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石室,占地数丈,仅有这一道身影,背对着石门。这道身影并不高大,而且看面相非常年轻,双目微闭,神色显得宁静而安详。

    因为梁老先前已经解释过,药人在前期不断的经历药草洗身后,自有境界会慢慢提升,但神识会逐渐消亡,最后真正的身死,唯一能保存的便是肉身不损,药性不失。

    这道光影现在的状态类似于佛门的圆寂。

    王峰自石门开启的刹那,就感受到这里虽然气息蓬勃,可都是药草发出的,并未带有人体身上任何的气息。这说明自己的前期猜测确实没错,这人早就身死。

    “嗤嗤嗤。”

    数以百计的灵药扎根在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有些整体绿色,有些泛着蓝色幽光,有的通体紫色,林林总总,姹紫嫣红。

    虽然色泽不同,但无一例外的气息强盛,朝气蓬勃,仿佛新生般,给人不一样的感触。

    “这便是我神武门那位药人。”梁老声线沙哑,似在缅怀,“他在得到药典的时候,尚未开启修炼之途。这也让他的肉身保持完整的原始性,而后经历无数岁月的淬炼,终于形成现在的模样。”

    “终究是死了。”王峰叹气道。

    “可也造福了我神武门一代又一代的后起之秀。”梁老神色郑重,朝着药人祭拜,眉宇间充满肃穆,庄重。

    王峰幽幽一叹,也跟着祭拜。

    无论站在什么立场,这样的人为了神武门,甘心成为药人,即使死后肉躯也不得安葬,这等大义这等康康,真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

    “这些灵药有些是数百年前采摘的,有些是近些年得到的,但无一例外的都保持采摘前的新鲜度,并未受到环境变迁的影响。甚至有些药草在扎根药人后,药性大增,迸发更妖艳的色泽。其药性也成倍的增加。”梁老后退数步,解释道。

    王峰默然点头,认真听讲。

    这些都是最原始的药材,药性很充足,几乎没有任何的损伤。先前他还只是想通过神武门的渠道,看能不能寻到塑形丹。可现在都是满眼的灵草灵药,想必也会大有收益。

    王峰琢磨一会,询问梁老,“请问这里有没有化形草?”

    “你要这个做什么?”梁老神色明显一怔,眼神古怪的看着王峰。

    先前只是了解王峰要灵丹妙药,并未深究王峰具体需要的是哪一类,现在对方道出要求,竟然让他吓了一跳。

    化形草可不是一般的灵草。

    “怎么了?”王峰不解,他也不太清楚化形草的具体来历,因为在此之前他着重了解的是塑形丹。现在提出化形草,实在是临时起意。

    “那可是死亡之草,具有很强的腐蚀性。”梁老恢复寻常神态,沉稳发声,但眸子里的震撼之情,依旧清晰可见。

    尤其是此刻看待王峰,又多了一抹古怪的韵味。

    他实在想不到,王峰竟然要化形草。

    化形草号称死亡之草,基本生长在森寒死绝之地,其自身携带的腐蚀性堪称史上之最,能将任何主修肉躯强度的修士熔炼成一滩血水。

    这类草相当于毒草,已经超出灵草的范围。

    不过化形草又不是无一是处,只要运用得当,具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但这需要在药术上有很强造诣的人才能运用,一般人哪怕沾染一滴,也会当场化为乌有。

    所以,这个世间,敢真正接触化形草的人,屈指可数。

    “这草有如此诡异之处?”王峰听得梁老解释,神色哑然,满面震惊。

    “你要这个做什么?”梁老反问道。

    王峰愣住,心里实为懊悔,这一次实在是自己太唐突了,没有提前在树老那里了解。现在被梁老这么一问,他不知道如何解释。

    “如果不方便说,那就无需解释。”所幸梁老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王峰微微一笑,无奈点头。

    “化形草太妖邪太难得,我这里确实没有啊。”梁老神色尴尬道,“如果你需要其他的,倒是可以为你提供。但这东西确实非常难见,即使见到了也没人敢采摘。”

    “不过嘛。”梁老陷入回忆中……

    “梁老知道哪里有?”王峰欣喜,神色期待。

    树老是自己的恩人,即使上刀山下火海,但凡他需要的东西,王峰一定会得到。即使采摘化形草存在莫大的危险。

    “很多年前,曾经听到有人无意看到过,那地方好像叫做迷失海,在西南方位。”梁老嘀嘀咕咕,然后神色收敛,再度确认道,“没错,确实在迷失海。”

    “迷失海?”王峰嘀咕,默默记下这个地方。

    “你真的非常需要这东西?”梁老骇然,看着王峰沉静的神色很是意外,想要劝阻又觉得不妥。只是稍微提点了一句,“那地方在西南方向,偏不巧靠近南岳皇朝境内。”

    “额。”王峰哑然失神,这……

    现在举世皆知,南岳皇朝最具天赋的修炼奇才岳不凡,死在了自己手上。如果有朝一日他出现在南岳皇朝境内,必然会引起一整个皇朝的暴动。

    “真是麻烦。”王峰摸摸鼻子,不再纠结,准备离开。

    既然药人身上没有化形草,他也没有逗留的必要,刚转身,突然感觉五脏一阵悸动,居然是体中的世界树在苏醒,在兴奋。

    “这是怎么回事?”王峰神色不变,问向寄存在世界树上的树老。

    “世界树感受到了药人身上蓬勃的药力,自行苏醒了,它要吸收药人身上海量的药性,供由自己成长。”树老笑眯眯道,“先前这老家伙提到药人的时候,老夫就猜的差不多,现在一见果然没错。这座药人至少存在上百年,自身药力已经膨胀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世界树若是能吸收部分,不但让自身成长,也能让老夫的神识更加稳固,而药人也能疏导一些药性出去,令自身内部的药性更精纯。”

    “这简直是一箭三雕的好处,不得不说你小子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王峰听得树老一番解释,也是喜出望外,按照树老的推测,这次世界树吸收成功后,能成长数倍。这无形中也让王峰在极速成长。

    “梁老,我想在这地方多看看。”王峰转身向梁老请求道。

    “那老夫先出去,你自便。”梁老并没有反驳,毕竟王峰现在是神武门圣子,身份高贵,这样的要求不算什么。

    “哒哒哒。”

    随着梁老的消失,王峰默然转身,同时运转内部,刹那间一株小树在掌心摇动,像个神色兴奋的小孩,突然看到自己喜爱的玩具,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里的药性都是最精纯最完善的,你无需忌惮,直接吸收。”树老解释道。

    “嗤嗤嗤。”

    王峰点头,然后掌心盖向药人的右臂,顿时一股绿色的光辉如神桥,将自己和药人连接起来,随后源源不断的药性冲入世界树。

    世界树枝叶摇曳,叶片上的绿意越来越深,浓郁的简直要化开来。

    “这太奇异了。”王峰咂咂嘴,很是好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世界树出现这样的状况。

    “好东西啊。”树老是寄存在世界树,现在灵药进入世界树,他自身也得到一定的好处,连说话的口气都比以前沉稳,有力度。

    “我也感到自己的气息在变化。”

    世界树源自王峰,作为主体,王峰当然也从中获利。这种感觉很神圣,很玄妙,仿佛一瞬间全身都充满力量。

    “这是最精纯的灵药积淀,现在被吸收进来,当然会发生变化。也好在有世界树给你疏导,让药性发挥的恰到好处,不然这么直接吸收,你身体哪里吃得消。”树老道。

    “……”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王峰双目撑开,将最后一缕绿色光辉吸收,召回世界树,然后神色回归宁静。

    “这一趟收获巨大,果然没白来。”王峰抹嘴微笑,开始石门,迈着步伐离开原地。至于被吸收部分药性的药人,则奇异般的越来越强盛,仿佛回到了年轻时的姿态。

    树老并未骗人,药人本来就挤压太多的药性,现在被抽走一部分,反倒有好处。

    ……

    王峰离开藏经阁后,正好发现神武门人影交织,行色匆匆,仿佛有什么大事件发生了般。他不解的拉住一位同门,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位同门一回头发现是王峰,吓了一跳,这才战战兢兢道,“王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从藏经阁出来,圣门发生了什么?”王峰询问。

    这下子轮到这位同门诧异了,他惊咦道,“您不知道?”

    “怎么了?”

    “南岳皇朝的人提前一天到了。”这位同门道出原因,“神武门的弟子都去前门接待去了。”

    王峰愣神,这支南岳皇朝的队伍本就为他而来,原本明日进入神武门,现在居然提前了。想必是惊闻王峰突然成为圣子,这些人着急着兴师问罪来了。

    “该来的终于来了,我去会会。”王峰嘀咕一句,原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