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盟虽然在七十二魔域势力不小,但魁首被斩杀,等若群龙无首。现在是全员吞并兄弟盟势力的大好时刻,王峰的处理手段可谓是快捷迅猛。

    作为兄弟盟本土成长起来的常英,最了解兄弟盟,所以成员的吸附和安抚工作,他接受最合适。这也是王峰的过人之处,能够心安理得的放权。

    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便是如此。

    不过王峰虽然在这件事上处理的很快,兄弟盟的剧变还是引起了外围的关注。

    王峰想吞并兄弟盟,七十二魔域其他的势力何尝不是?在杨明远第一时间战死的同时,这条消息就像长了翅膀般,传递各大魔域。

    “什么?杨明远战死了?堂堂兄弟盟的盟主,岂会这般轻而易举的战死,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魔杀的杨明远?王魔是谁?”

    七十二魔域毕竟不是王峰主要的活动区域,所以在各方势力将杨明远和他的姓名联系到一起后,第一句就是王魔是谁?这个名字在七十二魔域太陌上了,至少不如杨明远。

    可现在杨明远被干掉了,王沫自然受到百般关注。

    无数密探开始搜集王峰的底细,很快关于他在无极魔门的地位和发展史,全部被摆上台面。在多方消息汇总后,开始有势力蠢蠢不安。

    “原来是北山狂的人,不过已经被踢出局了。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干掉了杨明远,还真是出人预料啊。”

    “我方多年前就想兼并了兄弟盟,现在杨明远死了,我们正好可以顺手接管兄弟盟。”

    七十二魔域北面,青城门的门主如此说道。

    青城门隶属于七十二魔域的一方大势力,地位与兄弟盟相仿,而且关系并不融洽。这些年两大门派摩擦不断,每每都有成员葬送在对方手中。

    现在兄弟盟杨明远被屠杀,等于给了青城门可趁之机。作为青城门门主的青峰,第一时间嗅到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门主,那王魔能干掉杨明远,实力肯定不小,我们真的要去抢地盘,从头手上将兄弟盟夺过来?”青峰身侧的一位枯守男子疑惑道。

    青峰嘴角微扬,神色淡然,“打铁要趁热,现在的兄弟盟群龙无首,而王魔才接管片刻,根本来不及整合完毕。我们现在出动,正好可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哪怕不能全员兼并兄弟盟,也能趁机占据几块规模不小的地盘。”

    不得不说,作为一方门主,特别具有卓远的见识,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机遇,并趁机而上,绝不错过。

    “马上整合队伍,我们杀过去。”青城门门主发出命令,刹那间青城门剑拔弩张,杀气凌冽。似乎下一刻就有千军万马冲击出来,气势很雄浑。

    与此同时,七十二魔域其他几方大势力也瞅准了兄弟盟易主,内部不稳人心不安的尴尬局面,准备出手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的起始计划惊人的一致,不奢求兼并兄弟盟,但至少要抢几块地盘过来。

    北面青城门,南部云来宗,中段的飞白宗,悉数遣送规模巨大的队伍,赶赴兄弟盟的据点。

    七十二魔域持续了数十年的稳固,终于引发了一场乱战,至于能不能彻底打破七十二魔域的稳定,有待观察。

    ……

    回到王峰,此刻的他远离兄弟盟,赶赴北山狂所在的地盘。

    北山狂曾经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双方有过友好的合作,但北山狂因为觊觎魔王会的势力发展,不惜与自己撕破脸。王峰自然也不会给他面子。

    若是放在以前,王峰或许会忌惮,可随着这数月实力的精进,虽说不至于在七十二魔域横着走,也很少遇到能够匹敌的对手。

    此刻的北山狂正坐在行宫中喝酒,一脸泰然。

    “大人,有客来访。”不多时,一位年轻的男子步伐急匆的进来,躬身的向北山狂报告道。

    北山狂微微蹙眉,有点意外,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嘶哑,“何人到访?”

    “是,是王魔。”通报的年轻男子擦了一把冷汗,战战兢兢回复。王魔曾经好歹是北山狂的人,他自然认识,更知道双方已经决裂。

    “什么?”北山狂显然也没想到是王峰,他蹭的一下子站起来,“这家伙数月不见,还有胆子见我?”

    “为何不敢?”

    一道森冷,又带着飘渺味道的声音响起,在行宫巨大的空间上方旋转,宛若晨钟暮鼓,轰然作响。

    北山狂脸色阴沉下去,“好胆,竟然擅闯我的行宫,今天你别想走出去了。”

    “呵呵。”王峰冷笑,“正好我也有这个打算,你也别走了。”

    北山狂有点意外,数月不见,王峰敛去身上绝大部分的锋芒,为人更加沉稳,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听话,畏首畏尾的下手。

    更让他意外的是王峰的气势。

    他沉默数秒,抬头看向王魔,“你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现在王魔的气势太充沛,令他心里没底,所以北山狂即使心里有火,也不好当场发作,而是强行压制,看看事情的后续发展。

    王峰摇摇头,无奈笑道,“北山狂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你杀了我魔王会那么多人,难道忘记了?”

    “还听说你在我魔王会抢走了秘境,大人不准备双手奉还回来?”

    “哼。”北山狂冷哼一声,杀气森森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别忘记你是我带出来的,你的人便是我的人,杀了又何妨?”

    “说句不客气的话,你魔王会里面的每一个人,以及得到的任何东西,都归我北山狂一人所有。”

    王峰嗤笑,“北山狂大人还真无愧名字里的一个狂字,口气一如既往的嚣张跋扈。可我真的想讨要一个公道,怎么办?”

    随即王峰看似无心的建议道,“要不你束手就擒,让我杀杀你吧。”

    “什么?”北山狂闻言大怒,这般赤果果的威胁已经超出他的忍耐极限,王峰不除,心中怒火难平。

    “你敢威胁我,真当我不敢杀你。”北上狂怒啸道。

    “我以为你敢,但你做不到。”王峰摇头,然后笑道,“邱冰先前也是跟你一般自信,最后死了。”

    这句话说得何其自然,仿佛在聊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但是听在北山狂的耳中,形如惊雷贯顶,让他非常意外,“你杀了邱冰?”

    这消息太震撼了,邱冰是自己坐下第一高手,而且位居真尊巅峰境,偌大的七十二魔域,还真找不到几个人对手能杀邱冰。

    可邱冰就这么死了。

    “我不仅杀了邱冰,还顺道宰了杨明远。”王峰微笑,“他们太张狂了,总以为我魔王会好欺负,然后我就杀了他们。”

    “所以你现在也要杀我。”北山狂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

    王峰继续微笑,露出一嘴的白牙,“恭喜大人,你猜对了。”

    “咔哧。”

    北山狂五指咔吱作响,心中又怒又惊。怒的是王峰对自己毫无恭敬,惊的是后者居然能轻而易举的杀了邱冰,顺带连杨明远都赔了进去。

    “我看北山狂大人已经按耐不住了,打吧。”

    王峰食指点动,随后真元气息滚动,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辉布满全身,将他渲染的如同一尊战神,举世无敌之威,惊世脱俗。

    “轰。”

    一拳横扫,山河呼啸。

    漫天金色光辉随着这一拳打出,真的虚空都在暴动,无数的真元滚动,似乎携带着灭世之威,要将这里夷为平地。

    “铛。”

    北山狂不敢懈怠,无论王峰曾经地位如何地下,但今时不同往日,他不愿意给对方喘气的机会,要迅速解决战斗。

    “砰砰砰。”

    两人狂霸的招式对轰在一起,骤然紧绷的虚空猛然开裂。

    “既然你自己上门送死,我就杀了你。”北山狂一步跃出,掌心溅出无数光辉,轰鸣作响,裹挟着巨大的威势,冲撞过来。

    “哗哗哗。”

    “轰轰轰。”

    这一战直接在北山狂的行宫爆发,两大高手数大招数齐出,打的这里山崩地裂,轰鸣不绝,宛若万道惊雷在炸鸣。

    “去死吧。”

    三十招过后,王峰运转太古魔体,无上威势爆发,他一拳直接撕裂虚空,轰的砸向了北山狂。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后者根本来不及撤退,唯有硬接。

    “咔哧。”

    惊人的一幕在下一刻出现,北山狂突然感受到无数力量像利剑劈开自己的胸脯,血水迎着肌肤绽放,层层渲染,染满全身。

    “你,你的境界。”北山狂大惊,脸色在一瞬间变得煞白而惨淡,这一拳太强了,将他五脏都轰穿了。

    “噗。”

    北山狂喉咙一甜,张嘴喷出血水,沿着嘴角滴落。

    “这,这不可能,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强。”

    “你当初离开的时候不过真帝境界,怎么现在有堪比真圣的战斗力。”

    无数的疑问冲进北山狂的头脑,让他浑身颤抖,瞪大的眼睛有着难以置信的惶恐。

    “大人,该送你上路了。”王峰无意回答,微笑的走向北山狂。

    刹那间,蚀骨般的杀意让全场温度骤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