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十大圣门,在甄选圣子后,都会昭告天下,用以更大限度的扩大门下圣子的身份地位乃至声势。

    但有别于其他圣门的圣子,王峰晋升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是在敏感时期。这让王峰的知名度,再次水涨船高,成为各大议论的核心人物。

    更令人密切关注的还有那支即将接近南岳皇朝的队伍。

    ……

    相对于喧哗,烦躁的外界,王峰自始至终都云淡风轻,即使成为圣子也没有太大的神情变化。

    “现在成为圣子,在享受特权的程度上应该比寻常弟子更宽泛。”王峰抚摸质地柔顺的黄金圣袍,往藏经阁的方向走去。

    正魔战场一役结束后,王峰开始着手为树老寻找熔炼肉身的材料,而塑形丹也在选择范围中。按照神武门的千百年底蕴,这等丹药应该存在。

    依旧是那位面容枯守的老者负责守护藏经阁。

    “长老。”王峰呼唤一声,面色沉静。

    犹记得当初王峰在藏经阁带走惊雷掌等功法时,这位长老劝他还是中规中矩一点,不要选择一些无法修炼的功法。但王峰并没有听,也正是这般,才有了现今的惊世成绩。

    藏经阁长老抬头凝视王峰,然后沧桑的双目落在他的黄金圣袍上。

    几个时辰前,神武门选定了新一任的圣子人物,他起初还听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但或许因为年龄太大,始终无法确定到底是谁。

    直到王峰站在自己面前……

    “你。”藏经阁长老沙哑的声音在周边回荡,神色显得极为震惊,“原来就是你成为圣子了?”

    这太意外了,当初他还嗤笑王峰不识大体,选一些没有丝毫用处的功法。现在看来,反倒是自己眼拙,完全没看出王峰的资质和天赋。

    现下两人再度相逢,眼前的年轻人已经成为至高无上的本门圣子。

    “这,这。”藏经长老欲言又止,最后无奈笑道,“这还真是令老夫意外啊,看来当初你在藏经阁带走的那几套功法对你用处不小啊。”

    “老夫听说你将神武战体修炼到了第五境界?”

    王峰默然,平淡点头。

    “真是个奇人啊。”藏经长老笑笑,然后摸着胡须问道,“你今天来藏经阁需要什么?”

    “我想找一种灵药。”王峰回复。

    藏经长老干涩的面容微微一愣,神色古怪道,“这里是藏经阁,录入的都是秘籍功法,哪里来的灵药,你来错地方了。”

    刚刚说完才想起王峰的身份不同,知道的秘辛也不比常人少。

    果然,王峰只是眉头微挑,“是唐斩师兄让我来这里的。”

    “藏经阁对外公开的确实只有秘籍功法,除却那些核心的高层人物,倒是很少有人知道这里藏有灵药。”藏经阁长老微微一叹,继续道,“这里面自然有对身份的限制,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兴许是老了,话也多了。

    藏经阁长老尚未意识到自己的话,已经牵涉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若是在以前,他肯定不会说。但现在王峰的身份与众不同,说说也无妨。

    “如果不急着走,那就陪我这老梁头聊聊天吧。”

    藏经阁长老本姓梁,神武门弟子称呼其为梁老。

    王峰没有回绝,这几天外面关于他的言论太多,多多少少影响他的心境。现在躲在藏经阁陪这位老人家聊聊天也是很好的选择。

    “世人修炼,或借助霸烈的功法强行提升境界,或借助灵丹妙药梳理筋骨,达到破境的地步。无论选择哪种,都以晋升境界为前提,而且功法和灵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但你是否听说过,有人不修炼任何功法,只靠灵药洗身?”梁老反问道。

    “单纯的凭借灵药洗身?没有修炼任何的功法??”王峰愣住,如果真的有这种人,那算什么?没有任何战斗宝术傍身的高手,怎么成长怎么破境?

    无论是修炼功法还是吞食灵药,无外乎让自己变得更强。

    可这类人似乎并不修炼功法,既然如此,境界是怎么突破上去的?即使突破上去,没有任何战斗功法,跟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王峰实在不明白这种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是不是感觉很奇怪?”梁老眸子闪烁精锐的光,一眼洞穿王峰心中所想。他微微一笑,也不继续说,只是让王峰自己思考。

    王峰沉默,这样单纯的靠灵药洗身,即使境界上去了,也只怕先天不足,一旦遇到心怀不轨的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因为这种人没有任何战斗的基础,与普通人无疑。

    “晚辈实在不明白,这种人即使境界高到一定程度,又有什么用?”王峰摇摇头,实在想不通。

    梁老似乎早就知道王峰猜不出来,也不意外,只是无端的压低声线,沉声道,“这种人其实用处很大,大到你无法想象。”

    “此话何解?”王峰问。

    “这种人有个专业术语,称作药人。”

    “药人?”王峰嘀咕,原本想继续问几句,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天地悸动一下。他眉头微微蹙起,知道这是沉睡中的树老苏醒了,想来是受到了某种触动。

    “小子,让他继续说下去。”树老传递声音到王峰的耳中。

    王峰表面不动神色,很快示意梁老继续说下去。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很好奇,药人还是第一次听到。

    “严格来说,药人是一种药坛,经由灵药不断洗身,更改筋骨,成为适合任何灵药扎根的人体土壤。”梁老徐徐道来,“而药人达到一定程度,能自行将灵药转化成丹丸,最大程度的用以人体吸收。”

    “你要知道,有些取自广袤天地的珍惜灵药,一旦离开原有土壤,药力就会大打折扣,甚至连当初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而只需将这些灵药扎根到药人身上,就能保存灵药最完整的药性。”

    “这……”王峰感觉有点匪夷所思,一时间有点理解不了,只能知道一个大概的印象,但还是有点模糊。

    不过看梁老一脸郑重的神色,王峰知道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有一定的基础。随即他神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梁老告诉我这些,只怕有其他的意思吧?”

    “哈哈。”梁老微微一笑,然后道,“现在你是圣子,有些关于神武门的隐秘事情,也该有资格知道。我想唐斩既然让你来找我,也考虑到这个问题。”

    “请长老继续。”王峰点头,示意梁老继续说下去。

    “百年前,我神武门一位年轻人得到一本药典,并在最后一页发现成为药人的基本要素和流程。这位年轻人当时并不犹豫,毅然决然的将自己祭炼成了药人。”

    梁老幽幽一叹,提及此人眸子中充满敬仰和尊重。

    须知一旦成为药人,基本上神识全灭,衷心作为灵药的土壤,让无数取自广袤天地的灵药扎根于自己的身上,以最大化的保存药性。

    “然后?”王峰问。

    “然后这人被寄存在了藏经阁,已经百年岁月。”梁老慢慢起身,示意王峰跟上,“我带你去看看他。”

    王峰不做耽搁,迅速起身,跟在梁老的身后。藏经阁自外部观望,统计五层之高,然后只有进入里面,才知道这里另有乾坤。

    梁老带王峰进入后,并没有选择寻常的道路,而是沿着一条闭塞的小道,一路朝下,至少下降数十丈,才发现一座石门。

    石门沧桑古朴,上面还沾染有部分灰尘,显然很多年都没有人来到这里。

    “灵药在我神武门属于重宝,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进入。老夫在藏经阁数百年,只来过这里一次。那一次是教主在外大战,被人重伤致死,不得不动用灵药疗伤。”梁老平淡的说道。

    这些话说的很寻常,也很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但停在王峰的耳中却如惊雷贯顶,堂堂一代教主居然曾经差点战死,到底是遇到了何方神圣,以至于教主都难以对付。

    “泱泱大陆,高手如云,仙道圣门的教主并非封顶人物。”梁老微笑,示意王峰无需大惊小怪。

    王峰默默点头,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结,而是看向那道尘封几十数百年的石门。

    “等老夫一会。”梁老丢下一句话,然后郑重的自胸怀掏出一枚金色钥匙,钥匙入孔,惊闻一声轰鸣,巨大的石门缓缓开启。

    “嗤嗤嗤。”

    光辉四溢,药香扑鼻,层层雾霭般的白色。乳。液自内部滚动,于虚空中交织,非常神圣。恍然间,王峰以为自己进入了一方仙境。

    “这气息,太神圣了。”王峰赞叹,然后迈着步伐前进,只是还没走几步,他就愣住了。

    因为透过雾霭般的白雾,他看见一条高大的身影背对自己,而那身影上,长满了藤蔓枝桠,从他周身无数个毛孔中扎根,浑然天成。而且那股欣欣向荣的气息,很是浓郁。

    “这难道就是药人?”王峰失神,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