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兄弟盟外,各方大势力汇聚,并且因为错综复杂的利益纠纷,爆发了一系列的大战。 而兄弟盟更是在杨明远战死后,出现巨大的震荡,正是人心不稳定的时候。

    虽说常英在王峰的委托下,迅速着手接管兄弟盟,可外来入侵的敌人实在太多。原本就势力大减的兄弟盟更是连连败退。

    若不是王峰的及时出现,兄弟盟的状况更加惨烈,甚至沦落到土崩瓦解的局面。

    青城门,云来宗,飞白宗等七十二魔域大势力,几乎倾巢而动,打着替杨明远复仇的旗号。实则是来瓜分底盘。

    青城门门主青峰却见王峰归来,心中并无忌惮之意,他从人群中站出来,凝视着缓缓落入兄弟盟阵营的王峰,淡笑道,“原来你就是王魔,我还以为是什么龙精虎猛之辈。不过一个毛头小子罢了。”

    如果不是杨明远的战死,在七十二魔域形成巨大的震荡,以青峰等众为首的大人物,断然不会去注意王魔这个实际上并没有知名度的小人物。

    即使王魔杀了杨明远后,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心灵冲击,可小人物就是小人物,对于在七十二魔域稳扎稳打数十年的青峰而言,无论是心智还是计谋,都太弱。

    果然不等王峰出声,青峰又补充一句道,“你用计杀害杨明远,行的是苟且之事。作为杨明远的朋友,我青峰有义务找你问一声,你可知罪”

    任何一次大的门派攻伐,都需要无关痛痒但又不得不准备的一套说辞,也就是所谓的借口。

    套用军方的话就是出师有名。

    青峰二话不说,当头就给王魔戴上一顶大帽子,接下来的事情做起来就显得顺理成章。

    “呵呵。”王峰冷笑,他见惯了这样的计量,心中早就见怪不怪。对他而言,拳头的强弱才是唯一的道理。一切天花乱坠的说辞,不过是徒劳。

    所以面对杨明远的指责,他自当无视。

    青城门门主冷哼一声,声音森冷道,“既然你不解释,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随即他看向王峰身后的常英,声音陡然提高八度,“兄弟盟反贼常英,联手外门高手王峰,用计残害兄弟盟盟主杨明远。此等人神共愤的苟且事,我七十二魔域任何的势力都有义务去征讨一个公道,为杨明远报仇。”

    常英面无表情,仅是深深的看了王峰一眼。

    对他而言,现在的王峰才是自己的主子,只要他一句话,必然毫无怨言。若说当初他心里有抵触,在杨明远被自己屠杀后,他明白跟随王峰才有更广阔的未来。

    青峰对常英的表情并不意外,继续道,“至于你们这些下层的成员,想必也是被常英和王魔迷惑。在这里,我青峰可以放一句话,只要尔等弃暗投明,我必既往不咎,放你们一条生路。

    “如果继续执迷不悟,不要怪我无情。”

    青峰食指点头,身后成千上百的成员亮出手中的兵器,顿时寒光肆意,杀气凛然。

    面对青峰软硬兼施的手段,兄弟盟越是下层的成员越是心里不安。

    他们并不了解王峰的势力,他们只看到青城门,云来宗,飞白宗数千成员压阵。一旦爆发大战,这里必将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一时间场地骚动,人心不稳,部分心志不坚的弟子更是临阵倒戈,准备弃刀投降,不再反抗。

    青城门门主青峰仰天大笑,颇为开怀道,“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仅凭自己三言两语,就让兄弟盟余下的乌合之众面临土崩瓦解的局面。这对于他而言,很有成就感。所以青峰笑的很张狂,很肆无忌惮。

    仿佛下一刻王峰就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由自己宰割。

    一想到自己即将蚕食掉兄弟盟这些年掌控的底盘,无限度扩大自身底盘。青峰在心底倒是有点感激王峰。如果没有王峰搅乱七十二魔域的浑水,他不知要再等多少年,才会碰到这般千载难逢的机缘。

    然而王峰万年不变的表情,毫无情绪。似乎根本就不将青峰的话放在心上,更惊人的是他在此刻居然不合时宜的嗤笑了一声。那意思权当青峰的话是一个十足的大笑话。

    青峰如剑的眉头微微挑起,腔调语气也随之阴沉,他一字一句沉声道,“怎么?你还想抵抗?奉劝你识相的,放手兄弟盟,不然你会付出惨烈的代价。”

    王峰终于出声了,他语气缥缈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为何仅凭我一人就能包揽下整个兄弟盟?你不会真的以为我那么好对付吧?”

    这句话让青峰陷入沉思,杨明远作为兄弟盟的盟主至少二十年,盟中多是心腹之辈,以及数之不尽的高手。然后即便如此,最后还是死在了王峰手上。甚至死的莫名其妙,死的极为突然。

    换言之,王峰必然有过人的本事,才能手到擒来,拿下兄弟盟。

    这么明显的局势他不会看不清,王峰绝对没自己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只是面对到嘴的一大块肥肉,他真的不愿意松口,所以决定铤而走险的来试一试。

    许久,青峰给出自己的答复,“那又如何?你终究不是兄弟盟的高层,杀害杨明远也是事实。既然你什么都做了,我当然要替杨兄讨要一个公道。”

    王峰摇摇头,食指不着痕迹的指向远方,“希望你等会不要后悔。”

    随即,王峰双手插袖,眼神淡漠,并后撤几步,那动作态度仿佛要置身事外,没有出手的意思。

    这一举动,不仅让青峰疑惑不已,连常英等兄弟盟的高层也不明白王峰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凡是任何一个人,面对大军压境,都做不到这般轻松写意……

    “故弄玄虚。”青峰嗤笑一声,食指微动,沉声呵令道,“为杨明远报仇,都给我准备。”

    “铿锵铿锵。”

    刀光剑影,森寒一片,漫天杀意在虚空卷动,令这里的气氛越加沉闷,骇人。

    “杀了……”青城门门主一句话还没说话,面前突然跳出一条人影,“报告门主,外围出现大批量的高手,正在向兄弟盟奔来,我们的大后方已经被包围了。”

    “什么?”杨明远惊诧一声,眉头打皱,难以相信这条信息。

    今天七十二魔域的巨变,已经不是任何一方势力可以抗衡的,而且青峰联合了云来宗,飞白宗的高手形成三方大合作。这等阵容的成员组合,谁不长眼的敢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事?

    而且连对方是谁还没弄清楚,外围就被蚕食,形成反包围的局面。而且看密探的凝重神情,这股势力来头不小。

    青峰现在有无数的疑问,只是不等他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在外围安插的成员已经被全部剪除,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如同一柄剑插进自己胸膛最重要的部位。

    滚滚如狼烟的气势让原本就杀气肆意的战场更加的森寒紧迫,连风吹在脸上都给人一股被刀刻的蚀骨感触。

    “赵宇,钱浪,沈默云?你们怎么来了?”

    青峰神色刹那变得雪白,他在第一时间认清楚了带头的三人,几乎同时就报出了他们的姓名。紧接着是一股浓郁的危机感。

    这三人可是北山狂坐下除却邱冰外,最强的三大堂口的堂主,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身份地位,几乎与他齐平。三人一同出现,这很明显的不是一个好兆头。

    “青峰,多日不见你风头不小啊。”其中一人不阴不阳的讥笑一声,突然出声道,“围起来,我倒是要看看今天谁敢冒犯我们王魔大人。”

    后方大部队迅速出动,形成一层强有力的包围圈,将青峰等众层层裹住。

    “王魔大人?”青峰此刻更是一头雾水,这三人不是北山狂的部下吗?怎么现在突然出手策应王魔了?难道北山狂和王魔又形成了战略联盟?

    可王魔才被北山狂踢出局,现在又和好了?这北山狂未免太喜怒无常了吧?

    然而王峰的下一句话让青峰整个人都傻了,“别猜了,现在北山狂已经除名了,你们看到那柄战旗刻得是我王姓。”

    “什么?”青峰如遭雷击,全身摇摆,“你把北山狂杀了?”

    “我说过,谁给我不痛快,我送他上路,不管是谁。”王峰神色淡然,露出一嘴灿烂的白牙,可这看在青峰眼里,犹如恶魔在奸笑。

    “连北山狂都战死了?怎么会这样?”

    “这岂不是说,北山狂的部下和兄弟盟的成员全部划归到了王魔的麾下?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无数人看着那柄飘着王姓战旗,心情复杂,神色更是哀怨,震惊。维持几十年的温度局面,在王魔出现后,仅仅一日就灭了两大势力的领军人物。

    青峰一念至此,全身摇摆,他千算万算终究还是低估了王魔的战斗力。

    “完蛋了。”青峰满脸绝望,连北山狂都死在了王魔的手上,他拿什么抵抗?有什么资格去抵抗?

    “难道连我青城门都要完蛋吗?”