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还是晚了半步。

    这句话让王峰吓了一跳,现在风无痕冲入长生境就让他心里发堵,唐斩又冒出这样的话。

    半步?

    风无痕现在可是长生境界的高手,唐斩差半步,难道这个家伙也要突破长生境?这一个个的都是什么妖孽?

    王峰知道唐斩在神武门的地位,但他到底有多强,还是第一次认真思考。

    不过唐斩似乎并没有给王峰发问的机会,他抹平褶皱的长袍,沉声道,“目前请帖已经发过来了,一个月后风无痕会如期召开宴会。”

    王峰点点头,然后道,“请的是神武门的谁?”

    唐斩已经提到分发到神武门实际有两道请帖,这让他很感兴趣。

    “我。”唐斩看了王峰一眼,“然后你。”

    “我也在?”王峰诧异,据说这次邀请的是十大仙道圣门的杰出高手,按照风无痕的境界地位,参会的人只怕是清一色的各门圣子。浑然想不到自己也在受邀名单中,不过惊诧过后才醒悟,自己也是圣子。

    而且是十大仙道圣门中最年轻的圣子。

    “距离大会开启的时间还有一个月,准备时间很充足。不过我要提前离开。”唐斩微微蹙眉,似乎中途要去处理其他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们在那边碰头。”王峰点点头,没有异议。

    唐斩匆匆丢下几句话后,袖袍一甩,直接离开。这家伙向来不喜欢拖泥带水,处理完事情后,迅速抽身消失。

    “风无痕啊风无痕,你到底是个什么妖孽?”王峰等唐斩离开后,仰躺在草地上,幽幽长叹。

    长生境,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境界,没想到风无痕这么年轻就达到了。这天赋天上地下也难寻到第二人了。

    许久,王峰眸光闪动,打算道,“有一段时间没有回七十二魔域了,不知道魔王会现在发展的怎么样了?中途也许可以回一趟魔王会。”

    毕竟他还有个王魔的名字,名下组建的魔王会正在七十二魔域发展势力,作为领军人物,他已经脱离魔王会太久。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回去看看。

    “也罢,明日我也着手离开神武门。”王峰起身,看向神武门教主位居的阁楼,随后信步走去。

    因为身份以及体质的原因,让整个神武门对待王峰的举动格外用心。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般轻松出入神武门,需要向教主请示。

    ……

    金碧堂皇的阁楼内,教主一席大红长袍,气势雄浑如龙虎。

    听得王峰的请命,他眉头微微蹙起,“你可知道现在的你,一旦孤身离开神武门会遇到何等危险?”

    “我圣门数百年才出了你这么一位天赋异禀奇才,能够将神武战体发挥到至高境界。现在十大仙道圣门都在暗中盯着你的举动,若是稍有不慎,会被杀的。”

    王峰也理解神武门教主的担忧,可这样的生活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出道数年,王峰最热衷的还是对外战斗,借助一场又一场浴血奋杀成长。而非因为这些外在的因素,蜗居神武门不出。即使神武门能提供更好的条件供由他成长,可终究不如频繁战斗来的猖狂。

    所以王峰组织一下词汇,沉声道,“弟子以为浴血奋杀才是王道,躲在神武门不出会磨灭我所有的锐气。如果单单因为被余下的仙道圣门惦记,就害怕的不敢走出神武门,试问这样的我有何资格在未来扬名?”

    教主微微点头,“既然你执意要孤身上路,本教也无话可说。”

    “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赠你一枚黑令,一旦遇到不可抗拒的生命危险,捏碎黑令即可。”

    王峰喜出望外,认真的接过黑令,这才道,“那弟子明日就离开神武门,等一个月后的宴会结束再过来。刚好我也想借着这段时间历练一下。”

    “去吧。”教主摆摆手,示意王峰退下。

    王峰转身离开。

    原本以为这趟请命会有不小的阻力,谁会知道教主如此深明大义,不但痛快的答应下来,还给了他一枚保命的黑令。

    细细摩挲掌心的黑令,王峰神色兴奋,甚至准备尝试逼入一道真元试探试探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别动。”不想树老的一句话让他吓了一跳。

    王峰不解,“怎么了?”

    “暂时不要碰这枚黑令,这里面有神武门教主的一道分身,如果你这个时候逼入真元进去,会激活这道分身。到时候你的一切秘密都会暴露。”

    “这道分身会将你的信息全部传递给真身。”

    “无论是心理活动还是身体秘密,都会被截获。”

    王峰呆滞,“教主这是要监视我?”

    “也不是。”树老否认道,“他的本意应该是给你保命用的,然而因为分身出自真身,一旦被你激活,等于自动传递消息给了真身。”

    “那怎么办?”王峰感觉这个东西有点棘手。

    “只要不激活就可以。”树老解释道,“到时候真遇到大危机,直接捏碎放出分身就行。现在不动它就没事。”

    王峰着实捏了一把汗,如果不是树老在关键时刻提醒,后果不堪设想。

    他有着太多的秘密,若被暴露出去,会带来杀身之祸。光是无极魔们弟子的一条身份,就足以让十大仙道圣门光明正大的对自己进行围剿。

    “呼呼。”王峰长出一口气,想去见几个朋友。

    这次出行他还是要留一手,准备暗中离开。除掉几个真正交心的朋友,其他的人一概不知。

    ……

    自王峰成为圣子后,地位一路飙升,水涨船高,已经远远脱离内门弟子的交际圈。吴三帅和李万山虽然曾经豪情万丈的要努力赶超王峰,可越到后面越显得无力。

    现在的王峰是神武门至高无上的圣子,根本不是他们这个等级能够主动接触。

    以至于王峰站在他们面前,两人一阵失神。

    “我准备明天离开神武门,特此向你们告别。”王峰言简意赅,道明自己的目的。

    李万山最先醒悟,他沉声道,“你现在的身份太敏感,这个时候离开只怕会引起动荡。外面的人一旦知道你出来了,会杀你的。”

    神武战体为王峰带来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也带来了数之不尽的危险。

    若是一个失神,真的会死。

    “这一次必须出去,有人突破长生境了。”王峰道。

    “什么?”吴三帅和李万山惊呼一声,神色震惊的难以复加,“哪里的变态这么狠。”

    “风无痕。”

    “是他!大陆第一年轻天骄,曾经横扫同辈的无敌存在,但这么快就进入长生境,未免太惊世脱俗了吧。”吴三帅咂咂嘴,深感不可思议。

    对于这种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人物,他们除了仰慕还是仰慕,一生都无法追上。

    毕竟有些人生来就注定名动八方,成就不世霸业。

    王峰或许是被两人的情绪感染,无奈笑道,“他将在一个月后开启宴会,到时候十大仙道圣门的年轻高手都会去。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想错过。”

    “届时或许能在风无痕那里得到经验,为自己以后冲击长生境积累经验。”

    吴三帅摸摸下巴,实话实说道,“估计你去了,再好的宴会也要碰撞出无数的火花。我能感觉一个月后又是连天大战啊。”

    这句话得到向来少言寡语的李万山的强烈赞同,“此话不假。”

    王峰翻了个白眼,“我有那么不安分吗?”

    “你连岳不凡都敢杀,到时候谁让你不顺心,可不要干一架?”吴三帅撇撇嘴,道。

    王峰无奈摇头,“我今天过来,留些东西给你们。”

    说完他一抖手,数以万计的灵石自空间戒指中散落,“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你们平分吧。”

    神武门的规矩向来是身份对应待遇,以王峰圣子的身份已经不需要靠灵石换取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而李万山和吴三帅不同,毕竟是内门弟子,对灵石的需求量很大。

    既然这些东西对自己而言是累赘,索性留给自己的朋友,这样也不算浪费。

    吴三帅吞吞口水,有点不可置信道,“这都给我们?”

    王峰点点头,“这些灵石够你们用一年了,然后我还有数道功法留给你们。”

    “这,这大礼未免太厚重了吧,我们这段时间已经很受你的照顾了……”

    李万山和吴三帅有点感动,以王峰现在的地位根本没必要对他们如此,可他似乎还是曾经的他,一点都没变。对待朋友算是仁至义尽。

    “矫情的话不要说了,我们毕竟是同门,也是最好的朋友。”王峰微笑,等留下数道功法后,转身即走,“等我回来喝酒,先行告辞了。”

    “这句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性格。”

    “确实,貌似跟在他后面,总是能占便宜。”

    李万山和吴三帅有一搭没一搭的言谈,言语中多是感慨,人生得此朋友,足矣。

    “祝愿他这一趟能凯旋归来吧。”吴三帅看着渐行渐远的王峰,在心里期待道。

    李万山默不作声,微微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