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行程,南岳皇朝的这支队伍至少要到明天才能进入神武门,但实际上今日他们就杀进了神武门。

    不用想也知道,在神武门昭告天下,将王峰提升为圣子的那一刻,他们就预料事情发生巨大变化,不得已提前进入。

    这一支队伍足足二十人之众,为首的一位老者更是抵达真圣巅峰境界。

    这位老者叫做小松野,面相消瘦,一双眼睛深深的凹陷下去,即使保持寻常表情也给人一股凶神恶煞的感觉。到达这个境界的强者,都有一股油然而发的气势。

    或许是因为小松野天生的恶相,让他整个人更显得令人胆寒。

    据传此人早些年在七十二魔域活动,为人残暴无偿,喜好以凡人的鲜血洗炼兵器。他手上有一支赤红剑,通体血红,妖艳诡异。这柄剑是真正的由凡人鲜血祭炼而成。保守估计,当年死在他手上的无辜凡人,至少以千人计算。

    这老者在当年有大魔头的称号,所做之事与曾经的魔门并未区别,甚至更狠。

    兴许是杀人杀的太狠,得罪天下正义之士,被数百人追杀了十年,最后无奈进入南岳皇朝边境。后来也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小松野成为南岳皇朝誓死效忠的客卿。

    外界传言是南岳皇朝的某位皇子救过他,所以才心甘情愿为南岳皇朝所用。毕竟以当时南岳皇朝的国力,实在没有资格降服这样一尊在七十二魔域杀出魔名的人物。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小松野在南岳皇朝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一言一行甚至代表南岳皇朝的铁血态度。也正是因此,这一次神武门将面对的是何等人物。

    小松野今日身穿血红长袍,眉头阴森,自进入神武门后就没好脸色。尤其是现下一圈神武门的太上长老,他依旧神色冷漠,甚至阴森。

    “这一次我等来到神武门是要带走七皇子的尸首,为他好生安葬。”小松野语气阴沉道。

    七皇子正是岳不凡,他是南岳皇朝掌舵者的第七个儿子,外人尊称七皇子。

    这句话一出,现场原本就凝重的气氛越发诡异,诸位太上长老面面相觑,神色古怪。须知当日王峰也岳不凡大战,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反正王峰一拳就将岳不凡轰得尸骨炸裂,遍布残渣,那里还有全尸。

    “这……”张莫天沉吟一句,欲言又止。

    其实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小松野这一行进入神武门的目睹,哪里是为了什么七皇子尸首,暗地里就是来是试探神武门的态度。一旦得到明确的看法,一国一圣门的大战便会爆发。

    可现在小松野极力克制即将爆发的情绪,张口就要七皇子岳不凡的尸首,这倒让在场的人不知如何接下话。

    难道直接告诉对方,你家皇子现在成了一堆渣渣,找不到了。

    那小松野只怕当场就要暴走。

    “怎么?我来请走七皇子的尸首也有错?”小松野眉头微挑,语气阴煞道,“你们神武门就是如此做事的?我朝皇子毕竟在神武门研习,最后沦落到被人斩杀,神武门罪不可赦。”

    罪不可赦而非罪不可赦。

    这在很大的程度上已经表明南岳皇朝对神武门的恶意。

    “七皇子岳不凡身死多日,神武门本着不能亵渎死人,已经提前火化,存有一块灵柩和骨灰盒。待会我会遣人请过来,请小松野不必忧心。”欧阳逍遥无愧为老辈人物,他语气不咸不淡的直接就将小松野的发难挡了回去。

    小松野双目转动,深深的看了欧阳逍遥一眼,暂未说话。

    赶赴神武门之前,南岳皇朝就将神武门局势从头到尾的分析一遍,甚至连神武门什么长老什么性格都弄得一清二楚。所以小松野自然知道欧阳逍遥,并且知道后者极力维护王峰,是推手之下。

    “哼。”小松野冷哼一声,食指在桌子上敲动,许久才缓缓道,“昨日听说你神武门甄选出了新的圣子?偏不巧还是杀我朝七皇子的罪魁祸首?”

    这句话是废话,只是引入下面话题的过渡。

    “可否一见?”果然,小松野三言两语后,直接进入主题,提出自己的要求。

    欧阳逍遥,张莫天等太上长老对视一眼,然后示意门中弟子去请王峰。毕竟王峰是主事人,出面是必须的。

    虽说王峰是杀了岳不凡的罪魁祸首,但这里毕竟是神武门,难道小松野等人胆子大到敢在这里行凶?不想活了差不多。

    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负担,直接去请王峰。

    不多时,王峰迈着稳健的步伐出现在众人面前。

    “唰唰唰。”

    前脚出现,无数双目光扫视过来,毫不掩饰的杀气直接覆盖向王峰。甚至隐隐有兵器出鞘的刺耳声,不过最后还是悉数消却,被他们生生的压制下去。

    正如欧阳逍遥所想,这里毕竟是神武门,敢在这里动手,等于找死。

    “你就是王峰?”小松野眉头下压,语气狂啸道。

    王峰面无表情的回复道,“正是。”

    “那么就是说,七皇子是你杀的?”

    王峰斜视小松野一眼,没有出声,只是朝着欧阳逍遥等数位长老请礼,完全不将小松野的话放在耳中。甚至自进屋后,就没正眼瞧过对方。

    “先坐吧。”欧阳逍遥示意王峰入座。

    “杀人凶手也有资格入座?”小松野身后一位男子呵斥一声,语气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愤怒,想一柄出鞘的剑,随时都要杀人。

    王峰光明正大的扫视过去,发现此人年约三十,眉宇开阔,身姿矫健如一杆枪。气息非常沉稳,这一点让他很是意外。

    “按照我朝的法律,杀人是要偿命的,有何资格入座?难道你们神武门就这么做事的?”这位男子继续发难,直接将矛头指向了整个神武门。而他前方的小松野双目收敛,并没有制止,想来是授意他这么说的。

    “大胆,这是我神武门的圣子,为何不能入座?你南岳皇朝的法律什么时候能管到我神武门了?”欧阳逍遥身后一位弟子同样反驳道。

    “但他杀人了,而且是我朝的七皇子,其罪不可饶恕,我们今天就是来讨要一个公道的。”

    “那是找死。”王峰这个时候,终于出声了,并且施施然落座,神态沉稳。

    “圣门弟子切磋,只可争锋不能残杀,这可是你神武门乃至余下的仙道圣门一致同意的规矩。老夫不明白,你杀了人为何还有脸面坐在这里。”小松野呵斥一声,质问道。

    “说到规矩,岳不凡心存不轨,数次要杀我,如果这个时候我还顾忌所谓的规矩,岂不是养虎为患?说到底是他自己找死,杀人不成被反杀。”王峰道。

    小松野长发呼啸,面色阴沉如水。

    不管怎么说,王峰说的的确在理,当初正魔战场大战,若不是王峰留了一手,只怕在那个时候岳不凡就已经死了。

    但岳不凡毕竟是他们的皇子,这般死去,如果不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南岳皇朝将会声威扫地。何况小松野这次来还有别的目的。

    “我不跟你小辈狡辩,老夫只问神武门一句,这事难道就这么算了?我朝皇子就这么白死了?”小松野看向欧阳逍遥,沉声问道。

    “此事神武门已经给出判断,王峰无罪,至于岳不凡的战死,本圣门只能表示深感遗憾。”欧阳逍遥非常坚决了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保王峰,与南岳皇朝翻脸。

    “可按照我南岳皇朝的法律,杀人要偿命,你们的处理恕老夫不能接受。”小松野针锋相对道。

    王峰嗤笑一声,“神武门贵为十大仙道圣门之一,什么时候要听一个凡人皇朝的意见?你接受也接受,不接受也要接受。”

    “再者,我和岳不凡是公平交战,他战死没有任何问题。”

    “呵呵。”小松野早就猜到神武门会这般态度,他呵呵一笑,然后话锋一改,淡淡道,“既然你数次提到交锋。那我南岳皇朝今天挑战你,不知道你敢不敢?”

    终于到正题了。

    王峰幽幽一叹,猜到南岳皇朝肯定要找自己的麻烦。既然皇朝的那一套行不通,肯定要选择另外一条路。现在他开口提出挑战,王峰只能接下。

    何况他现在是圣子,需要立威。

    “战就战,谁怕谁?”王峰起身,气势如龙虎,“不知你南岳出哪一位?”

    “我。”小松野身后的年轻男子跨前一步,像是盯着猎物般看向王峰。这家伙正是刚才说自己没资格入座的人。

    “末将厉狂请圣子赐教。”他自报家门道。

    “厉狂?南岳皇朝的大都统?”

    不得不说这家伙果然不是无名之辈,厉狂二字一出,神武门的数位长老就猜出了这人是谁。

    “他是南岳军部的人,号称西南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如果不是投入军方,按照他的天赋,在修炼间可以有更高的造诣。”

    “厉狂号称南岳皇朝唯一一位横跨军部和修炼间的奇才,并且都要不俗的成就,这是一个棘手的人物。没想法小松野将他带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