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战体第五境界,惊雷掌修炼十响境界。

    神武门有史以来最具天赋的年轻天骄,正魔战场一战成名的耀眼新星,堪比神武侯的后起之秀。这些累计在王峰身上的光环实在太璀璨。以至于任何一个老辈人物出来,都无法凭借自己的意愿,去擅自定罪于王峰。

    即使他确实杀了岳不凡,杀了一位皇子。

    但相对于王峰的前途广阔,以及为神武门未来带来的潜在优势,远远不是一个凡人王朝走出来的皇子能抗衡。

    若是王峰没有这么璀璨的光环,莫说是杀了一位皇子,便是杀了同阶的普通弟子,也会被直接定罪。

    事情麻烦就麻烦于王峰对神武门的价值,让一切规则成为摆设。

    残酷社会,拳头为大,你有更大的价值,你有更大的优势,你就能留到最后。世俗所谓的规则,限定,对于某些天骄人物,本就不适用。

    王峰也正式算准了这一点,这才敢杀了岳不凡。

    “林长老,事情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僵持下去?”林啸身后的人在经历初期的对峙后,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尤其是权衡王峰在神武门的重要性后,越发觉得事情的棘手。

    毕竟王峰不是一般人。

    林啸被如此一问,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始终无法定夺。若是强行带走王峰,必将跟护院堂的人率先斗起来。欧阳逍遥对王峰的守护,已经超出他的预估,即使这里面存在双方本就看不对眼的原因在里面。

    可如果就这样畏畏缩缩的退出去,必然对执法堂的威望形成巨大的影响,甚至他林啸会落得个胆小怕事的名分。

    几番权衡,林啸居然发现等待是唯一的解决途径。

    至于对立面的欧阳逍遥,其实心里也捏了一把汗,执法堂整体实力本就比护院堂稍高一筹。并且现在他阻挡执法堂执法,根本就没有合理的理由,这已经是严重的犯规。

    一旦双方情绪失控,直接打起来,这场内斗的最终局面只会两败俱伤,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所以他也发现,等待才是王道。

    偌大的神武门,唯一凌驾于执法堂和护院堂之上的,只有高高在上的神武门教主。所以他们等的,自然是教主发话。

    所幸等待耗费不多时,便有人姗姗而来。

    来人不是其他无关轻重的弟子,而是前段时间才回神武门的唐斩。他是教主的关门大弟子,此时能够入场,足见教主对这件事的重视。

    唐斩气息内敛,神色宁静,他稍稍打量了下岳不凡的尸首,无奈笑道,“下手还真是狠啊,可惜了这位皇子。”

    随即他神色郑重的向欧阳逍遥和林啸行礼,这才转述教主的话,“教主的意思是此事押后再议,执法堂和护院堂的人都退了吧。”

    “那王峰怎么办?”林啸身后的长老反问道,先前也一直是他在代替林啸追问。此人叫做袁潇,是执法堂的副堂主,地位很高,乃执法堂除却林啸外,拥有最大权势的人。

    唐斩眉头微微抬起,深深看了一眼袁潇,淡然道,“王峰可自行出入神武门,暂时没有必要进执法堂。”

    “他杀了人,就一点事都没有?”袁潇不服,怒气冲冲道,“此贼若是不打入执法堂大牢,以后我执法堂怎么办事?往后岂不是任何弟子在神武门杀了人,我执法堂都无权干涉了?”

    “那么试问一句,我执法堂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也许是急切的想对付王峰,袁潇说话很冲,完全没有发现场面的细末变化。

    “这是教主的意思,你不服自己上诉。”唐斩面无表情,直视袁潇。

    袁潇神色一滞,这才想起这番话说的太出格,等于是质疑教主处事不公,有护短的嫌疑。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明显的不尊重。

    也好在他是老辈人物,稍稍镇定后知道有些话不能多说,适时闭嘴,不敢多言。

    “都散吧。”唐斩挥手,示意执法,护院两堂对峙的弟子先行退走,随后走向王峰。

    王峰一直在静观其变,按照自己的基本推测,事情闹大到一定程度教主肯定要出面。现下唐斩的出面正好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有教主直接放话,林啸即使心中有万般不甘心,也无话可说。

    “借一步说话。”唐斩示意王峰跟他走。

    王峰没有反对,紧随唐斩,两人渐行渐远。

    “哼。”欧阳逍遥冷哼一声,转身即走,护院堂的弟子也跟着全线退走。直到确认护院堂离开,执法堂的弟子才感觉心有一块石头落下,顿感轻松。

    刚才的局势太危险,稍有不慎就会刀兵相见,幸好双方在最紧要关头全部退了出来。不然真打起来,谁也吃不了好处。

    “林长老,事情就这么算了?这王峰太嚣张了,完全没将您放在眼里。”袁潇对先前的事情依旧耿耿于怀,始终放不下。

    经由这场矛盾的触发,王峰几乎成为执法堂的头号大敌。

    “老夫出道这么多年,没理由连个后生都对付不了,即使你真的惊才艳绝有过人之处。”林啸一甩袖袍,面上怒色腾腾。

    等待良久,执法堂无关紧要的弟子都离开。

    林啸这才跟袁潇交换了一个眼色,选择另外一条路离开。

    “你准备准备,发一条消息到南岳皇朝。”林啸沿途向袁潇下令道。

    “南岳?”袁潇神色微愣,许久才反应过来。

    岳不凡正是南岳皇朝的皇子,林啸这么做,明显是要趁机搅混水,让事情持续闹大。上一次南岳小皇子战死,已经让南岳坐不住了,现在岳不凡又死了……

    “这么做会不会不好控制?”袁潇思考数息,轻声道,“毕竟是神武门内部的事情。”

    林啸翻了个白眼,幽幽道,“岳不凡已经死了,你以为南岳皇朝真的会就此罢休?我让你发消息过去,不过是让矛盾提早爆发而已。”

    袁潇沉默。

    南岳皇朝虽然是凡人皇朝,但实力不容小觑。虽然因为或多或少的历史因素,让这片大陆的十大圣门凌驾于皇朝之上,但不代表圣门就能全方位的碾压任何一个凡人皇朝。

    至少南岳皇朝不行。

    南岳皇朝位处西南部,那里地势复杂,军队混战,党权争斗,光是建立的皇朝就有数十座。有些皇朝才堪堪建立,就被覆灭。而有些皇朝建立百年,仍然相安无事。

    而南岳皇朝便是唯一一座存在百年的大皇朝。

    南岳皇朝此些年一直忙着兼并附近的皇朝,在西南部连年开战,经历数十年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而早在五年前就有消息传出,南岳皇朝一旦兼并完余下的皇朝,等朝中局势稳定,就准备创建第十一座圣门,开始往修炼界渗入。

    试图成为唯一一个掌控圣门和皇朝的大势力。

    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几十年的战斗早就磨砺的南岳皇朝兵锋所向披靡,旗下数支大军的战斗力堪称变态。更关键的是,南岳皇朝旗下有一支专由修炼者介入的兵马,这是组建圣门的主力人马。

    可惜这些年十大圣门忙着针锋相对,并未觉察南岳皇朝的野心,等发现端倪的时候,南岳皇朝的势力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

    光是数百万配合度极高,战斗力极强的兵马,就让十大圣门棘手。更何况其背后数以万计的修炼者?

    这一次岳不凡战死,以南岳皇朝与生俱来的血性,肯定要追查到底。

    现在林啸让袁潇发消息给南岳皇朝,虽然有极大的可能性解决掉王峰,但这么做也让南岳皇朝有了借口施压神武门。

    “南岳皇朝狼子野心,天下皆知,若是让他们得知岳不凡战死的前因后果,肯定要对神武门不利啊。”袁潇担忧道。

    按照神武门以往的处事风格,一旦门下弟子战死,神武门都有一套专门的应付流程,努力的将外界的施压化解到最小。到时候即使南岳皇朝要亲自调查,也难以了解到更核心的原因。

    可这一次林啸要反其道而行,不考虑如何将事态压下去,反倒要煽风点火,主动联系南岳皇朝。若是事情失控,必将引狼入室,给神武门带来难以想象的压力。

    “林长老,此事一定要细细斟酌啊。”袁潇建议道,“我以为,暂时不要透露出去。”

    “按照我说的做。”林啸否决掉袁潇的建议,沉声道,“如果南岳皇朝太弱,通知他们也没用,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届时南岳皇朝施压,我倒要看看教主怎么处理。”林啸五指紧握,心里盘算其他的计划……

    袁潇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越来越觉得林啸的计划,存在巨大的阴谋,难道仅仅是为了施压神武门,放弃王峰吗?

    如果不是,那林啸到底在做什么打算?

    “还愣住干什么,去做。”林啸呵斥一声,示意袁潇迅速操作起来。

    袁潇无奈,只能闷着头皮离开。

    无论事态的走向如何,一旦南岳皇朝亲自介入,这件事就不会轻易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