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明远瘫坐在地上,眼睛瞪大的很大,额头的汗水更是一层一层的滚落下来。连后背都起了一层黏黏的冷汗。

    “这,这怎么可能。”他喃喃自语,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先前他和邱冰谈笑风生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发生到这个地步。即使王峰再强,难道强的过邱冰,甚至再加上一个杨明远。

    然而事实说明,他们将王峰看的太简单了。

    邱冰前后出手不过数次,已经彻底的战死,甚至恐怖到连肉身都没有保存下来。这简直太令人不敢相信了。

    堂堂真尊巅峰境界的高手,被王峰一拳就轰碎了。

    “你到底是个什么变态?”杨明远差点吓破了胆子,他知道以自己和王峰的恩怨,对方是不可能让他活着走出兄弟盟。

    邱冰战死的同时也在宣告自己生命的终结。

    而且很大程度上,他和王峰的矛盾才是重点。既然邱冰都不放过,更何况是自己。

    一想到这里,杨明远真的很后悔自己招惹这么个狂魔。

    虽然自己当初和王峰起了冲突,但毕竟被控制下去,可惜自己耳根子太软,入了北山狂和邱冰的道,对王峰旗下的魔王会进行残酷的屠杀和镇压。以至于现在的结局,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我,我。”杨明远心中残存着对生的眷恋,他努力的让自己从惶恐中镇定下来,他继续道,“这一切都是北山狂指使我做的,这不关我的事。”

    “王魔,只要你不杀我,往后这兄弟盟的成员就任由你调遣,我愿意跟随你。”

    王峰冷笑,杨明远这样的软骨头,他真的没兴趣吸收为自己的成员。他今天能为了自己的性命倒戈向自己,未来就有可能为了更高的利益,背叛自己。

    这种两面三刀的人,杀之最好。

    “你不死我心难安。”王峰冷漠道,等于是宣判了杨明远最后的结局。

    杨明远还是不死心,他急促道,“这次镇压魔王会我只是配合北山狂行事,真的与我无关。而且动手的时候都是北山狂的手下干的,我的人都在外面策应。”

    他仔细的描述当天的事情,以争取王峰的宽厚大量,饶恕自己一命。

    “虽然你是北山狂带出来的,但他很早就开始忌惮你的势力和魔王会的发展。”杨明远道,“这个人心狠手辣,对一切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都会斩杀。”

    “所以,这件事真的与我无关。”

    杨明远用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恳请王峰饶恕自己,最后更是趴在王峰的脚下,大声喊冤。很难想象,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兄弟盟盟主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为了活命,心甘情愿做一条狗。

    可惜,王峰不需要这条狗。

    “黄泉路上好走。”王峰碾去所有光芒的右手,缓缓的盖在杨明远的头上,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当场屠掉他。

    杨明远瞳孔猛然收缩,无尽的绝望涌现,只是下一刻猛然想到什么,“别,别杀我,我告诉你一件大事。”

    “嗯?”王峰看杨明远不像是在说假话,动作随之停了下来。

    杨明远不敢耽搁,哆哆嗦嗦道,“当初你们魔王会的人挖到了秘境,最后被北山狂捷足先登,由他控制了起来,我曾去那里看过。”

    王魔沉默,魔王会当初挖出秘境的时候,突然遭袭,根本就没有进一步探查的机会。所以他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原本想后面找北山狂的时候再逼问出来,不过看杨明远似乎知情,听他说说也无妨。

    “我在那里看到一方非常诡异的石潭,黑气滚滚如烟云,非常密集。而且那种气息非常神圣,仿佛藏着琼浆玉液在里面,让人浑身舒坦。”杨明远仔细回忆道。

    “石潭,黑色?”王峰琢磨,随即眉头微微一挑,“真魔液?”

    真魔液是一种神奇的液体,喜好阴寒,拥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不过因为极其罕见,数百年前也只在七十二魔域出现过一次。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树老需要这个。

    没想到自己竟然碰到了。

    “你怎么知道?你去过?”杨明远显然也懵了,根本想不到如此绝密的事情王峰怎么会知道?

    “原来真的是真魔液。”王峰沉吸一口气,神色很兴奋,自己这一趟回来居然误打误撞的碰上了百年难得一遇的真魔液。

    “真魔液非常罕见,北山狂也知道这宝物的重要性,当天就封存起来,留待以后用。不过既然王魔大人知晓,真魔液也该易主了。”杨明远讨好道。

    王峰嗤笑的看向他,“将死之人,你哪来的资格高兴?”

    “我们不是说好,我透露消息给你,你放我一条生路吗?”杨明远毫无底气道。

    王峰道,“我答应你了?”

    杨明远如遭痛击,一下子载落在地上,满脸煞白。

    而此时兄弟盟的高层全部都分散在四周,居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解救。因为王峰身上有意无意散发的气息太强大,稍稍靠近就能让人浑身发软,头疼欲裂。修为再低一点,一旦接近,肉身都要崩裂。

    “盟主招惹这么一位杀神,恐怕今天难活了。”

    数位高层中,一位身穿蓝衣的男子神色最镇静,只是在出现稍微惶恐后,就迅速稳定下来。

    王峰肯定是要杀杨明远的,但杀了他之后,兄弟盟的残存势力怎么办?他琢磨一会,看向神色最镇定的蓝衣男子,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兄弟盟什么职务?”

    “我叫常英,兄弟盟执法堂的副堂主。”蓝衣男子不敢耽搁,沉声回复。

    王峰一笑,“如果让你做副盟主,敢不敢接手?”

    “嘶嘶。”常英倒吸一口凉气,完全不知道王峰打的是什么主意,一时间愣在原地。

    “七十二魔域的势力向来是强则越强,弱则越弱,直至被兼并。现在你们也看到,兄弟们盟已经没有实力继续存留在七十二魔域。”王峰沉声道,“除名乃大势所趋。”

    “不过考虑到兄弟盟成员众多,我又不愿屠戮太多的人,只要你们臣服,往后随我如何?”

    王峰这是招安,要全员接盘兄弟盟的势力。

    按照七十二魔域的规矩,一方势力的坐镇人物被屠,旗下掌管的地盘自然就土崩瓦解,这个时候被外围势力蚕食,谁也挡不住。

    “我愿意。”常英反应很快,他明白王峰的意思。

    王峰这是要辅佐他上位,掌控兄弟盟,慢慢融入到魔王会,将两股大势力合并到一起。

    “兄弟盟的成员你全盘接手,一旦有二心的成员,无需驱逐直接当场杀。”王峰语气提高,声音森寒道,“我不管你们曾经在兄弟盟的地位和身份,可从今往后必须服从我,如果做不到,只能送你们上路。”

    “成员筛选你一个人全权把关。”王峰看向常英,吩咐道。

    常英点头,“明白。”

    随即王峰继续道,“现在轮到你证明自己的忠心了。”

    常英神情出现瞬间的停滞,而后立马幡然顿悟,他长吸一口气,目光缓缓收敛,直接凝聚成一抹浓郁的杀气。

    “铿锵。”

    常英猛然抽出随身携带的一柄长刀,沉默的走向杨明远。

    王峰点头表示满意,不得不说常英很聪明,知道自己这句话透露的意思。既然要证明自己的忠心,嗜主是最直接也是最好的方式,当然这里嗜杀的是曾经的主人。

    “常英,你要杀我?你这个反贼。”杨明远也反应过来,忍不住怒吼道,“老子当年提携你,你居然要杀我,你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

    “杨明远,识时务者为俊杰。”常英淡淡道,“现在的你已经不适合生存在这个世界,所以让我送你上路吧。”

    “叛徒,败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杨明远破口大骂道。

    “呼。”

    常英呵呵一笑,长吸一口气,猛然一刀斜斩下去。

    这一刀势大力沉,当场就砍下杨明远的头,血水飞溅了一地。

    “很好。”王峰点头浅笑,很满意常英的表现。

    “多谢王魔大人的赏识。”常英恭敬回复道。

    王峰随意看了看兄弟盟的状况,“剩下的事情你来处理,谁若不服直接杀掉。”

    由此可知,常英接管后的兄弟盟必然会迎来一场惨烈的血洗。

    不过这已经不是王峰关心的事情,他丢下这句话后,朝着正门外走去。

    常英不解,疑惑道,“王魔大人,您要去哪里?”

    “杀北山狂。”王峰淡淡道。

    常英等一众兄弟盟高层愣住,忍不住倒吸凉气,谁会想到王峰居然真的要去找北山狂。这才干掉邱冰和杨明远,就马不停蹄的去找北山狂。

    王峰到底有多强?

    只是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王峰已经离开原地。

    常英失神的看着正门外卷动的落叶,幽幽道,“今天过后,七十二魔域的格局将要彻底改变。北山狂恐怕活不了今天了。”

    “他真的能打的过北山狂?”常英身后的一位高层疑惑道。

    “肯定能,因为他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