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皇朝和神武门的纠纷在这一段时间闹得甚嚣尘上。在前者即将进入神武门的时候,就吸引了各方的注意力。

    只是谁也不曾想到,这件事会以如此荒诞诡异的结局落幕。

    神武门的行事风格固然有些霸道,但南岳皇朝的人在神武门反水,自相残杀的局面实在令人无法信服。如果不是多方消息汇总,最后认定无误,只怕很多人会以为是谣言。

    兴许是这件事闹得太大,以至于很多人忽略掉另外一件足够惊天动地的事情。

    王峰作为年轻一辈的最强代表之一,在巅峰一战后废除了南岳军方境界最高的青年高手厉狂。按照时下两人的境界和年龄,王峰这场越境杀,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他的实力已经开始超越同辈,向更高级别延伸。

    现今他的修为在真尊圆满,按照真帝后境界缩减的普遍认知,真尊仅分成初期,圆满,巅峰三个大阶位。而后的真圣,真神同样套用这条认知。

    虽说境界缩减到了三个阶位,可各个阶位的突破比之以前更加艰难,一旦基础不牢强行突破,所带来的潜在危害非常巨大,甚至能影响以后的境界成长。

    王峰以前突破境界全由气势决定,一旦境界达到临界点必然会进入下一步,而且在真帝那一境界直接横跨了三大阶位,直接冲上了真尊圆满。

    不过进入真尊后,他明显感到了异常,所以他即使改变策略,选择稳扎稳打,不再一味突破。

    “我现在的战斗力可以比肩真圣圆满,甚至在神武战体全线爆发的基础上,能顺手剪除真圣巅峰的强者。但这都是常规条件下,对付普通真圣巅峰绰绰有余,而超出普通的真圣巅峰就会显露破绽。”

    因为每个人成长的轨迹不同,生活的环境不同,所以本能的在同等境界上呈现层次不齐的状况。譬如王峰就是这样一个妖孽,他现在考虑的不再是同等境界的对手,而是跳过真尊三大阶位,仔细琢磨真圣对手的状况。

    这是王峰现今可承受的最高境界,超脱真圣位居真神,他就没有一战之力了。

    今日一战,厉狂这位真圣强者给他更为直观的感受。

    简而言之,这一境界给他最大的感触就是,真元力量充沛,随后便是肉身坚韧,形如铜墙铁壁。如果不是神武战体的狂霸战斗力在很大程度上帮了自己不小的忙。常规招式很难撕裂厉狂的肉身,即使是极品神通惊雷掌也难以做到。

    “惊雷掌现在已经被我挖掘出了最大威力,解决一些普通武力倒是可以,不过这功法缺陷也是很明显。”王峰摇头,惊雷掌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退居一线位置,不再作为自己的最强王牌。

    神武战体以及苍天战刀才是自己的最强王牌。

    神武战体现在修炼到第五境界,趋近巅峰大成,但第六境界到底有何玄妙,王峰现在还没摸到法门,暂时只能爆发第五境界的威力。庆幸的是神武虚甲撑开后,可攻可守,攻防一体化,非常霸道。

    然后便是苍天战刀。

    此乃长生境界的战刀,远远超出他的掌控能力,即使天赋妖孽如他,也仅能使出一刀。从某种角度来考量,长生刀属于保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唯有神武战体全线爆发后还无法碾压敌手的状况下,他才会考虑动用苍天战刀。不过遇到那个状况,对手至少在真神之上。

    “这刀是超于极品神通的宝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王峰挠头,有点无奈,若不是自己修为还不强盛而外界又危险重重,他现在只怕靠这柄刀就能碾压所有敌手。

    只怕连仙道圣门的教主都会忌惮。

    “哎。”王峰重重叹息,然后问题又回到了神武战体之上。

    他琢磨数秒,然后在心里发问,“树老,你说神武战体第六境界会呈现什么状况?”

    “这个……”树老这个时候还没陷入沉睡,听闻王峰发问,他仔细琢磨然后出声道,“这是神武门的第一战术,虽说老夫不知道当年开辟神武战体的神武侯是何方神圣,但观你这段时间的表现,第六境界也许会凝聚真甲出来。”

    “真甲?”王峰诧异,神情明显的一滞,不过很快的他就明白这个词所代表的意义。

    “按照树老的意思,会凝聚一副真正的战甲出来?”王峰神情激动,如果第六境界凝聚的是真甲,等于说是实质物体,可以像衣服一样穿在身上。

    往后交战就无需动用大量真元灌输,逼出神武战体。

    “你这样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树老沉声道。

    王峰不解,“此话怎么说?”

    “按照老夫的猜测,一旦真的能凝聚出真甲,必然是从你身体的内部开始改造,然后形成外显,最后才是覆盖全身。”树老继续道,“如果真的成了,神武战体改变的将是你的体质,而非单单的防御改变。”

    “先改造肉身,随后覆盖一层真甲,介于肉身和衣服之间,看似是穿在身上,但实质上等于是长在身上,拿不下来。”

    树老为了让王峰更加直观的理解,如此说道。

    王峰琢磨,大致了解一些细节后,基本有了模糊的概念。可现在他又有了另外一个问题,“按照您当初的说法,我是太古魔体,属于一种特殊的体质。如果神武战体进入第六境界,彻底改造我的肉身,岂不是说我的体质也会跟着变化?这样会不会影响太古魔体的存在?”

    两种体质,共存于一具肉身,如果达不到一个平衡的状态,会非常危险,稍有不慎遭受反噬,直接就会身死。这也是王峰担忧的问题。

    树老沉吟一声,回复道,“你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但我举一个例子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请说。”

    “你的苍天战刀是由斩龙刀和无锋刀融合而成,而且融合后战斗力更强,同理,你想到了什么?”树老抛出这个问题,反问王峰。

    王峰愣住,随后灵光闪现,有点不可思议,“你的意思可以尝试融合太古魔体和神武战体?”

    “原则上来说,不是不可以。太古魔体很强,同样的神武战体也不弱,若是成功融合,能达到什么效果你自己想象。不过你现在的状况是神武战体稍强,真想融合也是太古魔体配合神武战体。”

    王峰沉默下来。

    如果不是树老提点,他万万想不到,这等于说是在神武战体上进行深度创新,融入太古魔体的威力。从双方平衡的状态彻底熔炼为一体。

    届时神武战体只会更可怕。

    “这样真的可行吗?”王峰嘀咕,神色凝重,这种深度创新他没尝试过,在不熟悉的情况下贸然进行会带来很大的危险。

    可现在树老提出这一点要素,已经让他隐然行动,往后只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在考虑这件事可行性。

    “天下万般道路,终归证道封神作祖,扬不世威名。而凡大人物者,走的都不是常人之路。”王峰咬咬牙,字字铿锵,“我王峰虽自知能力不足,但也有扬名万古的雄心。”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可态度已经非常明显。

    “老夫暂时提出这个设想,往后看机会再尝试,反正有老夫在,成功的可能性很高。”树老承诺道。

    王峰心头大安,树老的这句话算是给自己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呼呼呼。”这番交谈过后,王峰进入入定状态,开始认真感悟。这段时间他身居神武门,极少外出战斗,仅有的一场战斗虽然让他有机会交锋真圣境,可毕竟磨合少了。

    他本来就是这种喜好以杀伐砥砺修为的人,现在让他安定下来,反倒多番不适应。

    几次入定,都心头难安。

    而且怪异的是这种难安,并非来源于自身,似乎外界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奇怪,到底怎么回事?”王峰嘀咕一声,眉头微微皱起,他已经很少出现焦躁不凡的情绪,这迹象非常怪异。

    “肯定有大事要发生。”

    不等王峰起身,一道飘渺淡然的身影出现,靠近王峰后独自坐下。

    “唐师兄?!”王峰讶异唐斩的出现,可更让他惊诧的是唐斩的表情,眉头紧锁一脸郑重。

    王峰不等唐斩出声,便出声询问道,“有事情发生?”

    唐斩默默点头,这才道,“半个时辰前有线报进入神武门,并且外加两封请帖……”

    “请帖?”王峰眉头打皱,静等下文。

    “风无痕成功冲破长生境,现下举办庆功宴,邀请十大仙道圣门各大年轻高手赴宴。”唐斩郑重道。

    “什么?”王峰一下子坐起,一脸的不可思议,“这家伙真的成功了?怎么会这么快?”

    长生境,那可是代表另外一个世界,风无痕居然在如此年纪就冲击成功,这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

    “现在整个大陆都轰动了。”唐斩幽幽一叹,有点不甘心道,“相比于他,我始终慢了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