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狂曾自恃为七十二魔域少有的强者,向来横行霸道,嚣张跋扈,稍有不慎就屠人满门。也正是这种铁血手段让他的势力越来越强,附庸的门派很多。

    加之他背靠无极魔门,背景敦厚,无人敢招惹。

    他的行事风格让自身逐步做大,势力越来越壮大,但也因为这样的作风让自己付出惨烈的代价。

    王魔曾是自己麾下的一员战将,是得到自己的允许和支持后才成立的魔王会。从另一个方面分析,王魔的上位是他辅佐上去的。按照两人曾经的关系,何至于发展到现在生死相向的局面?

    “也许是我咎由自取吧。”北山狂满脸悲戚,知道自己今日难逃一死,毕竟扶持王峰的是他,背后捅刀子的人更是他。

    深究到底,终究还是自己过于两面三刀。

    如果当初不觊觎魔王会发现的秘境,放开手脚让王魔的从属发展,壮大,也许就不会出现此刻的局面。哪怕自己当初有一丁点的信任,王峰不会喧宾夺主,反杀于他。

    “是你逼我这么做的。”王峰淡淡道。

    北山狂无言,他明白自身的问题,更明白是自己逼反了王峰。

    但他更诧异的是王峰的境界,为何短短数月时间,境界会飙升到如此之快?

    “你变得太强了,只怕七十二魔域都没人是你的对手了。”北山狂终于说出了一句良心话,哪怕心里很抵触,很反感。

    可芸芸众生,拳头最大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现在王峰强,他弱,主宰权自然落在了前者的掌心。

    沉默良久,北山狂突然心有戚戚道,“你真的要杀我?我北山狂毕竟扶持过你,即使走错一步,但现在已经威胁不到你的地位了。”

    此话确实不假,如今的王峰强的令人发指,北山狂根本没有一战之力。换言之,北山狂是生是死,已经威胁不到王峰的性命。

    可惜王峰最终还是摇摇头,“杨虎终究为患,我做事向来喜欢一刀切,斩断所有的隐患。即使你心甘情愿的低头,我也未必接受。”

    “你杀,我活,这是我唯一可承受的结局。”王峰嘴角泛起一丝淡漠的笑。

    王峰的话,不无道理。

    在这个实力为尊,拳头为大的世界,任何的慈悲,妇人之仁都会为自己带来难以想象的隐患。所以他一直崇尚斩草除根。

    曾经的岳不凡是这样,现下的北山狂自然也不会有第二条选择。

    “咳咳。”北山狂面色苍白,嘴角染血。

    王峰先前那一拳直接贯穿他的胸口,破坏五脏六腑,导致他的实力锐减的同时也身负重伤。一身修为在潜移默化的散去。即使后期复原,对自身境界的折损也难以估量。

    “你自裁吧。”王峰淡淡的扫视了他一眼,居高临下道,“这是我给你最尊严的死法。”

    北山狂眸子中原本还残存的希冀之光,迅速黯淡,苍白的脸带着深深的绝望,有一种末日孤狼的悲戚感。

    “谢谢。”

    北山狂微微点头,长出一口气。

    他嚣张跋扈,他霸道无双,但即使再残忍酷吏,也有着自身坚持的尊严。

    “轰。”

    突然间,北山狂右掌凝聚一道光辉,跃然而起,重重的盖在自己的额骨。惊闻咔哧一声,头骨四裂,鲜血染行宫。

    那道光辉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震碎北山狂的内脏以及血脉,随即轰然下坠,跪在王峰的面前。

    自此一代枭雄,道死身消。

    “大人……”

    “北山狂大人,就这么死了。”

    行宫外,有无数北山狂曾经圈养的高手,可此刻无人出手,连呼吸都不敢急促,生怕惹怒了王峰这尊魔头。

    其中还有不少曾经跟王峰有交集的年轻高手。现在这些人神色很复杂,也很艳羡,更带着惶恐。

    谁会想到曾经微不足道的王峰,在数月后的某天,强势杀进行宫,逼得一代枭雄北山狂以自裁的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

    这股风采,比之曾经的北山狂更甚。

    “兄弟盟盟主已经被我屠了,包括邱冰也死了。”王峰看向行宫中站立的一众高手,神色淡然,他缓缓出声道,“兄弟盟与我不熟,所以对于他们,我保持的态度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然而你们当中有我认识的朋友,不管关系如何,毕竟曾经共事过。”

    王峰深深看了他们一眼,继续道,“所以我给你两条路走,如果愿意追随我,请跟我王魔走。从今往后,在七十二魔域与诸位联手,成为第一大势力。”

    “当然如果不愿意,尔等可以自行离开,我不拦你们。”

    顺着追随,逆者退出,没有杀戮没有镇压,这是王峰给出的答复。

    行宫外人声嘈杂,想必是在仔细分析王峰的战斗力,以及今后在七十二魔域是否真的能成为第一大势力。毕竟这些人曾经追随北山狂的终极目地,不就为了建功立业,成为七十二魔域巅峰存在?

    现在出现一位更有实力,更有可能将他们梦想化为事实的领军人物,为何不愿意?

    “我愿意追随王魔大人。”

    “王魔大人威武,自此我等唯大人马首是瞻。”

    “……”

    仅是出现部分细弱的异议,绝大部分倒戈向王峰,成为他麾下的新一批战斗成员,而且实力强盛,不是弱手。

    “既然如此,我王魔恭喜各位加入。”王魔微微一笑,坐上行宫巨大的宝座,大手一挥,各大高手臣服,躬身行礼。

    “王魔大人威武。”

    “王魔大人威武。”

    “王魔大人威武。”

    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在此地响起,无数的声音附和,以表达自己对王峰的绝对忠诚。

    王峰微微眯眼,看着坐下的一众高手,心情舒畅。

    这一次北山狂和兄弟盟的出手,倒是给了他不小的机会,可以趁势兼并兄弟盟和北山狂的势力。现在加上自己的魔王会,他一天之内在七十二魔域的势力,迅速壮大。

    假以时日,在王峰的号令下,七十二魔域谁还是自己的敌手?

    因为兄弟盟和北山狂这边局势不同,他采取两种办法吸附兼并。现在已经得到初步的效果,往后就是三大势力的磨合。

    等到磨合出默契,他将大举进攻,统领七十二魔域,成为自己的掌控范围。

    “呵呵。”王峰面上泛起畅快的笑意,很是愉悦。

    不过很快的,一条意想不到的消息通过摩原的出现,带入这里。

    摩原瞧见北山狂战死的尸体,神色明显一怔,忍不住倒吸凉气,这才过去多久,北山狂的就完蛋了。他惊骇的同时又很庆幸,心道自己果然没有跟错人。

    “你来找我何事?”王峰不理摩原的神色变化,淡淡询问道。

    摩原反应过来,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找王峰的目的,他不敢懈怠直接道,“兄弟盟那边出事了。”

    “嗯?”王峰眉头打皱,面色阴寒,兄弟盟才交给常英不过一日,怎么这么快就发生了事端,到底发生了什么?

    “青城门,云来宗,飞白宗三大势力觊觎兄弟盟地盘,趁着杨明远战死,群龙无首的时间,开始大肆进攻兄弟盟的据点。前线的成员已经跟他们打起来了。”摩原沉声道。

    王峰沉默,这三个宗门他大致了解,可没想到会在此刻出手。

    杨明远虽然死了,但众所周知兄弟盟现在是自己的了,他们还敢出手,等于将王峰不放在眼里,要在他嘴里抢肉。

    “真是好大的胆子。”王峰怒斥一声,然后眸子闪现光芒,看向旗下的一众北山狂的原部下,“你们觉得我们该怎么做?”

    “当然是杀回去。”一人神色兴奋道。

    王峰笑,心里默念,“欺我王峰无人,今天我就杀的你们彻底认识我王峰。”

    “我先走,你们随后,一起杀过去。”

    王峰丢下一句话,直接原地消失,而北山狂原属部下在对视几眼后,寻常抽出兵器,浩浩荡荡的朝着兄弟盟志愿而去。

    其中还有一位心细的年轻高手,扯下一柄战旗,将上面龙精虎猛的北字换成王字。代表意义当然是王魔。

    “嗖嗖嗖。”

    王峰运转步伐,迅速改变方位,数息后,他终于看见兄弟盟附近浩浩荡荡的大股势力,在蚕食自己的地盘。

    “兄弟们,王魔用计杀了杨明远,我们为兄弟盟盟主报仇,诛了这群叛贼。”一人大吼,指令大部队开战。

    这句话自然是借口,一个出手的借口,是不是真的为杨明远报仇,贵都知道是假的。

    “真是演的一手好戏。”王峰冷笑,随后一声怒吼,“尔等今日既然来了,都别走了吧。”

    “轰。”

    王峰抬手一掌,淡淡光辉旋转,如一柄战神之锤轰落,顿时炸出大片血花,在虚空中绽放。刺鼻腥味,布满四方。

    “嘶嘶。”仓促之下,青城门的成员都懵了,什么人出手这么猛,一巴掌下去至少轰杀了三十成员。

    “来者何人?”有人看向王峰问道。

    王峰冷笑,“王魔!”

    刹那间,全场骚动,无数人惊呼,“是王魔,兄弟盟的新盟主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