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狂作为南岳军方最年轻的都统,却在修炼间有着不俗的声名,甚至比他在军部的地位更高。

    此人自幼出自军人世家,祖上几代都是追随南岳征战天下的将门世家,在南岳皇朝有着极高的权势和地位。据说连南岳的皇子见到厉家人都要礼让三分。

    厉家人不但在军方铁血无敌,在修炼一途也有不俗的造诣,其家上祖曾是真神强者,于数年前坐化。可即使如此,厉家非但没有没落下去,反倒涌现出了如厉狂这般年轻强手。

    厉狂十八岁听从家令,进入军方,并在往后的岁月一边征战四方一边修炼,终于在三十岁之前破入真圣境界。曾号称军部修为最高的强者……

    而西南部在仔细揣摩这一代年轻人的整体实力后,居然发现厉狂的修为境界最高,加上常年四地征战,几乎同境界无敌。

    当然这也占了西南方没有仙道圣门的便宜,可即使如此,也无法忽略厉狂作为西南年轻一辈强者的威势。

    现下南岳皇朝将厉狂带来,这可不是简单的要给神武门一个下马威,这摆明是要斩圣子,扬皇朝之威。

    这一战若是成功拿下,往后南岳皇朝顺势开辟圣门,便会更加方便。

    ……

    欧阳逍遥,张莫天等人微微蹙眉,深感事情棘手,若是真的让这一战打起来,胜算很渺茫。

    按照实际年龄,王峰二十出头,厉狂三十出头,在战斗经验和修炼时间方面有着将近十年的差距。所以两人只要交手,就不存在公平性。

    这根本就不是年轻一辈的争锋。

    厉狂是青年强者,王峰是年轻强者,谈何去战?

    如果拉一个跟王峰年纪相仿的年轻强者,他们或许不必担忧,甚至稳操胜券。可现在厉狂出战,打破了后面的部署。

    欧阳逍遥眉头微微皱起,他沉声道,“这恐怕不妥吧?拿一个青年人跟我圣门圣子切磋,这只怕是以大欺小。”

    “怎么?不敢?”小松野也是挑眉,他淡淡道,“诸位不是口口声声说我一介凡人皇朝不如仙道圣门,那么现在我皇朝拿出最强的高手对战阁下门派的圣子,这有何不妥?”

    “相反,这正好说明我皇朝对神武门的尊重,如果拉个二流货色出战,倒是拉低了神武门的身份,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小松野三言两语就将双方实力不对等的潜在问题糊弄过去,然后借机拉高神武门的身份地位,以为接下来的一战铺垫。

    “早就听闻神武门圣子天赋异禀,修为盖世,末将对这一战很期待。”厉狂双手抱拳,迎向王峰,“若是圣子觉得这一战不公平,末将可以让圣子十招,如何?”

    挑衅。

    赤果果的挑衅。

    而且厉狂在说这句话时,眸光闪烁不定,根本就不将王峰放在眼里,更毫无尊重。无论是口气还是腔调,都有一股居高临下的桀骜。

    似乎注定这一战王峰要落败。

    其实也不怪他骄傲,毕竟是真圣巅峰强者,而王峰不过才在正魔战场突破真尊圆满,即使是恐怖的大境界连续突破。

    真圣对阵真尊,不管从哪个角度去分析,厉狂都占据天下地利人和,现在就差王峰入场。

    “呵呵,贵门圣子是怯场了吗?难道神武门选出来的圣子就这般胆魄?真是大开境界啊。”小松野阴阳怪气的笑道。

    欧阳逍遥神色凝重,数次分析还是觉得这一战冒的风险实在太大。况且王峰才杀了岳不凡,以南岳皇朝的铁血风格,一旦厉狂占据上方,肯定要下死手。

    “但……”欧阳逍遥刚准备说话,不想王峰直接背负双手,施施然的走出议事厅,“要打,去外面。”

    “痛快。”厉狂低呵一声,并与小松野对视一眼,眸子闪现一抹阴煞。

    ……

    神武门外有数十座浩大的演武场,都是为往日圣门弟子切磋和筹办大型比武用的,现在旁边聚集有不少的弟子。

    却见王峰走出,这些弟子先是神色一愣,随即看见一众太上长老,预感有大事要发生,全部都退了出去。

    随后小松野和厉狂气定神闲的走来。

    “怎么回事?”神武门有弟子疑惑的询问道。

    “据说是圣子要跟南岳的厉狂比武,现在就打。”原本平淡无奇的一句回复,顿时引起狂风骇浪般的惊呼,无数人神色微变,有点不可思议。

    “敢问是不是那位号称西南第一高手的厉狂?”

    待得到明确的答复后,这群人的神色再度狂变,实在想不到这场年龄不对等,实力不对等的比武到底有什么意义?

    “厉狂是青年一辈的高手,而圣子不过才二十出头,这不摆明着要以大欺小吗?”

    “就是,这场战斗注定就不对等,南岳的人怎么有脸,开口提出这样的要求?”

    然而面对非议,小松野面无表情,厉狂则神色无恙,根本就不将这些话放在耳中。这一幕看的神武门弟子心里发怒,就差指着鼻子开骂。

    “无耻,实在是太无耻了。”

    “拿一个真圣跟真尊打,而且年龄差了那么多,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高手嘛。”

    ……

    不过王峰自始至终都很淡定,并不忌惮,厉狂姑且可以论做强者,但如果说这样就能对自己形成全方面的压制,那也太小看他王峰了。

    “战吧。”王峰淡淡道。

    “圣子可要考虑好了,一旦入场可反悔不了。不过圣子若是能拉下脸面,末将倒是可以让你十招。”厉狂旧话重提,看腔调似乎在为王峰考虑,其实骨子还是有一抹不加掩饰的自傲。

    王峰浅笑,“你废话太多了。”

    “既然圣子不领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厉狂眸子闪现妖艳的光,他五指成拳,轰杀向王峰。拳光闪耀,拉出一条笔直的虚线,直接将虚空洞穿,轰隆隆的杀了过来。

    “破天拳。”

    “这就是号称攻击力无双的破天拳?”

    厉家破天拳,拥有惊世威力,据悉一旦发挥到十成功力,能一拳打穿天地。

    “哼。”王峰神色冷淡,他默默伸出五指,迎空晃动,最后硬生生的盖向了破天拳,并爆发出十道惊天动地的响声。

    “嗤嗤嗤。”

    虚空像是破布般开裂,出现无数条裂隙,非常骇人。而王峰闪耀惊艳光泽的大掌,生生盖在厉狂的拳头上,二者面临僵持境地。

    “嗯!”厉狂惊啸一声,体中海量的真元在呼啸,而后身体反震,步伐也极速前冲,顶着王峰的掌纹前进。

    “嗤嗤嗤。”

    王峰步伐微乱,可神色依旧不变。即使被厉狂逼迫的不断倒退,破天拳的惊世威力依然难以打破自己的防御核心。

    “雕虫小技,你拦不住的。”

    厉狂右脚朝着地面猛然跺下,全身气息膨胀,无数惊艳的光泽进入拳头,让这只拳头光芒大作,似乎要将天都砸穿。

    “轰。”

    厉狂抽拳,送拳,动作一气呵成,犹如行云流水,随后轰然落下,重重的打击向王峰的防御圈。试图强心撕裂,要重创王峰。

    “哼。”王峰冷哼一声,张嘴轻啸,他并指成掌,一式惊雷掌如天雷轰,带出成千上万道霞光,将这片场域都覆盖住。

    “杀。”

    “咔哧。”

    拳对掌,硬撼一击,两大至强宝术直接拼个鱼死网破。随后王峰动用神魔九步,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在厉狂的上空。

    “威力怎么会如此强。”厉狂还来不及发出惊呼,王峰已经移动位置,自天穹上一脚踏下,要将自己踏的五骨分尸。

    “你找死。”

    厉狂一拳轰向天空,卷起的漫天烟尘,将两个人的身影都淹没,只有微弱的光芒在闪现。惊闻轰鸣一声,王峰的右脚重重的踏在厉狂的拳头上。

    这一幕出现短暂停滞,定格在场地中间。

    “破天拳那天地第一拳术,竟然有人敢拿肉身抵抗,贵门的圣子真是艺高人胆大啊。”小松野呵呵的轻笑一声,看向边侧的欧阳逍遥。

    欧阳逍遥不语,神色淡然。

    “咔哧。”

    突然间,停滞的画面出现细微的变化,原本气势狂霸的厉狂,突然身体下坠,脚下的地面更是以自己为点,向四面扩散,出现无数条裂隙。

    “噗。”厉狂再度闷哼一声,差点跪了下来。

    “怎么回事?”小松野惊讶,神色微变。

    “好狂霸的力量。”

    “……”

    刹那间,金光闪耀,如同一轮神日绽放万丈光泽,将天地都照射的金光遍地。

    “开。”王峰大喝一声,身体反弹,一拳就轰了下来,那拳头之上金光闪烁,炙热炫目,仿佛不是人间之光。

    “这是?”小松野蹭的站起身,突然想到一件被自己忽略的事情,“这是神武战体?”

    “难道真如传闻中那么强?”

    “……”

    直到此刻,小松野才不得不重视这一战,先前胜券在握的神情已经变得捉摸不定。显然已经失去对这一战的主导权。

    而厉狂的一步后撤,更是差点让自己深陷绝境。

    “神武门圣子果然有不俗之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