一次发现有人已经提前一步,练到了十响境界。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妖孽,惊雷掌居然也被他炼到了极致。岂不是说惊雷掌在他手中已经有了极品神通的威力?”

    “岳不凡今天要倒大霉了,须知王峰还没动用神武战体,刚才只是稍稍展现了一下神武虚甲罢了。”

    神武门的人都不是傻子,气势高低一眼就能看清,按照王峰现在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是岳不凡这个级数的人物能抗衡的。

    “嘶嘶。”岳不凡交手数招后,开始喘气,而且越来越重。

    其实他在正魔战场就被王峰的十响惊雷击伤过,现在再度遇到,自然明白这里面的杀机。应对起来难免憋手蹩脚,在气势上本来就输人一筹。

    “哐当。”

    王峰再度反手轰杀,惊雷掌的威力被他发挥的游刃有余,震得天雷枪上下抖动,隐隐有崩断的趋势。

    “这家伙到底强大到了哪一步?”岳不凡心里苦涩,面色难堪。

    “再吃我一掌。”

    王峰大手一挥,惊雷掌当场盖在天雷枪上,一阵猛烈的爆鸣将萦绕在两人身侧的光芒都切碎,瞬间淹没他们的身影。唯有一柄长枪在虚空中,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崩碎……

    “咔哧。”

    丈许长枪突然咔哧一声,先是中部断裂,随后一碎再碎,化成无数的粉屑,在虚空飘飘坠坠。

    “天雷枪被打断了,真的断了。”

    “王峰要赢了,这天雷枪根本就阻挡不住他的杀势。”

    神武门原本沉默的场地,突然喧哗四起,睁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柄如肉躯爆裂的天雷枪,一脸的不可思议。

    即使是仿制,但能勾动天雷,就说明这是一柄不俗的武器,可最后居然沦落到被人一掌震碎的惨烈境地。

    这也太悲剧了。

    “杀。”下一刻,王峰爆喝,一拳自虚空中轰出,金色光环如神日般贯穿岳不凡的胸口,前后透光,血染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